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潘飞瑞当然是不会相信江湖传言,在这个时代,什么媒体都没有谣言的传播力度大,每天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谣言已经让潘飞瑞见怪不怪,他很轻蔑的吧这个谣言丢在了脑后。

    但在他忘记这件事情的第二天,另一个消息让他把这个信息串联在了一起,那是手下兄弟来报,说在汉口巷有人在赌场买到了毒品,好像价钱很低,苏老大和辉煌度假村晁大老板的价格还低,请示潘飞瑞,需要不需要查查。

    潘飞瑞对这个消息有点吃惊了,他联想到昨天听到了飞龙会的消息,难道这是巧合,飞龙会的主营也是毒品,而毒品刚好出现在这个据说是飞龙会的赌场里。

    潘飞瑞警惕起来,他没有匆匆忙忙的做出决定,他先是不动声色的安排人对汉口巷做了一个彻彻底底的调查,当一切迹象都显示出这个赌场的确是飞龙会的以后,潘飞瑞才明白了了,自己了萧博翰一个当,一个扎扎实实的当。

    更让潘飞瑞哭笑不得的是,这个当还是自己抢着的,记得萧博翰在几天前,还来过电话,专门的叮嘱自己,一定要把汉口巷交给人家史正杰,免得史正杰对他嫉恨。

    自己还嘴里支吾着,暗笑萧博翰迂腐,吃到老子嘴里的肉,怎么可能吐出来,那不成了笑话。

    起初史正杰对自己突然停止了对恒道集团的联手攻击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几天前,见自己接手了水果批发市场和汉口巷之后才恍然大悟,他也来和自己理论过,想要收回水果批发市场和汉口巷,不过自己脸一瞪,说了几句难听的话,史正杰也只好忍气吞声的愤愤而走。

    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早在萧博翰的算计,他把一个烫手的山药毫不费力的塞到了自己怀里,自己还不能怪他,人家说清了那是给史正杰的,谁让自己私自扣下呢。

    潘飞瑞想到这,自己都感到好笑起来,大风大浪见过了多少,没想到今天在萧博翰这个阴沟里还把船给翻了。

    多年行走江湖,让潘飞瑞也同样的老谋深算,他没有急于采取任何措施,他绝不会做无谓的用工,在不长时间的思考过后,他嘿嘿的笑了,既然萧博翰可以把这个烂苕送自己怀里,自己何不也照猫画虎吧这个烂苕推出去呢?

    潘飞瑞抓起了电话,给史正杰拨了过去:“老史啊,我潘飞瑞,呵呵,好几天也没见你来啊。”

    史正杰皮笑肉不笑的干笑了几声,说:“潘总啊,我也正想给你打电话呢,哈哈,也没什么事情,想那天一起坐坐,喝两杯,哈哈哈。”

    潘飞瑞把电话换了一个手,说:“史总,是这样的,前些天不是说道汉口巷的事情吗,你走后我也仔细的想了想,钱这个东西算的了什么,不过是身外之物,柳林市我们一起混世界的也没几个人了,何必那样生分,所以我决定还是把汉口巷还给你得了,以后还希望你史总能和我一起共进退,同患难啊。”

    潘飞瑞把退还汉口巷的目的圈定在了他还是希望和史正杰以后联手进退的这个圈子里,只有这样才能让老狐狸一样的史正杰安安心心的收下这个包袱。

    但他这次错了,因为史正杰也在昨天听到了飞龙会赌场的传言,很多对政府和警察来说都是秘密的事情,在江湖却根本都算不了什么,不要看各个帮派帮规森严,实际,下面的兄弟们也经常在一起混吃混合,联手挣钱,消息和秘密在他们嘴里藏不住,酒后嫖罢,什么杀人放火,偷鸡摸狗的事情,你不用问他,他自己当成一件光荣的经历,给你一一道来了。

    史正杰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也逐渐的看清了萧博翰瓦解潘飞瑞和自己联盟的套路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既然萧博翰这次想要给潘飞瑞设个套子,那让他钻进去得了,最好他们几家在火拼一场,拼个头破血流的,自己也好捡个牛犄角玩玩。

    现在一听潘飞瑞提出这个建议,史正杰笑了,开心的笑了,你老潘是把我当傻呢,早怎么不给我,次问你要这地盘,差点都翻脸了,你仗着实力雄厚,欺负老子最近背,硬是不给我,现在想脱手了,门都没有,你慢慢的捂着玩吧。

    史正杰装出了一副很夸张的口气说:“真的啊,潘总,你确定要把那条街还给我,哎呀,谢谢,谢谢。”

