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还没等萧博翰张口,美女检票员立即转身对老汉训道:“你看你,怎么工作的?竟然发生这种严重的事故,要是没人在,这后果必定会更严重。”直把老汉训得一愣一愣的,张嘴却什么也不是。

    想不到这位美少妇骂人的样子也是如此好看,柳眉微蹙美目微瞪,艳红的嘴一张一合的,别有一番韵味。

    萧博翰将目光从美人的脸部移开,看了看表,对着正忙不迭的向自己道歉的老汉道:“老人家,这次的意外虽然危险,但好在没有导致什么严重的事故。以后请注意一点。”

    老汉听后连忙赔笑,:“是是是,年轻人,真是太谢谢你了,多谢多谢。”

    萧博翰见身旁的美女检票员又想什么,萧博翰抬手示意她别了,

    这件事情就这样被萧博翰大事化事化无,遣散了围观的群众后,美女检票员再次确认了萧博翰没什么大碍后也不多什么了,毕竟这样也省下了好些麻烦,并将萧博翰床铺的号码牌交给了他,约好待会车开了再过来找他。

    在车厢的卧铺上,萧博翰的铺位在另一个隔断里,因为只买到了一张下铺,历可豪和唐可可都在旁边的中铺,萧博翰坐在窗户边喝水歇息,看看周围其他铺位的人还都没来,他心里想着不知道这次能遇到几个什么样的伙伴度过这无聊的旅程。

    过了一会其他几位开始陆续上车了,萧博翰上面的中铺和他对面的下铺是一家子,一对夫妇和他们7岁的女儿,萧博翰这边的上铺是这位丈夫的弟弟,对面的中铺和上铺是两个打工的,他们一路上什么也不,什么也不吃,就那样一直睡着直到下车,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睡着了。

    萧博翰看了几眼手里那本过期了的《柳林市生活周刊》,就把它扔掉了,耳畔传来了历可豪他们几个嘻嘻哈哈的在谈论着什么,唐可可过来了几次,给萧博翰送来了水果和一些其他零食,萧博翰也没吃,都放在桌上。

    对萧博翰来,过去上学一直在外地,经常坐车,在旅途中如果碰到兴趣相投的朋友,他很乐意通过聊来打发这谩长的时间,所以他一般在车上都是很主动的和别人搭话。

    大家把各自的行李放好后,经过简单的寒暄,相互都有了基本的了解。

    这一家子是回老家探亲的,大家互相笑笑,这个丈夫是一个大学教师,一看就是那种很憨

    厚,老实的人,很热情;妻子是一个长相清秀但不很漂亮的30不到的女人,虽然已经生过孩子但是身材依然很不错,浑身上下没有一块赘肉,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曲线妙漫,玲珑有至,穿着一件牛仔短群,一双腿白皙嫩滑,让人看上一眼就有上去狠摸一把的冲动。

    丈夫的弟弟是个十足的穷酸书生,一副高傲不羁的吊样,不怎么话,一路上不睡觉的时候就盯着窗外看,估计他是不屑于凡夫俗子话的,但在萧博翰的理解,那就是这伙不懂人间烟火,不懂人情世故。

    这位妻子虽然已经30不到的样子了,打扮的很年青,戴着太阳帽,扎着两条辫,话的时候眼睛一闪一闪的,内心的对生活激~情的渴望毫不遮掩的暴露出来。一上火车她就开始喊热,手里拿着帽子不停的扇。火车的卧铺阁间地方很,她坐在萧博翰对面,离的很近,甚至她的呼吸都缓缓的吹在萧博翰的脸上。

    车厢里很悶热,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随便聊着,萧博翰不由的就会时不时的偷看她诱人的胸部一眼,这也或者是一个年轻男子共有的毛病,她好象有所察觉,把领口往上拉了一下,

    让萧博翰到有点不好意思了,他把目光转向窗外。

    列车正缓缓启动,而刚才那位美女乘务员也来到了萧博翰的面前。

    她微笑着向萧博翰伸出手,:“先生,你好,我叫秦若梅,你叫我若梅就可以了。”

    萧博翰连忙起身,跟她柔软的手握了握,:“呵,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姓萧。”。

    秦若梅笑道:看起来我应该比你大,我就叫你萧好了,可以吗?

