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后来他迷迷糊糊,好像自己回到了柳林市,在那里他见到了苏曼倩,不过苏曼倩对他冷冷淡淡的,他一直跟在她的后面说着什么话,苏曼倩一句话都没有回答,连头都没有向后转来看看他,再后来好像起雾了,苏曼倩走进了雾,空留下萧博翰一个人在雾伫立良久。

    “嗨嗨,起来了,起来了,大哥,你也太猛了,你看看你兄弟都快爆炸了。”

    喊声把萧博翰惊醒了,窗外射进的阳光让他看到了唐可可笑嘻嘻的那张脸,她的脸离自己很近,但很模糊,萧博翰不得不揉揉眼睛,才能看清唐可可那灿烂的笑容。

    现在的唐可可,由于昨天补充了睡眠,显得精神饱满,白色的肌肤也显出了光泽,不敢说如凝脂白玉,至少有青春的粉嫩,

    更让萧博翰惊讶的还不在这里,而在唐可可的手,她正像开车摇动变速杆一样的抓住自己的的要害在摇晃。

    萧博翰感到了一阵的尿急,忙坐起来说:“不要动,不要动。”

    唐可可更加使劲的摇了几下,才嘻嘻嘻的笑着松了手。

    萧博翰见今天唐可可换下了着两天的工作装,一身时髦,惊呼道:“噢,简直换了一个装容嘛!”

    看见他眼睛里面的流光溢彩,唐可可得意地笑了笑,说:“是吧?我说嘛,换了美女的衣服,成了美女了,你不会没认出是我吧?”

    萧博翰连连说:“是啊,没认出来。”

    “我变成了美女你不敢认了吧?”唐可可大笑,看着他的表情,心情开始有点荡漾了。

    萧博翰说:“你太耀眼了,看着你我有了想法了。”

    “嘿嘿,什么想法?你说,你说。”唐可可举起了双手,做出一副攻击的样子。

    萧博翰赶忙讨饶:“是一种美好和崇高的想法,绝无其他。”

    唐可可嘻嘻嘻的笑了起来,说:“快起床吧,我们今天可是要出去好好的玩玩了。”

    萧博翰打着哈先说:“今天不考察了?”

    “你还想考察啊?都看了好多家了,基本情况是这样,再看也是大同小异了。”

    “嗯,也是,不过你们还是要多商量一下,准备的充分一点,算了,不和你说了,我要放水。”萧博翰说着跳下了床,一头钻进了卫生间。

    唐可可听到那里面传来了很激动人心的“唰唰”声,暗自笑笑,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样强的水压,要是自己不来叫他起床,那玩意会不会憋爆,这样说来自己现在是在救他啊,唐可可想想觉得好笑。

    萧博翰洗漱,收拾一番,几个人下来吃了早点,一起出去了,唐可可带领大家去了雨花台,他们登木未亭跟一个工作人员说起南京的时候,萧博翰才发现原来这个城市的包容力真得很大啊,因为这个城市处在秦岭淮河的间,也是说,是国的南北分界线,在江南,这里是北方,在北京,这里是南方。

    在萧博翰的眼里呢?这里是一个美丽得如同江南的地方,又是一个有着古老化的、懒散的、悠悠的城市。、

    那个工作人员说出了萧博翰心里的猜测,南京人是包容的,南北的大熔炉在这里是和谐的,好像美国的杂交化,有着充分的空间施展自我,同时有着古老的积淀给你想象,自由和化,你都可以得到,是,在这里,胭脂的气味到处都可以感觉到,空气里面都有着甜味,有着江南女子的婉约和北方女子的泼辣,让你不可抗拒,不排外,让你安心,不拥挤,给你空间,不局促,让你安逸,一颦一笑间,心里的痒痒越来越重。

    后来他们又转了好几个地方,他们没有打车,萧博翰想要感受一下这个城市的魅力,在公共汽车面,萧博翰很庆幸自己没有坐地铁到任何一个旅游点,因为,地铁在地下,掩盖了城市的气息,彻底泯灭了城市的颜色,他很心动于这里的每一花一草,这里充满了江南的水气,也有北方的粗线条,当然了,繁花一派的喧闹和蒸腾,也是随时可以拥抱的风景。

    看的时间一长,所有的人都肚子饿了,于是大家找到了规模并不很大的饭店,当时一进去,萧博翰“真惊了”!各种小吃、主食、海鲜、烤肉、粥、菜,反正不管陆地的海里的,江南的江北的,只要是国有的,从四川的麻辣烫,到北方的饺子、米汤,基本都囊括了,而且整个食堂的宽敞让人感觉眼前一亮,卖小吃的小隔间都是红色的木头作为建筑骨架,有的面还挂着灯笼,给人一种在逛夜市的感觉,好像一瞬间回到了古代,回到了南朝四百八十寺的时候,江南江北都繁华一片,其乐融融,这样的幻想,旁边确实应该牵着萧博翰,他像一个古代风雅的书生,一边赏灯,一边品尝。

    历可豪说:“大哥,你今天的胃口真好!”

