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几个人见他接听电话,都不好在闹了,静静的等他打完电话再继续转,但很快的,他们看到了萧博翰脸神色越来越凝重起来:“奥,那么出事之后永鼎公司有什么反应?嗯,嗯,他们没有什么?他们很平静啊,嗯,知道了,你严密注意,让弟兄们都提高警惕,我很快回来。 ”

    蒙铃在电话的那头说:“现在还看不出有什么动向,要不你们继续考察,我在观察一下随时给你汇报。”

    “算了,我们考察也基本结束了,我今天赶回去,在我回去之前你们做好防范,但不要轻举妄动,对了,我们人员有没有损伤。”萧博翰有点焦急起来。

    “我们有两个兄弟让颜永伤了,但问题不大。”

    “行,我知道了。”

    合了电话,萧博翰皱着眉头,历可豪小心的问:“萧总,什么情况。”

    萧博翰缓缓的说:“我们在昨天晚和永鼎公司的颜永发生了冲突,颜永让我们搞到医院去了。”

    历可豪听说是永鼎公司,也有点顾虑的说:“颜永在永鼎公司的地位非同一般啊,只怕苏老大不会善罢甘休的。”

    “是啊,但怪的是苏老大既没有给我来电话,又没有派人到恒道去讨还一个公道,这样的平静才最可怕。”萧博翰若有所思的说。

    历可豪点下头说:“暴风雨来临前的安静。”

    萧博瀚嗯了一声,对唐可可说:“定机票,到北江省城,提前通知总部,让他们派车到省城机场接我们。”

    唐可可知道现在情况较危机,也不敢随便的开玩笑,点头说:“行,我马联系机票,等机票定了再和蒙铃联系。”

    说完几个人匆匆离开了小岛,回到宾馆去了。

    飞机开始慢慢起飞,沿着机场的跑道由慢变快,机场周围的事物迅速向后倒去,一段距离后,飞机慢慢升,真的有种脚离开地面,翱翔天空的感觉。坐在慢慢起飞的飞机里,萧博翰看着窗外远处的树,护栏渐渐消失在眼,而后一座高过一座的大厦,也慢慢看不见了,随着飞机的轰鸣声,能看到的只有蓝天白云,远处还有不知名的鸟类,再升高,连鸟都看不到了。

    萧博翰的心里开始平和下来,在这一短的时间里,他反复思考了柳林市恒道集团的苏老大会发生的种种可能性,他从几个方面都为苏老大设想了一下,自己认为,苏老大在此刻想自己发起攻击的可能性虽然有,但也不是很大。

    苏老大刚和潘飞瑞等人发生过一场持久战,他的实力遭受到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消弱,在这个时刻他固然还是能对自己发起攻击,但他这样一个城府深蔽的人,他绝不会不管不顾的,他在和自己对垒,他需要顾虑别人的渔翁得利,所以也许恒道集团能躲过这一劫。

    飞机穿云钻雾,不一会飞到了巡航高度,天的云真是美级了,大气层的天空湛蓝湛蓝的,朵朵白云慢慢逝去。真实地体会到了白云的千姿百态,大自然的奥妙无穷。

    这个时候,萧博翰想到了第一次和苏曼倩的相识,那也是在飞机,和苏曼倩的初次见面,并非像陌生人那般,疏离,距离,生涩,反而感觉好像认识了她很久,很久,仿佛自己和她辈子已经认识了,不必过多的接触,只一个眼神,便是心灵的交流与领会,一切尽在不言,不得不说是缘分,那时的相遇,是在续彼此前世未了的缘……。

    萧博翰回忆起初相识的那一刻又伤感起来,那些悲伤的故事好像要在自己和苏曼倩身再次演,他知道是自己的错,自己怪不的别人,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放荡不羁而引发,所以萧博翰只能用笑容来掩饰自己内心真正的痛苦。

    萧博翰还没有回忆完自己和苏曼倩初次的相识,飞机已经到了北江省的省会,夜空下的省会,俯瞰城的点点灯光,犹如闪烁的星星掉多在水里,亦真亦幻,省城之夜的灵韵在这里完全的展现出来了。

    但萧博翰等人已经没有时间和心情来欣赏这一切,他们匆匆忙忙了早等候在机场接他们的小车,一路赶回了柳林市。

    回到柳林市恒道总部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了,但恒道总部的很多办公室依然是灯火通明,全叔,雷刚,蒙铃都在等着萧博翰的回来,而鬼手虽然很虚弱,可是也坐在了萧博翰办公室的沙发,因为每一个人都明白永鼎公司的强大和苏老大的冷酷。

