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就在他刚才和潘飞瑞躺在大厅的水池里泡澡的时候,一个青年带着一副狂傲不羁的表情,嘴角挂着吊儿郎当的笑容,走进了史正杰的浴城,走进了洗浴大厅,他就是恒道集团保安公司的褚永。

    当他走进了装修豪华的洗浴大厅,他还真的吓了一跳,没想到柳林市这小小的弹丸之地还有如此高档的地方,好在他还能镇定自若,他在水面上漂浮的那些大脑袋中,很快就锁定了张队长和潘飞瑞,所以他也就到那个池中泡了起来。当这个土锤傻呵呵的开始兴奋的在水池里游泳的时候,他自然要受到包括张队长在内的其他几个有身份的人的蔑视了,傻样,这地方还能游泳,一看就是个土锤。

    游泳也就罢了,这个土锤还把水拌的叭叭着响,一片水花就溅到了张队长的脸上,张队长嘴里骂了一句:“你傻比啊,乱踢腾什么?”

    一面骂着,张队长就抬起了右手,把脸上的水用手抹去,这个土锤的确很土,听到有人骂他,他赶忙翻身,但翻身的时候差点喝口水,他站在水池里讪讪望着张队长笑笑,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说完他就赶忙老老实实坐远处泡去了。

    不过就在这一笑之中,他还是用专业的眼光看到了张队长手腕上的更衣室柜子的牌子。

    于是这个傻帽就又泡了一会便离开了,他回到了更衣室,对那个不到16岁的小服务员说:“你看到我刚才脱衣服的时候戒子掉哪里了吗?”

    这小男孩就吃了一惊,赶忙说:“我没有注意啊,你在找找。”

    这个土锤就来回的巡视着,最后对小男孩说:“你也帮我找找吧,要是找到,我给你一百元的小费。”

    一百元对一个一月才挣7八百元的小男孩就具有了很大的诱~惑,他兴奋的一改刚才散慢的姿态,开始趴在地下对所有装衣服的大柜子下面认真的查看起来,最后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找到了一根小棍,在每一个柜子下面撮弄起来了。

    而这个时候,刚才还一副土样的褚永,眼中就闪出了一种锐利的锋芒,他从口中取出一个细小的钢丝,在不到30秒的时间就打开了张队长的衣柜,从里面取出了手枪,宽大的浴衣为他遮掩了那泛着铁青的枪身,在他锁上衣柜后,他又从容的打开了自己的衣柜,拿出了手机,上面有一条短息,上面只有两个数字——46。

    褚永放下手机,就发现自己的戒指并没有丢失,他笑了,叫起了那个还在地上不断寻找的男孩,说:“找到了,找到了,差点丢了。”

    这男孩看着他手中金光闪闪的戒指,一下就失望了,他的眼光也黯淡了许多,可惜了,一次多好的挣钱机会啊,要是自己帮他找到那该多好。

    不过褚永没有让他太过伤心,他还是从衣柜中抽出了一百元钱来,递给了这个已经满头大汗的小孩说:“来把这个拿去吧,够你上好几天吧了吧?”

    小孩很意外,但他一点都没有迟疑的就接过了这钱,嘴里很职业的说着:“感谢先生的慷慨,谢谢你,谢谢你。”

    然后他就小心的把钱放进了兜里,还用手使劲的摁了摁。

    褚永锁上了衣柜,走进了那条喊杀声不断的走廊,来到了一个包间,对引导自己的服务生说:“46号在不在?”

    服务生点下头,离开了,没到三分钟,那个46号就走了进来,这是一个很风~骚的女孩,不过好像来的很急,并没有换上袒胸露腹的职业装。

    褚永问了一句:“伍总你认识吗?”

    这个女孩说:“是她让我来找一位李先生。”

    “嗯,我就是啊,你把这个装进包里。”褚永拿出用毛巾包裹的手枪递给了这个女孩,在女孩接近他的时候,褚永明显的嗅到了一股撩人的幽香,他在女孩把枪装进随身带来的包里的时候,用力的摸了一把这女孩的屁股,但女孩一点都不为所动,只是很平淡的说:“等下次有机会了我陪你玩玩。”

    褚永咽了一下口水,说:“好,那就这样吧。”然后他又站起来,打开门,提高了声音喊:“领班,领班,给换一个,来个丰满的。”

    领班就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很客气的点头说:“请稍等,我马上给你换一个。”

    褚永还极不情愿的说:“要大胸的,越大越好。”