    萧博翰笑道:“荣幸之至,我怎么会拒绝呢。”不过心里是很好笑,在柳林市只怕还没有谁敢把自己叫成萧。

    秦若梅笑起来很美,她接着:“萧,刚才多亏了你,我真是太谢谢你了。”

    萧博翰摆摆手,笑道:“这没什么的,你不用把它放在心上。”

    秦若梅目露欣赏之意,笑着:“怎么能不放在心上呢,若你想让我好受点,便让我请你吃饭以表谢意吧。”完拉着萧博翰的手就往外带。

    萧博翰赶忙推辞,自己还有几个同伴,在一个现在并不是吃饭的时间,而且自己不能为这样的事情让她破费,两人了一会,见萧博翰很是坚持,她也就算了,两人闲聊起来,交谈中萧博翰知道了她是北京人,已婚5年,今年三十,女儿已经3岁了,,她还给萧博翰看了她女儿的照片,长得像她,很活泼可爱的一个女孩,不过她对她的丈夫从未提及,萧博翰也没有多问。

    车要倒一个站了,她才离开了萧博翰,唐可可就过来和萧博翰开了会玩笑,这个列车员是不是喜欢上他了,本来是开玩笑的,但这一,到让萧博翰有点感觉了。

    一路无话,直到晚上十点多,车厢里的照明灯已经熄灭,只开着昏暗的照明灯。这时我正躺在卧铺上迷迷糊糊要睡着了,突然间,他感觉到有人拍了拍他的大腿,萧博翰睁开眼睛看了看,昏暗的灯光下站着是秦若梅,她正微笑的看着萧博翰。

    萧博翰站了起来,笑着打了声招呼:“嗨,若梅姐。”

    秦若梅对着萧博翰歉意的:“萧,不好意思啊,今太忙了,这么晚了才来找你。”

    萧博翰笑道:“我明白的,若梅姐的工作相对也繁忙许多,就算若梅姐没时间来找我也是很正常的。”

    秦若梅眼含笑意,:“萧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好了,到姐姐的卧铺间来,让姐姐看看你到底伤到哪了,伤势如何。”完便拉着萧博翰走向车间。

    萧博翰想要拒绝,但其他的客人斗睡着了,自己和她在这啰啰嗦嗦的客气,一定会影响到别人,所以萧博翰也就只好跟上,和若梅穿过车厢门,来到了她的卧铺间,刚一进入房间内,便觉香气扑鼻而来,整个空间内充满了好闻的女人香。

    秦若梅顺手把门关了,回过头来让萧博翰坐在卧铺上,然后对他:“你伤在后背吧,快把衣服脱下,让我给你看看。”

    一面着,一面还拿出了一个医疗箱子,里面什么碘酒,红汞,纱布装的满满的。

    听了她的话,萧博翰没有动作,有些不好意思的:“我真没有什么的,你不用麻烦了,不需要上药。”

    若梅笑着打断他:“怎么?在姐姐面前还不好意思?姐姐我都是结婚的人了,什么没见过。”

    完便双手并用帮萧博翰脱下衬衣,如此一来,萧博翰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了若梅的面前,看着萧博翰一身股凸匀称的肌肉,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双眼直放光,她突然锤了一下萧博翰厚实的胸膛,娇笑着:“本来看你肩膀就宽,没想到你还有一身这么厚实的疙瘩肉。”

    萧博翰惊奇的发现她的领口开的很低,一抹雪白在若隐若现,胸跟着火车的晃动微微的摆动着,萧博翰疑惑的看着这美色,不经意的一抬头,恰好迎上她的目光,她微微对萧博翰笑了不一下,向前顷了顷身子,一双雪峰看的更清楚了。

    萧博翰当时只觉得一股血直冲脑门,整个人都愣住了,他最近一直很烦恼,压力也大,应该是几月未经男女之事了,突然的让这个莫不相识的女人一电,那久违了的生理上的澎湃和冲动又像魔鬼一样回到了萧博翰的每个神经和骨髓中。

    萧博翰坏坏的瞟了眼若梅胸前,邪笑着:“哪比得上若梅姐你厚实哟。”

    若梅脸一红,白了萧博翰一眼,嗔道:“你这坏子,敢调戏姐姐啊?快给我乖乖的转过身去,我帮你上点药。”着还双手来推萧博翰,要他转身。

    看她没有生气的意思,萧博翰嘿嘿一笑,转过了身,将背部对着若梅,若梅用手轻轻碰触萧博翰后背的瘀伤,心疼道:“你疼吗?看你这都青了好大一块呢,都是为了姐姐你才受的伤,姐姐都不知道什么好了。”

    萧博翰洒笑一下:“若梅姐,什么都别了,我没事的,瞧我身子壮实得,这点伤不碍事。”

    若梅温热的手在他后背按揉了起来,:“嗯!姐姐不了,让姐姐帮你按摩一下,然后再涂上跌打酒。”

    萧博翰应道:“好的。”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