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萧博翰的邮箱里却多次出现过这个林诗的名字,林彬等人的信息几次提到了她,说她和政府葛副市长关系密切,还说过吕剑强一直在追求她,这些信息早铭记在了萧博翰的脑海,但马要见到这个真人,萧博翰还是有点好,她凭什么能让众多的达官贵人们如醉如痴呢?

    萧博翰正在遐想联翩,耳畔想起了脚步声,萧博翰微笑着盯着屏风的后面,见一个女人袅袅而来,萧博翰心说道:的确很妖娆,那怪不得了。手机端

    林诗看模样不过二十三四岁年纪,此刻她媚态横生,艳丽无匹,雪白一张瓜子脸,又眉弯弯,凤目含愁,风~流蕴藉的模样来了在现。

    不过她在看到萧博翰的时候很诧异了,这个男人并不在自己的记忆,虽然林诗交游甚广,但像萧博翰这样具有独特魅力的男子,她只要过目一次,绝不会忘。

    萧博翰不会让她的诧异继续的延伸下去,他站起来,很礼貌的说:“林主播你好,很久没有见面了,来请坐下吧。”

    林诗还在脑海回忆和搜索着这个男人的印象,但从萧博翰的衣着和气度来看,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林诗是不会轻易的拒绝这样的邀请,她也微微一笑,说了声:“客气。”

    又转生对旁边的那个年轻女孩很大牌的说:“来杯咖啡吧。”

    说完坐在了萧博翰的对面,但她不准备先说什么,因为显然的,这个男人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且听他说说,到底是谁,想做什么,如果是个大款吗,呵呵,自己可以接受他的崇拜,要是个官员,那看看他的分量如何了。

    萧博翰说:“最近过的还好吗,你很漂亮,让人有一种仰视的感觉。”

    林诗不屑的笑笑,这样的话她听的太多了,难道所有的男人都只会这样一种语言方式吗?自己的漂亮不用别人赞叹,自己也不会为这样的赞叹高兴或者激动。

    她让自己坐的更优雅一点,更舒适一点之后,才说:“你有什么目的呢,不会是为了赞美我才来找我吧,那样的话,我可能会说我很忙,改天聊。”

    萧博翰摇下头说:“赞美女人是一种礼节,是不是真心那另当别论了。”

    “奥,那么我倒想知道你是不是真心呢?”

    “这要看我们接下来的会谈了。”

    林诗扭了扭细长,优美的脖子,这是什么话?这个男人想和自己说什么呢?她刚想说点什么,刚才那个年轻的小女孩来了,端着一杯咖啡,说:“林诗姐,给你放桌吧。”

    林诗矜持的点点头,嘴里说了声:“谢谢。”

    她在说这话的时侯眼却并没有一点谢意,只是出之一种习惯,因为在电视台,她是帝,其他所有人,特别是女人,都从来不会让她正眼相待。

    等这个女孩走了之后,林诗才用芊芊玉指端起了咖啡,张开樱桃小口,小小的呡了一下,连眼皮都没抬,口气冰凉的说:“你到底是谁,想说什么?”

    萧博翰没有说话,他从兜里掏出了那个锦缎做成的首饰盒,轻轻的推了过来说:“想让你帮着鉴别一下这个项链。”

    林诗一愣,这什么意思?她不自觉的放下了手的咖啡杯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那个锦盒,打开一看,她立即让项链吸引住了,对这些东西,她应该萧博翰更要专业的多,一打眼,她知道这的确是白金的,在看看那镶嵌在项链缀的钻石,她眼又了一种刚才还要迷人的光芒。

    她思考着,轻轻的放下了项链,但还是在不经意用玉笋般的手指在那项链轻轻的划过,感受了一下那高贵,冰凉的感觉,然后抬起头说:“这项链至少值10万。”

    萧博翰很叹服的笑笑说:“没错,林小姐很有眼光。”

    林诗却微微了皱了一下眉头,似乎对小姐这个称谓有点忌讳,虽然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在很多时候做过的起小姐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正因为这样,她在很讨厌这个称呼。

    她说:“鉴赏完了。”

    萧博翰说:“嗯,喜欢吗?”

    林诗淡淡的一笑,说:“如果你真想送我这个,那我反倒会担心的,除非你说出你想要我做什么?”

