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知道自己该在爱情里面投入几分,十分她怕,五分她又做不到,她不是一个虚情假意的人,她还很纯真,做不到半真半假。

    萧博翰见蒙铃娇羞难抑的模样,心里升起了一团柔情蜜意来,早把不久前还对苏曼倩有的那一点点愧意丢到了九霄云外,他心里默默的念着,有花堪折只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多情和色狼的本性,在他身有焕发出来,他走前去,轻轻的把蒙铃娇若玉葱的手指抓住,缓缓的把她用在了怀里。

    蒙铃也唧樱一声,靠在了萧博翰的胸膛,把整个脸都埋在了萧博翰那散发着男人气息的怀里,深深的吸食着,深深的陶醉着。

    萧博翰轻轻的抱住了蒙铃,那样的温柔,那样的小心,蒙铃也像一支乖巧的小猫一样,静静的以为在他的怀抱了,感受着那遥远过去的浪漫和温馨。

    萧博翰低头,在蒙铃的脸吻了一下,这好久没有过的感受让蒙铃像触点一样的全身麻木,她一下忆起了次那场甜蜜和缠绵。

    萧博翰恨不得马扑去,一把抱住她,可还是忍住了,他想细细体味,如同品尝一道美味的佳肴,要慢慢品咂,他不断的告诉自己:要淡定,要淡定!

    蒙铃其实现在也是在渴望着,萧博翰懂得用眼光欣赏她,用语言赞美她,让她满足,让她兴奋,让她快乐,让她的血液里充满粘滞,味蕾里充满甜蜜,感情里充满热烈,对这样一个男人她怎么可以不去渴望。

    萧博翰柔声的说道:“害羞的你真好看!”

    蒙铃说:“喜欢看,以后让你天天看。”

    萧博翰说:“这话可是你说的,不要反悔。”

    说着,萧博翰又如蜻蜓点水般轻轻亲了她的樱唇。

    她“唔!”的应了一声,只见她满脸桃红,几搓凌乱的发丝散落在前额,她的眼睛闭合着,一脸娇羞地说道:“口甜舌滑!人家都已经20岁了,哪有那些青春少女那样好看!”

    “女人都是一些虚伪的动物。明明自己很喜欢听却又死不承认!”萧博翰心里暗道,嘴却说:“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美,而像你这样成熟美艳的大美人你叫我倒哪里去找?”

    “你说的真心话?”

    蒙铃一颗芳心如小鹿乱撞,温顺地将自己的身子靠在他的身,她脸的笑容是那么真,那么甜,那么的幸福!

    他们厚礼相拥着睡了,也不知道他们睡了多长时间,反正是外面房间办公室里急促的电话铃声把他们吵醒的,萧博翰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房间里已经是漆黑一片了,而身边的蒙铃,也动了动,迷迷糊糊的说:“那来的电话?”

    估计她还没有睡醒,心里还在想,自己宿舍里没有电话啊。

    萧博翰在黑暗里嘿嘿的笑了,这笑声让蒙铃听的是毛骨悚然的,她一转身摸到了萧博翰光光的身体,张口要叫,萧博翰却一下吻住了她。

    蒙铃挣扎了几下,突然不反抗了,应该是记起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她在细细的摸了摸萧博翰,不错,是这个家伙。

    外面那电话还在顽强的响着,萧博翰起床,下地,反正房间都是黑的,他裸着身子,光着屁股到了外面房间,接了电话:“喂,我萧博翰,请问哪位。”

    稍微等了一下,听萧博翰又对话筒说:“奥,奥,是赵所长啊,你好,你好,什么送礼的事情啊,他们早去了吧,还没找到你家?”

    蒙铃在里面是听不到萧博翰电话哪头赵所长的声音的,不过她很快听到了萧博翰的回答:“怎么你们全楼他们都去了,同事给你打电话问你了?哎怎么这样啊,看来是找不到你的地方了,算了,明天让他们到税务局找你,这些人真是的,连个送礼都不会。”

    蒙铃在床是听的真真切切了,她实在是忍不住想笑了,萧博翰这不是败坏人家的名誉吗,那工商局都知道有人给他送礼,这不是让人受过吗?

