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问题是自己不能动手,如果刚才那两脚是出于气氛和情绪使然,现在萧博翰的退后也就是明智的选择了,一个柳林市道上赫赫有名的大哥,换句话说,一个响当当的集团老总,在这个人来人往的地方,和一些地痞流氓对殴,这真的既不好看,也不好听。

    萧博翰的判断一点都不错,最先冲上来的几个人还没有靠近萧博翰,就让萧博翰旁边的三位保镖踢飞了,几乎他们是一起飞了出去,这变化太过突然,让冲在后面的人都受到了惊吓,他们停住了脚步,知道面前的这几个人不是等闲之辈了,这让他们冷静了许多,他们开始认真起来,有人从腰间掏出了刀子,有人从身后拔出了砍刀,身上没有武器的也东张西望的在地上找起了转头,棍棒什么,等他们做好了准备,这才步伐凝重,缓慢的向萧博翰他们几个靠拢过来。

    萧博翰皱着眉头,淡漠的掏出了香烟,给自己点上,眯起眼来,看看天空,吐出了一口烟雾,嘴里自言自语的说:“真是个好天气,可惜了。”

    蒙铃也走了出来,她更是没有一点惊慌,所有今天购买的东西她都小心的放在了台阶上,从腰间仔细的掏出了两把银光流动的小刀,向对方走去,不过她眼中的寒意在这阳光灿烂的时刻,显得有点不大协调,假如抛去这一点的话,她不管是姿态,还是仪容,都是很完美的。

    双方的局里在一步步的接近,附近来来往往的路人也发现了这个情况,他们或者赶快绕开,或者远远的注目观望,很快的,萧博翰和这些彪哥的人就隐隐约约的形成了一个被人群圆弧围观的焦点了。

    着刀真让萧博翰有点难为情起来,毕竟萧博翰没有多少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斗殴的经验和习惯,他感觉自己这些人就像是一直被围观的猴子,将要给观众奉献一台劣质的演出。

    “住手!”一个低沉,但很有穿透力的声音从街道旁边的刚刚驶来的一辆车上传来。

    所有人都被这声音镇住了,因为着声音太具威慑力,只见那辆还没完全停稳的车门打开,一个强健体格的人走了出来,也只有他才具有这样的威势,他就是永鼎公司行动队的头目颜永。

    冷凝的表情在他的脸上定格着,他就如冬夜里的风一样,寒气逼人,所有彪哥的帮手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眼中闪过一瞬间的惊喜,但时间很短之后,便换上了惶恐他会不会感觉我们很差劲,这么多人对付人家几个人都没占到便宜,还有刚刚倒下的几个弟兄正在地上唧唧哼哼的呲牙咧嘴,这太丢人了。

    颜永没有看别人,其他所有人在他眼里都是无关紧要的,他的目光从下车就一直锁定在萧博翰的身上,他一步步的走到了萧博翰的面前,把身上的寒意就带给了身边的每一个人。

    萧博翰也感受刀了颜永身上的寒意,但萧博翰并没有表现出这一点,他依然淡漠的抽着烟,他看到了颜永,但有似乎没有看到,两人相对站立了几十秒的时间,颜永说话了:“萧总,我的弟兄们不懂事。”

    萧博翰眯起了眼,说:“你想说我也不懂事吗?”

    “哪到不敢,萧总既然连我们苏大哥都称之为‘隐龙’当然不会和他们一般见识。”颜永铿锵有力的说。

    “我是没有打算和他们一般见识的,但人不咬狗,够要咬人啊,如之奈何?”萧博翰懒散的回了一句。

    颜永的眼中就有了一闪而过的怒气,他看不惯萧博翰这样淡定的样子,也看不惯萧博翰英俊的面容,更看不惯萧博翰不以为意的笑,但他同时也知道,自己是不能和萧博翰动手的,自己不配,至少在目前自己是不配的。

    他冷冷的说:“就算他们是狗,萧总,就算你是在打狗,但也要看主人的面子。”

    萧博翰微微一洒:“是啊,所以我就没有动手啊,但我不得不说,这样的狗真的有点太野了,在自己的地盘,在自己保护的商家这里,豪恶霸道,是不是有点狗占门槛的意思?”