    萧博翰眯起眼看着这个人间尤物,说:“做""。”

    林诗一下抬起了头,这个男人也太直接了吧,不错,看的出来他很有钱,但要是用这个代价来公正的说,还是有点痴心妄想了,要说做一次""呢,或者自己是可以考虑的。

    但萧博翰却笑了,说:“做""?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高攀不。”

    林诗哼了一声,没有搭话,这真是个怪的男人,那么既然不是这个想法,他拿出价值10万的首饰又是什么意识呢?林诗开始有点好起来,说:“""在这个时代已经成为了一个泛词,并没有什么严格的要求,我们先把这个话题放一边,说说你吧,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找我有个贵干?”

    “我叫萧博翰,恒道集团的,找你结交一下,认识一下,刚才你说了,为什么我要送你这个,其实好像也没有太多的目的吧,嗯,这样说也不对,还是有点目的的。”

    这个萧博翰的名字林诗听说过,她再一次很认真的端详了一下萧博翰,嗯,跟传言的果然一样,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一个典型的砖石王老五啊,但他找自己做什么,她说:“什么目的?”

    萧博翰不再笑了,他很认真的说:“首先我要申明一点,不管你最后答应不答应我的要求,但这个项链都是送给你的,所以在你装起这个项链之后,我再来说说我的目的。”

    林诗没有说话,她需要一段时间来考虑,这项链自己的确喜欢,连葛副市长也从来没有这样一次性的大手笔,但萧博翰到底会提出一个什么要求呢?这一点很难猜测,想和自己睡觉?要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很简单了?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但万一他的要求更高呢?

    林诗犹豫不决的看着那个项链,很长时间没有说话,萧博翰笑了,说:“林小姐,我说过请你不要有什么担心的,你在收下了这份见面礼之后,依然是独立的,自由的,你依然可以拒绝我提出的要求,这两者毫不相干。”

    林诗这次好像对小姐这个称呼并没有太过在意,她仔细的思索了一会,伸出手去,拿起了那个盒子,因为林诗也想通了,既然一定有人要做凯子,要厚着脸皮送自己东西,那收下是了,假如他的问题太过麻烦,可不要怪自己拒绝,哼哼!

    拿了那个盒子,林诗抬头看着萧博翰说:“现在可以说了吧?”

    萧博翰满意的笑笑说:“嗯,是这样的,我知道林小姐和大鹏公司的吕剑强很熟悉。”

    “这又怎么样?”

    “我想请林小姐在今晚约一下吕总,我有点生意的事情想和他谈。”

    林诗大惑不解,难道送自己这个价值10万的项链是为了这个事情,不会吧?她说:“还有呢?”

    萧博翰摊摊手,说:“没有了,这件事情,你也知道,我们恒道也做建筑项目,所以假如他知道是我要见他,那肯定是不会见我的,所以。”

    “所以要把他骗出来?”

    嘿嘿一笑,萧博翰说:“嗯,话是难听一点,但实情恐怕是这样了。”

    林诗真有点很不以为然了,这算什么事情啊,为这他竟然送给自己如此厚重的一份礼物,她虽然在也是柳林市场面混的人,但对于柳林市阴暗的黑道她并不了解,更不知道最近几天在那个地下王国发生的一切,她单纯的把这次萧博翰和吕剑强的见面,看成是生意场的一次引荐。

    因为这样类似的引荐她已经做过很多次了。

    林诗便掏出了电话,调出了一个号码拨了出去,这时候她的嗓音发生了一点点变化,变的柔情似水了:“喂——吕哥啊,今天忙什么呢?妹妹我听说东环路刚开了一家餐馆,要不要我们去尝尝,嘿嘿,那多不好意思啊,又让你破费了,嗯,其他的啊,到时候看表现,好,晚7点,你订好了包间告诉我,拜拜。”

    关电话,林诗看看萧博翰说:“ok了,留下你的电话,那面包间定好了我给你发消息,对了,晚你自己掌握时间,感觉我们吃的差不多了,你给我来个电话,把我调出去,你们自己谈。”

    萧博翰很优雅的站起来,伸出手,说:“谢谢林小姐。”

    林诗也伸出了一点指尖,让萧博握了一下,两人都很满意的笑笑,萧博翰先离开了。

    七点刚到,吕剑强带着几个手下开车出了公司,一路吕剑强的情绪很不错,和车里的几个手下不断的开着玩笑,说着一些浑话,不知不觉,车已经到了东环路新开的大饭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