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把手伸出窗外,想将那迷人的珠花捧来细细欣赏只可惜,它似乎不想让他沾染它的清纯,缓缓滑落滴入水中,点点溅起,转眼消逝无痕,只留下光滑细腻的感觉,伴着徐徐清风、让人迷眩其中难以自拔!

    不知何时,萧博翰和雨结下了不解之缘,是喜欢它的晶莹,还是喜欢它的纯洁呢?怎么也说不清,只是莫名的欣慰,无缘由的喜欢上了它,它的美丽就如雾中的花,好想将它瞧个清清楚楚,可神秘的它,枉费他---不自觉的,抛弃手中的一切,冲入雨中,如同撞入了一个美妙绝伦的世界!走在无人的长街,只有雨水陪伴着他,静静地、轻轻地,仰着面尽情地接受雨的亲吻,伸长臂搂接上天的淇赏赐。

    喜雨的萧博翰既痴也狂,别人难以理解,似乎也不该让人理解,萧博翰我行我素寻找自己那份独特的情感,唯我狂热的激情依然在等待着。

    回去后的萧博翰并没有急于履行自己在酒桌上对苏老大的承诺,他需要等潘飞瑞先动手,这一点是必须的,所以平平静静的两天时间很快也就过去了,萧博翰除了有条不紊的处理着自己的日常事务,还一直密切的关注着潘飞瑞的动静,他知道战机往往总是在一瞬间出现。

    在这个过程中,萧博翰还派人到了潘飞瑞的地盘,接手了自己和潘飞瑞谈好的酒水供应问题,他们约见了那些酒水厂商的驻地代表,改签了柳林市供销代理的合同,在柳林市的生意场上,萧博翰获得了一次行业的跨越,他的触角扫到了过去恒道从未接触过的领域。

    这个行业是有巨大的利润空间,而且投资并不大,合法性也很强,相比起恒道本身的一些企业,这应该是个不错的生意。

    可是萧博翰还是在焦虑,因为他给潘飞瑞设计的那个方法并不是没有缺陷,他怕潘飞瑞不会走那一步,萧博翰也绝对不能小视潘飞瑞的智商,如果他不按自己的规划去行动,自己又该如何呢?

    萧博翰再看似平平淡淡无忧无虑中,其实还是充满了紧张和不安。

    谢天谢地,这样的忧虑延续到了第三天的中午,萧博翰听到了他期待了两天的消息,潘飞瑞对飞龙会下手了,潘飞瑞采取了一个突然的行动,将那个一直都是盟友的飞龙会赌场连锅端了。

    飞龙会也稍微的做了一些抵抗,但这丝毫没有改变形势的发展,因为当别人在你背后捅刀子的时候,你往往是无法还手的。

    整个战况没有潘飞瑞想象的那么激烈,他只是付出了很少的10多个人轻伤,就打败了飞龙会曲老板的人,一直把他们赶出了柳林市,那些散布在潘飞瑞地盘上的飞龙会销售人员,也莫名其妙的遭到了袭击,他们很多窝藏毒品的聚点也被轻易的端掉,他们手中的毒品都被抢劫一空。

    这样的突变是飞龙会从未预计到的,他们过于相信了潘飞瑞的义气,他们也轻易的认同了同仇敌忾,等曲老板清醒过来,想要组织人手反击的时候,他的实力和人员却已经不能支撑他的行动了。

    他只能很狼狈的逃回了省城,寄希望于总部的援手,但这个希望也破灭了,总部在省城多家帮派的攻击下已经自顾不暇,没有实力和富裕的人员帮他来挽回这个局面。

    曲老板是恨的牙痒痒,但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江湖,这就是黑道,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地下王国中,一切都要看你的实力。

    这样的结果绝不是偶然的,潘飞瑞也曾今犹豫过很久,在萧博翰给他设计了这个计划后,他欣喜了那么一小会,但很快的,他就明白了一个后患,那就是一旦发生了今天这件事情,以后自己很难在和别人真正的结盟了,自己在这次的行动中,出卖的不仅仅是飞龙会,还有自己的信誉和荣誉,说的更清楚一点吧,那就是以后再也没有人会相信自己了,自己会成为一匹孤独的豺狼。

