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松开了脚,离开了。

    这场面太怪异了,一点也不像平常见到的打架斗殴场面,这样的场面,本来应该是,呼喝连连,先吵架,然后互相推搡,然后开打,打不过的一方打电话叫人来继续开战的呀?应该非常精彩绝伦的呀?

    怪异的场面有点不符合围观的传统。

    刚才给颜永说地方的那个年轻人看着颜永走远,掏出了电话:“狼哥,颜永刚收拾了我们两个兄弟,现在去ktv找你了,我们马赶过去,你再多叫一些弟兄,好好招待一下他。”

    颜永已经回到了出租车,“大哥,你是去紫苑ktv吗?刚才的事我可是全部看清楚了!我很佩服你!你是警察吧?”出租车司机闲聊一般的边驾车边跟颜永说道。

    颜永淡淡的笑了笑,从车内后视镜望了眼司机,想了想道:“嗯,我要执行任务!”

    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三五,抽了支递给司机,而后自己取了支点火,深深吸了一口才接着道:“不过也不用佩服我们,这几个人是地痞流氓,呵呵呵。”

    “是这样啊……这些人确实可恶!”司机听了颜永解释后,说话的语气都蕴含着一丝愤怒,恨不得刚才教训那些家伙的人变成自己。

    “这样啊,你如果真有急事,我开快点好了!我看你总是看表,你朋友等你到几点?”这司机完全被颜永折服了,主动问他。

    “9点啊!那你开”颜永没有把后续的“请你开快点!”说出来,因为他已经从后视镜内,看清楚了司机大哥那副呲牙咧嘴,准备加大油门,猛跑一场的样子,这话似乎不需要说出来了。

    这司机大哥,倒是个古道热肠的人物。

    “那你等着!我看看时间!”司机转过视线,看了眼收费表,跟着才叫道:“擦!只有五分钟了!麻痹的,考验老子的时候到了!坐稳了!!!”

    “呼——”当颜永听到引擎发出的巨大轰鸣声音的同时,整个人猛地朝好后背椅倒去。

    这油门踩得也太猛了。

    跟着,他便感觉到自身重心开始变得极其不稳当起来,紧拉安全扶手的颜永见到这一幕,嘴角会心的一笑。

    “轰——轰——”引擎在怒吼。

    4分半钟后,“嘎吱”一声,随着猛烈刹车的尖叫音传出,颜永下车了!路的一旁便是紫苑ktv的院门,颜永抬腕看了看时间,刚好9点整,一秒不多。

    紫苑ktv算是柳林市城夜场较知名的,它在史正杰的地盘,外部装修的大气又不失婉约,让来玩人的一看,彷佛能看到里面诸多年轻漂亮的公主一般。才一进大厅,一名笑嘻嘻的男招待便走前来笑着问颜永道:“帅哥,请问你是颜先生吗?”

    颜永点头,好的看了这男招待一眼,脑海里却没丝毫这男招待的印象,很怪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姓颜。

    “颜先生别怪,是恒道集团的蒙铃让我在这里等你的。”男招待顿了顿,跟着才又接着道:“颜先生,等你的那个女的带着10来号人开了个大包!似乎都带着家伙!”

    颜永眉头一皱,看来对方的消息来的真快,连蒙铃都赶过来了,而且还带了10个人等着自己?真操蛋了!颜永本放松的手,紧紧握了起来。

    对蒙铃这个女人,颜永也是多少了解一点,两人在苏老大和萧博翰见面的时候也打过照面的,他每次都可以从蒙铃身感受倒一股和自己相似的冷冷的杀气。

    他只是有点怪,为什么会是蒙铃,而不是雷刚,或者鬼手,当然后来一想,鬼手可能是最近动不了,刚出院没多久,那么雷刚呢?

    “恩!谢了!”颜永不再去想了,他朝这个年轻人感激的笑了笑,跟着便道:“他们在那个房间?”

    “颜先生确定要去?”男招待脸挂的笑意淡了些,很怪眼前这个家伙到底凭什么敢这么决定。

    那可是10来号混子,且还都带着家伙。

    颜永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行,请颜先生跟我来,他们在北京包房里!正跳舞呢,那声音吵的很,呵呵!”男招待头前带路,朝一条五光十色,梦幻异常的甬道走进去,颜永跟在他身后,双手反背身后,用略微颤抖的右手轻轻握住了军用匕首的刀把儿。

    对方10多号人,若是设了什么圈套给他,有个防备,到时候也好应变,颜永能到这里来,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了,现在的他不可能逃避和退缩,一种江湖人特有的荣誉感,让他必须走进去。

