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停顿了一下,见苏老大并没有说话的意思,接着说:“我嫉恨萧博翰这一点不假,但今天我想以公正的态度来评价一下他,倘如有一天柳林市真的有人能够超越苏大哥你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只能是萧博翰。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苏老大又吧眼光投向窗外那漆黑的夜空了,史正杰说的这个问题已经不会让他怀疑,对萧博翰自己也是研究和观察了这很长的时间,所有的迹象都证明了一点,他的确是个做大哥的料,而且还是个让人畏惧的大哥,或许吧,自己在短期之内是可以降服住他,但以后呢?

    当自己老态龙钟之时,当苏曼倩掌控全局之时,显然的,苏曼倩绝不是萧博翰的对手,过去自己还残存了一点点幻想,幻想着苏曼倩真的会和萧博翰有个结果,但现在连这个幻想都已经不再存在了,自己不会苏曼倩扫清障碍,有一天她迟早会被萧博翰消灭掉。

    这样想着,苏老大感到了一种压力和迫切,他肩无形有了更大的重量,他看着苍茫的夜色,嘴里轻轻的说:“老史啊,你说的一点都不错,我也这样认为的,但以现在我的实力,有点力不从心了,刚刚和潘飞瑞的这场消耗战让我元气大伤,唉,只能在等等,再看看,没有合适的机会不敢妄动啊。”

    史正杰不以为然的说:“苏大哥,你这也太高看他了,算以你现在的实力,对付萧博翰应该还是问题不大吧?”

    苏老大温和的说:“对付他当然没有问题,但在对付他之后呢?”

    “对付他之后?”史正杰有点疑惑了,他想不明白苏老大这话是什么意思,对付萧博翰之后当然是抢他的地盘,夺他的生意了,这有什么之后。

    苏老大转过头来看着史正杰,嘿嘿一笑说:“之后还有潘飞瑞,还有史总你啊,那个时候我还有力气和你们一较长短吗?”

    史正杰心头一震,他看到了苏老大眼的冷峻,他也明白了苏老大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话的意思了,苏老大担心,担心在他和萧博翰死磕一场之后,自己和潘飞瑞会突然的发难,给他背后一刀,所以他有意的说明这点,给自己警示一下。

    史正杰心头有点慌乱的,他绝没有想到自己每天装出了一副老实样,但苏老大依然还把自己当成一个威胁来防范,这让他一下子有点泄气了。

    包间里两人都没有说话,苏老大那支雪茄也已经熄火了,他用桌的火柴再一次点燃,一面吸了一口,一面看着那火柴飘动的蓝色火焰,说:“这些年来,我最大的成功像这火柴没有点燃时一样,谁都知道我有实力,但只要我开始去冒险的展示自己的能量的时候,虽然那一刹那的美丽和这火苗一样炫丽,但烧过之后呢,可能会耗尽能量了。”

    史正杰皱起了眉头,他试探着问了一句:“这样说来苏大哥是不准备对萧博翰展开反击,任由他继续坐大,坐强,有一天骑在我们这些人头作威作福?”

    摇摇头,苏老大扔掉了将要燃烧殆尽的火柴,说:“不,只要解决了我刚说的那个问题,我自然会对他发起攻击,但怎么才能不会出现之后的那些问题呢?”

    说着话,苏老大眯起了严,静静的看着史正杰,看的史正杰一身不自在,他越来越迷糊了,今天苏老大邀请自己来喝茶,分明是想喝自己谈谈萧博翰的问题,但坐了怎么长的时间,苏老大说出的所有话又都如此的云山雾罩,他到底想要表达一种什么意图?

    包间里又一次的沉默了起来,苏老大淡淡的抽着烟,史正杰慢慢的喝着茶,两人是谁都不说话,一起沉思默想起来,当然,苏老大似乎早想好了很多问题,倒是史正杰一直在费力的猜测着今天晚苏老大每一句话的意思,他从两人一进来苏老大第一句话说的什么,他一句一句的回忆,慢慢的分辨着那句话是实话,那句话是虚话。

    突然之间,电闪雷鸣般的,史正杰领会了苏老大的意图了,他有意的说出他的担心,他有意的吧自己也放在他的担心之例,其实是要自己对他表白一下,说自己绝不会在他和萧博翰两败俱伤后伙同潘飞瑞从他背后下手。

