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声色俱厉的给史正杰摆明了目前的形势,也有意的点出了昨天苏老大不来相救的事实,让史正杰的自信心再一次饱受了打击。

    萧博翰是相信的,最后史正杰一定会按照自己的想法给出一个满意的补偿。

    当然了,苏老大在今天一早也是获得了真实的信息,他难以置信的听着沈宇,颜永等人断断续续的汇报,整个人一下的消沉下来,事情的发展让他不得不从新来评估一下目前的局势,史正杰完蛋了,可以说彻底的完蛋了,而当他给吕剑强挂去电话的时候,听到的也是期期艾艾,模模糊糊的应付,不用说,吕剑强也打起了退堂鼓,现在剩狭隘自己一家来面对恒道集团了,这让苏老大有点担忧起来。

    萧博翰不是自己过去遇到过的任何一个对手,他灵活多变的策略,匪夷所思的谋划,会让局势更加复杂,像这次一样,本来已经稳稳胜出的局面,在昨夜一切斗改变了。

    苏老大要在做一次努力,再拉一拉史正杰,虽然他已经垮了,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能起一点作用,他挂通了史正杰的电话:“老史啊,怎么成了这样?唉,我昨天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的,什么......你病了,那我去看看你.....奥,奥,那行吧,你先静养几天,等你好了我们聊聊。”

    苏老大无力的放下了电话,对坐在自己对面正沉思默想的沈宇说:“看来史正杰靠不了,他应该正在和萧博翰讲和吧?”

    沈宇也叹口气说:“这是肯定的,除非我们现在能全力帮他,帮他夺回所有的地盘,帮他打垮萧博翰.......。”

    苏老大下意思的摇摇头说:“可能吗?”

    “不可能,我们恐怕已经无力一口吞掉萧博翰了,他的实力现在足以支撑他坚守剩下那不多的地盘,而且,我们现在人撒得太开,实力过于分散,要预防他各个击破啊。”

    苏老大颔首说:“是啊,老沈,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两件事情,一个是万一我们和萧博翰拼个两败俱伤后,潘飞瑞和晁老板会不会从背后捅我们一刀?在一个是怕萧博翰避实虚,像这次他的方式一样,不管不顾我们正面的攻击,从其他地方对我们发起袭扰,让我们顾此失彼。”

    沈宇说:“这的确是有可能的,以萧博翰的性格,以萧博翰现在的实际情况,他最大的选择也是这样了,他可以放弃他的生意,他的地盘,到我们的地盘来骚扰,来争夺,这一招防不胜防。”

    苏老大眼的忧虑更甚,萧博翰不能等闲对待,自己最怕的情况,萧博翰也一定能看的清清楚楚,他如果真的采用这种手段来喝自己周旋,自己该怎么办呢?

    办公室里的两个人都沉默起来,他们需要认真的对待萧博翰可能使用的所有方式,但想了很久,苏老大和沈宇还是没有想出一个合适的应对之策。

    苏老大喃喃的说:“这个萧博翰太可怕啊,他能给自己埋伏下那么多的人手在保安公司,这心机太深,威胁太大,万一这次我们拿不下他,以后的柳林市只怕不得不给他腾出一大片天空了。”

    “嗯,记得应该有好几次他都很危险,但他都没有动用保安公司,这也说明我们这次的攻击让他倍感压力,要不我们再相持一段时间,先不忙撤回占领他的地盘,跟他来一场消耗战。”

    沈宇认为永鼎公司的底子厚,实力强,相持几个月,只怕萧博翰要俯首称臣了,他恒道在没有地盘,没有收入的情况下,难以长久的维持几百人的费用。

    苏老大点下头说:“当然我们不能撤,从荣誉来讲,我们也无法把一场轰轰烈烈的行动,变成因为恐惧而偃旗息鼓,这以后我们还怎么出去见人,不管怎么说,在目前我们还是有实力对付萧博翰的,要低头,也是他恒道先低。”

    苏老大的话说的慷慨激昂,不过沈宇还是从苏老大的话听出了一种英雄暮年的哀伤,看来苏老大自己也准备接受谈判和求和了,这场争斗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沈宇叹口气,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了。

    史正杰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不得不接受了萧博翰一个有点过分的条件,那是把自己三座矿的一座效益不是太好的矿场拿出来低价转让给萧博翰,换回的代价是萧博翰交还已经占领自己的全部地盘,并保证以后和自己和平共处。

