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温柔的把她抱进怀里,他们都不再出声,体会着这一刻特的感觉。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像进入了梦境,有一种在漂浮着的感觉,是什么样一种漂浮无法言喻,但的确是漂浮,也许是漂浮在彼此的海洋里......。

    过后,他们并没有起来着急的收拾,两人依然相拥着靠在沙发,蒙铃说:“现在你好点了吗,还紧张吗?”

    萧博翰宁静的点点头,他真的已经不再紧张,这些天的焦虑和烦恼在刚才那一霎那的喷发消失无影了,也许刚才喷发的不仅仅是体内的液体,还有自己的的思绪和忧愁。

    他紧了紧拥抱着蒙铃的手臂说:“和你在一起我很少紧张,特别是此刻,我有的是一种荡漾在湖海的惬意的自如。”

    “我真的有这样大的魅力吗?”

    萧博翰肯定的说:“当然有了,你难道没有感受到我现在的轻松吗?”

    蒙铃抬头,用迷幻般的眼神端详着萧博翰,不错,他有变成了一个信心满满的大哥,这种信心绝对不是白天装出来的那种,对萧博翰任何一点点微妙的变化,蒙铃都可以用她细腻的第六感去触及到。

    抬起手,抚摸了一下萧博翰的脸,她问:“我们现在已经摆脱危机了吧?”

    萧博翰摇摇头:“还没有。”

    “苏老大真有那样强大吗,以我们现在的力量还是不能和他匹敌?”蒙铃有点难以置信的问,因为她本来以为现在已经安全了。

    萧博翰凝重的点点头说:“我们全部的实力还是不足以对抗他,但这只是实力问题,一场战争拼的不完全是实力,所以我们还有机会。”

    蒙铃轻声问:“我们的胜算能有多少?”

    “对半吧,虽然我们不能打败苏老大,但他现在占据了太多的地盘,所以他很难兼顾所有的地方,从实力的平均分配算,他并不太占优势,他会停下来考虑的。”

    蒙铃想想,是这样一回事情,苏老大在占据了恒道集团的地盘之后,他的人手肯定会摊薄在所有地方了,这样不恒道现在实力的聚集度,因为恒道退出了很多过去的地盘,但同时却让总部及周边的实力大振,苏老大肯定要三思而后行了。

    “博翰,那接下来我们应该准备办?”

    萧博翰沉吟了好长时间才说:“和谈。”

    蒙铃说:“苏老大会同意吗?”

    萧博翰说:“不会。”

    “那怎么办?”

    萧博翰眼刚光凌厉起来,看着前方虚无的目标说:“迫使他坐下来和谈。”

    蒙铃眼有了一点惊喜:“你已经有方法了?”

    “还没有,但方法总是人想出来的,何况我现在已经很放松下来了,那一定能想到一个合适的方法,这应该首先感谢你。”

    说着话,萧博翰又低下头。

    蒙铃娇笑着拍了拍萧博翰的脸颊说:“贪吃的孩子。”

    在这个深秋的夜晚,那声音听起来如此的让人陶醉和向往.........。

    到了第二天,柳林市几乎所有黑道帮派都惊闻了昨天夜里发生的变故,不管是大帮派,还是那些二流,三流的小团伙,他们在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以他们早先对局势的判断,恒道集团应该是无力应对苏老大等人的攻击,最多一周,迟则半月,恒道集团必垮无疑。

    但没想到会出现这样一个结果,萧博翰竟然可以在强敌环绕忙偷闲,进行了一场有力的反击,而且还打败了史正杰。

    这无疑对大家来说是难以想象,萧博翰哪来的人,他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吗?

    但事实又是确凿的,因为在第二天他们看到了史正杰去了恒道集团的总部,显然的,这是要表示诚服和祈求,于是所有的人都开始猜测,传言起来,在萧博翰身笼罩住了一个神秘的光环。

    萧博翰对这些传言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做出任何的评价,只有在史正杰用怪的口吻问起的时候,萧博翰才说:“你很好。”

    史正杰坐在萧博翰办公室的沙发,有点沮丧和垂头丧气的说:“萧总,我到现在还是没有搞清楚,你的人是从何而来的。”

    “为什么一定要知道呢,好吧,如果这样可以让你减少点遗憾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本来我没有那么多的打手,但过于沉重的压迫会激起本来善良人的野性,刚好,我们恒道是被你们压迫的太过分了。”

