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黄副县长也不俗,慢理斯条的,看着两边的人微微得意的说开了,“我可能讲得没两位好,但我勉为其难吧一男子回到家中,儿子和老婆都没睡。

    儿子:“老爸过来”

    男子刚要过去,老婆道:“老公过来”

    男子对儿子说:“你妈也在喊我,她是我老婆,你是我儿子,我到底该去谁那边”

    儿子沉思片刻,一脸严肃,道:“你应该清楚自己姓什么”

    哈哈哈,所有的人都一起笑了,笑过之后,大家继续的喝起了酒。

    今天大家都很高兴,酒喝的也还好,没有谁醉倒,冯副县长就建议几个人一起去喝歌,而且还要拉上方菲一块去。

    季子强站起来道:“真不好意思,我要失陪一下,最近不太舒服,你们玩,我先回去了。”大家劝他不住,也只好放他走了。

    季子强离开是有原因的,就在刚才大家讲笑话的时候,季子强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白龙乡李乡长打来的,他说他们乡上现在手上的钱已经用完了,本来不好意思给书记打电话催的,但实在是不敢耽误,一停工就麻烦了,再想招来民工,又要耽误时间了。

    季子强在酒桌上不好怎么说,只能是不断的:嗯,哈,好,最后说了句:“我知道了,明后两天一定解决。”

    放下电话,他也不好当大家面问方菲,所以就急着赶回去,想落实一下。

    回到了办公室,季子强感到头重脚轻,胃里也翻腾得难受,今天虽然没醉,但也他喝的不少,这几天连续接待,陪看陪吃,确实也有点劳累,不然喝这点酒也不会如此浑身难受。

    季子强想了一会,看看时间,还不算太晚,就决定干脆给财政局肖局长打个电话问下,季子强拨通了肖局长的电话:“喂,肖局,呵呵,我是季子强啊,你也好,你也好,我想问个事情,你现在方便吗”

    那面肖局长估计也没休息,很客气的回答:“哪有什么不方便的,书记的电话就是最高工作指示,呵呵,你问什么事情啊”

    季子强就客气了两句才说:“前一阵子,我给冷县长说了要给白龙乡大棚种植蔬菜安排点资金,不知道你那里资金准备好了吗乡上只怕已经顶不住了,我想问问,能不能快点。”

    季子强考虑到自己已经不在政府上班了,有的事情自己感觉好像手长了一点,心里就有些不大自然。

    本来也是没什么关系的,书记是有权利管这一切,只是冷县长和自己关系过去一直不太顺,现在虽然表面不错,但季子强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发现冷县长对自己并不真诚,季子强不想为小事加深两人的隔阂,尽可能的减少矛盾,政府的事情也就很谨慎。

    那面肖局长就有那么短暂的一阵沉默,然后很奇怪的回答:“你是说白龙乡大棚种植蔬菜款项可是在我的记忆里,应该是冷县长没有交代过啊”

    季子强就也很奇怪了:“不会吧冷县长说前几天才又给你安排过。”

    财政局肖局长就犹豫了,他就很小心的说:“这样啊,那是不是我记错了,你在从侧面问问冷县长吧”

    季子强听肖局长的话很矛盾,也很犹豫不决,就知道有问题了,一个近十万元的款项,县长给他交代了两次,他怎么可能记错,就算是真的记错了,现在自己提醒了,他也应该可以记起来,但他还是坚持让自己去问问冷县长,这里面就很有蹊跷了。

    季子强心里明白了一点,但不露声色的“呵呵”笑着说:“一定是冷县长忘了告诉你,好的,我在去找冷县长催下,你那面资金应该没问题吧”

    就听肖局长相当谨慎的回答:“资金啊,书记,你怎么不早点给我说这事情,我这基本没钱了,前几天还剩一些,冷县长全部调出去,说是给政府部局发年底福利了。”

    季子强大吃一惊,才发现事态严重性了,这冷县长的一手真够狠毒。

    季子强也就不说什么了,放下了电话,季子强的脸色就逐渐变得阴沉,他目光锐利的眼睛眯成一条细缝,冷峻的看着桌上的电话,他知道,自己已经被冷县长涮了。

    冷县长的目的是再明确不过,那就是要通过这件事情来打击自己,让自己在基层,或者是在全县给人留下一个说话不算数的形象。更为可恶的是,冷县长是拿一个正在等着急用钱的工程在打压自己,就算自己可以忍受,可以不去计较名誉的得失,但工程是不能拖,找来的民工要吃饭,要发钱,乡上哪里能多等,又哪里能够承受的起。

