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房间里留下萧博翰一个人,他若有所思的拿起打火机在手倒腾,一会擦亮打火机,看着火苗发会呆,一会有拿起香烟,在鼻子尖来回的摩擦,后来,他还是给鬼手打了个电话,对他说:“鬼手,你马帮我查一下西晋门赵所长住在什么地方。 (w w w  )”

    鬼手答应着,说立即派人调查。

    放下电话,萧博翰轻松了起来,他也不再想这个问题了,打开门喊来蒙铃,对她说:“准备一下,我们到下面几个场子转转。”

    蒙铃赶忙安排车辆,保镖,陪着萧博翰出去了。

    在路,萧博翰又问起了恒道下属的建筑公司孙亚俊的妹妹小雯的事情,蒙铃说已经联系了一家戒毒所,这一两天送小雯过去,这几天哪都没让她去,天天在恒道总部呆住,实在她扛不住了,给她弄一点k粉,应付一下。

    萧博翰叹口气说:“一定要让她戒掉啊,不然这女孩真的毁了。”

    蒙铃说:“是,什么不沾?沾那玩意,找罪受,对了萧总,那个耿容好像给鬼手今天打了个电话,说他到广州了,准备从那偷渡到香港去。”

    萧博翰“哦”了一声,也没详细问了,这个耿容应该也是自己生命的一个过客,萧博翰对他残留的那一点点惺惺相惜,也因为妹妹对他过于特殊的关注而淡漠了,萧博翰不想在看到或者听到这个人,因为他是一个没有未来,没有光明的人。

    这样的转了一大圈,把几个歌厅,浴城,还有货运站,放贷的资金公司都看了个遍,虽然每个地方萧博翰只是短暂的停留了那么一小会,但这一圈下来,也到了下午吃饭的时候了,萧博翰告别了今天最后检查的一家典当行,在那个秃头经理的陪同下跨出了大厅。

    电话响了,萧博翰停顿一下脚步,掏出电话:“鬼手啊,怎么样,该打听的都打听到了吗,嗯,好,不错,我知道了,你在办公室等我,我马回来。”

    萧博翰对蒙铃说:“走,我们回总部。”

    那个秃头经理还不断的说着要留萧博翰吃饭的话,萧博翰只是摆摆手,车返回了。

    到总部之后,饭厅已经是开饭了,萧博翰也没去饭厅,让蒙铃帮自己搞点饭菜,自己到办公室吃,楼见鬼手还在办公室坐着,萧博翰一问,鬼手也没吃饭,给蒙铃打了个电话,让他端两份过来。

    然后萧博翰和鬼手谈起了事情:“你们都打听清楚了,不会错吧。”

    鬼手简洁的回答:“不会,在工商局家属院后楼的5楼住。”

    萧博翰轻蔑的笑了一笑说:“这个赵所长很嚣张啊,看来是要给他一点厉害尝尝。”

    鬼手面无表情的说:“晚我带几个弟兄去拜访一下他,让他永远记住萧总的名字。”

    萧博翰嘿嘿一笑说:“你怎么准备办?”

    鬼手说:“带弟兄到他家里坐坐啊,他要老实了好说,不听话我们可以给他留点记号什么的。”

    萧博翰摇下头说:“还用不着那样冒险,毕竟对方是一个公务人员。”

    鬼手刚要问,见蒙铃端着一个大盘子来了,里面有菜有饭,身后还有那个孙亚俊的妹妹小雯,两人的手都是端这东西,萧博翰赶忙站起来,和鬼手一道帮忙接着,萧博翰说:“哎呀,这么多的菜,我当是简单的一碗饭,盖点菜呢,你们两人没烫着吧?”

    蒙铃和小雯都摇摇头,蒙铃说:“你们先吃,我下去了,吃饭不用收拾,一会我来。”

    说完两个女孩也离开了办公室,萧博翰和鬼手着茶几吃了起来,也不喝酒,吃起来很快的,鬼手几次想问问到底怎么对付那个赵所长,但见萧博翰吃的认真,也忍住一直没说什么。

    等两人吃完了饭,萧博翰说:“自己到点水喝一口。”

    他也拿起了茶杯,呡了两口,见鬼手用一次性水杯接水,坐好之后,萧博翰才说:“鬼手啊,你下午安排几个兄弟,当然了,要挑那些面善的,脸没有横肉的,呵呵。”

    鬼手没有插话,很认真的听着萧博翰的安排。

    萧博翰接着说:“挑三,两个成,让他们买好酒,好烟,到赵所长家里去送个礼。”

