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摆摆手说:“算了,算了,不过你记住啊,这些过去的工人和领导,你们要一视同仁,他们才是矿最宝贵的财富。 ”

    这些人都低头哈腰的答应着。

    萧博翰在大家的拥簇,走下峰顶,进入山沟沟底,一路其他人还好说,是蒙铃有点磕磕碰碰的,她从来没走过山路,特别是走下山路,更要一定的经验,萧博翰不时的扶她一把,慢慢的到了沟底。

    打眼一看,那矿渣、乱石拥塞了河道,甚至有几处已经形成了堰塞湖,由于过去缺乏合理规范的管理,开矿人,那里有矿在那里挖,山坡不难发现人为的滑坡体,特别是由于地下采空,有的地方地面已经出现了裂缝。

    禁不住,萧博翰问了随行的那个矿长:采矿点的设置有无具体规划?沿山脉阶梯状的采矿点,一旦有了降雨,山沟里的矿点、矿井如何排水?地表裂缝一旦遇到降雨灌水如何排险?一旦发生大的自然灾害,人员生命如何保障?

    这矿长面有难色地说:“过去史正杰他们为追求效益最大化,对规范管理这些很难做到,很多措施无法达到要求。”

    “那一旦出现险情怎么办?出现人员伤亡怎么办?”萧博翰有点担心的再次追问。

    这个矿长眼神怪怪的看了萧博翰一眼,说:“萧总啊,我过去在很多地方做过矿产,这一块不其他行业,伤了人、死了人很正常,无非是多花几个钱的事,只要花了钱能息事宁人,能万事大吉。一天能收入几千、几万、几十万啊!有了钱,什么事情办不下来?”

    萧博翰完全被他说懵了。难道如此?难道不如此?面前的事实似乎证明了什么!

    这里看了一圈,萧博翰没来之前的愉悦被轻易的破坏了,到后来他很少说话,闷闷不乐的返回了山顶的办公区。

    一行人走进了一个别墅式办公楼的会议室,所有人的眼睛禁不住一亮,思想也回到现时的现实,望着眼前的名优花卉、璀璨石、豪华办公设备、空调、冰箱,真的有了世外桃源的感觉。

    在大家的询问声,萧博翰听到了矿长津津有味地介绍着花卉石不菲价格的声音。

    当有人夸赞其有能力、有魄力、有成绩时。私企老板谦虚地说:“这都是过去人家史正杰留下的东西,我还没来得及整理,等整理好了,很多都要送到总部去的。”

    萧博翰一直没有说什么,过去他没有到过矿山,光听说开矿可以挣钱,但今天一见,萧博翰感到了一阵的压抑和哀愁,看来这些财富都是要靠别人的伤残和生命换来,自己以后怎么忍心使用这些钱财呢,这样想想,萧博翰的心情更为沉重了许多。

    走出矿山,同行的人七嘴八舌的热切议论着:“嘿,以后我们恒道不缺钱了。”

    “那是啊,这每天刨出来的不是矿石,是人民币。”

    “哈哈哈,一镢头一块钱,他妈的,真爽。”

    现代社会,人们的世界观、价值观确实变了,财富金钱能够衡量一切、证明一切、解决一切啊。

    视察矿山工作这样结束了,但萧博翰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第一百五十六章:一代枭雄刚刚走进了办公室,蒙铃准备帮萧博翰换一杯茶水,但还没端起茶杯,萧博翰看到蒙铃好像走路的姿势部队,怎么一瘸一瘸的,萧博翰赶忙一抄手搂住蒙铃的细腰,关切的道:“你怎么样?是不是脚扭到了?”

    蒙铃点点头,想弯腰去摸左脚腕,嘴里说:“这矿山路真烂。”

    萧博翰忙伸手按住蒙铃的柔润小手,说道:“你不要去碰,我帮你看看。”

    说着将其放在沙发,蹲坐到蒙铃前面,慢慢把她那只脚抬起,嘴里嘀咕道:“难怪了,爬山还穿这种有跟的鞋子。”

    蒙铃虽然有些疼痛,但还是听到萧博翰略有些大声的嘀咕,解释道:“我也没想到矿山怎么是那个样子,所以没有准备。”

    萧博翰抬头笑了笑,再低头看了下手里握着的美脚说道:“只是扭伤,不是很严重,我帮你按摩一下,休息一晚没事了。”

    蒙铃很好的说:“哦!你还会推拿治疗?”

