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家都认为这方法不错,福利也有了,大棚基地的钱也有了,只是方菲和财政局的肖局长都有点明白了,他们看出了这里面的一些蹊跷,仔细的一想,都暗暗好笑,知道这冷县长吃了个暗亏,让季子强把他给涮了一把。

    县上已经好多年没有发过福利了,这一下全县的干部都喜气洋洋的,交口称赞季子强,都说这人真不错,上来没几天就给大家送来了礼物,对他那种为洋河县经济发展,宁愿不让政府换小车的举动也是大为赞同:“就是啊,县上就这个破样,还换什么小车,有坐的就不错了,比我们121的走路强多了。”

    季子强就偷着笑,这次是和和气气的涮了冷县长一把,希望他能记着这个教训,不要在自己面前搞什么小聪明,好好的工作。

    高兴了没两天,这过去的办公室黄主任,也就是现在的黄副县长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他今天带来了一个人,准确的说是来了一个送礼的人,这人就是县酒厂的马厂长。

    因为季子强他几次成功的出手经历,象一阵风一样的传遍了样河县,在这样的感召下,这马厂长就想来沾点光了。

    黄副县长和马厂长他们两人拿着一瓶酒送到了他办公室,季子强感到了既奇怪又可笑,奇怪的是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到县委来送礼,好笑的是要送你送多点,一瓶算送个什么,还是本地的土酒,那能值多钱。

    酒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季子强光笑,他不动声色的等他们两人说话,黄副县长和马厂长脸上都有一些难为情的样子,互相望望,都想等对方给季子强说。

    季子强也不问,就看他们今天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马厂长官小,知道只有自己说了:“季书记,我们送你瓶酒让你尝尝。”

    看到季子强依然没有接话,他咽了口唾沫一横心又说:“我们酒很不错的,但这几年被外地酒压的很惨,厂里库存都销不出去,工人工资也发不下来了。”

    季子强似懂非懂的带着疑问还是没说话,马厂长也不管了,就接着说:“全县人民都在夸你有胆略有谋略,今天来就是想让你帮我们想个法子,怎么可以打开销售渠道。”

    季子强算是听懂了他的意思,奥,,原来想找我帮你卖酒啊,不过刚才这厂长马屁拍的还算到位,特别是那个有胆略有谋略的话,恩,比较舒服,那就帮他们想想法子。

    季子强这才开口说:“难怪你卖不出去,看你小气的,就给我带一瓶啊,我酒量不小啊,少了尝不出来。”

    马厂长和黄副县长见他开起了玩笑,都也笑了,马厂长连忙说:“外面车上还多呢,只要你帮我们想办法,要多少就给你送多少。”

    说完这话,马厂长一想,糟了,有点错,这话说的,难道季书记不帮我想办法,就不给人家季书记喝酒了吗

    季子强现在还沉侵在那句有胆略有谋略的话上,还没听出来他说错的话,就说:“你们酒为什么卖不掉,总有个原因吧。是价钱贵,还是味道不好。”

    黄副县长这时候才接口道:“都不是,味道还可以,价钱也便宜,只是现在外面的酒都在做广告,咱们县穷,没钱打广告,几年下来就成现在这模样了。”

    季子强也就不再客气,打开酒盖,找了个水杯给自己到上,先闻了闻,香味还成,过去说个良心话,这二三十元的酒,他还真的很少喝过,他就小口的抿了一口,在嘴里感觉了一会,说:“还成,就是包装有点烂,有没有好点的盒子。”

    马厂长忙说:“有,有,有。自己喝的我没舍得装好盒子。”

    季子强呵呵一笑说:“你还是小气啊,这样吧,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你们先回,我想好了给你们打电话。”

    马厂长见他答应了,喜笑言开就说:“我给你留电话。”说话中就把自己电话写在了季子强办公桌面的日历上。

    黄副县长他们两人和季子强又客气一会,就离开了。

    季子强拿这这酒瓶,来回的看看,但一时还真没什么好主意,就先放在了一边,忙其他事了。

    看看也快元旦放假了,下午他召集了几位常委开了个会,听取了今年全年的党政建设工作汇报,又定了几个来年较大支出的项目,对进入冬季后的工作做了一些准备,还是老一套,什么计划生育,森林放火,防抢防盗什么的。