    鬼手很不明白萧博翰的意思了,要说送礼一个人成了,用的着去好几个吗?在说了,那人让萧博翰如此生气,为什么还要给他送礼。

    萧博翰看出了鬼手的疑惑,笑笑说:“他们几人分开送礼,但去了之后肯定是找不到赵所长的家,他们可以挨家挨户的敲门问,最好是连几个局长的门都敲开,当然了,最后敲完了还是找不到的,那把烟酒给我带回来,我自己抽吧。”

    鬼手愣住了,他愣愣的看了萧博翰一会,才难得的让脸露出了笑容,说:“好办法,我这去安排。”

    萧博翰点下头,说:“稍微晚一点,最好是看新闻联播之后,那时候家里都有人。”

    鬼手站起来,什么都没说,离开了。

    蒙铃也吃完了饭,来到了办公室,帮着收拾茶几的碗筷,一看萧博翰在喝早的茶,忙说:“萧总,那茶不要喝了,泡一天都变质了,我给你重新换茶。”

    萧博翰心想,这茶还挺好的,但他想没有用,蒙铃二话不说夺过杯子倒掉茶梗,重泡去了,萧博翰无奈的摇摇头,拿起了桌的电话,拨了几个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了,萧博翰对着话筒说:“赵所长,你好,我还是萧博翰,呵呵。”

    赵所长一听又是他,很不耐烦的说:“我说你这人有毛病啊,这事情没得商量,给你面子了,我所里那几十号人的奖金你给发啊,真是的。”

    萧博翰一点都没有生气的说:“是这样的赵所长,晚我让公司的人给你去送个礼你看怎么样,烟是最好的烟,酒是最好的酒。”

    赵所长感到好笑了,老子每天吃香的,喝辣的,你几条烟也想收买我啊,老子家里烟多得很,经常还让人帮着放在店里卖呢。

    他很不客气的说:“拉倒把,你也不想想那是多少罚款,你这一点礼品也不嫌寒惨,不用过来了。”

    萧博翰看着蒙铃呆呆的望着自己,给她做个鬼脸,对话筒说:“所长啊,你不要嫌礼少啊,你放心,以后我会每天都让人送的。”

    赵所长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这姓萧的有毛病啊,还每天送,有那功夫直接给老子几万元钱,不是什么都解决了,用的着劳师动众的天天忙活,真是的,他再也不想理这个土得掉渣的萧老板,“叭”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不要说他生气,连蒙铃听的听的都不舒服了,哎,好歹你萧博翰是个大集团的老总呢,也不至于如此讨好一个工商局的所长吧,还给人天天送礼,累不累啊。

    蒙铃说:“傻了吧,人家肯定是拒绝你了。”

    萧博翰很无辜的说:“他直接把电话挂了。”

    蒙铃咯咯的笑起来了,说:“他以后在理你才怪。”

    萧博翰却很认真的说:“错了,最迟明天一早,他肯定要打电话过来。”

    蒙铃不解的看着萧博翰说:“想什么呢?”

    萧博翰说:“要不我们打个赌,他要是在明天八点前不给我打电话,算我输了,要打了算你输。”

    蒙铃一点都不担心的说:“行,赌什么?”

    萧博翰歪着头看着蒙铃想了起来,这时候,萧博翰看到蒙铃脸似笑非笑,嘴角边带着一丝幽怨,,这时夕阳正将下山,淡淡阳光照在她脸,一丝骀荡的风吹过来,萧博翰觉得眼前一片迷离,心神激荡起来。

    萧博翰坏坏的笑笑说:“我赢了今天吻你一下,你赢了吻我一下,怎么样?”

    蒙铃一下脸红了起来,她看着萧博翰,似嗔似怪的满眼柔情飘起,自从和萧博翰有了那么第一次之后,蒙铃才发觉,唯有萧博翰能带给自己最深刻的喜怒哀乐。

    有时候她也在想,真爱会让自己不顾一切吗?哪怕换来的只是那一刻的烟花绚烂。她希望自己的爱情纯粹坚定,她也希望自己的爱情可以轰轰烈烈,也要长长久久。

    可这红尘情爱,怎会尽得那镜花水月的浪漫唯美?

    现实让蒙铃很快又明白,和萧博翰的爱,或者并不是自己希望的那种,因为萧博翰的爱过于多了一点,他的风流本性决定了他难以完完整整的爱自己一个人,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哀愁啊。

    蒙铃也想过,要放弃这种爱情,但她终究还是放不下,放不下心对萧博翰的留恋的对他的执念,她为之痛苦,她却懂得自己,哪怕到最后成为一个剩女也无谓,因为自己的心始终是有爱的,但是她也在迷茫,即使自己始终不能完全的进如萧博翰的心里,自己依然可以在他的身边自娱自乐!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