    听萧博翰又说:“不送那不行啊赵所长,我说过,只要你不通融一下那些商户的罚款问题,我一定会让他们坚持的送下去,只是希望他们不要乱送,千万不要送到政府家属楼去,那笨死了。”

    赵所长在那面嘀嘀咕咕的又说了好久的话,最后才听萧博翰说:“行,有你赵所长这个话可以了,明天我让商户都过去,你着情每人收几百元行了,这多好,我也不用每天派人给你送礼了,呵呵呵,行,行,改天一起吃个饭。”

    萧博翰这才挂电话,一头冲到了床,虽然是有空调,但到底光身子还是有点冷,好在萧博翰身体健壮,不过这还是一身凉凉的。

    蒙铃心疼的一把把萧博翰抱在了怀里,用柔软的身体把萧博翰紧紧的缠绕起来,身的热量不断的传给了萧博翰,一会,萧博翰又感到浑身燥热了,这一热可不打紧,某样兵器“咯噔”的一下立了起来,两人精神抖擞的又重开战局,二次交兵了。

    他二人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才,千古的英雄,拼倒在床,杀杀杀杀杀。

    阳光普照的早晨凉爽宜人,枕畔间香痕犹在,萧博翰睁开眼睛,懒洋洋地靠在床头,安静地欣赏了好长时间身边的伊人。

    不过楼下已经不断有班来人的脚步声了,蒙铃也睁开了眼睛,在羞涩和温柔的一瞥之后,蒙铃默不作声的穿了衣服,昨晚在那夜幕后的痴迷癫狂,现在已经全部消失了,她又回到了一个往日矜持和稳重之。

    萧博翰也眨眨眼,不敢随便的逗蒙铃了,对萧博翰来说,蒙铃像一个夜色的魔鬼和阳光下的淑女一样,稍微的一变,又显示出了她的凌然不可侵犯的样子。

    两人很快的洗漱一番,蒙铃这个时候也是不敢回宿舍,她在卫生间里帮自己打扮的清清爽爽,才走了出来。

    而萧博翰每天一成不变的看着新闻和电脑,偶尔抬头,见蒙铃在窗前站着,那大落地窗旁装饰华美线条流畅的落地窗帘映衬着她修长曼妙的体态,更显得窈窕婀娜,然而,看着蒙铃那张俏脸,却沉静似水,眼波深沉,在凝神沉思不时蹙起眉稍。

    萧博翰的心里颤了几下,他明白,此刻的蒙铃,或者正在心很矛盾的思考昨夜的疯狂。在萧博翰灼热的目光下,蒙铃转过了头,看到萧博翰热切的目光,可能是想到了昨晚的疯狂和香艳,蒙铃忍不住微微涨红了脸蛋,立刻匆匆逃开此刻,那种少女痕迹依然鲜活的羞涩和矜持。

    萧博翰看着蒙铃离开的背景,微微一笑,拿起了电话,给雷刚打了过去:“雷刚,你到西晋门去通知一下昨天来的商户,让他们今天到工商所去接受处理,嗯,有23百元应该够了吧。”

    萧博翰没有在管雷刚那惊讶的感叹,挂断了电话,这个时候,萧博翰的心里还是很畅快的,他有了一点小小的自恋,好像自己做成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一样,突然之间,萧博翰像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帮助别人,原来也会如此快乐。

    小小的高兴却并没有淹没萧博翰的理智和思维,柳林市的权利变更已经形成,未来叶眉对整个黑道的态度必须摸清,那么自己还等什么呢?让潘飞瑞他们去试探和挑战叶眉的权威和底线,这是再好不过。

    棋局已经摆开,自己也该出手了。

    萧博翰发出了他的指令,他叫来了鬼手,对鬼手说:“现在是给潘飞瑞传达汉口巷赌场是飞龙会的实情了,这个事情你来负责。”

    鬼手点下头,冷冷的说:“是全柳林市道口都传播呢,还是淡淡针对潘飞瑞。”

    萧博翰胸有成竹的说:“我们不必太费精神了,传到潘飞瑞的耳朵里成了,放心,其他人慢慢都会知道,有这个时间差,反而对我们好一点,我倒要看潘飞瑞是怎么决定的,他是和飞龙会开战呢,还是和飞龙会联手,不管他用哪一种方式,他都注定要元气大伤了。”

    鬼手很专注的看着萧博翰,他对萧博翰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把他作为大哥在尊重和爱戴,萧博翰这一年来淡定洒脱,纵横驰骋的应对柳林市纷繁多变的江湖搏杀,让鬼手深深的折服和钦佩,萧博翰挥洒自如的化解了恒道集团一次次的危难,信手掂来的一个个技巧,大有谈笑间,强掳灰飞烟灭的豪情,这绝对不是鬼手过去所见过的任何一位大哥可以做到的,包括当初的萧老大,也达不到萧博翰如此的从容。

    鬼手离开了,他没有费太多的时间,他的一个手下在一个浴池里,把这个消息说给了身边的几个朋友,而在他们不远的地方,正泡着一个潘飞瑞的手下,于是,这个关于飞龙会赌场的信息,在最短的时间里传到了潘飞瑞的耳里。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