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还吃点东西吗”华悦莲问他。

    “不吃了,刚才我们大队人马已经把那个小饭店的所有剩菜都消灭干净了。”季子强夸张的说。

    华悦莲穿一件粉红色透明睡衣。灯光下,走动之间,隐约可见婀娜、丰腴的女体。

    “过来,让我抱抱”他打着手势,说道。

    华悦莲正要拿起搁在电视旁的毛线,便像戏剧舞台上纤纤作细步的优雅女子,迈着小碎步跑到他身边,他搂着她的腰,上下摩挲她的腰际和臀部,合心的美体,百摸不厌。

    “亲亲我”季子强对她说。

    她嬉笑着在他脸上亲一下。他趁势将手伸进她的领口里,摸向里面。

    她略微收紧双肩,既有羞涩又有怕痒的神情,垂眼注视他的手在她胸前的动作,她始终不明白男人为什么就是喜欢摸女人的胸部。

    “喜欢吗”华悦莲问。

    “喜欢什么”季子强故作不明白。

    “你真讨厌”她动了动上身,说道。

    他已经解开她的衣扣。她微笑着注视他的面孔,端详他的下巴、鼻子、眼睛、额头,以及脸庞,像欣赏一幅远景山水画。

    “看我干什么”他亲吻她嘴唇,轻声问。

    “就想看,看不够。”她边说就提起上身,在他脑门上亲了亲。

    她像母亲看待调皮孩子的眼光,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他忽然起身说:“我冲个澡。”他们同时起身,他又把她拽进了浴室,

    他们移步到淋浴下,让温暖的水浇灌心田。她为他全身涂上沐浴露,香味在水雾中弥漫。他们相互帮助,清洗身上的各个部位,眼神交流着男女有别的神交暧昧。

    季子强闭上眼,体验着这样的感觉,他整个人就在这样的感觉之中变得激动万分。。

    完事以后,他们躺在床上,意犹未尽。

    她侧身匍匐在他的半边身体上,右脚搭在他的腿上。他感受到她的大腿柔软、沉重。

    她突然叫道:“啊,子强忘记告诉您一件事,我最近可是危险期”

    季子强咕哝道:”什么危险期”。

    “就是,就是,唉,和你说不清“。她支起上身,将她的一边胸部压在他的上身,亲吻他的脸颊。

    他们闭上眼沉默一阵,各自体会身体的松软与心的满足,华悦莲借着微弱光线,悄然注视他的脸貌。一抹微光照亮他的鼻尖和额头,他的呼吸声渐渐加重,估计一会儿要打鼾声。

    瞧瞧,多英俊的脸盘,他的眼睫毛在轻微的颤动。恐怕人身上,睡梦中只有睫毛在动。她亲吻他的手指,有一种不安的幸福感。

    回到洋河县以后,季子强就开始为年底的一些工作做起了准备,什么总结啊,报告啊,来年工作计划啊,这些文案工作他到也拿手,秘书小张写的很多东西,季子强都要修改,心里也感觉小张还没自己写的好,但这是不能说出来的,那太打击人家了。

    而在柳林市里的韦俊海市长总算是坐上了那个让他梦寐以求的市长位子,要说这位置来的也不容易,真是应该感谢一下季子强的那绝杀的一刀,要不是他这一刀,华书记不会离开,叶眉也不会调整,自己也就只要继续再做那有名无权的副市长。

    但是他会感谢季子强吗绝对不会的,相反,季子强曾今利用洋河县工业园的那件事情帮助叶眉,让他心惊胆战了好多天,至今都还记忆犹新,所以他是不希望季子强在洋河县独霸江湖的。

    在洋河县的县长冷旭辉前来给他报到和表示诚服的时候,他就在考虑是不是可以用冷旭辉来牵制住季子强呢

    这样作对自己是有利的,而且这冷旭辉本来就是土生土长的洋河县人,他在洋河县也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在常务副县长的位置上也坐了不是一天两天了,更何况,他手上还有所有哈学军的老实力在,应该来说,冷旭辉要是对季子强掣肘,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过去他是哈学军的得力嫡系,也算的上和自己是一个系列,只是那时候两人位置相差悬殊,再加上洋河有哈学军在支撑,自己对冷旭辉就关注的少点,两人也交往不多,现在的形势有了变化,自己是应该启用一下这个人了。

