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若梅按压了一会,然后从卧铺前办公桌的药箱里拿来一**红色的药酒,倒一些在手掌心,又帮萧博翰涂抹伤处边抹边揉,若梅嫩滑的小手在萧博翰的后背摸来按去的,令他好不舒爽,久了便忍不住暗暗的心猿意马起来。

    若梅这样和着药酒帮他在背部按摩的好一会儿,卧铺间里安静的只听到两人的呼吸声,只不过都越来越粗重了,这时若梅突然问我:“嗨,你怎么不说话?”

    萧博翰有点陶醉的说:“我不知道说什么。”

    若梅故意用嫩滑的小手在他后背深深的摸了几道,然后说:“怎么?难道你不喜欢和我说话啊。”

    萧博翰轻声说:“不是啊,我喜欢呢。”

    “你喜欢啊,那还喜欢姐姐什么?”这问话有点问题了,像是对萧博翰的召唤一样。

    萧博翰在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暧昧了,他突然转过身想要说点什么,但整个脸一下蹭倒了她的乳,一股久违的肉香熏的萧博翰头晕脑胀了,他双手下意识的袭若梅的胸部。

    “啊!”若梅惊呼一声,萧博翰的举动吓的她有些不知所措,双手僵在了空,从她的表情里,萧博翰看到了惊讶又夹杂着惊喜和些许期待,两人迟疑一下,拥抱在了一起。

    意外突生,突听侧面传来的一声惊呼,声音虽小,但却将萧博翰的吓的胆战心惊。

    他侧头看去,原本已紧闭的房门竟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而门外竟立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身穿着蓝黑色的制服,明显也是列车的工作人员。

    而此时她的双手正掩盖在自己的嘴巴,眼睛瞪得大大的吃惊的看着他们,而他也吃惊的看着她……。

    萧博翰后来是快步跑回了自己的铺位,蒙头睡了下去,他感到即惊慌,又刺激,再也不敢到处乱跑了,这样一直睡到了天亮下车的时候。

    到站了,萧博翰鼓起勇气,想要找到她,给她告别一下,但她现在已经不当班了,萧博翰找了许久,也没找到,最后正能怅然若失的下车,来到了南京。

    走出车站,,蒙铃买了地图,望着对面的一大片绿色的湖水,萧博翰陶醉了,这哪是湖啊?简直是一块大翡翠啊!美!真美啊!看到萧博翰如此神迷于眼前的景色,历可豪和唐可可都说:“要不我们先去看看,反正现在的时间还早呢。”

    萧博翰也是有点动心,说:“那先把东西寄存起来,我们一起转转,坐了几十个小时的车,腿都木了。”

    几个人把包裹寄存起来,一起到了这个湖,散步,萧博翰真的很惊讶自己怎么会那么有诗情画意,以为自己是乾隆呢!到哪都有人照着!没吃早饭绕这么一个大湖走,真不要命了!可是景色的吸引力是致命的,好像当你面对一个美女的时候你根本无法拒绝她的请求,因为美女好像应该被人们拥戴。

    整个湖面是碧绿的,阳光不温不火的照射在平静的水面,树林和竹林的绿色蒙了朝阳的光辉,绿色层叠着,从明亮到深绿,仿佛蒙一层绿色的雾霭,一层一层的升,飘进萧博翰的眼睛里面,轻轻的,柔柔的,好像要把你融化在着无穷的绿色之似的,他无法抗拒这种绿色的诱惑和包围,仙人一样的悠游自在,脚步都轻快了,累了坐在湖面的木栈面,坐着,休息,空气里面是幽静的酝酿,等待白日的喧嚣,等待美丽的生命绽放。

    作为一直生活在祖国西北那穷山僻壤的这几个人,都无限的喜欢起这里的湖光山色,唐可可也像一个青春少女一样欢快的在萧博翰身前身后蹦蹦跳跳的,他们的心情都得到了极大的放松。湖面停泊的小船,悠闲地游着,游人们自在的划船,慢慢的靠岸,湖心的观音像,也安详地伫立,若无其事地观看这人间,人间啊,充满了让您费心的事情,让您总是怀有一颗慈悲的心,感念于这样的世界,这样的时代,菩萨您是否也已经感到了无奈呢?