    耳边传来迪高的亢奋舞曲音乐,甬道内幻彩迷光的。随着脚步渐渐接近北京包房,空气彷佛被点燃了一般,弥漫一股燥热。气氛渐渐凝重,长长地甬道内,空气彷佛实质化了一般。颜永的杀气逐渐暴涨,这杀气犹如冬天飞雪般冻彻人心扉,冰寒刺骨。连前边带路的男招待都彷佛感应到了,回过头来深深的略带惊恐的看了颜永一眼。

    “颜先生!拐过这边到了!前边第三间是,门头有北京字样!”说完男招待朝颜永恭敬的点头,快速离开甬道,逃也似的走了。

    颜永走到了包间的门口,定定站着考虑了数秒,听到里面传来“老公,老公,我爱你!像老鼠爱大米!”那柔媚到骨子里的歌声,这声音从北京包房内传出来,通过放大无数倍的扩音器的扩音后,那歌声犹如半夜鬼敲门般惊悚骇人。

    只一瞬间,颜永虎一般的眼眸便寒光凛凛。爆裂的杀意犹如那欲要破壳而出的鳄鱼,他也懒得伸手去开门,直接大力一脚,踹开了包房的房门。

    “嘭——”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房间内正欢乐的所有人都瞬间石化了,他们居然都没半分危机即将降临的意识。也是,本来嘛!十来个人弄一个,那还怎么会有危机?到时候,等颜永来了,十多个家伙呼啦一下把颜永围在当,他们甚至都想好了要怎么弄颜永。

    有人提出来,先让颜永跪下来,挨个给他们添脚趾头,然后再打断他一条腿。还有人提出来让所有兄弟轮流弹他鸡头。

    还有……各种猥琐,各种卑鄙,各种下流,反正只要你能想得到的,这些家伙都能想得你更残忍卑鄙百倍。

    若颜永是一个胆小懦弱的性格,那么,他真的惨了!他能活,可是,或许他后半生都要在悔恨以及悲戚度过了。

    房间内,蒙铃长长地腿套了一条齐臀的黑色短裙,正站在包房大厅央,一手拿个话筒,一手端杯洋酒,身体歪曲着扭着屁股边唱边扭,其他各色不良人等,全都或仰或靠的在沙发摆出各种造型,扩音器内的音乐在低声的祈祷着,彷佛连他也预见了将要有一件大事发生一般。十多双眼睛不约而同的望向颜永,其九成九是惊愕,只有蒙铃很平静。

    “你真敢来!”蒙铃撇撇道。

    颜永见了她平静了样子,心绪,莫名的,忽然间冷静了下来,很突兀,暴怒的杀意瞬间被理智压住,他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女人,他眼神冷冽,虎目扫了她一眼,角翘着冷笑道:“我敢来?我为什么不敢来?”

    冰寒刺骨的杀意在颜永眼弥漫,蒙铃也在冷冷的看着他,同样的,蒙铃也知道着不是一个很好对付的人,本来在接到苍狼的电话后,雷刚是要来的,但蒙铃担心雷刚的脾气,所以坚决的制止了他,决定自己来处理这件事情。

    但倒现在为止,蒙铃还是没有确定该怎么来对付颜永,以牙还牙,让他受到惩罚?这一点并不难做到,只要他来。

    但会不会因此而引起恒道集团和永鼎公司的更大的冲突呢?在萧博翰临走的时候对蒙铃做了很多的叮嘱,之所以让蒙铃代理鬼手的权力,是因为萧博翰觉得蒙铃能够很冷静的处理一些事务,他们两人相处了一年多了,对蒙铃的性格,萧博翰很有把握的。看着蒙铃冷冷的目光,颜永轻蔑一笑:“我是来找一个叫苍狼的人,蒙小姐不会阻拦我吧?”

    “会,当然会,这一点难道你没有想过?”蒙铃冰冷的声音,犹如死神的催命符一般不带丝毫的情感,瞬间让室内的温度下降到冰点。

    颜永皱了一下眉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应对这样的状况,自己现在动手?但显然的,算自己很自信,只怕还是一定讨不到好,毕竟蒙铃也不是吃素的人,颜永一阵沉默。

    瞬间之后,颜永冷笑一声,虎目一立,瞬间放射出的凛然杀意让人如坠冰窟:“怎么?蒙小姐认为我会怕你们人多?”

    蒙铃微微一洒,说:“你当然不怕了,但你也应该相信,我也并不怕你,这一点无需我多说。”

    颜永知道她说的是真话,但此时此刻自己已经是骑虎难下了,总不能这样退去,但要立即动手,自己实在没有了把握,刚才在外面的时候还信心满满的自己,在蒙铃不动声色,静如止水般的眼神下,开始动摇了。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