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一下子抬起头,他现在才知道了事情的严重,作为现在自己和苏曼倩的关系,其他的都不重要,但要是涉及到自己的行为不够检点,换句话说,一旦自己让她感觉到自己没有足够的忠诚,这段感情恐怕也算走到头了。

    萧博翰也不知道,苏曼倩到底发现了多少自己的问题,如果仅仅是自己和冷可梅挽挽手到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还有这更过头的举动。

    萧博翰犹豫起来,说:“那天她喝醉了。”

    “但你应该没有喝醉吧,为什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你们两人是有那样亲密的关系。”苏曼倩继续问着。

    萧博翰说:“我和她本来并不熟悉,只是那天才有了交往。”

    “什么样的交往呢?”苏曼倩审视着萧博翰。

    萧博翰小心的说:“嗯应该是朋友吧。”

    苏曼倩一直那样看着萧博翰:“那么我们算什么关系?”

    “我们应该是情人,因为我喜欢你,感觉你也喜欢我,不知道这样说准确吗?”萧博翰松了一口气,只要自己把话题转到这个方向来,今天算解放了。

    “是的。”苏曼倩坚定的答道:“我是喜欢你。”显然,苏曼倩已经开始偏离了谈话的主题,顺着萧博翰设定的路线跑偏了。

    萧博翰本来应该是要沾沾自喜的,但听到苏曼倩的话还是心里一震,尽管有心理准备,尽管他们在次别墅花园有多亲昵的行为和交流,但她的这句话还是吓了他一跳,一个女孩这么直接的告诉对方自己喜欢你,那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算彼此在很多行为和细节早进入到这个层面,但亲口说出来那是另一回事了。

    苏曼倩深情的看着萧博翰:“你喜欢我吗?”

    “喜欢。”萧博翰毫不犹豫的回答,他当然喜欢她了,从自己当初在飞机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自己已经为她倾倒,只不过后来恒道集团的事物繁琐,让他不敢又太多的分心和牵挂,但世事的变化又再一次的把他们两人联系在了一起,从她帮助自己脱险的那一刻起,萧博翰心的火焰又开始升腾起来。

    “那你为什么让我一个女孩子说出来?”她情绪有些激动。

    “对不起,是我不好。”

    “我是喜欢你!”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噙着泪花。

    萧博翰向她伸出了自己的手,把她的小手抓在手,将她向怀里拉。

    她嘤咛一声,顺势坐在萧博翰的怀里,他们的唇热烈的接吻。

    骄傲而狂野的萧博翰,也有疲倦的一刻,他也是凡人,也渴望着自己可以获得伟大的温情和爱。

    他不由的深爱起了苏曼倩,除了苏曼倩美丽和气质之外,还有一种相逢恨晚的知音情感,它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激情和痴情,让他焕发出活力与光茫。他像是一下子深切地了解了苏曼倩,这种领悟与追求,这种执著与心计,都表明了他最渴望得到的一种境界,魔鬼般令人无法抗拒,征服着毎一颗易于感动的心。

    在苏曼倩的心里,萧博翰也一直是若隐若现,神秘而出人意料的,感受倒塌他深谙世故人情,在现实的生活里精明干练,按自己的意志和期望主宰自己的生活方式。他独立不羁,偏离世俗与常规;他淋漓挥洒的自由和热情,有着邪恶的气息,如同地狱的暗火。

    他真切而又震撼人心,也是苏曼倩心目最深爱的男性形象吧。

    这个吻延续了太长的时间,直到彼此感觉嘴的肌肉已经麻木,他们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后来他们很少说话了,都一起沉浸在一种突然而至的,异乎寻常的温情。

    这次的约会,冰释了萧博翰和苏曼倩两人的前嫌,他们又和所有恋爱的青年男女一样,在相思,生气,赌气和谅解进行着,不过萧博翰从苏曼倩的情绪,也明了了她对自己的关注和喜爱,而两人今天都在刻意的回避真正影响两人感情的那些敏感的话题。

    也许,苏曼倩并不是因为萧博翰的误导而不再追问萧博翰花花之事,她是要给萧博翰敲起一次警钟,让他明白自己的底线和忌讳,苏曼倩也知道,像萧博翰这样的男子,混迹于黑白两道,穿梭在风流场所,逢场作戏在所难免,沾花惹草实难杜绝,但过去的事情算既往不咎,以后她还是希望萧博翰能恪守一个情人的规范,不要在发生类似的问题。

