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停下车,早已等候在门口的小谢,迎来,拉开车门,把他们带进了提前预定的包厢里。 进了包厢,见林诗早已到来,她正在拿一面小镜子,补着装,吕剑强进来,她也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停下手的活,见她稍微描了眼眉,涂了一点口红,再仔细看了看镜子,觉眉毛描得有点粗,便擦掉重新再描了一次。

    吕剑强也是难得的好性子,笑呵呵的看她收拾,这才发觉自己身后站着的几个兄弟都傻不拉挤的在看着林诗化妆,吕剑强对它们说:“你们怎么跟进来了,出去,出去,自己在下面找个地方坐,点点吃的,有一条啊,不准喝酒。”

    这几个手下才赶忙答应了,出了包间,到下面大堂找了一张能够看清所有楼通道的座位,一起坐了下来,点起了菜肴,准备好好吃一顿。

    包间里,林诗反反复复的画了好一会,才化好了妆。

    吕剑强笑着说:“你们女人真麻烦,每天在这面浪费时间。”

    林诗白了他一眼说:“我这还不是画给你看啊,怎么不落好呢?”

    吕剑强忙说:“好好,画的好,画的好,我支持。林诗啊,今天你打扮得可真漂亮!”

    林诗说:“你这是夸我呢,还是夸衣服?”

    吕剑强忙说:“当然是夸你了,衣服再怎么漂亮,人不漂亮也是枉然。”

    林诗看他一眼说:“跟你认识这么长的时间了,我可从来没听到你夸过我。”

    吕剑强说:“那我以后经常夸你。”

    “不用了,好象是我强求你夸我一样。”

    “我可是由衷地赞美你的啊!”

    “行了!不肉麻行吧。”林诗说:“咱们点菜吧?”

    吕剑强说:“行,边吃边聊,来啊,服务员。”

    早在包间等候的服务员赶忙送了菜单,吕剑强也不怎么认真的看,挑那价格贵一点的,随便的点了56个菜,对服务员说:“让后厨做快点,在来一**红酒。”

    服务员点头拿着菜单离开了。林诗说:“怎么今天吕总还玩高雅的啊,喝起了红酒。”

    吕剑强暧昧的笑笑说:“不是有你在吗,哥哥当然要高雅一点,不然怎么讨得美人的欢心呢。”

    林诗摇摇头:“嘿嘿,看你这笑的样子像坏人一样,是不是没安好心。”

    吕剑强忙举手发誓说:“天地良心啊,我今天最多是劫点色,绝不谋财害命。”

    两人嘻嘻哈哈的开了会玩笑,这酒菜也来了,林诗觉得包厢的空气有点沉闷,便打开窗户透透风。此时,夜幕已经降临,不远处的高楼华灯初。灯火点点。一阵冷风吹来,林诗深呼吸了一口,觉得舒畅了许多,待透风差不多,林诗才将窗关,回到座位。

    看看服务员摆好了杯子,斟满了酒,吕剑强说:“今晚咱们得好好喝一喝。”

    林诗娇声说:“小妹心里一直对吕总仰慕不已,盼望着能敬吕总一杯。”

    吕剑强看了一眼林诗,笑眯眯地说:“我不跟你喝敬酒,我们不要客气,本来你烈酒还厉害,我一见到你醉了。”

    林诗说:“冲你这句话,您今晚得跟小妹好好干一干!”说着,林诗伸手要抓吕剑强面前的酒杯。

    不料,吕剑强将她的手紧紧抓住了,板起了脸说:“不行,和你干那没问题啊,但今晚的主角是我,这酒怎么喝你的听我的。”

    林诗暗暗骂了一声老狐狸,也收起了笑容,十分认真地说:“行,那你说怎么喝吧,我奉陪到底。”

    “我们今天碰杯喝,不敬酒。”吕剑强贼的很,他才不想让林诗把他喝倒了,今天他可是带着期盼而来的,多少次了,自己都想吃一口这仙桃,总没机会,今天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两人一面调着情,一面喝了起来,要不了多久,一**红酒已经见底,林诗也是面如桃花,心跳加速,头也有点沉,她看了看吕剑强,那家伙仍面不改色,林诗心里那个急啊,这萧博翰怎么还不来电话呢,再不来一会自己喝醉了。

    服务员又拿来了一**红酒,将两人的酒倒满了,这次,林诗不主动举杯,说“吕总真是好酒量,小妹今晚总算大开眼界了。”

    吕剑强看看快要把林诗灌到了,心也是暗暗的窃喜,今天这吃饭也没外人,要是自己把她灌翻了,嘿嘿,这块肉能吃,他说:“没想到像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酒量竟然这么厉害,今晚,我也算开眼界了!来,咱们继续!”

