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妈的个b的,狗日的杂种龟儿子些又来了,那些小杂皮又他妈来刮地皮了!”不知谁在黑暗嘀咕了一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打工仔们霍的从床铺立起头来,于是装睡的又继续装睡,醒着的却闭了眼睛,睡着的真的睡着了。

    “嘭。”是一大脚,黑暗不知道谁被踢飞了床铺,一只手直伸向睡在床的人,一把拧住胸口的衣物,狠狠拉过来,“啪,啪。”两记响亮的耳光伴随着一句暴喝:“快把钱拿出来,谁不拿,他妈捅谁!”

    挨打的人默不作声,哆哆嗦嗦的好象把手伸向床里,摸索着衣物。

    叼着烟赤着膊染了一缕黄毛的混子想着情节按照意料之的发展出人意料的顺利,眼睛得意的一翻,但瞬时又凶光四射的瞄向大屋里的其它人,嘴角一呶,示意其他人也过去搜。昏浊的灯影下,被打的人好象递过来一样东西,黄毛混子笑容浮脸来,随意伸手一拖,“拿来。”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他突然感觉手里的钱好象有些冷,冰冷,冰冷而锋利。那不是钱,是刀。

    黄毛惊悚的刚张大了嘴巴,这把刀在他手一翻顺势挑飞他的拇指,直直向他肚子捅过去,黄毛忙躲避了一下,那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吐出来,刀已经插在他的肋骨,直透入骨。

    钻心的痛觉在这时候才侵入黄毛的神经,“啊!”黄毛歇斯底里的大叫了一声,那把刀瞬时在他脸颊削了一刀,嘴砍了一刀,三秒钟之后,黄毛的一小块脸皮离开了他的脸颊,嘴唇被下砍作四段变成免子嘴,黄毛被吓破了胆,瘫倒在地。

    血不停的从黄毛的腹部、脸、嘴涌出来,放倒黄毛的人正是恒道集团的苍狼,他现在已经一脚踩在黄毛的脸,并用力的跺着““**!”

    黄毛带来的小弟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吓得站在那里全身哆嗦,一个人连声的喊:“我们是永鼎公司颜永的手下,你你是那里的。”

    苍狼一把提起黄毛,“噼噼啪啪”又是一顿暴打,然后用手戳着黄毛手下,刚才说话的这个小弟的额头说:“你记着,我叫苍狼,这个地方现在已经是恒道接管了,你们他妈的以后在敢来收钱,不要怪老子不客气!”

    苍狼带来的那些早埋伏在民工的兄弟刚才还沉默装睡,现在一涌而都站了起来,几个漂亮的飞腿将这毫无防备的永鼎公司的弟兄打得东倒西歪,将痛打落水狗的精神发挥到极致,打得黄毛带来的小弟跪地求饶。

    几个民工也站了出来,用夹老鼠的夹子拼命的夹着这些小混混的脚趾,并用膝盖狠狠的磕着他们的头。一场本来想当然的收费变成了一场以暴治暴的血腥斗殴,但其实也算不斗殴,因为永鼎公司的着几个人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过去这里是无主之地,他们也来收过好几次钱了,没想到这次遇见了恒道集团的人。

    苍狼看着这些人狼狈逃窜之后,才转生对这些民工说:“好了,以后有什么事情来告诉我,你们没人每月的钱月初按时交,其他事情是我们的了。”

    这些民工很是感激的道着谢,虽然也是交钱,但毕竟以后自己可以安安稳稳的睡觉了。

    颜永本来已经准备休息了,刚吃了几个月的牢饭回来,身体还是有点虚弱,最近几天他都睡的较早,苏老大也特意的叮嘱他多休息,不用到别墅值班了,但在接到刚才那个黄毛的哭诉后,颜永还是发怒了,他没有了睡意,这恒道集团欺人太甚,抢地盘抢的没边界了,手也太长了一点,看来自己是要动动。

    颜永迅速来到自己卧室内。他嘴角微微的往翘着,蕴含着一丝冷笑,只见他来到卧室床边,蹲下身探手到床底下,拉出了一个长方形黑色的鞋盒。他将鞋盒的盒盖打开。这一切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只见鞋盒内,斜斜的,赫然摆放着一把30公分左右长短的军用匕首,匕首的刃口闪烁着淡蓝色光芒,显然是一把锋利无,坚硬非常的凶器。这还不算,在这把军用匕首旁边还居然放着一把手枪。

    这可不是玩具枪,而是黑黝黝冰冷冷的一把**,几颗金色的子弹犹如乖巧的孩子一样安静的躺在**身边,这把枪是去年以为兄弟送给他的,据说是从福建买来,化了3000多元,但颜永从来没有动过这抢。