    在这个叫做“玄武湖”的地方,萧博翰发现自己竟然在绿色的烟氲里面昏然欲睡,或许是昨天受到了惊吓吧,一整夜都没有休息好,老是担心会有乘警来找那个胆敢在火车发飙的流氓。

    萧博翰暗自笑笑,看见了阳光下面的绿色的雾霭,然后他想这样躺在草坪,永远都不去为了恒道集团操心,也不用去想其他大哥们阴沉的目光,自己会婴儿还要香甜地睡去,在这不让人心疼时间的,这里是一个忘却时间和纷争的好地方,好像桃花岛,萧博翰不奢望做这个岛主,但是希望做这里的“金牌vip会员”,----让自己永远能够安心的享受这里的自由自在,而且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把他当成自己人,呵呵。

    波心荡漾,太阳升起,他们没有停留,继续他们的旅程,绕着这个诺大的湖,萧博翰没有感觉到疲惫---这是说谎,没有吃饭的他很饿,景色的魅力只能暂时的让他忘却了疲惫,但是事实,他的体力从下了火车开始一直减少着,不能阻止地减少着,除非给他吃的,不然他绝对是要累趴下了,这个时候身边晨练的人们开始多了起来,萧博翰对唐可可说:“我们先转到这吧,回去吃点饭,安排好住的地方,等又时间了再慢慢来看。”

    历可豪早想走了,虽然这里面他长得像一个化人,但说真的,他并没有太多的诗情画意,他不过是因为萧博翰喜欢,所以才陪着一起转的。

    历可豪怕唐可可还要坚持转,忙自己先说:“行,先吃饭,先办正事,等考察完了我们好好来玩。”

    一旦说倒了考察的事情,唐可可认真了起来,她也说:“那好,我们走。”

    说着话,她有点忘乎所以的挽住了萧博翰的胳膊,但怪的是,萧博翰身怎么会有一种香味,好像是一个女人的香味,这让唐可可百思不得其解,她使劲的抽了抽鼻子,说:“萧总,你用香水了?”

    萧博翰一下想到昨天晚的艳遇,心一慌,脸一红说:“乱弹琴,好好走路,你这样挽住我不好吧?不知道还以为我们是来度蜜月的两口子呢。”萧博翰有意的吧话头岔开,免得唐可可老是纠缠在自己身味道的方面。

    历可豪和带来的那个年轻人一起都笑了,唐可可倒很不在意的说:“哼,谁爱说说去,我才不管。”话是这样说,但最后到底还是松开了手。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萧博翰等人连续的参观和考察了好几个生态园林,他们打着投资合作的幌子,在每一个地方都受到了热情的招待,那些园林的领导还给他们详细的介绍了整个园区的发展思路,前景和重点注意的问题。这次的考察让萧博翰等人收益非浅,他们对整体性原则,资源开发、利用和保护相结合原则,因地制宜的原则,物质循环、多级利用的原则,扩大绿色植被原则,多业结合、集约经营原则,园区和产业规划,整合宏观环境和微观环境要素,围绕环境、区位、资源、政策等因素对项目进行客观、科学、全方位的论证,从多方位多角度支持项目的开发和发展,围绕园区运营目标,在园区的规划开发、经营管理的过程引入现代高效管理理念和经营策略,提升园区的运营水平,提高园区运营效益,以及园区招商引资系统,加速园区的开发建设;另一方面确定目标客户群,制订合适的诱导方案,运用高效的策略,吸纳企业商家进驻经营等等的问题都有了一个更为直观的认识和理解。

    连续的跑了好几天,他们也都跑乏了,今天从一家园区回来,他们在酒店的餐厅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天也暗了下来,一进宾馆房间,萧博翰说自己想洗个澡,休息一下,历可豪和唐可可倒是兴致很高,两人倒别的房间去总结,探讨这两天考察的收获了。

    萧博翰洗过澡,一个人躺在床,先是想了想着两天考察的收获,更加坚定了他对洋河县这个项目的投资,后来想到了苏曼倩,想到了蒙铃,又想到了冷可梅,这些女人都带给了自己无限的幸福和浪漫,但这一刻的萧博翰却有点空虚沮丧的感觉,因为在他心依然又苏曼倩这个痛在隐隐的侵袭着心灵,他还是觉得自己难以忘记苏曼倩,算她对自己做出了那样严厉的惩罚,但萧博翰还是在这几个月里会不由的想到她。

    每一次想起苏曼倩都是那样毫无预兆,在不经意间,在一个偶然的画面前,在自己心灵最为虚弱的时候,都会出现苏曼倩的身影,萧博翰摇摇头,想要把苏曼倩忘记,可是这没有多大的意义,苏曼倩还是会在萧博翰的脑海盘旋。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