    潘飞瑞呵呵的笑着说:“这还能有假啊,自然我老潘说出来的话,那是板钉钉,送你了。”

    史正杰很高兴的说:“好好,谢谢,谢谢,这样吧潘总,我一会要到省城去,估计是三两天时间,回来我派人过去接手,这几天还请潘总帮我照看一下。”

    潘飞瑞一听,心里火起,马拉个把子,你等什么等啊,万一苏老大和老晁他们听到风声了,又是麻烦,潘飞瑞说:“这小事还用你亲自跑什么,你今天派几个弟兄过来一趟不久结了。”

    史正杰想了想说:“这不行,汉口巷过去是我的,这大半年一直让恒道萧博翰那烂贼扣在手,现在回来了,我要堂堂正正,热热闹闹的把它接到手,不能马虎,老潘啊,等我几天,很快回来。”

    潘飞瑞还想在劝,又怕说的太急让史正杰有了警觉,也只好耐下心来,说:“行,我先帮你盯几天。”

    史正杰连连的道谢,说了好多好听的话。

    放下电话之后,史正杰才放声大笑起来,好好,这下看你老潘怎么处理,你和飞龙会打还是不打?

    慢,等下,在想想不行,光看热闹也没意思,现在不是提倡重在参与吗?好,我到苏老大那里去煽骟风,点点火去,史正杰吆喝一声,带手下好几个人,坐他那嚣张的卡迪拉克,一路到永鼎公司找苏老大去了。

    苏老大亲切又客气的欢迎了他的到来,算史正杰现在的实力已经大减,算他在柳林市帮派的排名也在不断下降,但牌局还没有结束,谁都有可能翻盘,谁都有可能东山再起的,所以那些幼稚的扑红踏黑,落井下石之举,苏老大是不会做的。

    他挽着史正杰的手,一起坐了下来,还喊着自己的亲信沈宇赶快泡好茶,一面对史正杰说:“从大年初几里见了面,这好久也没见了,你还是这么硬朗啊,不错,不错。”

    史正杰也很谦虚的给苏老大问了好,他才不会让苏老大这种假象蒙蔽,看似苏老大对自己过去亲热了,但其的滋味只有史正杰自己能品尝,一个失去了绝对权利和优势的人,在接受这样宽宏大度的关怀的时候,心里的感触会更多,脆弱的神经会更加的敏感。

    两人寒暄过后,沈宇那沧海的普洱茶也已经散发出来,强烈浓郁。

    苏老大端起了一杯,送到了史正杰的手,说:“来,先喝一口,暖个胃。”

    史正杰也不推却,接过一看,汤色红浓明亮,汤面看起来有油珠形的膜,放在鼻下闻闻,赞一声,然后一口喝下,觉得滑口,浓醇,润喉,回甘,舌根生津,他连说几声:好,好,好。

    苏老大也让茶水在口回旋几次,缓缓的咽下,放杯说道:“今天史总来,不知道是闲坐坐呢,还是有事情相商啊?我们老哥两了,有什么也别藏着掖着,但说无妨。”

    史正杰把玩着手小巧的紫砂杯,一笑,说:“你老还别说,今天我来的确有事情来给苏总说道说道。”

    “奥,愿闻其详。”苏老大表现出了很感兴趣的样子,转载过头来,认真的看着史正杰。

    史正杰放了手的茶杯,说:“汉口巷这个地方,苏总你应该知道吧?”

    苏老大想想,点头说:“嗯,知道,过去是你的地盘,后来恒道集团占用了,听说最近给潘飞瑞了。”

    史正杰咬了咬牙,每次有人提起这个地方,他都是恨恨的,可是今天自己却不得不说出这个地方来,这确实有点悲哀。

    史正杰没有让心的感触表现出来,他淡淡的说:“今天我听手下的几个兄弟说啊,那里有个赌场,里面在卖毒品。”

    苏老大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难怪最近的毒品销售减了不少,自己还正在查找原因呢,原来问题出在这个地方了,难道是潘飞瑞也开始涉足毒品生意了?

    进入90年代之后,大陆帮派赚钱的手段,主要依靠黄、赌、毒,同时还有走私、收保费等手段,也有的帮派,开始成立公司,在热门的项目,以公司的名义去接生意,再利用**的身份进行垄断,进入黑漂白的雏形。

    但毫无疑问的,在所有的赚钱手段,利润最高的,便是毒品。

    解放前,街道遍布烟馆,供客人吸食鸦片,随着社会发展,科学进步,毒品种类日渐丰富,到了八十年代后期,已经开始盛行吸食**、大麻,因为吸食方便,这时候的毒品交易,都集在酒吧、电影院、夜总会,烟馆开始从人们的视线淡出。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