    会上大家不知道是谁,对他上次带队去新平县矿山的事也做了友好的提醒,说万一他在那出个事,洋河的经济发展就要受到影响,希望他以后不要独自去犯险。

    季子强听了也是很感动的,知道大家为他安全做想,于是他就很高调的对大家做了自我批评。说自己组织观念淡薄,有个人英雄主义等,他一批评自己,又换来了大家的同情,劝他的话比他自我批评的话还要多。

    开完会大家就都吵做要找人请吃饭。

    找来找去就找到了副县长冯建,为什么要让他请客呢大家都说他是县长里面最幸福的人就他有个儿媳妇,听说还很漂亮。

    冯建刚说了句自己今天回去还有事,方菲就来了句:“是不是又回去给儿媳妇洗裤头啊。”

    他一张嘴那说的过这上十张嘴啊,只好带大家去吃一顿。

    几个人就到了一个他们经常去的饭店,老板一看,吓了一跳,我的个乖乖,县上领导怎么都到齐了,真是少有啊,赶忙是泡茶,上瓜子,切水果的一阵忙活。

    今天可又是一场好喝,季子强是他们几个的老大,少不了让人家敬几杯的,这是他每次的待遇,想推都难。

    吃完了饭,季子强一个人回到了办公室,这时候他看到了酒厂马厂长给他送的那瓶酒,想起了马厂长求自己想办法销酒的事,一个念头一闪而过,本县销不了酒,不会销外地啊,不错就这个主意他拿起电话就给马厂长打了过去,给他做了详细的安排。

    第二天,他到县委办公室把工作都做了安排,又和几个在家的县委领导碰了个头,商量完一些事以后,就带上马厂长,还有酒厂的几辆货车向柳林市开去。

    一路上马厂长很高兴,和季书记如此近距离的相处,这不是每个厂长都有的机会,市场打不打的开,那是后话,至少自己现在和华书记是混了个脸熟,这次要是真打开了市场,那更是喜上添喜,他美滋滋的不断给季子强发着烟抽。

    季子强来洋河县以后,烟隐也是大了许多,有时候他就想,是不是官当的大,烟隐和酒量也会加大啊,脾气也大,所以才有几大几大的会议召开吧。

    马厂长这人很是乖巧,路上把季子强拍的是云里雾里的,季子强知道这都是马屁,可还是很舒服的听了一路,闲也是闲着,听了耳朵怪享受的。

    到柳林市区已经是吃午饭的时候了,马厂长想好好请下季子强,可被他拒绝了,季子强说吃完饭还要回家一下,下午政府上班了还要办事,大家就简单吃点。

    这些人就点了些热潮凉拌的菜,也没喝酒,随便的填饱了肚子。

    吃完回家的时候,马厂长好说歹说还是硬塞给季子强了一件洋河大曲,说是孝敬季书记家人的。

    季子强就收下了这一箱子酒,等车把他送回去了,老爹一看,呦喝,这儿子有出息了,过去是一瓶瓶的给家里拿酒,现在都变成整箱的了,等到跟前认真的一看牌子,切,还没有一瓶五粮液值钱。

    老爹就笑着说:“子强啊,你准备来推销你们洋河的酒了吗”

    季子强大吃一惊,咦,这老爷子都知道啊,了不起,不愧是自己的老爹,他就说:“这酒很不错的,就是牌子差点,你没事请村上的老头们喝喝,尝尝,,也多帮着宣传一下。”

    老爹说:“这当然是没什么问题了,我当年散酒都经常喝呢,这酒我喝过几次,还行,但你不要犯错误啊,老往家里拿东西。”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说:“你放心喝,我有分寸。”

    老爹想想也是,自己的儿子别的不说,还是有大原则的。

    下午一上班,季子强就带上马厂长进了市政府,找到了市政府秘书长张景龙,张景龙是刚喝了酒,打着酒嗝和季子强寒暄起来:“你季老弟是运气好啊,下去做个土皇帝感觉不错吧,听人说你们现在是;职务不高,工资不高,血压血脂血糖高;政治不突出,业务不突出,腰椎盘突出;大会不发言,小会不发言,前列腺发炎,哈哈哈。”

    季子强和他还是比较熟的,也不和他贫嘴,就让马厂长拿出两瓶酒放在他面前。

    张景龙一看是洋河大曲,就说:“你小子,这什么烂酒,也敢朝我面前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