    萧博翰一一的向大家问过好,又走到了鬼手的面前,说:“你怎么也来了,身体挺的住吗。”

    鬼手说:“没问题,请萧总放心。”言语间充满了对萧博翰的感激。

    萧博翰从另一个沙发拿过一个靠垫,帮鬼手垫在腰后,才支起身子说:“现在请蒙铃把事情的经过给大家详细的讲讲吧。”

    蒙铃看看萧博翰,她自己还是有点担心的,因为这事情是自己第一次处理政务,也不知道当时的决定对不对,虽然萧博翰一点都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但蒙铃依然心里坎坷不安。

    萧博翰看出了蒙铃的心思,淡淡的笑了笑说:“实事求是的讲讲经过,没有人会怪你的,你不要有什么压力。”

    萧博翰说的也是真心话,他不是一个喜欢抱怨和埋怨别人的人,自己在走的时候把所有的事情托付给了蒙铃,那么不管她怎么处理,自己都必须给予支持,何况从今天电话自己也大概的了解了一点情况,说真的,算是自己,也不会容忍颜永那样嚣张,他想学关云长来单刀赴会,想在柳林市留下一个英雄的称号,这没有错,错的是你不该找恒道集团。

    蒙铃在萧博翰的鼓励下,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述了一遍,说到了苍狼等人和永鼎公司为了一项生意发生的冲突,后来颜永教训了几个恒道的弟兄,再后来他还要找苍狼,自己带人过去会了一会颜永。

    但这小子太托大,根本没有把自己和恒道看在眼里,为了恒道的荣誉,为了恒道的名声,自己教训了一下颜永。

    蒙铃在对事情叙述的过程几次偷偷的观察着萧博翰的神色,但萧博翰很平静,他一直也没有说话,在那静静的听,直到蒙铃讲完了,萧博翰才说:“嗯,事情的起因并不复杂,但颜永敢于直接挑战我们也说明了一点,那是我们恒道并不是想我们自己想象的那样强大,所以我们未来还需要继续努力。”

    全叔说:“按说这事算不了什么,但这个颜永也太过自信了,我感觉教训他一下也没什么错,算是给鬼手报个仇,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接下来永鼎公司会采取什么措施。”

    萧博翰很赞同全叔的看法,他点点头说:“是啊,是啊,教训了教训了,下一步我们要做什么才是关键,明天我会给苏老大娶个电话,先探探他的口气,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可以适当的做出一点补偿,但不管结果怎么样,从现在起,大家都提高警惕,随时准备应变。”

    全叔,鬼手等人都点头称是,萧博翰又把目光转向了雷刚,对他说:“雷刚,这件事情以你为主,加强戒备,通知我们所有的场子,提高警惕,多做几手计划,顾不过来的地方,让他们早点关门,钱少挣一点没有关系。”

    雷刚很郑重的说:“这我今天都已经安排了,从今天起,我队里的人一概取消休假,不管是车辆,还是人员,我都安排妥当了,但凡那里有点风吹草动,我的人很快能到达现场。”

    萧博翰点头:“嗯,好,谢谢你们能这样预先周到的考虑,最近大家都辛苦一点。”

    历可豪迟疑了一下说:“萧总,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给永鼎公司的很多场子都在供应酒水,这一方面也应该做点防范吧。”

    萧博翰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说:“我刚才在路也一直想这个问题,短期来看问题不大,苏老大总不能让自己的场子断酒水吧,除非他和潘飞瑞谈好了条件,所以这酒水问题也给了我们一个预报的时差,假如永鼎公司停了我们的酒水,那么是宣告战争的开始。”

    历可豪还是有点担忧,说:“万一他不停酒水,依然对我们发起攻击呢?”

    “也有这个可能,所以才要求大家提高警惕,对苏老大这个人,我们是不能按常理来推测他。”萧博翰若有所思的说。

    办公室每个人心情其实都是沉重的,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们面对的是谁,作为一个在柳林市享有多年盛名的永鼎公司,它自然会有自己的强悍和让人恐怖的地方。

    但每个人也都知道,恒道集团走到今天已经没有了什么退路,集团要发展,地盘要扩大,这少不得弱肉强食和巧取豪夺,像这次苍狼他们和永鼎公司的冲突,它有偶然性,但更多的也是必然性,恒道迟早是要和永鼎公司发生争夺的,这不过是个时间问题罢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