    萧博翰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低头轻轻的把她左脚的鞋子和肉色丝袜脱了下来,便露出一只小巧如玉般的嫩足来,将嫩足轻轻放到自己的大腿,双手合在一起使劲搓起来。

    抬头看到俏脸红润的蒙铃正好的看着自己,萧博翰笑着解释道:“这是为了让我的双手发热,推拿的时候更有益于活脉舒血。”

    蒙铃似懂非懂的点了下头,娇声道:“没看出来啊,萧总还有这一手绝活。”

    萧博翰一笑:“嘿嘿,我绝活多的很,今天给你纱布搽屁股,露一手。”

    蒙铃嘻嘻的笑着:“嘻嘻,难听死了。”

    萧博翰这时候觉得热度差不多了,边说边把双手放到冰凉的小脚,轻轻的拿捏起来。

    “啊!”蒙铃的小脚突然被那双宽厚帜热的大手握住,情不自禁舒服的呻~吟出来,慌忙用小手捂住嘴巴,脸红心跳的看着蹲坐在眼前的萧博翰。

    看到萧博翰没有抬头,而是认真的在推拿,才放下心来,不然自己那样子真不好意识。

    随着萧博翰熟练的按摩,蒙铃只觉的小脚的疼痛在慢慢的好转,到最后,更是舒适的轻哼出声。

    蒙铃拿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娇声道:“大哥,这里也帮我按一下,感觉很僵硬。”

    萧博翰听话的伸出一只手按在蒙铃纤细的脖子,慢慢的揉捏着,嘴里回道:“行,行,我是好人做到底,送佛西天,今天给你好好服务一下。”

    按了一会儿,萧博翰转移阵地,拉起蒙铃的手臂,开始细细地揉捏着。

    把那只柔嫩的小手从里到外按了一遍,萧博翰才放下手,转而开始按腰,当大手按在细腰的时候,萧博翰明显感到蒙铃的身子轻微的抖了一下,但却装做不知道的样子继续的揉捏着。

    俗话说的好,女人的腰,男人的头。这两个地方是有讲究的,男人的头被别人拍了,那不用说,肯定会暴跳如雷,而女人的腰如果肯让异性接触的话,那恭喜你。

    蒙铃的腰肢同别的女人一样的敏感,当被萧博翰的大手按去的时候,心尖儿一跳,埋在沙发的俏脸便红了起来,随着萧博翰的揉捏,最后连耳朵都开始泛红,蒙铃有些娇羞的想着,我最近怎么这么容易那啥了呢?

    这时萧博翰才偷空抬头望向蒙铃,只看一眼便被吸引住了,连手的动作慢下来都没注意到,只见蒙铃轻仰着头,紧闭双眼,白皙的脸红晕遍布,表情陶醉,那享受的样子说不出的迷人,蒙铃似有所觉,睁开眼睛,看到呆傻的看着自己的萧博翰,‘扑哧’笑出声来,妩媚的说道:“傻小子,你在看什么呢!”

    “你真漂亮!”萧博翰貌似不经意的脱口而出道。

    女人哪有不喜欢别人夸奖的,蒙铃喜滋滋的看着萧博翰,笑道:“我哪里漂亮了,你要不说出个缘由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萧博翰说:“真是好人没好报,我帮你治好了脚,你还要收拾我。”

    蒙铃也嘻嘻的笑着,两人开了一会玩笑,蒙铃也怕别人进来看着自己这个样子不雅观,所以没再让萧博翰帮她按摩了。

    萧博翰回到自己的靠椅,又开始愁眉不展了,他还有另外的一件重要事情要考虑,那是让苏老大退出自己的地盘,自己不能一直和苏老大这样僵持着,他苏老大财大气粗,而且生意做的风风火火的,自己的地盘被他站着,很多生意无法恢复,而每天的费用,所有人员的工资斗是巨大的一块消耗,自己顶不了多长时间。

    但怎么才能让他后退,这让萧博翰大伤脑筋了,强行的抢夺?这是下下策,自己的实力并不必苏老大强多少,而且公安局最近已经开始对柳林市的帮派火并加强了关注,在很多地方斗设立了流动巡逻点,每天晚很多警车斗出动执勤,更何况现在已经到了国庆,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自己勉强的动手,有点得不偿失。

    但除了这个方式之外,自己还能有什么行之有效的手段呢?萧博翰苦思冥想起来。

    蒙铃脚也好了许多,她看的出来,萧博翰有很重的心思,她不敢在开玩笑,轻手轻脚的帮萧博翰换了一杯茶水,准备先出去,让萧博翰一个人安静的在办公室思考。

    刚走到门口,却听到了萧博翰叫了一声:“蒙铃!”

    蒙铃立即站住,扭头看看萧博翰说:“还有事吗?”

    “嗯,你等下,让我在想想。”萧博翰皱着眉头又想了想说:“你拿一盒好茶叶,坐我的车,到潘飞瑞办公室去,帮我送给她。”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