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个黑衣白帽的交警在路边截住一辆出租车,和司机手舞足蹈互相指戳,却只见张嘴没有声音。

    萧博翰发现马路上的车特别多,一辆接着一辆,每辆都不一样。

    每到夜幕快要降临,柳林市的街道就热闹起来,白天关门的理发店开了张挂起了红灯笼,短短几十米的街道就挨着开了十几家理发店,里边连理发的推子都没有,鬼知道他们怎么理。

    萧博翰是准时到了辉煌度假村的酒楼包间,包间里苏老大还没有来,只有晁老板喝他的总经理伍艳两人,萧博翰的到来获得了他们两人的欢迎,特别是伍艳,她几乎就想要给萧博翰来一个拥抱,倘如自己的老板不在,倘若这里不是酒店。

    这也可以理解,是萧博翰让他们摆脱了前段时间的危机,也是萧博翰让他们重新获得了更好的未来,他们的生意,他们的销售,都在最近恢复了许多,这不得不拜萧博翰所赐。

    伍艳今天收拾的很优雅,含情的眼神从萧博翰进来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变换过,她萧博翰这个年轻人,感觉他有睿智,有激情,但她也知道,自己仅仅是只能喜欢而已,因为自己并不是一个自由之身。

    她热情的招呼萧博翰坐下,说:“难得萧总能赏光,快快,坐下喝点茶吧。”

    说完,伍艳亲手给萧博翰到上了一杯茶水,用芊芊玉指给萧博翰端到了面前。

    萧博翰赶忙道着谢,说:“伍总和晁老板久等了,我来晚了,道个歉。”

    晁老板哈哈一笑说:“自家人,客气什么啊,我也是今天闲一点,就先过来坐坐,苏大哥估计马上也就到了,我们先点菜。”

    伍艳就转身叫来了服务员,点起了菜,萧博翰和晁老板东拉西扯的聊着一些毫无边际的话,慢慢的等苏老大的到来。

    伍艳也是很殷勤的,不断的给萧博翰添水,点火什么的,充分表达了她对萧博翰的关怀和亲昵,很多时候,萧博翰自己都感觉有点难为情的。

    好在这样的等待并不太长,苏老大就带着苏曼倩走了进来,苏曼倩一身黑色高领露肩晚装短裙,黑色丝袜,红色皮凉鞋,手中拿着红色小手包,波翻浪卷的黑发下,是一张美丽安静的面庞,既奢华又妩媚,让萧博翰看的怦然心动。

    萧博翰不由的起身迎上前来,礼貌的招呼着苏老大和苏曼倩。

    萧博翰的举止潇洒,面容英俊,温柔的目光中充溢着成熟男子迷人的魅力,尽管苏曼倩进门时已经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但看到萧博翰的那一瞬,她还是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苏曼倩的确很美,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微现梨涡,包间灯光反射过来的照在她的脸上,更显得她肤色晶莹,柔美如玉,她肤色奇白,鼻子较常女为高,眼睛中却隐隐有海水之蓝意。

    在苏老大和苏曼倩落座之后,萧博翰惊讶的发现,今天的包间里异常的靓丽,两位女子各自不同的美丽让包间显得流光溢彩,灿烂夺目,伍艳有伍艳的成熟之美,苏曼倩有苏曼倩的年轻俊秀,这两者再今天的有机结合,真是一道难得的美景。

    苏曼倩的目光一直都锁定着萧博翰,他们眉目传情,款款温柔中传递了两人的相思和爱慕,但苏老大很快就打断了他们的柔情蜜意。

    苏老大对萧博翰说:“博翰,这次多亏了你啊,现在的局面已经很好了,今天我就直言不讳的说吧,我想让你站出来,和我们一起共进退。”

    萧博翰知道自己的麻烦来了,苏老大已经不再耐烦了,他想要催枯拉朽般的一举击败潘飞瑞,不想在和他这样纠缠喝僵持了,他想要自己从背后发起猛烈的进攻,来完成对潘飞瑞的最后一击。

    萧博翰沉默了,也一时不知道应该找一个什么借口来对苏老大的提议做出搪塞,但时间和环境是不允许他多做思考的,因为包间里的每个人,包括苏曼倩都再看着他,等待着他理所当然的回答。

    这似乎对萧博翰是一件好事,只要自己稍微的出一点力气,胜利就会来到,自己也将成为一个真正的参与者,去分享那所有的战果和荣誉。

    但他们谁知道萧博翰的心思呢,萧博翰是绝对不愿意潘飞瑞就这样快的垮掉,因为萧博翰还没有准备好来应对苏老大,他还需要时间,还需要继续的积攒实力,直到条件允许的时候。

    不过这想法只能是想法,现在的萧博翰面临的是怎么回答苏老大的邀请,他沉吟了片刻,抬头看看几双关切和期待的目光后说:“行,我准备一下,过两天就对潘飞瑞发起攻击。”

