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笑笑:“蒙铃啊,话不要说这么满,要是万一她不听话了,我支持你使用一些必要的手段让她听话,这一点很重要。”

    蒙铃吐了一下舌头,对小雯说:“看到了吧,这就是男人,心狠的要命。”

    小雯也知道萧博翰是为她好,就说:“蒙铃姐,以后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我不会嫉恨你的。”

    蒙铃摸摸小雯的头,像个大姐姐一样的说:“乖,只要不吸那玩意,姐姐绝不会为难你。”

    小雯用力的点点头说:“我一定彻底把那事情戒掉,请姐姐放心。”

    萧博翰就很满意的看着他们两个,他又感觉到自己做了意见很有意义的事情。

    三个人又说了一会话,历可豪来了,萧博翰赶忙让座,小雯也进卫生间帮着蒙铃收拾起烟灰缸,茶杯了。

    历可豪坐下说:“萧总病大好了吧,最近真让人担心。”

    萧博翰笑笑,不再提生病的事情:“对了,可豪,你和唐可可关于洋河县投资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项目最终论证的如何?”

    历可豪接过蒙铃给他端来的茶水,放到了茶几上,说:“我就是来给你汇报这件事情的。经过最近的论证和多方咨询,我也感觉这个项目还是可行的,回报是少一点,但稳定,朝阳,这都是未来的优势。”

    萧博翰也深有同感的说:“是啊,最近我在网上也查了查这个项目,感觉也还不错,至少有一点那就是风险相对较小,不管怎么说,土地是此项目最大的投资,但以目前来看,土地贬值的概率还是很小的。”

    历可豪附和的说:“是啊,我也是这样想的,退一步来说,真的有一天生态种植不好做了,但就凭那些土地,我想一定会增值,弥补生态种植的亏损应该不成问题。”

    萧博翰说:“看来我们是想到一起了,那就不要在犹豫了,通知唐可可,着手操作。”

    历可豪一面点头同意,一面又说:“唐可可的意思是想到外面考察一下其他省份城市在生态养殖方面的经验,过去我们都只是看看介绍,看看数据,到底没有亲身的去体验一下实际情况,这样还是有点不足。”

    季子强马上就拍板说:“这可以,你们抽时间吧。”

    “你也一起去看看吧?”历可豪邀请着萧博翰。

    “我也去,有这个必要吗?”

    萧博翰犹豫起来,仔细的想了想最近的工作,他有补充了一句,说:“看时间吧,要是我不忙就一起去看看。”

    萧博翰也是想了想,最近应该是闲下来了,苏老大和潘飞瑞也谈妥了协议,至少能维持几个月的和平了吧,趁这个难得的机会,自己也是该干点正事了,而洋河县的投资,就是恒道集团未来转型的一个契机,自己也应该认真对待。

    接着历可豪又把相关的一些情况给萧博翰做了更详细的汇报,这一谈下来,也就日头偏西了。

    晚上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萧博翰又想到了苏曼倩,已经好几天没有联系上她了,萧博翰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他现在已经明显的感觉倒了危机,也大概的猜出了苏曼倩一定是在那个晚上看到自己和蒙铃在一起的那一幕了,所以她才能如此坚定的一直拒绝接听自己的电话。

    但萧博翰还是想要再试试,他不希望自己就这样失去苏曼倩,他有时候也在痛恨着自己的轻浮和放荡,她心里很明白这次怪不得苏曼倩,要怪就怪自己的多情和随性。

    但光有后悔是没有多少实际的意义,当萧博翰坐下来认真的思考起自己和蒙铃,和唐可可,和冷可梅的关系时,他又很难就这样决然的把她们完全放弃,在萧博翰的心中,他其实并没有检讨到多少自己的错误吧,他简单的把爱和性区分了一下,认为这两者并没有太大的冲突,这或者就是他给自己的一种解释,也是他想要迁就和原谅自己的一种借口。

    苏曼倩却不会这样认为,她像所有的女性一样,把爱情和性是紧密的连接在一起的,对她来说,没有爱就不会有性,既然有了性,那么就肯定是有爱,萧博翰的行为已经触犯倒了自己对他的信任,他既然可以亲吻蒙铃,肯定就是爱她,既然萧博翰你爱她,那么你又怎么可能来爱我?