    这个46号女孩就恨恨瞪了褚永一眼,扭着屁股跟领班走了,不过在出门的时候,轻声说:“也不找个别的借口,老娘这胸够大的。”

    褚永心里就有点想笑了,他关上了门。

    柳林市柳林区公安分局的蒋局长在接到有人在公共场所发现枪支的报案后,一分钟都没有耽误的就带上大队的警员赶到了现场,他们封锁住了浴城里面所有的路口,控制了每一个来回走动的人,让他们都蹲在原地不得喧哗。

    接着蒋局长就见到了那个发现手枪的46号,她告诉他们自己是在卫生间小便的时候,在纸篓里看到这把枪的,她本来以为这是个玩具抢,但后来越想越不对劲,就报了警。

    蒋局长带着人很快的就到了女厕所,看到了那把枪正静静的躺在卫生纸中,那些卫生纸一点都不惧怕,还使劲的挤着手枪,似乎它们对很多枪都见怪不怪了,当然,局长是不会亲自去捡的,那玩意看着真有点恶心,他手下就有人带着手套,小心翼翼的拾起了手枪,仔细的查验起来。

    蒋局长邹邹眉头问:“真的假的?”

    这个手下警员很认真的看了看,说:“真的,里面还有子弹,是我们警用的抢。”

    “查查编号。”蒋局长冷冷的说。

    警员拿出电话,和总部联系起来,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总部数据库就传来了这把枪的所有信息————这是市治安大队张队长的配枪。

    蒋局长在落实了这些基本情况后,就赶忙给市局的方局长去了电话,把这里的情况给方局长做了汇报。

    方局长在听完汇报后,只给他说了一句话:“找到张队长,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接到命令的蒋局长就对开始所有的包间展开了搜查,这就真的苦了那些正在快乐的先生们,突然进来的警察让他们如遇雷击,一个个都保持了瞬间之前的动作。

    但这次蒋局长不是来抓嫖的,所以只要不是张队长,他们就一闪而过,但就这简单的一闪,我敢保证,起码有一半的人以后会终生不举,而且还不能说怎么得上的,更不敢去告状,这太吓人了,这个地方看到带冲锋枪的警察,就按一物降一物的说法,那水枪当然是害怕真枪了,就如李鬼遇上了李逵一样。

    张队长现在已经结束战斗,踌躇满志的正在迷迷糊糊养精蓄锐,恢复体力,准备再战呢?当门被突然的打开之后,

    他看到这么多同事走进来的时候一下子懵了,他傻傻的看着他们,就那样呆呆的看着大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蛋了,完蛋了。

    不错,他的确是完蛋了,当天夜里,他就进了公安局的法制科,从那天起,他再也没有机会回到治安大队队长的岗位上了,据说后来好像到一个企业保卫科去上班了。

    这件事情最后也只是在柳林市作为一个传闻,流传了几天,因为谁也没见到实情,公安局也没有什么汇报资料,就连那个46号的小姐,也被告知,以后不要再对别人提这件事情,否则,她永远不会再有安安稳稳的生意可做。

    一切都是如此的风平浪静,天还是那样的蓝,风还是如此的吹,唯一不同的是换上了一个新的治安大队周队长,这个副队长在一夜之间就跃升上来成为了队长,他的激动是无与伦比的,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为什么呢?元芳?

    是自己上次看那卖茶叶的孤儿寡母可怜?少罚了300元,还是上次女下属喝醉了酒,自己可以下手却没下手?或者是因为总之,他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走马上任的,他感谢啊,感谢小姐感谢枪,感谢老张去嫖~娼。

    要不然,真不知道还要熬多少年才能混到这个一把手的位置。

    上台一始,他就摒弃了过去张队长很多规定,虽然还没有达到凡是张队长说的自己就要反对的地步,但至少永鼎公司的人,在他进来没几天的时间都给放了,他感到张队长这是在对法制建设的一种践踏,人家又没有什么大事,为什么要随便拘留人家呢?

    潘飞瑞和飞龙会赌场的曲老板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犹如五雷轰顶,他们一下子就慌了神,在他们还没有平定好心神的时候,苏老大和晁老板的进攻就接踵而至,赌场再一次被砸了,潘飞瑞很多地盘,很多生意在一霎那间就消失了。

    他分明感到,苏老大和晁老板准备的如此充分,就像是他们早都知道会有这一天似得,但潘飞瑞已经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分析判断了,他收拢了残余的人马,加上飞龙会连夜从省城调集的人马,对苏老大展开了有限的抵挡。)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