    季子强的眼中有了怒气,他的胸中也有了愤慨,他几乎就想马上给冷县长打个电话,和他好好的理论一下。但很快,季子强就感觉自己有点过于冲动了,自己已经是一县的最高统帅,自己已经不是过去的季子强了,自己现在是一县的支柱,顾全大局是自己的职责,不管做什么应该考虑的长远一点,洋河县的发展才是第一位,他点上一支烟,慢慢的吸了一口,他要好好的在想一想。

    许久,他长吐一口长气,吹散眼前的烟雾,他要很平静的好好想想,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自己现在还不能把这笔钱要回来,这或许又是冷县长的一个连环计,自己一但要了回来,全县已经听到要发福利的干部会怎么看待自己,只怕都会在背后把自己骂成一团,看来只好忍下这口气了。

    季子强压制住了自己不很理智的冲动。以自己现在的地位和形势,是不应该和冷县长闹的过僵,自己刚上来,屁股都还没坐稳当,这就又开战了,给别人一个什么印象啊,好像自己就是个动乱分子一样。

    自己还是要在看看,在忍忍,在等等,为官之道,多看大局,还是要小心才能使得万年船啊。自己要尽量避免跟冷县长发生正面冲突,但同时也不能让冷县长把自己的迁就和忍让看成是害怕和懦弱的表现。

    他就再一次的拿起了电话,拨通了那个修宾馆的王老板的电话:“呵呵,王老板,你好啊,忙,忙啊,今天想请你给帮个忙。”

    那么王老板就问:“什么事情啊,书记你尽管说吧只要能帮上的,我二话不说。”

    季子强说:“那我先谢谢王老板了,是这样的,我这里一个乡上急需8万元钱,我想问下王老板方便吗,这个钱过两个月,一开春就还给你。”

    王老板自然是不能拒绝了,对季子强的信用他还是很放心的,再说了,书记亲自开口了,那还能不借,他就说:“没问题的,反正我楼也不是三两个月就修得好,只要你那方便了及时给我还回来就可以了。”

    季子强很感谢的说:“这你放心,说开春换就没问题。明天我让财政局过去办理借款怎么样”

    王老板说:“行啊,那没问题的,来就是了,我账上有钱。”

    两人又说了几句客气话,季子强这才挂上电话。

    到了第二天一早,季子强睁开眼先给华悦莲去了个电话,把她从睡梦中叫了起来:“懒虫,起床了,要不迟到不要怪人。”

    华悦莲在朦朦胧胧中答应了一句,好像还没有睡醒,季子强又大声的叫了几下,那面华悦莲声音才说的清楚了一点:“好了好了,我知道啊,烦不烦啊,起床了。”

    季子强很温馨的笑笑,收起了电话,每天早上自己叫她起床,她都要说自己两句,好像很不情愿一样,但假如哪天自己不给她打电话,她又要抱怨好久,没办法啊,这就是女人。

    季子强也在床上伸个懒腰,他先把房间的空调打开,预热一下,这才起床洗洗刷刷,准备迎接新的一天到来。

    一会秘书小张也过来了,泡上水,吃过早餐,季子强就给财政局的肖局长去了个电话:“肖局长,我季子强,你今天到老板那里去一趟,对,是王培贵,我已经和他说好了,你从他那里县借8万元钱,给白龙乡拨过起。”

    肖局长一面答应,一面问:“好的没问题,不过季书记,这钱将来从哪一块还。”

    季子强就说:“钱到时候在说,下午不是要开个政府工作会吗,到时候在说这个问题。”

    肖局长就赶快去办理了。

    季子强又给方菲去了个电话,说自己已经把钱解决了,让她通知白龙乡,赶快过来把款转回去。

    方菲就问起了资金的事情,季子强嘿嘿的笑笑说:“财政已经没钱了,这是我帮你借的。”

    方菲愣了一下,就说:“季书记,有点问题呦,这两天下面部门都说要发福利了,是不是把钱用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