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嗯,是啊,可惜哈学军啊,不知道自爱,辜负了很多人对他的期望,你以后要引以为鉴,不要重哈学军的覆辙啊。 ”韦市长摇着头感叹着说。

    冷旭辉连连的点头:“是是,我明白,我明白。”

    “对了,这次你们县上的领导班子调整,本来是没有考虑你的,你和哈学军在会上争议很大,后来哈学军出事情了,要不是我坚持,只怕你这个任命也会作废的,所以你一定要自爱,不要忘乎所以,市里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你们洋河县的。”韦市长看冷旭辉恢复了镇定,这才把话转到了正题上。

    冷旭辉很谨慎的回答说:“我知道的,前段时间我就听说了这个消息,对韦市长的提携之恩,我会牢记在心,也一定不会给你丢脸。”

    韦市长摆了一下手说:“不存在什么提携之恩的说法,都是为了把工作搞上去,我是早就听说你很不错了,现在就算是给你一个平台,看你发挥发挥。”

    冷旭辉嘴里又唠叨了几句感谢,但韦市长这时候话锋一转说:“你和哈学军上次是为那个煤矿跑的手续,是不是最近出事的那个北山煤矿”

    冷旭辉就愣住了,韦市长今天怎么会提出这个问题啊,对于北山煤矿范晓斌那一块,自己可是从来没有插过手,那都是过去雷副县长和哈县长在里面,自己上次也不过是顺便的和哈学军一起来了一趟,至于办的什么手续,自己是不太清楚的。

    冷旭辉有点紧张,他怕韦市长把这倒霉的北山煤矿和自己联系到了一起,就嗫嚅着说:“韦市长,这个煤矿我是没插手过,上次也是哈学军来办的手续。”

    韦市长就脸上严肃了起来,他冷冷的看着冷旭辉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难道你们季书记难道别人会冤枉你吗有的问题市里已经接到很多反映了,我暂时压在手上,就看你以后工作的情况。”

    冷旭辉明白了,是季子强早背后搞的鬼,他心中就有了一股无名的怒火,看来他是想把哈县长的手下一锅端啊,不要看他经常笑嘻嘻的,也太虚伪了。

    冷旭辉也不知道韦市长手上都掌握了多少自己的问题,因为要严格的来说,自己也确实有一些一些问题,但话说回来了,现在的官场,谁有能保证自己一尘不染呢

    韦市长见冷旭辉已经心许了,就继续说:“嗯,一个领导光有能力还不够啊,要走上重要岗位,担当起重大责任,还需要品行和理念,对了,你今天也到叶眉书记那里去过了吧。”

    韦市长话锋一转,眼神中也露出了咄咄逼人的冷峻来。

    冷旭辉就一下子感到了头晕目眩,他的大脑里面养分明显有点跟不上了,他知道韦市长和叶眉书记的不和,自己刚才还说是专门过来给韦市长汇报的,看来人家早就得到了自己先到市委的消息了。

    冷旭辉结结巴巴的说:“本来是专门过来给你汇报工作的,后来我们季书记给叶眉书记带了点东西,我就县过去送了。”

    他不得不解释一下,但在解释的同时,他也展开了一次有效的反击,季子强给叶眉带的有东西,但没有给韦市长带,这是不是会让韦市长对季子强产生点怨气呢

    韦市长果然脸色一沉说:“你倒是很听季子强的话吗。”

    冷旭辉一听韦市长这口气已经有了一点对季子强的怨恨了,忙说:“人家是书记,很多时候我还要听他的安排。”

    韦市长哼了一声说:“我们干工作是要坚持原则,不是看谁的官大,这个季子强我就一直不怎么看好,我也希望你能坚持自己的原则,他对的地方你当然要服从,但不对的地方,要坚决的制止,我最讨厌模棱两可,合稀泥的干部。”

    冷旭辉半天才有点嗫嚅着说:“我我知道了。”

    韦市长没有说话,他只是冷冷的望着冷旭辉,良久以后,韦市长才逐渐的缓和下了神态说:“你明白这点就好,你要有原则的,不能随波逐浪,晕晕谔谔的,一个人就怕盲目的抱有一些幻想,那最后会害了你。”

