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次萧语凝回来也绝口没提那个耿容的名字了,大家也都心的回避着这个人的名字,不过据传闻讲,耿容倒了香港,听还在那面搞起了一套自己的人马,他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哥了,据还混的风生水起,威风八面。

    至于这个消息是不是可靠,萧博翰不上来,但有的道上的朋友是的有鼻子有眼的,他在香港刚刚和新疆帮干了一架,连新疆帮都让他打出了九龙。

    江湖传言本来就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无法断定,但萧博翰想到这子的胆大凶狠,萧博翰倒是愿意相信这些传闻是真的,因为耿容本身就具有一个当大哥的潜质和实力,何况他还是从柳林市这块江湖气息很浓郁的地方出去了,那就更不简单了。

    不要听有的地方把**的神神呼呼的,其实冰冷甚冷,比起柳林市和北江省这些黑道来,他们都是菜一碟。

    萧博翰一个同学在一次电话中就给萧博翰讲过,他在日本留学,按着日本算是黑道盛行的地方,什么三口组,什么海刀组的多不胜数,但那有怎么样?

    当中国庞大移民夹杂着黑道人马移居日本之后,情况就发生了根本的改变,一个内地黑团伙没用多久的时间就稳稳的占据了他们黑道老大的地位。

    每一次只要是中国的这些团伙和他们日本本土的社团发生冲突,最后的结果往往是日本的黑道组织用报警来结束这样的厮杀,这对中国的黑道来讲,不得不有点搞笑。

    萧博翰的心情也在妹妹回来之后慢慢的好转了不少,他心情好还有另外一个原因的,那就是恒道集团的收益在今年好的有点出奇,孙亚俊的建筑公司给萧博翰交出了一份很好的答卷,完工后的房地产项目,让恒道集团狠狠的赚了一把,加上酒水利润和其他娱乐场所的利润,萧博翰已经看到了今年会是一个丰收之年。

    而唐可可和历可豪对洋河县投资的生态种植园也完成了所有的论证,准备上马了,今唐可可就来到了萧博翰办公室,邀请萧博翰一起出去考察一下外省的生态种植项目。

    萧博翰感觉家里事情也多,:“要不你和可豪去看看吧,我就不去了。”

    唐可可不愿意了,她早就期待和萧博翰一起出去转转,更重要的是,她也或多或少的知道苏曼倩和萧博翰的一些事情,也感觉萧博翰最近过的太压抑,想陪他一起出去散散心。

    唐可可走到了萧博翰的身后,帮他捏着脖子和后背,用并不太熟练的手法帮着萧博翰推拿,嘴里:“老大,你就一起去吧,你本来见多识广的,万一有什么问题你可以一眼看出来,我们这水平和你比差远了,看走眼了那会给公司带来巨大的损失啊。”

    萧博翰闭起眼,享受着唐可可的服务,:“你可可就拉倒吧,少给我灌**汤,还没发现你现在有这手艺了,知道给人带高帽子。”

    唐可可手上使着劲,嘴里:“我一点都没有奉承你,你想下,人家奉承人都是要有目的的,我又不图你什么,就是个真话,去吧,去吧,我们倒外面看看,我很少出去过。”

    萧博翰“嘿”了一声:“你这人,我没让你不去啊,你去你的。”

    “那不行,你不陪我我也不去。”唐可可只好拿出赖皮的手段了。

    “让历可豪陪你一样啊,有那样一个大帅哥你还不满意?”

    “不,就想让你陪。”

    两人扯了一会,这唐可可身上的香味也一直不断的往萧博翰鼻子里灌,萧博翰就感觉自己有点不对劲了,仔细的回忆一下,自己真的已经有两个月都没有干过那事情了,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没有什么想法,但现在唐可可身上一股股女人的味道不断冲击他的神经,他下面就有点发烫,有点动作了。

    虽然他和唐可可也不是外人,两人多次坦诚相见,兵戎相对,但萧博翰还是有点不要意思起来,他怕下面反应起来的高度,让唐可可看到了笑话自己,就点头:“好好好,不了,你安排行程,我陪你去。”

    唐可可这一高兴,立即的弯腰在萧博翰的脸上吻了一下,:“对吗,干脆点多好。”

    萧博翰赶忙用手擦着脸上,:“不要搞突然袭击好吧,你那口红跟血一样,染上了就难以擦洗。”