    低下头,颜永只是看了一眼手枪,把目光投放到了那把匕首,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随便用枪的。

    颜永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晚7点50了,他感觉时间还来得及,快一点的话,恒道集团的人应该还没有离开那个地方,他没有犹豫,迅速卷起一条床单,‘刺啦’一声,很是漂亮的床单被撕下一条。他用床单把军用匕首的刃口部分整齐包裹了一层,然后反手拿着刀把,用余下来的布条将匕首系在左手小臂,贴肉系好。

    这是他特殊的藏刀方法,方便使用,外人还看不出来。

    随后,他从衣架取下一件长外套穿身,跟着便离开了卧室。当初装修客厅时候,被颜永打造出一个酒柜。颜永目光停留在那**珍藏多年的伏特加,他眼神显露出犹豫。但也仅只稍微犹豫了片刻,随后一狠心伸手将伏特加从酒柜取了下来。

    扭开**盖,颜永‘咕咚咕咚’给自己灌下数口伏特加。

    酒入喉,烈似火,如他的愤怒一般在胸间熊熊燃烧,随后,颜永单手拎着伏特加,开了房门如猛虎下山般朝楼下走去,他要好好的教训一下恒道集团的人,给萧博翰警示一下,老子迟早是要和你算账的,这几个月的牢饭拜你所赐,但自己绝不能白吃。

    颜永没有开自己的车,他出去挡了个的士,往黄毛说的那条公路开去了,在接近那个地方的时候,颜永看到了几个年轻人,几个一看是道混的青年。

    颜永下了车,给司机了一张百元大钞对他说:“在这等我。”

    他来到一棵行道树下站定,等着几个人走到了跟前,颜永从树荫下走了出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低沉的说:“几位弟兄,问个人。”

    这几个人在昏暗的路灯下都看了看他,并不打算理睬,但其的一个却惊呼了一声:“颜永!”

    那几个年轻人都是一愣,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跑。”

    他们准备撩脚丫子逃窜,可以说他们的反应还是挺快的,根本不用仔细的思考为什么颜永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颜永一看这架势,无疑,这是自己要找的恒道集团的人了,没什么好犹豫的,时间不等人,杨勇的心在低吼,只见他快速闪身,几个箭步便冲到他们的身旁。

    抬手,锁腕,出腿,两个动作合成的一个擒拿套路,行云流水般做出。

    “噼啪——”骨节错位的声响传出。

    “啊——”第一个人被颜永爆裂的一脚踹倒在地,而且从那家伙明显翻转的臂膀来看,他一条臂膀硬生生被颜永扭脱臼了,那家伙一手抚住另一只手的肩膀,疼的躺在地直打滚,大声痛叫起来。颜永看都没看那家伙一眼,毫不犹豫的身形一闪,快速冲到另一个家伙身旁。

    时间啊!从来没有此刻这么宝贵过,他必须抓紧每一分每一秒。

    “嘎碴!”颜永出腿,抬手,锁腕,他的动作与方才几乎同样,可却快到如同闪电划过长空似的让那家伙避无可避,这倒霉蛋也被颜永迅速摆平了。

    从颜永突然爆发,到两个倒霉蛋倒地,仅仅只过了数秒时间,周围的几个恒道的兄弟都有点呆住了,他们一脸的惊愕,望着颜永,本来是准备跑的,但现在都吓傻了,没想到颜永果然是传言的那样厉害。

    他们见同伴受伤倒地,知道现在跑是不行了,连忙将藏在身的刀都抽出来,硬着头皮朝颜永逼过来。

    “我们恒道集团的,颜大哥不给留点面子吗?”其的一个人虚张声势的说。

    “老子是找的你们,谁叫苍狼,站出来。颜永走近三个家伙,冷冷的问。

    这三个弟兄也是知道自己不是颜永的对手,都只是扎个姿势,并不敢靠近颜永。

    颜永稍微等了几秒,有点不耐烦的说:“装怂了,不敢出来了。”

    三个兄弟的一个嗫嚅的说:“狼哥坐车早都走了,这里没有。”

    颜永半信半疑的看了他们一眼,转身,一脚踩在倒地的一个弟兄的胳膊说:“那最好告诉我他到什么地方去了,不然你们这兄弟真的要把一条胳膊报废了。”

    这三个兄弟相互看看,又看看倒在地那个兄弟哀求的神情,其一个说:“他倒紫苑ktv去唱歌了。”

    颜永点下头说:“这对了吗,何必多吃苦头。”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