    至于双方受伤的人员和让警察抓住的人员,都由自己各自处理,互不承担费用。

    这其实对萧博翰来说并不是一个最为完好的收获,但萧博翰有自己的打算,他并不太看重地盘,在他的内心深处,那种靠收取保护费,放高利贷喝敲诈勒索来积攒金钱的方式,迟早是要淘汰的,他更希望未来的恒道集团可以走一条正常的道路,每一个员工斗不用担惊受怕,也不用付出前途,流血,甚至生命的代价,这个理想很遥远,

    但萧博翰还是一步步的朝着这个方向在前进着,他在洋河县的投资,以及正当的建筑,现在又多了一家矿产,这其实都是为了能靠近心的目标。

    条件谈妥,后面的事情是历可豪带律师去完成了,手续很多,但恒道集团是不会等所有的手续交接之后才接管矿山的,在办理相关手续的同时,恒道进驻了黑沟岭矿,秦寒水也安排人过去接管了矿山的保安工作,现在保安公司名正言顺的回到了恒道的怀抱,在恒道总部的办公楼里,也给秦寒水安排了一间办公室,让他两头跑着。

    而吕剑强的赔偿款也在第三天到账,恒道的部分民工也回到了长线站工地,还有一部分战斗人员,他们还留在恒道总部,在没有喝苏老大结束战争之前,萧博翰并不打算解散他们。

    吕剑强转包的两个项目孙经理也都过去签订了转包合同,这让萧博翰心里踏实了不少,今天一早萧博翰决定去看看史正杰转让给自己的矿山。

    行前,为了保障工作的顺利开展,办公室专门安排萧博翰他们坐越野汽车下去,萧博翰当时有些不以为然的感觉。但,当汽车驶离国道,别了省道,跑县乡道后,萧博翰内心有了几分赞许。乡间小道是那样的崎岖不平,特别是蜿蜒于山间的矿区道路,曲曲折折、忽忽下、路面到处是深浅不同的坑坑洼洼,换作轿车定然是行不通的。

    给萧博翰开车的驾驶员看来经常跑外县,对这些路况很熟悉,他说:“现在国家对资源开发,国家的、外资的、合资的、私人独资的开采形式一应俱全。大家关注的是经济效益,挣钱多少,至于对环境的影响,根本无法管理。植被、林木的破坏极为严重,道路维修维护更无从谈起!”。

    萧博翰也很认同这种情况,汽车一路颠簸着缓缓前行,人在车下晃动着,看着路边的悬崖,同行的很多人心不由自主一阵阵紧凑着。

    汽车一路尘土飞扬,即使同行的车辆,如果不避开一定的距离,根本无法看清前边道路的状况,看着路边披着一层厚厚尘土的树木野草,不由人内心凭添了几许紧张,以至于人有了喘不过气的感觉来。

    终于,车走了矿山所在的山峰顶,放眼望去,漫山遍野仿佛经历了战火的洗礼,满目疮痍。时令六月能够见到的绿色是有限的,树木更是少得近乎可怜。

    循着山沟望去,不同的开采方式,把一个本来开阔的山沟搞得千疮百孔乱糟糟的。在露天开采的深坑里,大型的机械挖掘机、装载机,显得是那么的形单影只,是机器的轰鸣声,都透出了些许沉闷。

    井巷开采的钢架、绞车随处可见,然而在猎猎的日照下,透出了几许孤单和无助,采矿点乱七八糟,山顶有、山间有、半山有、是悬崖也开出很多矿洞来,大大小小的矿口矿坑沿着山脉不规则的陈列着。

    拥挤,是萧博翰此时的最大感受。不身临其境,真的难以想象,人对自然的征服能力竟然如此强悍。

    萧博翰一下车,身边涌来了很多人,他们大部分是刚刚走马任矿山的管理者,萧博翰一一和他们打着招呼,认识不认识的都点头微笑,虽然萧博翰对眼前的环境有点吃惊,但心情还是不错,毕竟,这些以后都是为自己在挣钱的。

    一个刚刚任的矿长笑着说:“萧总,到办公室坐坐吧,沟里路不好走,不用去了吧。”

    萧博翰说:“我还是到工地看看,对了,那个副矿长是过去留下来的吧,怎么不见人。”

    这个矿长忙说:“他在井下去检查了,要不我陪人把他叫来。”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