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对晚的行动做了一个细化的分工,但怪的是,到现在为止,他并没有说出晚行动由谁来统一指挥,这一点让大家很纳闷,想一想也是难怪,现在鬼手负伤还不能参战,雷刚在医院也暂时起不来,全叔倒是没问题,但终究岁数不饶人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所以蒙铃站起来了,她说:“萧总,晚我来带队吧?”

    萧博翰摇摇头说:“你晚留守总部,我们都不在这里,万一总部有个闪失也不好。”

    蒙铃流露出了恐怖的眼神说:“你你要亲自带队?”

    萧博翰莫名其妙的看看蒙铃说:“你怎么想出来的,我肯定不能亲自带队了,让一个集团老总提刀街去砍人?”

    蒙铃吁一口气,用手抹抹胸膛说:“吓死我了,那你怎么说你们晚都不在总部?”

    萧博翰说“我晚要出去应酬一下,请个客。”

    “那谁来带队?”蒙铃还是要把这件事情落实一下。

    “秦寒水!”

    全叔和蒙铃都愣住了,保安公司的人要出动了。

    鬼手和孙亚俊,还有历可豪都是不知道保安公司的埋伏,现在见萧博翰说出一个大家并不了解的人,他们都向萧博翰投来了疑问的眼神。

    萧博翰决定给大家摊牌了,他脸也出现了少有的冷凝和肃杀:“我们恒道集团其实一直还有另外的一股力量,那是柳林市秦水保安公司,他们的总经理叫秦寒水,今天晚的攻击行动由他来总指挥,他们那里还有百号能征惯战的人手,所以史正杰今天算是完蛋了,我们会扫平他大部分的场子,拿下他最好的一些地盘,让他明天俯首低头来给我求情。”

    萧博翰灼人、四射、闪烁、如电、如剑的目光本来够让人胆战心惊了,他的话更是连历可豪都如遇电击,自己从来都以为掌控着恒道的资金,所以恒道集团所有的事情都难以从自己眼皮底下漏过,但显然的,并非如此,这个保安公司突然的冒了出来,大出历可豪的意料。

    全叔和蒙铃也知道了,这次事关恒道集团的死生存亡,不尽全力难以扭转目前的败局,有了保安公司的加入,恒道拿下史正杰应该是易如反掌了。

    蒙铃很细心,所以在萧博翰说完之后,还是问了一句:“那么你晚出去谁来保护呢?”

    “聂风远,有他在,你大可放心了吧?”

    蒙铃当然放心了,聂风远是和自己从小一起在萧大伯那里训练出来的,来到柳林市的保安公司,所有的格斗训练也都是他在负责,要说起搏杀的功夫,自己都不是他的对手。

    还没等蒙铃想完,萧博翰又说了:“蒙铃,你一会帮我去购买一条砖石项链。”

    蒙铃忙问:“多钱之内呢?”

    萧博翰说:“10万元左右吧。”

    蒙铃点头应承了,看来晚萧博翰是要出去摆平有些关系了,但到底送谁,蒙铃是想不出来的,虽然毫无疑问的,项链是要送给女的,不过在目前这个紧要关头,蒙铃还是不会去像平常那样吃醋的。

    大家突然的听到了这么多的好消息,都兴奋起来,摩拳擦掌,各自离开,准备起来了,萧博翰又给保安公司的秦寒水去了电话,把刚才开会的精神给他做了传达,最后说:“从今往后,你们保安公司可以名正言顺的回到恒道这个大家庭了。”

    秦寒水也有点激动,但他更知道,萧博翰不惜暴露出保安公司的底细,这说明了情况已经到了万分紧迫之际,晚这一仗必然是至关重要的,自己绝对不可掉以轻心,在挂断电话之后,秦寒水也展开了紧张的准备工作,他和所有恒道的那些热血男儿们一起,都在等待着夜幕的来临。

    柳林市在这个夜晚必将有一场壮观灿烂的新篇章。

    萧博翰在拿蒙铃买来的钻石项链的时候已经快5点了,这是一款白金钻石项链,具有全球最权威的美国宝石学院gia证书,不管是重量、颜色、净度、切工都很不错,项链看去有蜿蜒灵动的气质,完美诠释了这款项链的珍贵永恒的内涵,它的特质与寓意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萧博翰对项链还是有点专业鉴赏能力的,他看着这项链,连声的赞叹说:“蒙铃啊,没想到你还能卖到这样好的一条链子,不错,不错。”