    萧博翰是不是明白了苏曼倩的苦心,还不得而知,不过在面对苏曼倩的时候,萧博翰真的有点惭愧起来,他想到了自己和唐可可,还有蒙铃,还有冷可梅的事情,他有了一些汗颜,可是要让他完全的放下她们,不再发生那种纠葛,我看很难。

    分别的时候,他们两人再一次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仿佛想让感觉在手轻轻撩过,共享一份难忘的温馨,那月朦胧,鸟朦胧,天边有了一颗含泪的星星,陪伴着萧博翰一起注视苏曼倩远去的背影。

    第二天,萧博翰起来之后,心情还是不错的,他依然沉静在昨夜和苏曼倩的温柔,蒙铃第一次听到了萧博翰吹起口哨,这让她大为好,没想到萧总的口哨还如此动听,他是不是在学的时候,经常这样吹这口哨,挑逗那些情窦未开的小女孩呢?

    蒙铃也愉快了起来,不过假如她知道萧博翰是在为什么开心,估计她不会在这样开心了。

    萧博翰的愉快很快的感染了所有前来找他办事的恒道属下,要不了多久,在楼,楼下,都开始陆续的响起了口哨声,萧博翰认真的听了听,也哑然失笑,对蒙铃说:“难道他们过去都不会吹口哨。”

    蒙铃笑嘻嘻的说:“你整天板着个牛肉脸,谁敢喧哗。”

    萧博翰摸摸自己的脸颊说:“我这是牛肉脸吗?”

    “难道不是?”

    两人都笑了起来。这样快乐的气氛一直延续到午11点多的时候才宣告结束,因为这个时候来了很多商户,几乎西晋门大半条街的生意做的大一点的商户都集在了恒道的院子里,萧博翰从窗户一看到他们,头皮一麻,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赶忙对正在低头收拾资料的蒙铃说:“蒙铃,蒙铃,你快问问,他们是怎么了。”

    蒙铃凑到了窗口往下一看,也是大吃一惊,忙说:“我去看看,你先不要下来。”

    说完,蒙铃准备离开办公室,不过有人她还快的来汇报情况了,鉄猴急呼呼的进来说:“萧总,这些商户说想见见你。”

    萧博翰问:“知道他们为什么事情来的吗?”

    鉄猴说:“好像说是什么罚款的事情,我也听不大明白,人多嘴杂,乱七八糟的。”

    萧博翰一想,罚款,那应该和恒道没有什么关系吧,虽然恒道集团也有很强的管理规定,但还没有进化到对商户统一管理,统一处罚那一个层次,萧博翰心里也少许的安定了一下,说:“那这样吧,让他们都到二楼的会议室去,我马也下来。”

    鉄猴答应一声,转身离开了。

    蒙铃还是有点担心的说:“萧总,要不还是我先过去探探,看看到底是什么问题。”

    萧博翰摇下头说:“只要不是我们收保护费把人打伤了,其他的事情都不要紧,我直接过去问问成了。”

    说完,萧博翰端起了茶杯,看着楼下的商户陆陆续续的走进了办公楼,从他们的表情和动作看,到不像是对恒道集团有什么愤慨,萧博翰更坦然了。

    稍微等了几分钟,萧博翰带着蒙铃一起到了会议室,这里已经坐了一,二十个商户,对他们萧博翰并不是太熟,只是偶尔的在他们那里消费过,平常也大多是在车里路过的时候往他们那里看看,对于每月收费,解决他们和客户的纠纷,帮他们处理和驱赶地痞流氓,那都是雷刚手下的工作,萧博翰是很少过问。

    不过他不认识人家,人家可是大多认识他的,一见他来,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萧博翰也像一个凯旋而归的将军一样,点着头,挥着手,迈着八字步走了进去。

    他们大多在嘴里招呼着萧博翰,人多,也听不清都说的什么,萧博翰“嗯嗯,好好,”的漫无目的答应着,一面像电视里的大领导那样伸出手来,手心向下,摆出一副请大家安静,坐下的姿势,这感觉不错,萧博翰还是初次体会。

    大家也乱纷纷的先后不一的坐了下来,萧博翰本来想让蒙铃给大家把茶泡,但一看这么多的人,心里有点心疼蒙铃,怕她太辛苦,说:“各位是稀客啊,我给大家先倒点水吧。”

    这玩笑开的,谁能让他倒水,所有的人都连连摆手,说:“不用,不用,萧总太客气了。”

    萧博翰也笑笑没再提这话了,换个话题说:“请问各位今天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吗,大家既然都是常年在一起的朋友,有什么可以让我帮忙的只管说,不用顾忌。”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