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秘书蔺玲东心里本来不舒服,风头都被别的女人占了,她马说:“老板,我也走。 ”

    吕剑强扭头对蔺玲东说:“你可不许走,万一晚老板要找你,我可没地方变去。”

    蔺玲东恨恨地哼了一声:“他还能想起我是谁吗?”可话虽这么说,她还是留了下来。公安局副局长江卓也很识趣的手有事要走了,吕剑强挽留一下,也算了。

    吕剑强把他们送到门口,返回来之后,他也是脑子晕沉沉的,心情也十分复杂,眼前总是晃动着美女主播林诗在葛副市长怀里的身体,这个女人自己还没吃一口呢,今天到便宜了葛副市长。

    他越想这心里越是毛椒火辣的,想自己和蔺玲东玩一玩,但又怕一会葛副市长有什么事情,所以只好忍住饥渴,和蔺玲东坐在客厅里等着里面的传唤。

    果然,没过多久,里面传来了美女主播林诗的声音:“蔺玲东,蔺玲东,你来一下,葛市长问你一点事情。”

    吕剑强愤愤的咽了一口唾沫说:“玲东,那你去看看吧。”

    蔺玲东低声的嗯了下,但眼目眉梢却有了喜意,一摇两晃的到了里间,房间里剩下了吕剑强一个人了,连做菜的师傅都走了,你说吕剑强无聊不无聊,但他想一想马要开工的高速路工程,也心里踏实了许多。

    不过房间里不断传来的声音让他有点不甘心,也不知道是蔺玲东无意还是故意的,卧室的房门没有关严,那阵阵的浪声反复的冲击着吕剑强的心口

    天已经很暗了,萧博翰还坐在办公室里,他想着苏曼倩,总感觉这几天苏曼倩对自己有点冷淡,萧博翰刚才又给苏曼倩挂了一个电话,但电话苏曼倩的态度若即若离,让萧博翰心里七八下的,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那点做错了,让苏曼倩变得如此疏离。

    萧博翰拿起电话,查找了一个快递公司的电话,打了过去,请他们明天一早给苏曼倩送去玫瑰,他感觉自己应该有点动作才对,算苏曼倩真的对自己有什么误会,至少自己也要表现出一定的诚意来,请她原谅。

    放下电话之后,萧博翰才心里略微的安定了一些,拿一本书,回到了卧室,希望自己可以安安稳稳的睡个好觉。

    一缕轻柔的月光透过窗子,撒在了窗台,远处还有几颗闪闪烁烁的星星,更给这月夜增添了几分诗意,整个世界仿佛沉浸在银色的光海,烘托着充满温馨静谧的夜,月华浸染着整个大地,,世界完全笼罩在圣洁的气氛里,萧博翰的心灵也在这圣洁感觉到了一种纯净和升华。

    天亮了,苏老大一大早起来,昨天没有出去应酬,这使得他获得了一些额外的睡眠时间,刚才在别墅的院子里练了一阵太极拳,才回到温暖的房间来。

    “苏总,这是你的茶水。”保姆是一个40来岁,长得也很端庄的女人,她殷勤的将一壶刚泡好的茶水放在桌。

    苏老大“唔”了一声,开始翻阅着刚刚送来的报纸的新闻,看看时间,快8点半了,女儿曼倩应该已经起床,一会两人还要到公司去,这几天柳林市的毒品生意很是怪,一下子销售少了许多,但从缉毒大队得到的消息说,柳林市并没有什么大的举动啊,苏老大决定认真的查查。

    门铃乍然响起,苏老大喝着茶,继续看报,一两分钟后保姆回来,她手多了束鲜花。

    “苏总,有人送花给曼倩小姐耶!好重哟!”保姆嗅着花香,似乎很高兴。

    苏老大由报抬眼,他看了花束一眼,火红盛开的进口玫瑰,至少有一百朵。

    看来曼倩有追求者了。

    “一位萧先生送的,他还约苏小姐今天一起晚餐,年轻人还真是浪漫!”保姆笑盈盈的翻看花那张没有信封的精致卡片。

    苏老大皱皱眉,姓萧?那只能是萧博翰了。

    “哦,把花给我,我送去给曼倩。”苏老大接过花束,楼后直接敲着苏曼倩的房门,连敲了几次,她终于不情不愿的将门打开。

    “什么事呀?”苏曼倩倚靠着门,一副还没睡饱的样子。

    昨天她一直睡不着,每一想到自己和萧博翰辗转难眠,直到凌晨四点才慢慢睡着。

    “爱慕者的礼物。”苏老大将花束塞入她怀,女儿此刻的姿态实在太迷人,薄如蝉翼的丝质睡衣,隐约可见她曼妙窈窕的**,光着脚丫子使她微带一丝稚气,她发丝凌乱另有一种无可言喻的吸引力。

    “谁送来的!不会是送错了吧?”苏曼倩蓦然清醒,开玩笑有一点期待。

    “你想会是谁送的,不过你最好不要赴约。”苏老大的声音铿锵有力的传来。

    咦?自己怎么不懂他在说什么?将花束里的卡片翻开,不到二十秒,苏曼倩懂了:“老爹啊!你怎么可以偷看我的私人信件?”