    但这实质也只是一个表面的意图,因为苏老大不会幼稚刀听自己几句宽心话对自己放弃防范和顾虑,那么更深一层的意思逐渐的浮现出来了,他需要自己用实际的行动来化解他对自己的担忧,而实际行动是在苏老大对萧博翰发起攻击之时,自己应该毫不犹豫的站在苏老大的阵营,和他一起对萧博翰宣战。

    史正杰全部理解了,不过单单是理解毫无用处的,自己需要做出选择和决定,是站出来何时落地并肩战斗,还是装蒙吃相,搪塞过去,等待下一步的坐山观虎斗。

    这又是一个难题,自己今天不表态的话,苏老大会不会对自己的疑惑更深,他会不会也养精蓄锐,放过萧博翰呢,这可能性并非不在,毕竟苏老大刚刚和潘飞瑞斗过几场,他需要休生养息一段时间,除非自己能够鼎力相助,这样苏老大没有了后顾之忧,或者很快会对萧博翰展开攻击。

    苏老大静静的看着史正杰,他看着他脸阴晴不定的变化,想着史正杰会怎么想,他应该想到了哪一步,他会不会明白自己的意图。

    当苏老大感觉刀史正杰已经想到了结果的时候,苏老大才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胜者王侯败者寇,谁都不是甘愿一直寄人篱下的人,打垮了萧博翰,我还是我,你却不是你了。”

    史正杰终于笑了笑说:“好一句‘我不是我’。为这句话,我好像也是应该和苏大哥联手的。”

    “当然了,至少在恒道集团跨掉之后,你可以收回很多本来是你的地盘,当然这是最小的收获了,我相信真实的收获应该这大得多。”苏老大抛出了自己的诱饵,他很能理解一个像史正杰这样曾今辉煌过的大哥的心情。

    史正杰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拿出了一根雪茄,拿起了刚才苏老大用过的那盒火柴,从里面取出了两支火柴,并在一起搽着,那火焰腾的一下放出炫丽的光芒,耀眼的亮光一下吸引住了苏老大和史正杰两人的目光,史正杰稳稳的点燃了雪茄,看着苏老大笑了起来。

    第二天萧博翰他们继续着他们的旅游,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走进眼帘的是一幅水的美好景致,放眼望去,宽阔的水面宛如一面镜子,明晃晃地闪,妩媚的阳光在面洒下点点金光,随风轻轻荡漾,摇曳着一束束童话般神的光,蓝天的白云在水里变换着多姿多彩的身影,远近山峦的轮廓倒映在水,好像龙一样蜿蜒穿行。船儿在水悠悠而行,欢乐的笑声在水面飘荡。

    唐可可坐在船边,欣赏着岸边的美景,那是一幅多么令人惊艳的流动画廊啊!人在画游,唐可可想,这话形容得再贴切也不过了。绿油油的水,美得像春姑娘的素雅霓裳,唐可可禁不住伸手去摸一摸,一股清凉立刻从指尖传遍全身。把水儿抹在脸,唐可可感到一种冰的晶莹和雾的朦胧。

    绕过一个弯,萧博翰他们的船来到了岛边小码头,大伙儿下船拾级而。一座大理石门耸立在面前,横额刻着‘日月岛’三个银色大字,隶书,很醒目。

    大家在台阶,着这个门照了集体相,然后沿着蜿蜒的阶道,有说有笑地到岛的顶端。面有一个同名的亭子,六角,木质结构,琉璃瓦,挑檐,古香古色,名为赏月亭。

    历可豪今天情绪也不错,他主动和唐可可搭讪起来:“我说可可妹子,要是在这里做岛主,生活不知道有多惬意啊!”

    “那要看你和谁在一起了。”唐可可说:“如……你看那个~~”

    历可豪顺着唐可可的手指看过去,原来是一个正在扫地的阿姨。

    “呸!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历可豪说:“我可是岛主哦,可以强抢民女的!”历可豪说着,做了个熊抱的动作,向唐可可抱过来。

    “算了吧,算了!”唐可可快快躲开:“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都姜太公了!”

    “!”历可豪很高兴地说:“姜太公加岛主的身份可不一般了,管保多多美人鱼钩哟!”

    “好呀!”唐可可说:“大伙儿走吧,让可豪一个人留守日月岛了,做多多梦,钓多多美人鱼!”

    唐可可说完,做了个鬼脸,双手在身后摆着,像美人鱼尾巴的样子,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萧博翰也是笑着,可是这个时候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萧博翰看看号码,是自己办公室的,那估计已经是蒙铃来的,萧博翰接通了电话:“喂,蒙铃,我啊,有事情吗?”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