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时候,萧博翰带来的三个保镖也走了进来,他们没有和萧博翰,蒙铃打招呼,径直找个地方坐下,每人要了一**啤酒默默的喝了起来。

    萧博翰也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微微的,不易觉察的点了下头,就再也没有注意他们了,因为蒙铃在一阵恢复后,话又多了起来,今天萧博翰是好人做到底,也就尽量的陪着蒙铃多聊一点东西,看着蒙铃高兴,愉快,萧博翰的心中其实也是有一种给予别人快乐的快乐。

    不过这快乐很快的就被打断了,刚才坐在店里的两个男子中的一个走了过来,看他的样子,毫无疑问的是喝了酒的,他来到了蒙铃的旁边,肆无忌惮的对蒙铃说:“很不错的丫头啊,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

    蒙铃杨了下眉头,却没有生气,只是看了一眼萧博翰,今天蒙铃心情很好,不会因为一个男人冒失的唐突就生气。

    倒是萧博翰抬起头脸上有了一丝温怒,眼前的这个人,20多岁吧,此人很瘦削,一副闪着贼光的眼睛中流露出睥睨,狂霸的神态。

    他说着地道的柳林市口音,但语气间的轻薄让萧博翰很讨厌。

    萧博翰显得泰然自若,说:“我们好像并不认识,所以就不用麻烦你请客了。”

    这个年轻人根本都不看萧博翰一眼,这是他有意摆出的狂傲姿态,他还是盯着蒙铃说:“怎么样小妹妹,一起坐坐。”

    萧博翰让人家这样无视还属少有的事情,他气急反笑了,说:“呵呵,这位兄弟大概多喝了一点吧,不用在纠缠了,回去好好喝你的酒吧。”

    这时候,这个年轻人就狠狠的看向了萧博翰,说:“你应该看的出来我不想搭理你吧?我不过是想请这位女孩喝一杯,又不是想要做其他的,你激动什么?”

    萧博翰真是有点无语了,这样说来倒是自己素质不够了,他叹口气说:“行啊,要是她愿意陪你去喝一杯,我没有什么意见。”

    老板娘有点紧紧张张了,她走过来对这个年轻人说:“彪哥,你看人家是客人,我这每月也没少你的保护费,能不能高抬贵手,不要影响我生意,要是找人陪你喝酒,我陪你。”

    这个叫彪哥的就很不耐烦的把老板娘一掌推开,说:“谁要你个老娘们陪啊,我就找这个小妹妹。”

    萧博翰见他如此无聊,一直压制的火气就慢慢升了上来,蒙铃一看萧博翰的表情,知道他生气了,就想赶忙结束这个事情,蒙铃倒不怕事,但本来今天挺高兴的,让这人坏了情绪真不值当,就说:“这位兄弟,你赶快回去吧,我不喝酒的。”

    这个彪哥一把就抓住了蒙铃的胳膊说:“那怎么行,这样漂亮的妹妹不喝酒可惜了,在广场这一片,不给我彪哥面子的还没有生出来。”

    萧博翰早就怒火中烧了,现在又见他抓住了蒙铃的胳膊,更是气愤,冷冷的对他说:“我不管你在广场这一片有多厉害,但现在你马上先把手拿开,不然你会后悔。”

    这彪哥就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后”那个‘悔’字还没出口,他就感觉到自己裆部已经重重的着了一脚,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猛的弯下了腰,抓住蒙铃的手也松开了,双手扶住了餐桌,头上冷汗冒了出来。

    萧博翰收回了自己的脚,看着他说:“就算你是苏老大的人,但也不能如此嚣张。”萧博翰知道,广场这一片是苏老大的地盘,能在这收保护费的,当然也就只能是苏老大的人了。

    这个疼痛的脸都有点变型的彪哥抬起头,阴毒的看着萧博翰说:“你要为这一脚付出代价的,虎子,叫人。”

    那个和他在一起坐着喝酒的年轻人早就拿出电话喊人了,萧博翰手下三个保镖也站了起来,但萧博翰微微颔首,示意他们坐下,又对彪哥说:“你的很为很让我不齿,江湖混也要有江湖混的规矩,在自己地盘上,在自己商户这里闹事真让我鄙视你,滚蛋吧。”

    这话一说,萧博翰到有点后悔了,本来他想拉上蒙铃离开的,但自己无意间说了个“滚蛋吧”,这一说自己到不好先离开了,他眉头就皱了一下。

    那个彪哥倒是没有动手的力气了,他一阵阵的吸凉气,下面老二估计很疼,但嘴上却是一点都不认输,好歹这是自己的地盘,自己在认栽了,以后还怎么混,他就狠狠的说:“有种你等5分钟,那才算是男人。”