    萧博翰说:“饿啊!你看看可可,一个女孩,我还能吃,也不怕长肉。”

    唐可可满嘴包着东西,口齿不清的说:“长肉怎么了,现在男人都喜欢丰满的。”

    历可豪呵呵的笑了说:“那估计都是瘦男人才喜欢,这叫互补,知道吗?我们这里可是没有太瘦的男人。”

    唐可可咽下了东西,抽了萧博翰一眼说:“那些未必,是不是,萧总?”

    萧博翰心里有点紧张了,这丫头可是什么话都说的出口的,虽然这里都不是外人,历可豪也隐隐的了解一些自己和唐可可的风~流韵~事,但毕竟还是难为情。

    萧博翰哼了一声,说:“奥,奥,快吃,快吃,这个虾肉包子很不错的,来来,每人尝一个。”他给所有的人都夹一个,才算是堵住了唐可可那张要命的嘴。

    吃完了饭,大家的精神又恢复了,唐可可提议继续转,到夫子庙去看看,历可豪是不想去了,说自己要回不去整理一下材料,那个到来的年轻人也面有难色,萧博翰也不勉强了,说:“要不我陪可可转转,你们回去休息一下。”

    唐可可见萧博翰要陪自己,当然是很高兴了,说:“行啊,我们两人去,看看你历可豪,跟个老娘们一样,没走多长时间都顶不住了,还是博翰行。”

    历可豪满脸的不屑说:“拉到吧,不是不陪你转吗,至于这样打击我吗?”

    萧博翰哈哈哈的大笑说:“好了好了,我们走吧,你们两人啊,见面掐,在学校都是这样,现在还不改。”

    几个人嬉笑了几句,各自分开,萧博翰和唐可可逛去了。

    唐可可挡住一个的士,很快到站了下车他们辨认了一下方向,朝夫子庙走去了,对面的街道写着,“南京夫子庙步行街”,面是一个用石头搭成的类似于大门的门柱和牌匾,书有“夫子庙”三个字,走进去,很多可爱的小店,大部分都是卖衣服的,有品牌的,也有特色的,夜色初,染了晚霞的一角,唐可可挽着萧博翰的胳膊,朝巷子的深处走去。

    现在的萧博翰也没什么怕的了,亲亲热热的夹着唐可可的胳膊,一路笑谈,走着,看着,那各种小吃和旅馆,林林总总,不知道里面的感觉会是怎样,两人走出小巷,向最繁华的深处漫步,人潮涌动,各种小工艺品和衣服的小店,挤满了眼睛的视线,唐可可是满面的喜悦,一路见什么都是好,萧博翰没有盲从,只是瞟了一眼,用雨花石的切片,磨成了扇子形状,有一个孔,可以穿起来作为项链,有一种质朴和野性的美,灵动在脖子之间闪烁,牵动着人们的视线和心爱的人的心,尤其是凌驾在锁骨和肩胛骨的间,有一种清新自然的东西涌出来,让你情动。

    还有很多未加工完的木雕制品,这些木雕的形状,来自于木头的原来的大致形状,但是那些笔刀的功夫,都是受过了国工笔画的训练,一板一眼,都传达了人物或者景色的神似,让人联想到了古代的那些手工艺者的绝活,不知道又没有古人的水准那么高,因为连续一个世纪的战争,从鸦片战争到最后的解放战争,多少手工艺者的绝活失传了啊,多少来不及传授的工夫已经埋藏于地下了啊,不可计数,只能默默的致敬,等待着这木刻根雕的一点点复兴,一点点恢复了元气,一点点传承创新,也许有超越前人的一天的,这个和平的年代,给了艺复兴的各种必要条件,相信江南的手艺总有收复失地的一天。

    萧博翰继续前行,并不怕那些为了买卖而说的煽动性话语,心里克制了许多的冲动,依然把风雅放在记忆的深处。

    而在遥远的柳林市里,并没有萧博翰看到的这样美好,

    天刚黑,在郊外的一个偏僻公路旁边,有一个小小的彩绘厂,旁边一幢孤僻的小破楼房里,住着几十个打工仔,茫然抚措的睡在嘈杂的宿舍里,混天度日,香烟和汗臭充斥着二楼这间小破屋,呼噜声和吹牛声交相映合,在一片混沌之灰黄的灯光下,恶臭的靯底躺在床下诉说着混日子的痛苦。“哐当当,哐当当”,在寂静深夜里砍刀和钢管摩擦在楼梯铁扶手面的金属声作响。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