    苏老大哈哈的大笑起来,说:“好,博翰真是爽快,那我们就休整几天,等你的好消息。”

    萧博翰嘴角就勾起了一丝笑意,说:“行,你们休整一下也好,该我出点力气了。”

    晁老板和伍艳都很欣慰的笑了起来,能够把萧博翰拉进来,拴上一个战车,这样对他们来说更为有利,下一步是不是还可以吧毒品的销售延伸到萧博翰的领地去,要是那样的话,呵呵,就更好了。

    这菜和酒也就上来了,苏老大简要的为最近的局面说了点祝贺、回顾、展望等等,并主动带头喝了半大杯五粮液,然后,逐一点将,“来来,博翰你说两句”。

    于是,基本按照座次,讲话、敬酒、干杯,内容也是东拉西扯的多了点的,就是给彼此“戴高帽,祝愿云云。明知是礼貌、客气,却也熨贴。为了让这几位柳林市的大哥吃得开心,喝得开心,伍艳也举起酒杯,展开媚态,发起了攻势。

    她娇笑着一一的给三位大哥都到了酒,碰了杯,到了萧博翰面前的时候,伍艳几乎是贴在了萧博翰的身上,可能她并不知道萧博翰和苏曼倩的关系,所以再举止和态度上就表现的过于亲昵了一点。

    但萧博翰是知道啊,所以再这个过程中,萧博翰的紧张是可想而知的,就算伍艳的丰满的**再单薄的衣衫下不断的撞击萧博翰的身体,就算伍艳那诱惑的眼神中不断流露出风情,但萧博翰还是一脸正经的,老老实实,唯唯诺诺的接了她的几杯酒,这才算把她打发走。

    酒过三巡,大家也就敞开的喝了起来,苏曼倩喝的少一点,她整个注意力今天都放在了萧博翰的身上,萧博翰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的微笑和皱眉,都牵引着苏曼倩的神经,她感觉自己已经完全的陷入了自己给自己编制的那个梦境,梦境中有自己,也有萧博翰。

    萧博翰也是一样的,苏曼倩就仅仅这么一个目光,都可以使萧博翰感受到自天而降的一阵电击,他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她。他深深出了一口气,好似他突然间脱离了躯壳,觉得心里像被什么充满了似地。萧博翰仿佛是见到了来自天国的幻影,他的目光正热切地追随着她的身影,渴望着她的目光再能投向他。

    苏曼倩凝视着他的目光,萧博翰点头冲她微笑着,他感到太阳穴的血管跳得历害,即使是她那么不经意的一眼,也足以唤醒萧博翰沉睡的感官。他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激动,他遍体感到震颤,他想说点什么却一个字也没说出口。苏曼倩也来帮他倒酒了,她说:“少喝点,但我不得不给你到酒。”

    萧博翰也温情的说:“你到多少我就喝多少。”

    “为什么?”苏曼倩明知故问。

    “因为是你到的。”萧博翰也小声的肉麻的说。

    “我到的和别人有什么不同?”

    “当然有了,因为你是苏曼倩,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人。”萧博翰有点醉了,他的表达让苏曼倩一下就脸红起来。

    好在包间的其他几个人都在讨论着一个关键的话题,这才让他们的卿卿我我没被注意。

    萧博翰毫不犹豫的喝掉了苏曼倩给他倒上的酒,萧博翰一直认为酒是天底最可恶也最可爱的东西,他能给人带来快乐,也能给人带来痛苦,这完全取决人的思维,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酒是最极端的催化剂,猛烈而急促,能让人轻飘得飞到天堂,也能让人沉重得瘫软在地。

    酒是与心情成正比的东西,它的基础就是人的心情。那些终日流浪,以酒为家的酒鬼又有哪一个不是一肚子的伤心事?又有哪一个没有一肚子值得消沉的理由?不然,他们也不会成为酒鬼。酒其实就是心存阴险目的家伙发明的可以把快乐和痛苦都加倍的东西。

    但今天萧博翰却想喝,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对苏曼倩的牵挂,到现在为止,萧博翰喝很多的女人有过交往,也和很多女人发生过关系,但唯独他对苏曼倩有一种虔诚和仰慕的感情,每一次在苏曼倩的面前,萧博翰总有一种从心底涌动上来的纯洁。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阅读请。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