    唐可可嘻嘻的笑着,就离开了,估计去订票安排行程了。

    再过两,鬼手也出院了,萧博翰亲自到医院去接的他,这挺让鬼手感动的,虽然自己受了伤,挨了一枪,但自己集团的大哥这样把自己当成一回事情,不管是谁,都会心满意足。

    回来之后,萧博翰就反复的告诫鬼手一定要多注意休息,萧博翰还把过去鬼手负责的那些事务,暂时由蒙铃代管起来,来减轻鬼手的压力,让他可以尽快的康复。

    而萧博翰这里那个雯就来的多了一点,每的打扫卫生,泡茶端饭等等,不过着丫头倒是干的很起劲的,至少在恒道集团没有人敢于侮辱和轻蔑她,这就是一种快乐。

    唐可可也准备好了出去考察的路线,今萧博翰一行就要离开柳林市,蒙铃其实很想去的,但最近鬼手不能劳累,蒙铃的手上接管着鬼手很多事务,只好望洋兴叹,很羡慕的送萧博翰他们离开了总部,对唐可可这个女人,蒙铃还是暗自骂了两句粗话,这次不知道她要怎么诱~惑萧博翰了,想想心里就不舒服。

    对外出考察,萧博翰心里没有太多的定义,过去他还真没出去考察过,他们要去的地方是南京,车票已经被买好了,因为柳林市是支线飞机,所以算下来在旅途倒来倒去的换乘飞机,还不如火车快捷一点,几十个时也不算太长的时间,萧博翰全当这是一次旅游,那么旅行自然是一种快乐。

    检票了,萧博翰再次回首对前来想送的蒙铃等人挥挥手,历可豪和另一个恒道综合办公室的伙背着行囊,唐可可肩上挂着一个包,手里拉着一个箱子,据里面装的不下十多套衣服,让萧博翰看着就摇头。

    萧博翰一个人洒脱的走向了站台,他什么都没有拿,显得很随意。

    到了站台后他们便寻往车票上所标注的车厢,往前行走了大约二三分钟后,找到了车票上所标注的车厢,再次核对无误后,他们即加入了上车的队伍。

    轮到萧博翰检票了,萧博翰将手里的车票递给了面前的检票员,而当她抬起头接过萧博翰手中的票时,萧博翰才发现面前竟是一位很有风韵的美女,萧博翰不由多看了她几眼,面前的美女年龄大概是三十左右,而且从她左手无名指上所戴的戒指看来,她还是位已婚少妇,怪不得浑身上下各处都散发着成~熟~女性特有的妩~媚风~韵。

    当美女检票员正认真仔细的检票核对时,一辆站台上专用的运货拖车自站台驶过,而这时意外发生了,拖车后高高堆起的货物上,有只一米长宽的大纸箱失去平衡往外急坠而下,直砸向队伍前端。

    这一情景他们这边排队的几人注意到了,纷纷惊吓躲避,但是处于纸箱坠落地点的检票员却不知所以然,站在原地奇怪的看向他们。

    时值此危机时刻,萧博翰奋不顾身挺身而出,大喊一声:amp;“心!amp;“随即迅速的伸出左臂将美女检票员揽至胸前,然后一百八十度转身,将美女护在了怀里,用后背去抗击砸至的纸箱,结果这大家伙重重的撞在了萧博翰的背部才落到了地面,还好,并不是太重的东西,但那力道还是将萧博翰推得抱着美女往前跌了几步才停住。

    众人哗然,均被萧博翰的英勇行为震撼到了,没想到在火车站台上也能遇到英雄救美的好戏,只见周围的旅客都被响动吸引了过来,围观的群众纷纷热烈鼓掌,赞扬萧博翰舍身救人的精神。

    而这时怀中的美女检票员方才反映过来,用她写满感激的双眼注视着萧博翰,有点激动的:先……先生,你怎么样了,被砸到哪了?你还好吧?

    萧博翰松开怀里的美女,活动活动了肩膀,感觉背部肌肉微微发疼,萧博翰不禁皱了皱眉,想必是被砸淤肿了,不过也没什么大碍的,于是萧博翰轻松的:“没事。”

    历可豪和唐可可也都赶忙过来看了看,感觉还行,大家才放心了。

    检票的美女还是关心的摸了摸萧博翰的后背,一双美目中露出担忧,:这挨得肯定不轻,你感觉哪里痛吗?

    萧博翰:“我真的没事,好着呢,车也快开了,你忙吧。”

    这时,一个穿着制服的老汉挤开人群来到大家跟前,只见他焦急的对萧博翰:

    “这位同志,真是对不住,对不住,你……你没事吧?哪里伤到了吗?”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