    还不光是如此,还有一个隐患也会深深的扎下根,那就是飞龙会的报复,自己抢了人家的货,打了人家的人,背后拍了人家的黑砖,这些都是要还账的,江湖混,欠账总是要还的。

    所以有一段时间里,潘飞瑞甚至想要放弃这个计划,他想要重新的找到一条出路,所以他耽误了两天的时间,也给萧博翰带来了两天焦虑的等待和折磨。

    他想过好多种方法,包括直接投降,给苏老大俯首称臣,也想过带上人马离开柳林市,找其他地方去发展和开拓。

    但这些想法到最后都还是经不起仔细研究和考验,没有任何一个计划可以保证自己现有的尊严的利益,最后他自己一一的把这些方案否决了。

    他分明看清了萧博翰这个计划中的漏洞和隐患,但无力去摆脱那其中的诱惑,他不想从此之后低眉俯首的做苏老大的跟屁虫,也许,还不单单是苏老大一个人的,还要做萧博翰,晁老板,史正杰等人的,因为一个投降的将军本来就丢失了应有的人格和别人的尊重。

    从自己投降的那一刻起,应该说,在柳林市以后自己也就算除名了,那些新生的年轻人,那些掌握了权柄的官员们,谁会愿意和一个这样的人合作呢?

    不会有人的,这里崇尚的是勇敢,无畏,狠毒,冷酷。

    对一个软骨头,留下的必然是蔑视和不屑。

    潘飞瑞像是一个饮鸩止渴的人,他只能跳进萧博翰给他圈定的路线走,他没有选择,没有回避和折中的路线,所以他动手了,在连自己都难以相信的犹豫中动手了。

    消息的到来让萧博翰露出了笑容,他成功的解决掉了本来该他面临的危机,现在他还要继续扩大他的收获,他拿起了电话:“雷刚,你现在可以带人对水果批发市场和汉口巷发动攻击了,记住,就这两个地方,其他的我们不要。”

    雷刚也等待这个指示等了好几天了,他没有丝毫的停顿,就说:“放心吧,萧总,我马上集合人手,一个小时后发起攻击。”

    萧博翰很满意的放下了电话,但稍微的想了想,他又拿起了电话:“喂,潘总啊,你好了,嗯,谢谢,谢谢你再酒水供应上的支持啊,同时我也祝贺你拿下了飞龙会,那么剩下的事情就看你自己把握了。”

    潘飞瑞今天还是有点小兴奋的,这主要来源于他没有想到飞龙会是如此不堪一击,而且从省城传来的消息也告诉他,飞龙会目前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根本就没有能力对自己展开报复,呵呵,自己最近的霉运算是宣告结束了,也许自己还能小小的发一笔财,手上的毒品那都是钱啊。

    高兴中,潘飞瑞就很客气的说:“萧总啊,后面我会慢慢的和苏老大讨价还价的,我也仔细的想过,他是不敢拿这个生意和我玩的,嘿嘿,我不怕。”

    萧博翰连连说:“嗯,嗯,不错,不错,就是这样的,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我要给你通报一下。”

    “奥,什么事情啊,萧总?”

    萧博翰有点难为情的说:“这事啊,哎,说了潘总不要生气啊。”

    “嘿,看你怎么跟个娘们一样,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干干脆脆吗。”

    “那行,我就直说了。”

    “说,说。”

    “潘总,是这样的,苏老大让我对你发起攻击,我答应了。”萧博翰终于是扭扭捏捏的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潘飞瑞根本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办法啊,你知道,我本来也害怕苏老大的,所以我就求老哥你配合一下,帮我做个样子给苏老大看看。”

    听到了萧博翰的话,潘飞瑞有点不解的问:“配合?怎么配合?”

    “很简单的,过一个小时我的人就要过去收回批发市场和汉口巷了,你让你的人回避一下,这样大家都不会有什么损失了。”潘飞瑞张大口,半天说出不出话来,这个萧博翰真是老太婆靠墙,边喝稀饭边看表——卑鄙(背壁),无耻(无齿),下流到了极点(几点)。

    他要抢夺自己的地盘,抢就抢吧,他还要告诉自己,还要让自己把人撤了,这样的人真是旷世难遇啊。

    萧博翰见潘飞瑞还在发呆,没有及时回答,就嘴里连连的感谢:“谢谢潘总成全,谢谢,谢谢,我挂了。”

    说完就真的把电话挂断了,他坐下来,想想,实在是有点憋不住的笑了起来。而潘飞瑞就根本笑不出来了,他明白萧博翰是要收回过去给自己的那两个地盘,因为在最近潘飞瑞也早就想通了为什么当初萧博翰要送这凉快地盘给自己,但想通了也没用,那就像一块烂苕,已经烂在了自己手中,现在事情没有了,麻烦扫除了,萧博翰就来趁火打劫回收地盘了。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阅读请。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