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个哥们略加思考后说:“你得自己想想明白:你究竟是愿意跟一帮人分吃蛋糕呢,还是喜欢一个人独吃牛粪?”

    最后那哥们当然说:“我要吃蛋糕。 ”

    所以吕剑强现在对林诗也是如此,算是别人吃剩下的,他也很愿意尝一口。

    吕剑强这样很无聊的喝了一杯酒的样子,见包间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了,吕剑强坐在首,抬头能看到门,这一看不打紧,他一身颤栗了一下,因为他看到了萧博翰,还看到了萧博翰身后跟的4个彪形大汉,那四个人每一个的腰间都鼓鼓囊囊的,不用说,腰间都是藏着兵器。

    吕剑强头的汗开始冒了出来,他开始后悔起来,自己今天一早还不断的告诫自己最近要小心,可不要撞到萧博翰的枪口了,那小子估计已经把自己恨透了。

    但自己怎么这样没有恒心呢,听到林诗的娇声嗲气的两声“哥哥”的一叫,什么警惕,什么注意,都他妈的扔到了九霄云外了,现在可好,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了,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萧博翰咄咄逼人的目光,也看到了萧博翰脸那凌然如冰的寒意。

    吕剑强有点背不住了,他忙站起来,想要和萧博翰套个近乎,但萧博翰手下的几个人很快的来到了他的身边,聂风远一支有力的大手放在了吕剑强的肩膀,嘴里低沉但很冷酷的说了声:“萧总没让你动,最好不要动,萧总没让你说话,你也最好不要说。”

    然后吕剑强看到了他们手的兵刃,特别是聂风远,他竟然用的是一把镰刀,寒光闪闪的刀刃在包间灯光的映射下泛起冷冷的冰凉。

    吕剑强头的汗水更多了,作为一个真正的黑道大哥,说起来他其实还不算很称职的,他并没有柳林市其他黑道大哥那艰辛困苦的过去,也没有他们曾今刀口舔血的经历,他一直过的很舒服,没有谁敢于轻易的对他动手,所有人在看到和想到他的时候,都会同时想到柳林市那个位高权重的吕副书记。

    于是,吕剑强在更多的时候他都是在花街柳巷和灯红酒绿游荡,像今天这样的架势他从来都没有遇过。

    过去算是每次大鹏公司要用暴力去完成的拆迁,要用暴力去抢夺项目,或者类似今天一早的那种大规模的打斗,他也总会躲的远远的,绝不会让惨叫和呻~吟传到自己的耳畔,更不会让飞溅的鲜血沾染自己的裤脚。

    但今天他遇到了萧博翰,一个本来让他有点忌讳的人,他明白,麻烦大了。

    萧博翰也坐了下来,他倒掉了刚才美女主播林诗酒杯的酒,用她的杯子重新帮自己到半杯红酒,端起来,在灯光下晃动了一下,才缓缓的喝了一口,自言自语的说:“酒很好,菜也应该不错,但为什么吕剑强你可以这样享受,而我的那些民工却连一个好好工作挣钱的机会都没有呢?”

    吕剑强嘴唇哆嗦着,他没有办法来回答萧博翰提出的这个问题,萧博翰在喝了第二口酒之后,又说:“因为你有钱,你还有靠山,所以你这样的享受是理所当然的,然而,倘如你没有了生命,那么你的钱也罢,权也罢,是不是都会成为虚幻?”

    说完,萧博翰怒睁双目,死死的盯住吕剑强。

    吕剑强的头开始晕了,他根本没有想过会有那么一天,萧博翰在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氛围里,用这样寒彻入骨的语调说出来,让吕剑强感觉到了,这一切离自己原来并不遥远。

    他知道萧博翰为什么来,也明白这种仇恨的威力,他勉强着自己,让自己镇定下来,说:“萧总,你冷静一点,有话好好说,不要做傻事,那样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

    “我冷静??那你今天在对我发起攻击的时候为什么不冷静?好处?我现在还在乎什么好处吗?既然你们不想让我好好的过,我至少需要拉几个垫背的吧,而你和史正杰是我挑选出来的人。”

    吕剑强身体抖动了一下,他慌乱的说:“萧总...萧总,我也是逼不得已啊,是苏老**着我怎么干的,奥,不,他还诱惑我,给我了两个项目,你说我和你过去无冤无仇的,是不是.........。”

