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几个女人花枝招展,叽叽喳喳,在陈师傅和他的两位徒弟身边珠环玉绕,弄得他们心情大好。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葛副市长和市建委主任郭一锦是临近6点钟才到的,在门前一下车,葛副市长眯缝起细长的眼睛看着大门两侧红油黑字的对联:风威长啸名震寰宇、彪炳生辉物盈万家。

    葛副市长瘦削的脸颊掠过一丝不屑,扭头对郭一锦说:“这家伙不管有多少钱,终归改不了痞子气。”

    等到走青石台阶,郭一锦叩响两扇红漆大门的黄铜门钹,听见里面一连声地来了来了,吕剑强满脸是笑地跑过来开门,一边往里让,一边说着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葛副市长矜持地笑笑,随意地四下张望,说:“修的不错嘛。”

    说着便顺着甬道巡视各处。院子里灰砖墁地,各门房青石作阶,院落移栽过来的丁香、海棠都已返青,美人蕉的大叶子也开始长出,满眼花木扶疏,幽雅宜人。

    葛副市长叹道:“真是个好地方,我都想早点退了,到这里过过安逸、清静的日子,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市建委主任郭一锦马接道:“葛市长年富力强,正是有所作为的时候,还是要为柳林市人民多做些事情,这几年柳林市变化太大了,谁不说葛市长有远见有魄力,三年打造出一个新柳林啊。”

    吕剑强也插话道:“这次我的别墅能够两个月销售一空,还不全仰仗葛市长的推介。”

    葛副市长看了一眼他们,得意地说:“过去柳林市为什么发展慢,是领导干部的观念太旧。这次我在市长办公会说,要勇于尝试一种全新的、合法的投资理念,温总理不也提出要增加居民的资产性收入吗。领导干部为什么不可以买别墅呀,自己拿个首付,其余的用银行按揭,用不了几个钱吗!可过几年你在看,把钱存在银行划算多了。”

    “是是。”吕剑强和郭一锦啧啧称赞。

    这时,吕剑强的生活秘书蔺玲东风摆杨柳般从灶房走过来,对葛副市长嫣然一笑,说:“各位领导,陈师傅把配料都备好了,问什么时候可以走菜?”

    葛副市长色眯眯对秘书蔺玲东说:“几天不见,蔺小姐愈发漂亮了,那你前面带路吧。”

    蔺玲东眼波流连,明眸善睐,略施粉黛的俏脸春风满面,她嗲声嗲气地说着:“夸吧夸吧,女人是用来夸的。”

    顺势挽起葛副市长的胳膊肘儿,说:“那跟我来吧。”

    餐厅设在南屋,不大,但装修的极具品味,屋顶吊着一大四小五盏宫灯,墙挂着几张近代名家的山水花鸟斗方,一张雕花精美的红木餐桌,六把红木官帽靠椅,云石台面摆放着莴笋、鲍菇、海蜇头等几个凉碟,还有一瓶据说是三十年的茅台酒。

    房间里还有两个陪客市公安局副局长江卓和美女主播林诗,早跑了出来,一阵的寒暄,客气和恭贺,待大家按着男女搭配的次序坐定,厨师开始走菜,一道道鲜香四溢的佳肴鱼贯而。

    吕剑强把茅台打开,给大家斟酒。

    市公安局副局长江卓笑着说:“兄弟,你这是从哪买的?我们经侦支队最近破获了一起假酒案,拉回来一卡车茅台,我看包装和你这差不多的。”

    吕剑强虎起眼睛,说:“我这可是正宗年份酒,茅台厂的销售处长送的,还能假吗?”

    葛副市长接口道:“算是真的,你也不要太迷信了什么年份酒,我有一次接待遵义市政府的一个考察团,带队的许市长闲聊时告诉我,所有的茅台年份酒都是勾兑的。也是用基酒和原酒按照一定例配制的,至于这个例,是1%还是10%,成了不足与外人道的企业秘密。他说你想啊,茅台酒从建国以来是供不应求,企业怎么可能有把酒放几十年不卖的道理?”