    “就算是这样,该教训他们的也是我。”

    “不错,那你就教训吧,我没什么意见,呵呵呵。”萧博翰好整以暇的说。

    颜永不愿意和萧博翰在多说什么了,因为他也知道单凭口舌之利,自己绝不是萧博翰的对手,他也不想过问事情的由来,因为今天的主角是一个大哥,一个正在和永鼎公司合作的大哥,这点小事是没办法来纠缠和理论的。

    他恨恨的剜了萧博翰一眼,转过身去,对那些正在发懵的弟兄说:“不开眼的东西,你们在找死,这是恒道集团的萧总。”

    其实刚才这些人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所有人都有点傻了,搞了半天自己刚才想要对付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萧博翰,真是瞎眼了,萧博翰早在所有盘口传成神话了,何况刚刚自己帮会的大哥才给他起了一个‘隐龙’的绰号。

    颜永又冷冷的看了一眼还在冒汗疼痛的彪哥,说:“从今天起,你不用再来永鼎公司了,丢人现眼。”

    那个彪哥脸上就呈现出一种被抛弃的神情,他无力的靠在地上,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

    颜永在说完这话后,头都不会的上车走了,他也很气闷,本来是随便出来转转,例行的检查一下地盘,没想到遇上了这事情,还凭空的受了萧博翰几句抢白,真没意思。

    萧博翰扔掉了烟头,对蒙铃几人说:“走吧。”

    几个人都收了手中的兵器,一起跟着萧博翰离开了。

    那些围观的群众,本来还指望看一场好戏呢,现在见主角都要走了,估计今天是没什么欣赏的了,也很遗憾的摇摇头,散去了。

    但那个彪哥却阴毒的看着萧博翰的背影,他的仇恨是无法融化的,这个萧博翰,不就是仗着自己是位大哥吗,他一直都那么的无视自己,而因为他,自己丢掉了在永鼎公司这份最为热爱的事业,自己幻想着有朝一日走上大哥的美梦全被这个人毁灭了,这个仇一定要报,绝对要报,不然这一生一世再也没法从柳林市混起来,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刚才那些还准备为他两肋插刀的弟兄们,此刻已经用怜悯和鄙夷的眼光看自己了。

    他久久的盯着萧博翰的背景,咬牙切齿的说:“等着,等着,你会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

    萧博翰是没有回头看的,他一路低着头走远了,假如,他回头看到了彪哥的眼神,或者他就不这么轻松了,因为那眼光真的很毒,很寒。

    这一天对萧博翰来说算是放了一个假,虽然发生了这些事情,但回头想想,萧博翰还是感觉很有意思的,从踏上恒道集团的大哥那天起,萧博翰就从来没有过真正的身心放松过,每天都在尔虞我诈中生活,每天都要算计,都要挖空心思的考虑,而今天,在和蒙铃转街的这段时间,萧博翰什么都可以不想,的确让他轻松许多。

    回到了恒道总部,刚上楼道,萧博翰就看到了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孙亚俊,萧博翰招呼了一声:“孙总,来办事啊。”

    孙亚俊赶忙垂手站在过道的旁面,回答说:“萧总好,我来办点款子,工地实在有点揭不开锅了。”

    萧博翰就想到了他们的资金情况,说:“这个张总也真是的,我给他打过好几次电话了,他对我也是拖,你那资金压力很大吧?”

    孙亚俊确实最近闹心,那面房地产张总是有意的欠款,这面工人工资和一些材料款一天都不能少,自己来总部要钱要了几次,每次都感觉不好意思的,别的企业是不断的给恒道集团创造利润,自己这面的窟窿是越来越大,还不好给萧博翰说,人家萧总对自己够意思了,除了公事,就是妹妹小雯那事情,人家也是上心上意的,把妹妹送到省城一家最好的戒毒所,费用也是恒道支付的,自己再用这些闹心的事情来烦他,那真说不过去了。

    孙亚俊现在已经由最初的对萧博翰怨恨,慢慢的变成了对萧博翰的感激,其实他自己也是知道的,自己的怨恨并不合理,自己怨恨萧博翰没有早点答应接替恒道集团,没有早点完成对恒道集团的延续,这才促使了自己无依无靠,冒险刺杀萧老大。

    但这个理由很牵强,可以说只是自己给自己在寻找着一种开脱罪行的借口,无外乎就是想要获得一个心安理得的平静而已。

    而萧博翰从接手恒道集团之后,一点都没有怪罪自己,对自己也是委以重任,特别是对自己妹妹的关怀更让孙亚俊明白了,自己欠恒道太多的情,欠萧家太多的债,这个情和这个债真不知道那天才能偿还,能偿还吗?还的清吗?以后那些人还会不会再来找自己呢?这许许多多的纠结,让孙亚俊在痛苦着。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阅读请。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