    史正杰摇下头,他没有听懂这是什么意思,是的,他绝对想不到昨夜那些狂野,凶悍的打手会是民工,因为从来他斗没有正眼看过这些人。

    但这只是史正杰的一点好罢了,不管怎么说,现在自己已经败了,败得彻彻底底几乎所有城里的生意斗瘫痪了,所有的弟兄都受伤或者如惊弓之鸟般的龟缩在家里,不敢抛头露面,而地盘,也大半丧失,唯有完好无缺的是他在郊外山区的几座矿场,那里没有受到恒道集团的冲击,还能为自己提供一定的资金和费用。

    他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跋扈,他硬着头皮一大早来到恒道集团,是来表示自己的诚服和祈求,他希望萧博翰可以对他放手,但史正杰的心里也很清楚,这不是口头说说能达到,自己必须让萧博翰获得真真切切的实利。

    萧博翰也一直都没有说正事,他在等,等到史正杰自己说出必须的条件来,所有的争斗最后的结果是利益,而收获利益也是一门相当费心的事情,你要能够清晰的掌握你所占据的优势喝分量,给对方开出一个恰到好处的条件,不多,不少,刚刚合适。

    史正杰低头想了想说:“萧总,我们开门见山的说吧,怎么样才能让你还回我的地盘,不在把我作为你的打击目标?”

    萧博翰端起水杯先喝了一口茶,略微的思考了一下说:“我在你们这次联合攻击也是损失很大,到今天为止,很多生意依然在停顿,着你也是知道的,而地盘呢?同样的有很多还在苏老大的手,所以你应该可以理解我的心情。”

    史正杰有点恼火起来,这怎么能全怪自己呢?自己才抢了多少啊,那大部分都是苏老大占去了,你怎么不找他算账,着明显是半夜起来吃柿子,挑软的捏啊,他说:“萧总,我现在手已经没有你的地盘了。”

    萧博翰微微一下洒,说:“你当然没有了,但这不说明你没事了,我的损失自然要让你们来分担。”

    史正杰嘟囔了一句:“苏老大占得多,现在还占着。”他意思是说,你萧博翰怎么不敢找苏老大要。

    萧博翰当然是听得懂他的意思了,说:“苏老大我还惹不起,他我强大,所以我只能找你,换句话说,苏老大给予我的损失,我都要从你们头讨回来,这样说够明确了吗?这是我的方式,也是你们应付的代价。”

    史正杰真的很无语了,这算什么逻辑,但败军之将哪敢言勇,怪怪自己没有看清形势,他只好放开这个话题说:“但我现在已经让你彻底击垮了,这个代价也很沉重了,你应该罢手了吧。”

    萧博翰自嘲的笑笑说:“击垮,呵呵,还早的很呢。”

    史正杰:“萧总,您这是什么意思?”

    萧博翰:“意思很浅显,你还没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我已经败了,萧总还想怎么样?”

    萧博翰冷色逐渐的冷冽起来,一字一顿的说:“你还有矿山,那个地方现在完好无损,这怎么能说无路可走?”

    史正杰的恐惧一下达到了极限,他没有想到,自己暗暗沾沾自喜的那一点点支撑,也进入了萧博翰的视野,半天他才说出话:“萧总,你,你不要太过分了。”

    萧博翰说:“我过分吗,你们在联合攻击我的时候想过过分这一说吗?没有吧?那么我现在不过是以牙还牙而已,击垮你,让你不能在为虎作伥。”

    史正杰现在才感受到了萧博翰的毒辣和冷血,他背开始慢慢的流汗了,萧博翰给他带来的冲击让他感到了无尽的恐惧,那几处矿山是自己唯一的,也是最大的基层了,那些地方再失手,恐怕自己真的完蛋了。

    他也从萧博翰的脸看出了萧博翰的决心和意志,他已经无力抗拒萧博翰下一轮的打击了,但他却不知道萧博翰想要的条件到底是什么,他忍住自己的惊慌说:“萧总,难道你不能放我一马,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了,本来我已经决定不再参与你和苏老大的相争,可是你一定要把我往他那么逼啊。”

    史正杰不得不强硬起来,虽然这种强硬连他自己都感觉没有多少力度可言,但他只能这样做了,这恐怕也是他唯一可以使用的一种威胁了。

    萧博翰不以为然的说:“呵呵呵,你认为你还有资格和苏老大联手吗,你认为苏老大能庇护的住你吗,要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他昨天晚不来救援?击垮你和吕剑强之后,苏老大也只能和我相持,他已经没有一口吃掉我的机会了。”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