    吕剑强挠着脑袋说:“可您喝一口尝尝,这口感醇厚,喝起来是地道。”

    葛副市长哈哈一笑:“你这基本跟没说一样,和大师卖画一个套路,只有艺术标准,而非实验室标准。三十年茅台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天知地知厂家知,可是消费者不知。再加喝这种酒的不是公款是大款,没有谁去较真,厂家乐不得去迎合这种消费心理,不信你等着瞧,过几年,一千年的茅台酒都会翻出来。”

    蔺玲东忙说:“葛市长,这瓶酒在我的酒柜里锁了有好几年,吕总都没舍得喝,今天要不是您来,他还不会拿出来呢。你可别瞎了吕总的一片心意呀。”

    美女主播林诗也指着刚端来的清蒸龙蜊鱼说:“可不吗,我听大师傅讲,龙蜊出水死,石斑矜贵多了,吕老板准备这桌酒席可下了功夫,来,你尝尝。”

    说着夹了一箸鱼肉送到葛副市长口。葛副市长尝了一口,说:“能在江城吃到这么新鲜的龙蜊,确实难得,来来,大家一起吃。”

    公安局副局长江卓看那两位女士一左一右把葛副市长夹在间,你一言我一语,自己根本插不嘴,只得站起来说:“葛市长,我先敬领导一杯。”

    说着,一仰脖干了。

    葛副市长早见人家主动敬酒,也端起酒杯说:“在这里没有领导,都是朋友,来,碰一个。”

    副局长江卓又给自己满,恭敬地又碰了一杯,还是一口干了。大家一起喝了起来,没多久都是面红耳赤,桌子的气氛也热闹起来。

    一会,葛副市长说:“小吕啊,你是企业家,你还得把心思放在正地方,千万资产你得让它保值升值,我问你,这个项目完了你有什么打算?”

    吕剑强说:“当然有打算,我准备再踅摸一块地,搞个二期。”

    葛副市长摇摇头,说:“我说你小子毛驴拉套,只认老道,除了盖房子,你不会想点其他项目吗?现在弄块地一百双眼睛在盯着你,招拍挂已经把利润降到最低,钉子户又把麻烦整到最大,别看你这几年红红火火,我告诉你,房地产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了”。

    吕剑强一愣,说:“那物流怎么样?我现在把跑广州的线全弄到手了,再多开辟几条线……。”

    “别提你那物流”,葛副市长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为了你,我政府投资1000多万建了个新市场,你还不去,现在政协、人大好几个提案在我桌子放着,都等着答复呢!吕剑强有点气累的说:“那你说干什么好呢?”

    葛副市长沉吟了一会,说:“柳林市今年要高速路了,你好好吧这个研究一下,这跨境的几十公里建筑,应该市里还说的话”。

    吕剑强眼睛一亮,说:“是是,我也一直没方下这事情,只是见老没动静,所以不敢太报希望。”

    葛副市长一笑说:“马动,省里已经传话过来了,所以你也多做点准备工作。”

    吕剑强忙着点头:“好好,这好。”

    酒宴继续进行,三十年的茅台已经见底,吕剑强又拿出一瓶珍藏的干邑之王,人头马露易十三,蔺玲东给各位换一套与之相匹配的郁金香形水晶杯。

    灯光下,水晶杯的干邑散发出如琥珀般剔透、丝绸般柔和的光泽,葛副市长端起酒杯,凑到鼻子底下嗅了嗅,说:“给你们喝这种酒,真是暴殄天物。我们和法国卡迪龙市签订友好城市时,东道主曾带我们参观生产这种干邑的酒庄。巴黎贵族每次喝这种酒时,都会举行一个小小的仪式,以庆祝开启一段悠长而又令人沉醉的历史。”

    葛副市长眼神迷离起来:“人家是怎么喝的,先闻一下香水,再呷一口美酒,当香醇的酒液滑入喉咙后,再浅尝一下甜点,路易十三神秘的芳香和味道,在香水的刺激和甜品的抚慰下,被一层一层地挖掘出来了。那是对世界最细腻的品味,绝不是浅薄的挥霍,他神色郑重起来,要不怎么说国十天能造一个暴发户,可培养一个贵族却需要三代。”

    大家听完,也端起酒杯仔细品尝起这种琼浆玉液般珍贵的美酒,只有吕剑强表情讪讪的,心里憋了一肚子火,可还是强装出笑容,他知道好歹,谁是老大他还分得清。

    当这瓶酒也见底的时候,葛副市长已经有些醉了,他把电视台的美女主播林诗拉到自己的身边,言语轻薄,林诗也是欲拒还迎,不断撩拨着他的**。

    蔺玲东在一旁气得发昏,可又无可奈何,只得转过脸和身边的郭一锦说话,眼不见心不烦。

    那边,吕剑强看大老板已经入巷,便安排葛副市长到客房休息,美女主播林诗很自然地扶着葛副市长,在蔺玲东的引领下,头也不回地走了。

    吕剑强问郭一锦:“你怎么办?”

    郭一锦说:“兄弟,局里还有事情,我得回去。”郭一锦清楚的很,在怎么好色也不能现在和市长一起玩,那会留下后遗症的。

    吕剑强说:“那好,我不留你了。”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