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样又过了一两天的时间,季子强在县委开了个会,刚一散会,冯副县长和郭副县长没有离开,一路跟了过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季子强有点奇怪,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事情找自己,就说:“你们两位县长是有什么事情吗”

    冯副县长就笑笑说:“上次都说想请你一起坐坐的,最近你也忙,今天晚上能不能抽个时间,我们几个表示个感谢。”

    季子强一脸正经的说:“感谢什么”

    郭局长接上话说:“当然是感谢你的帮助了,没有你的帮助,我们也不会进步的怎么快,是不是冯县长,我没说错吧。”

    冯副县长也忙说:“对对,就是就是的,这不让我们表示一下,心里老是过意不去的。”

    最近这冯副县长对季子强是尊敬的很,不过话也说回来了,没有季子强的举荐,他这个常务副县长也难坐上。

    季子强又问了一下,说晚上黄副县长和方菲都要参加的,看来人家已经准备好了,自己再推就没意思了,他也不再推辞,答应晚上过去。

    东忙西忙的很快就到了晚上,季子强也就到了酒店,今天晚上陪酒的有政府和县委几个比较重要的人物,冷县长和新来洋河县任职的副县长姜瑜昆都有应酬,没有参加,不过两人也是给季子强打了电话的,说了些道歉的话,其他这几个副县长都在,另外还有两三个局长。

    这是一家新开的饭店。冯副县长远远就在门口招呼着,看到季子强,立刻就迎上来。

    这个酒店是新开张的,规模和装簧在洋河县来说,应该属于中上,偏向于高档次的那种,楼上楼下,足足有三层,几十间包厢,一楼还有一个很大的厅,可以用来摆酒晏之类的,新来的店子,客人很多。

    门口停满了五花八门的车,季子强跟着冯副县长进去的时候,看到那老板娘穿得象妖精似的,摇着性感的腰肢而来。

    “季书记来了。”看到季子强,这老板娘脸上那灿烂的笑容,简直就象花儿一样。

    季子强也没见过这个老板娘,只好嘴里含糊的打个招呼:“你好这店不错啊很有气派。”季子强打量着这里,客气的赞道。

    老板娘就笑笑,“先上楼吧,我等下上来陪你们。”

    一个服务员将几人引到二楼的包厢。

    季子强在过道随口问这个小服务员:“什么时候开的张”

    这漂亮小妹妹就娇媚的笑这说:“开张没几天,以后还请华书记经常过来啊。”

    季子强有点小得意,连服务员都认识自己了,他不断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

    季子强和冯副县长进了包厢,那几个副县长和几个局长早都到了,方菲也在,她今天穿着一件很高档的红色披风,里面是紧身的衣服配着一双黑色的靴子,看起来高雅大方,季子强就笑话他们说:“你们几个啊,一听说吃不要钱的饭,比谁都积极”。

    郭副县长就嘿嘿一笑说:“冯县长招呼呢。那一定要过来。”

    郭副县长就给季子强递了根烟,黄副县长帮他点上了,季子强问他:“老郭,在政府这面上班还习惯吧”

    郭副县长就点头说:“还好了,比起我那公安局一摊子是要复杂一点,不过最近熟悉了不少。”

    季子强点点头说:“那就好,慢慢来。”

    说着话,大家就一起落座,准备吃饭了。

    方菲坐在门口的,她怕包间的烟味太大,现在见人都到齐了,便朝门外站着的服务员喊了一声,“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服务员应了声,立刻传话去了。这时候,那个老板娘就拿着酒进来了,说:“各位领导是第一次到我这里,这瓶酒我免费请大家品尝,希望以后大家经常过来。”

    大家就一起的客气了几句,刚好这时,服务员推门进来,上菜了。

    “喝什么酒”冯副县长问郭副县长。

    “五粮液吧行吗”郭副县长说。

    季子强就忙说了:“太贵了吗,都是自己人,随便喝点不过,尽量少喝。明天还有工作。”

    季子强一面说,一面用筷子尝了一下菜:“嗯,老板娘,你这厨子是哪里的手艺不错”

    老板娘就笑了,说:“看来我这回还真走对了,能得到书记大人的赞赏,很不错哦。不过我说,这厨师可不是一位,两个也是我在省城请来的大师。”