    这话倒是帮萧博翰解围了,萧博翰呵呵一笑说:“行,我等你5分钟,5分钟到了,我就不陪你玩了。”说完,萧博翰就抬起手腕,看着自己的手表。

    那个刚刚打完电话的年轻人也跑了过来,一面搀扶着彪哥,一面说:“好,你等着。”

    看来他并不敢单独的和萧博翰挑斗,萧博翰的气质和健壮让他自认不是对手。

    趁这说话的空档,这个彪哥也慢慢的能忍住疼痛站直身体了,他长吸一口气,从腰上一把拽出了一柄三棱刮刀,就往萧博翰身上扎来。

    不过他再一次倒霉了,蒙铃比他的动作更快,就听“咯吧”一声,他持刀的手腕就被蒙铃拧脱臼了,同时,萧博翰的脚也闪动了一下,这个彪哥就远远的倒在了地上,这次的疼痛比上次还要严重,他的头上汗水一溜一溜的趟了下来,而眼泪和鼻涕也都冒了出来,不过这小子也算够狠,倒是没有喊叫出声,他紧紧的咬着牙,还想去捡地上的刮刀。

    萧博翰叹口气,感到很没意思,自己一个柳林市数一数二的大哥,到和一个小马仔给动上手了,虽然自己只是动的脚,但这传出去也不好听,他在一次看看手表,恼火,时间才过去了两分钟,他只有耐心的喝口茶,对坐在远处的那几个自己的弟兄说:“你们把他扔出去。”

    这几个弟兄早就想动手了,一听这话,立即就站了起来,上去先是在这彪哥的身上踩上几脚,然后两人提着他的胳膊,还有一人逼住彪哥的另一个兄弟。

    彪哥总算是明白了,人家还有帮手在,难怪一点不在乎自己,他有点后悔自己没有耐心的等待一下就匆忙的动手了,真他妈丢人现眼,但他也就是想想这问题,因为现在身不由己的被两人抓着,几步到了门口,就感到背心一疼,腾云驾雾般的飞了出去,倒在酒吧的外面挣扎着一时也没有爬起来。

    和他同来的那个脸都有点变青了,他没有和萧博翰他们在说话,自己就一头冲了出去,扶起了地上的彪哥。

    萧博翰的几个保镖又回到了刚才的座位,萧博翰也默默的喝着茶,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倒是老板娘和其他的几位客人有点惊慌失措起来,那两对情人都站起来,一面看着萧博翰他们,一面到吧台买单离开了。

    老板娘忙对萧博翰说:“你们两位也快走吧,茶钱我免单了,不走一会真有麻烦,他们是这一片的霸王,你们对付不了。”

    萧博翰笑笑,对蒙铃说:“你付账吧,我们也准备走了,还有1分多钟。”

    蒙铃有点歉意的看看萧博翰,都怪自己,给萧博翰添堵了,她过去付账,老板娘和她说了几句什么,好像是不用掏钱什么的话,萧博翰也没在意,看看5分钟时间已经到了,萧博翰就站起了身,说:“走。”

    萧博翰当先走了出去,外面的阳光真好,让人没有理由地喜欢,萧博翰站在酒吧的门口上,阳光明亮地挥洒着温暖,晒得他通体舒畅,懒洋洋得不想动弹,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等着蒙铃,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少男少女,蓦地往事翻上心头,顷刻间醉入春阳。

    细数往事,原来自己的青春便如水般逝去,快到令人猝不及防,仿佛昨日还在寒假之初为自己编排了长长的计划,再回首却已经走进了社会,可怜的雄心壮志无一例外地落入时间的隙缝中,无迹可寻。那么又有多少往事值得怀念,只那么一想,萧博翰嘴角情不自禁浮起一抹苦笑。

    苦笑间,萧博翰还发现,自己今天恐怕是走不掉了,远处正向这个方向奔跑来10多个光头,彪悍,满脸激愤的年轻人,不用说,这个所谓的彪哥的帮手来了。

    他们很快的聚集在了彪哥的周围,各自表达着自己的愤怒和凶狠,所有人的眼光都随着彪哥指点的方向,一起盯住了萧博翰,少顷,这些人一起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吆喝了一声:“打死他。”大家就向萧博翰冲了过来,气势自然很是壮观,单单他们每个人放射出来的这眼光就可以要人的命。

    萧博翰不得不退后一步,他不是怕自己打不过他们,从这些人凌乱的步伐和轻视的眼神中,萧博翰足以判断就凭自己这三个训练有素的保镖都完全可以对付他们了,如果再加上蒙铃,那么战局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悬念可想。)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