    吕剑强这次主动举起了酒杯,林诗只好起身,说:“吕总真是好酒量,小妹这会儿肚子快受不住了,歇一会再陪您喝。真不明白你们男人,明明知道喝酒多了对身体有害,还拼命往死里干。”

    吕剑强说:“这已经成了一种风气、一种化,任何人都改不了。不过你还别说,酒品是人品,在喝酒的过程,大概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人品,从而判定这个能不能交往,值不值交心。”

    林诗也想拖延一下时间,问:“这喝酒也能看出人品啊。”

    “那是当然了,要不要听听。”吕剑强准备卖弄一下学问了,在别人哪里他不敢吹,这小丫头不过是长得好,肚子里面并没有多少真材实料,自己显摆一下学问,也镇镇她。

    林诗说:“想听,想听,吕大哥快说说。”

    吕剑强放下了酒杯,拉开架势说:“你们把来陪酒的男人划分为几种类型,我根据我喝酒的经历,也把酒场的人划分为三类:酒品的人、酒品的人、下酒品的人。”

    “奥,还有这么多讲究啊。”林诗很是夸张的说。

    “那是当然了,这酒品的人,你敬他酒,或他敬你酒,他都必定见底,绝不漏一滴,哪怕喝再多的酒都是如此。而且话不多、不胡言乱语、目光诚恳。这样的人大多忠厚、义气,值得去交往,也值得去交心。酒品的人,逢人必敬,礼节也周到,但他们说起话来滔滔不绝、天南海北,这样的人很难管住自己的嘴巴,因此,很难交心。他们在酒席能活跃气氛。下酒品的人可多了,有的嘴巴特别会说,却在酒席借故滴酒不沾,看别人受苦,他自己一副窃笑的样子。这样的人很狡猾,不值得交往。有的是酒疯,一沾酒丑态百出,甚至骂人闹事。”

    林诗想了想,问道:“吕总看我属于哪种酒品的人呢?”

    吕剑强笑了笑,并不回答林诗的问题,而是说:“那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并不一定准确。毕竟人是很多变的动物,不能死板地将某一个人归为某一类。”

    林诗刚要在问问,兜里的电话响了,她暗自欢喜,总算电话来了,她对吕剑强示意一下,自己要接电话,吕剑强也不再说话,拿起了筷子,挑着自己喜欢的菜吃了起来。

    听林诗一惊一乍的说:“是葛市长啊,我在”

    她看了吕剑强一眼,说:“我一个人在外面吃饭呢,嗯,我怎么不能一个人吃,看你说的,现在啊,现在也行,我收拾一下过去。”

    说到这,林诗“趴”的一下合住了电话,看着目瞪口呆的吕剑强说:“怎么办?本来今天想陪你好好喝几杯,老头子来电话了,我的过去。”

    吕剑强还能怎么办,这其他人的电话还好说,葛副市长的电话他是没办法不放林诗走了,他叹口气说:“唉,哥哥每次都是点子背啊,行吧,你赶快去,我也准备走了。”

    林诗怎么能让他也离开,刚才电话是萧博翰来的,他早在旁边的包间等了一两个小时了,估计也吃的差不多了,自己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好歹要留住吕剑强。

    她说:“要不这样,你在多坐一会,我过去看看情况,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回来。”

    吕剑强一听满心的欢喜,说:“那好,我等你半个小时,能来电话一声,来不了改天我们再约。”

    林诗一面收拾自己的包,一面说:“成,你不出来了。”说着走了出去。

    吕剑强看看包间里也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很无聊的倒一杯酒,自己慢慢的喝了起来,唉,泡妞也是一件辛苦的事情啊,妈的,老子也是没尝到你林诗的那口鲜,等尝过了,老子也不会这样眼巴巴的了。

    想到了林诗,吕剑强又是一阵叹气,这女人,他妈的真是个荡~货,不要看平常这一副淑女的样子,次在自己的别墅,她陪葛副市长那淫~荡的样子,现在想起来都让吕剑强难受,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人家生一副漂亮的脸蛋啊。

    这女人得漂亮,吕剑强记得昨天还有两个哥们在讨论这个问题呢,一个问另一个哥们:“假如我再婚的话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美女,可她和n个男人过床;一个是丑女,可她是处女,哥们儿你看如何是好?”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