    “不错,不错”季子强尝了几个菜,赞不绝口。

    看看倒好了酒,冯副县长就端起了酒杯说:“各位领导,今天请来季书记很不容易,来大家敬书记一杯”

    季子强也笑着和其他人立刻就站起来,大家碰了一下,很干净地一饮而尽,真的是好酒

    方菲就拿上了酒瓶,走过来,朝季子强微微一笑,那一笑,犹如春风拂面,风含情,水含笑,包厢里的几个人都有点飘飘然起来。

    在坐的几个人都是洋河县拿得上台面的人物,方菲这般美丽的笑,好让人妒忌,更让人渴望。有的人就飘然入梦了,似乎看到了这样美丽的女人,正与自己共赴巫山。

    但是那一抹风情的笑,却是很直接地面季子强,于是那些人的心就碎了,那是一种强烈的郁闷感。有人更是将目光看向季子强,看到季子强也回报了一个自信而很男人的微笑,他的笑,很阳光,也那样灿烂。灿烂得让人自愧不如,可他们偏偏又不知道,季子强这种自信与微笑,来自哪里笑,也在一定的功底,笑得这么自然,那就需要一定的底气与勇气。

    “季书记,我今天要借花献佛,先敬你一杯酒”方菲走过来说。

    季子强怕她一带头,其他人都上来敬酒,那今天自己就完蛋了,他装着没有听清方菲的话,对大家说:“来今天让我们为方县长干一杯。同志们,方县长酒量好的很,谁不服气可以试下,呵呵呵”

    季子强开着玩笑,他是洋河县的老大,其他人是不敢不听他的提议,于是大家站起来,端起了酒杯,一起要和方菲碰,季子强的脚上被人轻轻地踩了一下,那是方菲的暗示,季子强余光瞟过去,果然方菲投来一个很埋怨的眼神。

    只不过,那丝眼神一闪而过,别人不注意是看不出来的。所有的人都端着酒杯,说着一些言不由衷的话,方菲脸上着红光,意味深长地看了季子强一眼,高声道:“喝喝,大家一起。”

    大家喝了酒重新落坐,方菲也只好回去坐那了,郭副县长就提出来,“今天我们这难得一聚,真是高兴,不如大家每人讲个笑话吧活跃一下气氛。”

    果然,有人的心思就活跃起来,在酒桌上讲笑话,这个圈子里倒是屡见不鲜。而且一般的人都有几个拿得出手的成人笑话。半天不说话的黄副县长来精神了:“这建议不错,不过得加一条,如果谁的笑话有一个人不笑,那他就得罚三杯酒。”

    “好”郭副县长似乎兴致很好,回应得很热烈。

    “既然如此,那就从我开始吧,这个建议是我提出来。我随便说一个,献丑了。”冯副县长朝众人笑了笑,说道:一老婆看到自己崇拜的演员拍那些惊险的动作,很是担心他们的安全。

    她老公不屑地说:“那都是由替身来做的”

    老婆一听,悠悠地说:“真让人羡慕,名利双收还安全”

    “等我发达了,我也给你找个替身”

    “真的”老婆不相信地问,

    她老公接着说:“你就只管洗衣做饭这些安全系数较高的活,剩下的比如尚床之类的就让替身去干”

    “滚”老婆猛的踢了我一脚。

    “哈哈好想法,真的是好想法”有人立刻就笑了起来。

    方菲到底是女人,她无法制止他们说笑话,就只能随便笑笑,算是给讲故事的人一个面子。

    当然了,她也不太忌讳这些,每天都是应酬,自然碰上这种场面,她倒是见怪不怪了。要是哪一天,他们这些男人聚在一起喝酒,不说两个黄色笑话,那就怪了。

    接下来,是郭副县长说了,他想了半天,才想到一个:某日, 一樵夫在深山中偶遇一苦行僧, 便与其闲聊起来。

    樵夫问道:不知大师在此清修多少时日了

    僧人回答:约有三十个年头了。

    樵夫又问:大师清修如此,不知一个月仍会动情几次

    僧人回答:贫僧功力尚浅, 一个月仍会动情三次。

    樵夫赞叹:大师果然已非凡人, 在下佩服佩服

    僧人叹息:那里那里动情一次十天而已。”

    郭副县长这个笑话,还真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看到大家都笑了,郭副县长就趁机端起杯子,“来既然大家都这么给面子,那我们再碰一杯。”又碰了一杯后,轮到黄副县长讲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