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然后是两片薄薄的唇,清泌,清凉,带着倔强就那么压下来。

    蒙铃有点慌,紧紧的闭住眼睛,一点也不敢睁开她的睫毛在灯光中颤抖,感觉着嘴上那波荡开的凉意,就这样,好像很久,好像又一瞬,象是雪花飘落在冰面上刹那间的凌结,蒙铃笑了,她是幸福的笑,她没有在丝毫的犹豫,她勾住了萧博翰的脖子,坚定的,把他那将要离开的头又拉了过来,她要让他好好的吻自己,她不会再让他从自己的掌心轻易的溜掉了。

    这是一个疯狂的吻,他们没有去计算时间,也没有想要停顿的意思,每当一个人喘不过气的时候,而另一个人就担负起主动的攻击,让这个吻能够继续的延续下去,他们忘记了一切,忘记了病房外面那观察镜中是否会有人来探视,忘记了,什么都忘记了,也不再去关注了。

    苏曼倩却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这一幕,她坐车干了过来,她本来是要进来的,但鬼手很倔强的对苏曼倩说:“萧总在昏迷,你进去了也没用。”

    苏曼倩并不想听鬼手的劝告,但鬼手身边的几个人都靠拢过来,在他们的心里,今天萧博翰的晕倒应该和永鼎公司是有关系的,所以对苏曼倩的到来他们一直就持有敌意。

    颜永上前一步,面对了鬼手等人,他冷冽的目光中闪烁出让人窒息的寒意来,假如苏曼倩一定要进去,那么就算是自己现在抛洒出鲜血,也一定会让她进去。

    同样的,鬼手也具有顽强的信念,他绝不畏惧颜永的目光,也不会胆怯颜永的威名,假如今天一定要发生点什么,那就来吧,自己的刀一样是锋利的。

    苏曼倩看到了这紧张的气氛,她不能让他们做无谓的拼杀,她也可以理解鬼手对萧博翰的忠诚喝维护,于是,她妥协了,说:“我就在外面看他一眼,这样总是可以吧。”

    当然,鬼手比起身边的这些弟兄来说,他了解萧博翰和苏曼倩的关系,他也知道这样的探视对苏曼倩来说是需要和迫切的,后来他妥协了,说:“只是看看,不要进去打扰他,这是我的忠告。”

    苏曼倩点点头说:“你应该相信我的承诺。”

    说完,她走到了门口,透过那扇门上安装的玻璃探视镜,她看倒了里面,看到了正在接吻的萧博翰和蒙铃。

    犹如五雷轰顶般,苏曼倩全身都没有了一点力气,她有点摇晃起来,不得不借助手来支撑着墙面,一面自己倒下,她一直都不愿意相信萧博翰是这样一个无情无意的人,她也不愿意相信萧博翰有那么多的风流韵事,她彷徨无助的想起了老爹的话,想起了老爹对自己说过的萧博翰的很多传言。

    她开始流泪了,开始悲伤了,天旋地转,她真的有点难以站立,好在这个时候,她的胳膊被一直强有力的打手抓住,那是颜永发现了苏曼倩情绪上的变化,因为他一直都在关注着苏曼倩,他抓住了摇摇欲坠的苏曼倩,同时也看到了病房里正在接吻的萧博翰。

    颜永不用多说什么,他心如割裂般疼痛的看着神情恍惚的苏曼倩,他搀扶着他,离开了这里,他们一路都没有说话,谁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苏曼倩脸色铁青,就像是大病一场,她的脚步也有点踉跄,心里更是困乏无力。

    这个夜晚苏曼倩绝望又无助的哭了一个晚上,这个夜是这样的长,又是如此的凄凉,第二天苏曼倩病倒了,一个从来都是一帆风顺,无忧无虑,没有受过伤害的人,又怎么能禁受的住如此一个突如其来的晴天霹雳,她倒了,她也虚脱了。

    对病房外面发生的一切萧博翰是不知道的,他和蒙铃的身体贴合在一起,脸靠的很近,他甚至可以看到她脸上细致的绒毛,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呼吸变得灼热,语言已是多余的东西,萧博翰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看到她的眼里雾蒙蒙水润润的,脸上泛了红潮,鼻尖渗出细小的汗珠,嘴唇微微张着,露出鲜嫩水润的舌尖,清纯夹杂着妩媚,他尽力的,贪婪的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

    在后来的几天里,萧博翰一直都在医院住着,这样也是有点无聊和乏味的,对萧博翰来说,每天中最高兴的时候就是护士来给他换吊**,当然了,那里面都是葡萄糖,盐水什么的营养补充。

    萧博翰发现有个护士长的还不错,小护士戴没戴耳环,也没有戴戒指,这小子还观察得很细嘛,他很自豪的说他已经知道三个护士的名字了。

    萧博翰在床上见到谁就跟谁聊天,对护士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今天为什么没戴口罩呢?你平时不是都戴口罩的吗?”

