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蒙铃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看着萧博翰愣了那么几秒钟说:“你确定,是送给潘飞瑞?”

    萧博翰说:“嗯,你多带点人去,开两部车吧。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不会吧,老大,你.....算了,我一个人去可以了,难道他潘飞瑞还能和我动手不成。”蒙铃一面摇着头,一面说。

    萧博翰也轻微的摇了一下头说:“你多带点人去,和我平常出去一样。”

    蒙铃似懂非懂的想了想说:“行,他要问起来怎么说?”

    萧博翰说:“说我记得他很喜欢喝茶,专门让你送给她的。”

    蒙铃说:“还有呢?”

    萧博翰说:“没有了。”

    蒙铃说:“这些?”

    “这些。”萧博翰肯定的说。

    蒙铃也无话可问了,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出去了,一会萧博翰听到外面院子里想起了汽车发动声,人得喧哗声,他叹口气,又开始思考了起来。

    过来一会,历可豪来了,这才把萧博翰从深思种唤回,萧博翰抬头看看他问:“有事?”

    “嗯,我来给你汇报一下最近公司的运转状况。”历可豪说。

    “不用汇报了,肯定是入不敷出,在坚持一下吧。”萧博翰无可奈何的说。

    “行,那不说这些烦心的事了,不过还是有一个好消息的,想不想听听?”历可豪微笑着说。

    萧博翰想不出最近能有什么好事情,他问:“什么事情才能算好事情呢?”

    历可豪说:“洋河县的项目过两天举行奠基仪式,你说说这算不算好事情?”

    萧博翰一下睁大了眼睛,笑了起来,说:“算,算,这当然算好事情了。”

    “唐可可来电话了,说到时候请你过去剪彩呢。”

    摇摇头,萧博翰说:“我不去了,最近事情太多,我们的地盘,生意都在苏老大的手里啊,我哪有心情过去,在说了,现在的情势很微妙,每天都有可能发生不测,所以我不去了,你过去代表我行了。”

    历可豪也知道最近形势严峻,不再勉强了,他刚要说点别的什么,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了起来,萧博翰对他点点头,自己提起了话筒:“我萧博翰,你....奥,是冷姐啊,呵呵,好不叫大姐,叫可梅成吗。”

    冷可梅在那头说:“嗯,这还差不多,博翰,你让我帮你约的人约好了,柳林市政府葛副市长,还有公安局副局长江卓,晚到我这里吃饭。”

    萧博翰有点兴奋的说:“奥,葛副市长也去,谢谢,谢谢,你可是又帮我了一个大忙啊。”

    “嗨,客气什么,要是方局长不那么固执,事情好办的多了,不过这个葛副市长是专管公安的,有他喝副局长江卓两人点头,事情也能定。”冷可梅说。

    “那晚这酒宴的档次要搞的像样一点了。”萧博翰提醒了一句。

    冷可梅大不咧咧的说:“嗨,这还用你教我,我是干什么的,放心好了,我全权帮你处理,保证让他们答应你的要求,没一点问题。”

    萧博翰连说:“好啊,好啊,那先谢谢你了。”

    “不用谢,你帮我拉生意呢,呵呵呵,晚多带点钱,这消费可挺贵的。”冷可梅开着玩笑说。

    萧博翰也开玩笑说:“没问题,没问题,晚我刷卡。”

    萧博翰和冷可梅又是聊了一会,萧博翰说晚自己一定提前过去。

    放下了电话,历可豪说:“怎么,冷总那面有消息了?”

    “是啊,是啊,她帮我约了葛副市长喝公安局副局长江卓,晚我陪他们一起吃个饭。”

    历可豪眼也露出了欣喜的神情说:“这好了,我们那些兄弟有救了。”

    “嗯,这最近一段时间,加昨晚抓住的弟兄,大概有30来个了吧,作为我们这些外面的人,最大的责任是让他们尽快出来,不能寒了他们的心。”萧博翰喃喃的说。

    历可豪也点头认同,说:“不错,把他们保释出来对其他人也是一种鼓舞,这能影响到我们的士气。”

    “这我到没太考虑,只要是想让他们少受点罪,这样我心安一点,晚睡的才能好一点。”萧博翰在历可豪面前是用不着做作的,他的确是这样想的,他去过监狱,也听说过恨过关于监狱的事情,所以一想到自己还有几十个弟兄关在监狱里,萧博翰感到心痛,难受。

    晚萧博翰提前到了白金大酒店夜总会最大的包房,萧博翰不是一个很奢侈的人,过去基本只去ktv的包房,他本来以为夜总会的包房会跟ktv一样,放着一个大屏幕,一圈的沙发,大家点点歌、喝点酒,叫几个陪酒小妹,开两个黄色玩笑也算了。