    但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在,冷旭辉会不会按自己的思路走,他会一会因为担心季子强背后有叶眉书记,所以和季子强形成了联盟关系,一般的联盟并不可怕,宦途中,最脆弱的只怕也就是这种政治联盟了。

    怕就怕冷旭辉采取两面手法,讨好自己的同时,又去攀附季子强,那就失去了自己想要的效果了,看来自己还要出马一次,给这个冷旭辉套上一条的绳索了。

    冷旭辉从来没有过和韦俊海单独会面,过去很多事情都是哈学军在对外,对上接触,他和韦俊海只能算是泛泛之交了,现在的情况有了变化,自己在洋河县已经要独当一面,所以很多关系要接上来,可惜哈学军走的匆忙,没有一个顺利的交接,这全靠自己了。

    对书记叶眉,冷旭辉是指望不上的,刚才过去看了看,叶眉对他热情是热情,但还是有很多防范的,这也难怪,谁让当初自己是华书记这一锅的呢,现在自己要是能把韦俊海市长的这个关系结上,也就很不错了,至少自己在柳林市里有一个依靠。

    他小心翼翼的进了韦俊海的办公室,韦俊海对冷旭辉没有太深刻的印象,不过当他走进来的时候,韦俊海就已经确定是他了,韦俊海站起来热情的招呼了冷旭辉,这让冷旭辉受宠若惊,连忙不断的说:“好好,韦市长你也都好吧”

    说着话,他就把带来的几条好烟好几瓶五粮液放在了沙发的旁边。

    韦市长笑笑,坐了过来,用收指指沙发说:“旭辉同志,坐下来嘛,站客难打发呦怎么还要给我送礼啊,哈哈哈。”

    冷旭辉就很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说:“今天是专程来给韦市长汇报工作,过去我和韦市长接触的不多,以后还请韦市长不吝赐教。”

    冷旭辉对韦市长是充满了畏惧和期待的,在过去的时候,他都渴望有这样的一天,让自己可以和华书记,或者是韦市长单独的相处一下,自己如何,如何的口若悬河,滔滔不竭给他们汇报工作,抒发自己的理想大志,可惜没有那样的机会,哈县长总是把这样的机会自己用了。

    但现在,冷旭辉算是完成了过去的梦想,只是怎么就感觉自己的嘴唇是干裂了,喉咙是堵住了,心跳是加速了,连烟都给忘了给韦市长发。

    韦市长就把自己的香烟,抽出一根,给冷旭辉递过来,说:“先点上,我们慢慢聊。”

    冷旭辉很机械的接过了香烟,连道谢都忘了说,香烟拿在手上,发了一下呆,才反应过来,赶忙说:“韦市长你抽,我不抽。”

    韦市长就哈哈哈的笑了:“抽吧,我可是比你烟瘾要大的多。”

    这样的干部韦市长最喜欢,他们见了自己那手足无措的样子,看起来满有意思的,不像那个季子强,那样镇定自若,城府深邃,或者季子强偶尔也会装出来一点紧张和对自己的畏惧,但凭自己的眼神是可以看的出来,那小子都是装的。

    而现在这个冷旭辉,才是真的害怕和紧张。

    冷旭辉听了韦市长的这话,就连忙拿出打火机来,战抖着手,给韦市长点上了烟,韦市长在他点烟的时候,以示友好的用手指拍了拍冷旭辉那发抖的手,满意的抽了一口。

    冷旭辉就也给自己点上了香烟,很拘谨的稍微的抽了一口,这时候,冷旭辉就发现问题了,自己现在怎么连烟都不太会抽了,差一点就这一小口,都把自己哽噎一下。

    韦市长吐出了口中的烟雾,缓慢的说:“冷县长啊,上次你好像来过吧”

    冷旭辉连忙说:“是啊,我和哈学军县长一起来见过韦市长的。”

    “奥,对了,呵呵,那次好像是为一个什么煤矿的手续来的吧,你看我事情一多,都记不太清了,感觉哈学军对你还是挺欣赏的。”韦市长只有先自己多说一点话,来缓解一下冷旭辉的紧张情绪,对这样的场面,韦市长掌握的很到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该多说一点话,什么时候自己不说和少说话。

    冷旭辉就回应道:“我是哈学军县长一手提起来的,他对我们也挺关怀的。”

    冷旭辉的政治敏感度在慢慢的恢复,他是知道哈学军和韦市长过去都同属于华书记的系列,而自己是哈学军的嫡系,所以此刻是有必要先来表明了自己的背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