    吕剑强絮絮叨叨,结结巴巴的说了起来,萧博翰的话说的够明确了,他自己对付不了苏老大,但他会拿自己和史正杰开刀,当然了,史正杰他也未必能对付,但自己在这种打打杀杀的领域,应该是最弱的,自己常养的打手并没有多少,自己没有那些乌七八糟的生意,也没有什么保护费,高利贷的项目,每次行动都是花钱雇来很多零散团伙的混混来帮助自己完成行动。

    所以萧博翰第一个挑了自己,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把今天这个场面混过去,逃过这一劫,至于以后,那不是你萧博翰说了算,要不了几天,你恒道集团也垮了,自己也不用再怕你。

    萧博翰好整以暇的喝着酒,等吕剑强说完了,萧博翰像是看穿了吕剑强的心意一样,不紧不慢的说:“不过这次你运气很好,并没有成为我第一个报复的对象,所以冲这一点,你都应该谢天谢地。”

    吕剑强听不明白萧博翰的话,他摸摸头说:“你动史正杰了?”

    萧博翰一点笑容都没有的说:“刚刚开始,放心,要不了一会,你的手下一定会给你打来电话汇报这个情况,而等到明天,史正杰的天地公司在柳林市算不垮,也只能有半条命了。”

    吕剑强难以置信的手:“垮了?但是你....你对付的了苏老大和史正杰?”

    萧博翰看着吕剑强不紧不慢的说:“有疑问是不是,好,我来给你讲讲,我并没有和苏老大交手,我要把他放在最后,今天晚我所有的人马都会开到史正杰的地盘去,嗯,忘了告诉你,我的实力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一点,所以你绝对可以放心,今天我一定会让史正杰遭受到他几十年从来都没有遭受过的重创。”

    吕剑强整个的呆住了,这个萧博翰怎么是这样一个人,他可以不管不顾苏老大?那才是主谋,才是正紧的对头啊,他怎么到先全力一付的找我们这些帮闲忙的人了,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不过他是绝不敢和萧博翰来讲这个道理的,他愣了愣,才小心的说:“你既然有实力,为什么不打苏老大?”

    萧博翰一分为二,认认真真的说:“打他我还没有把握,我有自知之明,但对付你们却十拿九稳,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吕剑强暗自骂了一句,说:“萧总,那你想怎么对付我啊,我有个建议,你饶我这一次吧。”

    萧博翰狠狠的看着他说:“饶了你?这你也想得出来?”

    吕剑强忙说:“我拿项目做补偿,我负担今天打伤民工的费用,我还可以再多出一些抚恤费,这你看可以吗?”

    他慌乱的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好处都拿出来给萧博翰做了交换的条件了,因为在他心里还是残留了一点幻想,那是苏老大和史正杰一定会很快的击垮萧博翰,他感觉萧博翰应该是在讹诈他,恒道集团的实力大家都知道,他根本不可能完成对史正杰的全歼。

    逃过今天,萧博翰被打败之后,今天自己所说的一切都可以成为一个故事了,自己没有必要给一个战败的人去兑现什么承诺。

    萧博翰似乎对他提出的条件有点动容了,他开始低头思考起吕剑强的这个提议了,吕剑强一看有门,继续着自己的无效承诺,说:“你知道的,我手还有一个房地产项目,那可是一个大项目,我可以转包给你,今天早我的人去骚扰民工的事情,我也可以拿一百万来补偿,怎么样?萧总啊,我们搞这些还不是都为了钱,你何必非要那样绝情呢?”

    萧博翰犹豫起来,这个条件确实不错,相于教训一顿吕剑强来说,更加实惠,萧博翰一直都是一个很实际的人,他准备调整一下自己的策略了:“你说的这些都能兑现?”

    “能,能,我以我的人格保证,那个项目我已经收到定金了,过两天连项目带定金转给你们,这一百万的补偿款,我也在三天之内给你划过去,萧总,你看这样没问题吧。”吕剑强急切的想要脱身,所以说出来的话杠杠的,一点克腾都没打。

    萧博翰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说:“用你人格做保证,哈哈哈,至于你的人格呢,我今天不想来评价了,但我不怕你反悔,吕剑强你记住,当你不给别人活路的时候,自己也走到了危险的边沿,算你有个好老爹,算一般的人不敢动你,但万事总有列外。”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