    等萧博翰进了这个包房惊呆了,几百平米的大包房,门口整整齐齐地排着两列迎宾小姐,经理领着他进来,齐唰唰地鞠躬行礼。每个人都穿着红色的旗袍,每个旗袍开叉都在臀部以,而且连里面穿的丁字裤都是一个颜色的,每个人都露出了那条红色的带子,位置都一样。

    萧博翰的鼻血差点喷出来。

    包房区域划分明确,窗户下是一排红木沙发,旁边放着各种茶具。一旁的角落里是自动麻将桌。间放着一张大圆桌,显然是吃饭用的。而在入门的左侧有一个吧台,琳琅满目的各色洋酒,一个调酒师站在里面,见我过来鞠躬问好。往里专门有一个凹进去的区域,摆着沙发和ktv的全套音响。

    推开卫生间的门,里面他在恒道总部的卧室还大,萧博翰洗了洗手出去。

    服务员问道:“先生是不是想先休息一下?”

    也不知道她往哪里按了一下,一个暗门打开,出现了一个硕大的卧室,卧室顶部是一面大镜子,面有个铁架子也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卧室也有卫生间,萧博翰想反正也来了,参观参观呗,推开一看,刚刚那个卫生间更大,里面有个多人的浴盆,已经放满了水。

    “恒温浴盆,水是从地下抽出来的温泉水,老板如果累了,泡一下,我叫几个小妹过来帮您按摩一下。”经理笑容可掬道。

    萧博翰急忙摆了摆手,深吸一口气,走了出去,今天又不是请自己。

    坐在了吧台,调酒师问道:“先生,要不要来杯鸡尾酒?”

    看看时间还早,喝酒喝呗:“有什么拿手的?”

    “饭前给先生调杯暖胃的吧,一会儿可能会喝不少白酒。”调酒师说完拿起调酒杯一顿乱飞,弄出了一杯三色鸡尾酒。

    “菠萝汁、威士忌、酸奶调成的,能暖胃,您尝尝。”

    萧博翰点了点头,一喝,真是不错,入口酸辣,到胃里立刻一股暖流充满全身,看来调酒这东西,还真是个技术。

    跟调酒师闲聊了一会儿,远远听到冷可梅银铃般的笑声,萧博翰知道自己的客人来了,毕恭毕敬地跟着礼仪小姐站在门口,门开了,走进来几个人。

    冷可梅跟一个质彬彬,很有气度的年男人走在前面,旁边是一个打扮得体的美女,这个美女萧博翰倒是认识的。

    后面是一个精精神神的男人,再后面,还跟着3.2个妖艳的女孩。

    萧博翰前两步,在冷可梅他们的面前站住,冷可梅娇笑着对两个男人说:“这位是恒道集团的萧总,萧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葛市长,”冷可梅指了指年男人。

    萧博瀚忙客气的问了好,自己在电视见过几次葛副市长,现在近里一看,感觉这人很是阴沉,葛副市长态度散漫,并不认真的看了一眼萧博翰,只是淡淡的说:“嗯,幸会了。”

    冷可梅又指了指另外的那个男人,对萧博翰说:“这是公安局江局长。”

    江局长到是和萧博翰握了一下手,说:“听冷总说起过好几次你了,今天意见,果然是年轻有为。”

    在柳林市市,江副局长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从一个曾参加79年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转业到柳林市,在从一个刑警干起,二十多年来在柳林市破了很多大案要案。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如果不是他脾气不好,凭也不高,加之好酒,贪色的毛病,这方局长的位置早是他的了。

    但他在工作的果断,勇猛以及在破案天生的机智和敏锐,使得其它人也无法超越。他天生是干刑警的料。

    萧博翰对他也是在如雷贯耳了,今天一见,的确看起来也很威严。

    冷可梅招呼大家一起坐下,还有一个人,是走在葛副市长傍边的那个美女,也不知道是冷可梅刻意的没有介绍,还是真的忘了,但不用她介绍,萧博翰也是认得,这是前些天萧博翰给送白金项链的电视台美女主播林诗。

    今天林诗穿着很得体,她也没有和萧博翰打招呼,只是看着萧博翰的时候,眼光闪动了一下,萧博翰也很识趣的淡淡一笑,没有和她说话。

    其他几个女孩萧博翰不认识,冷可梅指着其一个给萧博翰介绍说:“这是红玫瑰舞厅头牌红星爱丽,你也认识一下。”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