    冷旭辉听明白了,韦市长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他不希望自己游离在叶眉和他之间,更不会允许自己两面讨好,要是那样,他一定会抛弃自己。

    而自己一但被他抛弃了,后果会很严重,季子强也已经准备对付自己了,自己会内外交困,几头打压,这个县长就难坐稳当了,看来只有跟上韦市长,才能稳住咯咯位置。

    办公室安静下来,这样的安静更加大了冷旭辉的恐慌心态,他哆嗦着手,掏出了自己的香烟,试探着给韦市长递了过去。

    韦市长看着冷旭辉颤动的手,凝视了一会,在冷旭辉尴尬的正要缩回手的时候,韦市长长叹一声,悠悠的叹了口气,接过了冷旭辉的香烟,冷旭辉连忙给他点上,自己是不敢在抽烟了。

    韦市长还是没有说话,等这支烟抽的差不多的时候,他才说:“旭辉同志啊,算了,过去的都不说了,既然华书记和哈学军过去都很看好你,我今天也见你很实在,我这人还是念旧,以后你有什么困难就尽管来找我。”

    冷旭辉有点激动的望着韦市长,立马就表态了:“请市长放心,我一定严格要求自己,坚持原则,对季子强同志一些错误的做法,及时汇报和坚决制止。”

    韦市长见冷旭辉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要的回答,这才转变的笑容说:“好好干,我是绝对信赖你的,市里是一定会支持你的工作。”

    冷旭辉就千恩万谢的说了很多奉承话,这才汗流浃背的离开了韦市长的办公室。

    等冷旭辉坐上了车,一路往洋河县赶回去的时候,他的心绪也慢慢的镇定了下来,对季子强的背后捣鬼,冷旭辉也恨的牙痒痒的,虽然自己是不敢明着和他干,自己也惹不起他背后的靠山,但一定有办法让季子强也知道一下自己的厉害,以后不敢轻易的触惹自己。

    季子强是一点都没有想到这些,今天方菲又来问白龙乡大棚种植基地的资金问题,季子强还差点把这事情给忘了,现在方菲一提起,季子强就赶忙的给冷县长去了个电话:“冷县长,我前几天到下面看了下,那个白龙乡的大棚蔬菜基地已经是动起来了,我就想问下,他们的资金准备的怎么样了”

    冷县长正在办公室看文件,嘴里还叼着一根烟,接上电话,一听季子强说的是这事情,他就从烟雾后面抬起了头,脸上闪现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不过这笑容在烟雾散尽前已经消失了,他用很平和谦恭的语调说:“季书记你好,资金的事情,我已经和财政肖局长打过招呼了,过几天就可以筹措好了,你让他们在耐心的等几天,一到位,我就给你汇报。”

    季子强听说人家已经很上心了,也就客气了几句,虽然是不到十万元的钱,但在洋河县上也不是个小数目的,用钱的地方太多了,冷县长能这么爽快的答应,也算不错。

    冷县长放下了电话,就嘿嘿的笑了:你季子强拽什么,什么都想管,那你就好好的管下这事情,呵呵,你就枕头垫的高高的,慢慢的等,我要让下面基层的干部都知道,你季子强说话也有不灵光的时候。

    季子强是不知道冷县长的想法的,他一点都没想到,冷县长是想通过这件事,准备让他失信于基层,让他给人留下个出尔反尔的光辉形象。

    过了几天,季子强就偶然的又想起了这事情,不知道那款子到位了没有,再不到位,只怕那乡上真的扛不住就要停工了,所以他就给方菲去了个电话:“方县长,你们那大棚基地的款子拨到位了了吗”

    方菲就抱怨起来了:“书记啊,我还说准备找你呢,一直没动静啊,乡上已经催我了。”

    季子强有点疑惑的说:“奥,还没拨啊,不是上次都说好了吗,嗯,好,我知道了,我给冷县长打电话问下,挂了。”

    季子强挂断了方菲的电话,给冷县长又拨了过去,冷县长正在外面,也不知道是喝酒,还是做什么,反正是很吵的,他接上了季子强的电话,就说:“书记,你放心好了,这事情我安排好了,就这两天,没问题。”

    季子强一听又是这话,苦笑着摇摇头,也不好在多说什么,就只好又给方菲去了个电话,把情况说了说,让她放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