    蒙铃不以为然的说:“叫谁拿10万元出去,哪怕是傻子他都能买一条好项链。”

    萧博翰笑着说:“那也不尽然啊,这花钱也是要水准的。”

    “且,说的悬乎的。”

    萧博翰很认真的说:“这不是悬乎,是真的,同样价格的东西,但造型和感觉绝不相同的,如说女孩,都是一样的,但每个女孩给人的感觉那绝不相同。”

    “哼,又要说你的色狼理论了吧。”

    “嘿嘿,那不说了,很深奥的,你小孩不懂。”

    “不说不说,我还不想听呢,对了,萧总,这项链你什么时候送。”蒙铃多了一句嘴。

    萧博翰“哎呀”一声说:“马的走,不和你扯了,要不会误我大事。”说完,萧博翰急急忙忙的穿外套,稍微的收拾一下,装项链出去了。

    蒙铃在后面不停的喊:“你不吃饭吗,快开饭了。”

    萧博翰往身后摆摆手,也不回头,走了,留下了蒙铃一个人在办公室。

    下去之后,萧博翰坐了汽车,对司机说:“先到秦水保安公司。”

    司机点头,车了出了恒道的大院,在他们车后,还有另一辆车跟了来,穿过几条马路,小车没花多长时间到了秦水保安公司的门口,刚才萧博翰已经在车打了电话,门口见聂风远早在等候了,没等萧博翰招手,聂风远到了车旁,拉开车门坐在了前面。

    萧博翰看看前面坐着的聂风远,很满意,这个人是一个长相粗犷的男人,他的五官深邃,粗犷,浑身下都洋溢着一种粗犷豪放的男性魅力。

    他转过头对萧博翰说:“萧总,我们总算熬出头了,可以光明正大的跟你在一起了。”

    萧博翰拍拍他的肩头说:“是啊,我们可以在一起并肩战斗了,想一想也真是有趣。”

    聂风远也深有同感的说:“可惜今天晚我没办法参加行动了。”

    “很遗憾吧,但我更需要你。”

    “有点遗憾,不过也很幸运,可以在萧大哥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

    “谢谢你们。”萧博翰也很满足,自己有这样的弟兄在,还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自己。

    车继续的前行,很快开到了柳林市的电视台大门外,萧博翰让停下车之后说:“你们都不要下车,我去办点事情。”

    聂风远不无担心的说:“你一个人去?要不。”

    萧博翰摁住了聂风远的肩膀,没让他起来,说:“这地方你放心吧,没有谁会在这里设伏的,当然了,笨蛋除外,呵呵呵。”

    说完,萧博翰走进了电视台的院子,不用多问,因为电视台的办公楼每个部门的门口都有牌子,萧博翰却走到了接待室,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在接待室的门口一张桌子后面坐着,见萧博翰走来,很客气的问:“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萧博翰迷人的一笑说:“我来谈点广告业务。”

    这年轻女孩更热情了,说:“这样的,那我带你到广告部去吧。”

    萧博翰摇下头说:“我和你们主播林诗是朋友,我想让先和她谈谈,让她帮忙通融一下,嘿嘿,这样是不是可以优惠一点。”

    这年轻女孩呡嘴一笑说:“呀,认识我们台柱啊,那肯定会有优惠的,你先在里面坐,我去找找看。”

    萧博翰在女孩的引导下走进了接待室,这里真他们的豪华,真皮沙发,全毛地毯,木质的装修,每一组沙发都和旁面的沙发用一米五高的雕花屏风相隔,萧博翰挑选了一个靠里脚的沙发坐下,这负责接待的女孩问萧博翰:“先生喝点什么,咖啡,饮料,还是清茶。”

    “清茶吧。”

    “好的,稍等。”

    很快女孩帮萧博翰到来了茶水,又问:“先生贵姓啊。”

    “免贵,姓萧。”

    “嗯,知道了,少等。”女孩很优雅的转身离开了。

    萧博翰拿出了香烟,给自己点,一面浏览着身边屏风的字画,一面在心里盘算起来了,这个电视台的美女主播林诗萧博翰其实并不认识,连面都没见过,换句话说,虽然林诗在柳林市电视台很有名气,在很多商家,老板,领导那里也是大众渴望的情人,但萧博翰实在是没有怎么关注过她,连她主持的电视节目也从没看过,看什么呢,柳林市电视台那不过是一个药品,保健品台,每天面不是治疗阳~痿的专家坐堂,是什么无痛人~流,狐臭,鸡眼,痔疮的治疗,没病的人根本看不成。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