    “我有义务要保护你。”苏老大说。

    “我多大了,还用保护!”。

    “不希望你招惹他。”

    苏老大也发现最近女儿很少和萧博翰联系,所以暗自高兴呢,他希望她不要失去了她的客观和冷静,如果她去接近萧博翰,这不啻会给自己以后多带来麻烦。

    “事实摆在眼前,不是我去招惹他,而是他喜欢我。”苏曼倩换一脸天使的微笑:“我总不能阻止别人要来追求我吧!老爹。”

    “他配不你,因为他没有对你的忠诚。”苏老大一语的的说道了苏曼倩的心口。

    “你不能这样说他。”苏曼倩扬眉说,虽然这也一直是她这几天故意冷落萧博翰的原因,但从心底来讲,她并不想此和萧博翰断绝关系,因为她感到自己已经无法把萧博翰完全的从思想排除,她努力的试过,最后还是失败了。

    于是,她只好寄希望于萧博翰能做出道歉的表示,他是给自己打过几次电话,但那电话他一点都没有觉察到自己是在生气,是因为他在生气,这一点是一定要让他明白才行。

    苏老大盯了她半晌,她的刻意和倔强真是厚得无与伦。

    “好吧!你赢了。”苏老大无可奈何的转身离开,那一大束玫瑰的花香还留在空气久久不散。

    晚苏曼倩还是接受了萧博翰的邀请,他们相会在一个苏老大地盘的酒吧里,因为这里是苏老大的地盘,所以不管是苏曼倩还是萧博翰,都没有刻意多带手下,只是没人有两三个随从,远远的在门口的一张桌子坐着,漫不经心的看着来来往往妖艳和帅气的年轻人,他们相信,这里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昏暗的灯光下,调酒师轻轻地摇摆着身体,极其优雅地调配着一杯五彩的鸡尾酒;闪烁着急促的霓虹灯光,吸引着一个又一个饥渴,颓废,而又需要安慰的心灵。

    萧博翰满目所及,皆是棕红与暗黄色的浮华格调,低调且张扬,吧台的壁柜排列着形形色色的啤酒,红酒,一张长长的吧台边,服务生正在打着啤酒,和着店里的曲调节奏,把酒逐一倒入各式酒杯,末了,啤酒还在杯面冒起了一层厚厚的白色酒泡,挨挨挤挤的,似乎好不甘心呆在酒杯里,甘凉欲滴,顿时间酒香已溢满了一室。

    客人在满含情调的酒台喝喝酒,聊聊天,言谈间还流溢出阵阵醇厚甘凉的啤酒香气,或夹糅几句低声絮语,看着那酒吧各色的男男女女,男人大多是不安分的,带着醉意的眼睛总是色咪咪的注意着每一个走进的女人,

    今天的苏曼倩有一张白哲而小巧的脸蛋,长发垂肩;漂亮的双眼皮下是双盈然迷蒙的大眼睛;挺直秀气的鼻梁之外,她柔嫩的唇瓣旁有一丝静谧的笑意,看似温柔的她在举手投足间却又混合了一股不容易忽视的执拗,而整体说起来,苏曼倩给人的感觉是飘逸清灵的。

    她这样看着萧博翰,眼有眉目传情,柔情缱绻,也有一种意乱神迷和**荡魄的味道。

    再喝一杯之后,忽然她问萧博翰:“知道我为什么不想理你吗?”

    萧博翰虽然有了明显的醉意,但心里并不糊涂,他不知道,可他又不敢说不知道,迟疑了片刻,试探的说道:“是因为我惹你生气了。”

    苏曼倩看着萧博翰,显的有点紧张:“你知道啊,知道我为什么生气?”

    萧博翰想了想,鼓足勇气说道:“我也说不来,所以今天才约你出来。”说这话的时候,萧博翰是低着头,不敢看她。

    “什么?你一点都不知道啊,那好吧,我来告诉你”。苏曼倩说。

    “你说吧,我想一定是误会。”萧博翰依然是不清楚苏曼倩到底为什么生气。

    苏曼倩喝掉了手杯里的酒,吐口气说:“我在白金大酒店看到了你,还看到了一个挽着你胳膊的女人,而且我还知道这个女人叫冷可梅,这够了吗?”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