    护士说:“没有哇,我平时我都不戴。”

    一会他又说,“咦,你刚才不是戴口罩的吗,现在为什么没戴了呢?”

    护士说:“刚才我也没戴。”

    医院总是无聊的,他每天除了看看小说,翻翻报纸,就是让蒙铃把病房的们打开,他要看着外面,有时候他就是盯着过道,过道上有一个磁卡电话,他就观察打电话人的屁股,偷听他们讲话。

    他给蒙铃说,这里的人屁股普遍有些下垂,可能是长时间卧床的原因。

    但每天萧博翰最为关心的还是苏老大和潘飞瑞谈判的结果,他现在没有了电脑,所以每天总要用电话和保安公司的林彬联系几次,询问他们有关潘飞瑞谈判的最近情况的进展,在他们没有结束谈判之前,看来萧博翰是不准备出院了。

    昨夜里,一片乌云从北部天边急涌过来,还拌着一道道闪电,一阵阵雷声,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玻璃窗上抽刹那间,狂风大作,乌云布满了天空,紧接着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打落下来,打得窗户啪啪直响。

    又是一个霹雳,震耳欲聋。一霎间雨点连成了线,哗的一声,大雨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斜下来。风,使劲地吹着,萧博翰就听到窗外院子里那树枝被风吹得喀嚓喀嚓作响,雨声连成一片轰鸣,天像裂开了无数道口子,暴雨汇成瀑布,朝大地倾泻下来。

    萧博翰一夜都没休息好,昨天他已经给苏曼倩打过好多个电话了了,但电话那头总是没有人接听,这就更折磨着萧博翰的意志,他就不断的打,那面也永远的无人接听。

    天还没亮,他就起来床,穿上衣服,走到窗户漆面,看着骤雨抽打着地面,雨飞水溅,迷潆一片。雨越下越大,很快就像瓢泼的一样,看那空中的雨真像一面大瀑布!一阵风吹来,这密如瀑布的雨就被风吹得如烟、如雾、如尘。

    萧博翰看着窗外的大雨,忧心忡忡,他开始担心起来,因为昨天他偶尔的听到了鬼手说在那天苏曼倩来过医院,后来据说苏曼倩的情绪怪怪的离开了,萧博翰就回想倒了那个夜晚自己和蒙铃在一起的经过,刹那间,萧博翰感到一种让自己发疯的恐惧,这感觉它一点一点地侵蚀着他的神经和大脑,使自己根本无法入睡,站在这个的地方,虽然门外还有很多恒道的弟兄,但萧博翰还是觉得自己是孤单的。

    和苏曼倩认识这段时间,彼此真正地走近过,自己和她都是个有点多愁善感的人,彼此欣赏,彼此爱惜,相处的轻松愉快。

    但假如她不再相信自己,对自己的轻薄和风流产生极大的厌恶,那么自己该怎么办?

    萧博翰又一次的鼓起了勇气,再一次的拨了苏曼倩的电话,结果依然是误人应答,他怅然不已。

    不知道苏曼倩现在在做什么,她有没有继续的想自己,有没有像自己一样上牵挂和忧伤啊。

    有的,一定有的,在家里的床上,苏曼倩靠在床靠上,她也已经病了好几天,萧博翰来的每一个电话她都看到了,但她不想去接,她不知道自己该给他说点什么,也不想听萧博翰来给自己解释什么,现在的苏曼倩已经不能在继续的痛苦流泪了,她平淡的靠在自己卧室床前,手里捧着一本书,心神恍惚的看着,书中哪有的描写,深深勾起了她想状态相仿的一些回忆。

    佛曰: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滔滔江河,茫茫人海,相识是不是也可以用前世的回眸来换回,以前曾天真的以为真情会很长久,但是他却像烧红的铁杆一样,一放到现实之中,就迅速的冷却,不再发光发热,散发出来的只是冰冷。

    很多事情只能无奈的默默去接受,去接受那坚毅的眼神和游离的借口。也许很多的事情一开始就注定是个错误,当初的自作多情换来了今天的不可预测。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是睡不着,总是习惯的拿起手机按来按去,多少次她都忍不住想要给自己一个借口把那个萧博翰的号码拨出去,但每一次她有在痛苦中收回了发即将发射的手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