    苏曼倩在努力的想要让这个论点不能成立,但显然,通过这些天的尝试,她还是没有说服自己去原谅萧博翰,可是同样的,她又不能吧萧博翰从自己的心中干净的剔除出去,所以她只能是每天独自伤心流泪。

    坐在客厅里,苏曼倩慵懒的把头靠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窗外朦胧的山色,远处角落里,颜永喝另两个保镖在那里玩着扑克,但他们都很小心的尽可能的不说话,就连出牌都是小心翼翼的,谁都看的出来,苏曼倩心情并不好。

    可是作为保镖,他们是没有资格来劝慰苏曼倩的,这种主仆的关系,让他们不知觉的就学会了谦鄙和自鄙,在他们的心里,苏曼倩就是公主,他们只是奴仆,一个奴仆是没有资格和主人谈论感情上的问题。

    这个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颜永站起来准备过来接听,但苏曼倩摆了一下手说:“你玩你的,可能是老爹的电话。”

    她坐直了身子,伸长手臂,远远的够着话筒,接听起来。

    话筒中却传来了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喂,是苏曼倩吗?”萧博翰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

    萧博翰改了一个方式,他今天没有给苏曼倩的手机打,他换到了苏曼倩别墅的座机上,这样在萧博翰的想法中,至少可以蒙混过关,听到苏曼倩的声音。

    苏曼倩本来是要说话的,但就在萧博翰的声音传来的那一刻,她不知道说什么了。

    萧博翰也知道,这一定是苏曼倩接上了电话,所以在短暂的时刻里,他们两人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两个人都拿着电话,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苏曼倩虽然是心里有气,但拿着这个萧博翰打来的电话,她一样舍不得挂断它,她也想听到他的声音,好久,好久以后,萧博翰才低沉的说:“我想你,不要这样不理不睬我好吗?”

    苏曼倩眼中又了泪水,但她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挂断电话,萧博翰就继续着喃喃自语:“我知道我错了,也许不仅仅是错,还是对你的一种伤害,我恳请你能够原谅我好吗?。”

    萧博翰听到电话中就传来很细微的一阵抽啼声,很小,很微弱,但萧博翰还是听到了,他的心开始破裂,他的泪水也悄悄的滑落了下来,很少流泪的他,已经好久没有尝到那咸咸的泪水的滋味了,泪水顺着他的脸,滑入了他的嘴角,他想放声的大哭一场,他真的很想那样做。

    他难以掩饰自己的痛苦,他断续的说:“我一直在想你,也永远难以忘记你,就算我们不能在一起,但是,对你的守候和等待我会永永远远。”

    终于,那面也哭啼的说话了:“爱我为什么要那样做,这让我明白了,我们的感情都是虚假的,我永远再也不想见到你了,我永远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萧博翰更加的痛苦,他说:“为什么要这样,你问问你自己,你还是在爱我,你为什么要欺骗你自己呢?”

    苏曼倩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了一下,轻声说:“是的,本来我是爱你的,但现在才突然的发现,作为男朋友你是不合格的,作为一个爱人,你更不合格,让我们就这样说再见吧。”

    萧博翰听到苏曼倩这样的回答,他的心就慢慢的往下沉了,但他还是希望可以做出自己的努力,他抓住话筒用力的喊:“曼倩,曼倩,你不能这样,我一会过去看望可以吗?我当面向你认错,这样可以吗?”

    苏曼倩下意思的摇摇头说:“你不用过来,过来我也不会见你的,就这样吧,让我们彼此忘记。”

    说完,苏曼倩就挂断了电话,她真的不敢再和萧博翰继续的说下去了,她怕自己心太软,又被萧博翰的甜言蜜语所诱惑。

    挂断电话的苏曼倩,又让自己窝进了沙发的角落里,后来桌上的电话又反复的响了好几次,但苏曼倩强忍住,再也没有拿起电话,那一声声的振铃声,让偌大的别墅更显得空阔和寂寞了。

    而在客厅的另一个角落里,颜永一直都很关注着苏曼倩喝萧博翰在电话中的对答,当他听到苏曼倩对萧博翰的拒绝时,他的唇角又那么一点欣慰,当他感觉倒苏曼倩在最后好像是在拒绝萧博翰的到来时,颜永一下子眯起了眼,他看到了一个机会。

    他轻轻的站了起来,在活动胳膊的同时,离开了客厅,走倒外面炎热的花园中,颜永拿出手机给彪哥喝其他人连续的挂了好几个电话,在他自认为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他才冷笑一声,离开了花园,又回到了客厅里。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阅读请。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