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孙亚俊不这样想,他在担心是不是萧博翰误会自己了,自己在班,怎么会出现一个这样的女孩,他嗫嚅着,小声的说:“萧总,那是我妹妹孙雯,今天过来找我,要点钱。 ”

    萧博翰这才反应过来,他心的惊讶更大了,他看着孙亚俊,好一会才说:“是你妹妹?”

    孙亚俊点下头,这时候,那个小雯也站了起来,她走近几步,看着萧博翰说:“你好萧总,我们又见面了。”

    孙亚俊也惊讶的问:“你们认识?”

    小雯一笑说:“是啊,昨天晚萧总接待一个朋友,我还在包间做陪酒呢。”

    孙亚俊一下脸红了,他恨不得去抽妹妹两下,这大庭广众之下,她说的出口,好像做陪酒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一样。

    萧博翰也是眉头邹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这个小雯如此泼辣,虽然昨天陪酒自己并没有和她发生什么,但陪酒在很多场所是具有另一层含义的。

    萧博翰勉强笑笑说:“怎么,没钱花了啊,找哥哥来要钱了。”

    小雯说:“是啊,想和朋友一起重新找个工作,以后不做陪酒了,但人家要3000元的保证金,我来要,哥哥不给。”

    萧博翰看了一眼孙亚俊说:“这是好事情啊,你怎么?”这本来是人家的家事,萧博翰当然不好过于责备。

    孙亚俊也是抹下了脸,说:“萧总,这里也没有外人,我直说了,要是她真的想安安分分的做个工作,是我卖血也会帮她,但她不是那样的。”

    萧博翰眯起了眼,问:“怎么说?”

    孙亚俊狠了狠心,牙一咬说:“给她再多的钱都没有用的,她全部吸毒了。”

    这一下萧博翰才大吃一惊,他转过头来,看着小雯,这时候的小雯脸也有了一点羞愧之色,本来她是打算当着这些人面激将一下哥哥,让他不好意思,只有把钱给自己,但没想到哥哥不管不顾的,说出了这件事情。

    萧博翰叹口气说:“你应该叫小雯吧,为什么要让哥哥这样费心,吸毒会让你没有未来的,戒了吧。”

    小雯咬着嘴皮,不说话了。

    孙亚俊脸也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说::“萧总啊,为这个妹妹我已经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萧博翰很理解的看着他说:“亚俊,你是哥哥,不管怎么说应该帮助她,帮她找个工作吧,想办法让她把毒瘾戒了。”

    孙亚俊说:“戒过两次了,但一出来又开始吸了,工作也不是没给她找过,但都干不长,别人一听她吸毒,马找个借口辞退她了,我现在都不好意思帮她找了。”

    萧博翰默默的站在那里想了一会,对小雯说:“小雯啊,要是给你一份工作,你能好好坚持下去吗?”

    小雯现在已经是羞愧难当,刚才的那种破罐子破摔的表情也荡然无存了,她看到了哥哥的痛苦和伤心,也看到了萧博翰的关怀和真诚,这个男人在昨天还刚刚帮助过自己,他没有小看和蔑视自己,他把自己当成一个女人在看待,在保护自己。

    小雯眼少有的出现了一点晶莹,说:“要是真有个好工作我当然会好好干的。”

    萧博翰说:“那么吸毒呢,有决心戒吗,据我所知,吸毒其实并不是生理有多强的要求,主要是心理方面的依赖,有决心一定能戒掉。”

    小雯眼闪出了一种坚定,说:“能,只要不和那些小姐妹接触,戒掉不会重犯。”

    萧博翰不再问什么了,转身对蒙铃说:“你通知历可豪,让他帮着联系一家戒毒心,送小雯过去,等她戒毒之后,安排她到集团总部班,人以后由你负责,相信你能管住小雯不再重蹈覆辙的。”

    孙亚俊和蒙铃都一愣,蒙铃其实也对小雯有了同情心,不过没想到萧博翰这样快刀斩乱麻的把这事情安排了,她赶忙说:“好的,我马和历经理联系。”

    孙亚俊的心里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萧博翰这样对自己,而在一年前,是自己亲手干掉了萧博翰的老爹,这是一种什么报应啊,为什么萧博翰要这样对自己。

    历可豪的心开始流血了。

    萧博翰对小雯说:“行了,你也不要打扰你哥哥工作了,现在和蒙秘书一起走吧,暂时由她来负责你,不过有丑话说到前面,你最好乖乖的听蒙秘书的话,否则,你会受到她的惩罚的,如果对她你还不甚了解,没关系,你可以到了恒道以后让别人给你讲讲她的厉害。”

    小雯长大了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萧博翰真是怪的很,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萧博翰在说完这些话之后,不再停留,快步走了出去,孙亚俊紧紧的跟在后面,充满了感激的说:“萧总,谢谢你。”

    萧博翰头也没有回的说:“不用谢我,你是恒道的老人了,我有责任帮助你,只要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这个妹妹脱胎换骨,成为你所希望的那种女孩。”

    孙亚俊有点哽噎的说:“我当然放心了,谢谢。”

    萧博翰加快了步伐,他不想看到孙亚俊那感恩戴德的表情,对萧博翰来说,这本来是一个大哥应该做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夸赞和感激的。

    在萧博翰回到恒道总部不久之后,另一个消息又验证了前一阶段大伯传来的信息,柳林市的女市长在她前任秘书季子强的协助下,一举扭转了这几年的被动局面,她们交给省里的那一份证明洋河县哈县长具有重大违法乱纪的材料显示出了绝对的威力。

    萧博瀚还听说,这个针对洋河县哈学军的材料开始发酵,在风云突变的权利斗争,柳林市的市委书记华成飞不幸落马了,要不是几个省长的保护和力挺,他或者会摔的很疼,好在华成飞纵横北江省这若干年,也积攒下了一些人脉,所以他落是落下来了,但并不要命,他走马任了省政协的主席职位,把这个柳林市交到了叶眉的手。

    但叶眉一点都没有高兴和愉快的条件,因为在柳林市里,华成飞积威犹在,他过去的铁杆属下常务副市长接替了叶眉的市长位置,虎视眈眈的露出牙齿,随时准备对叶眉发起猛烈的攻势,这让叶眉更为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这次她和华成飞最终战局的大逆转,叶眉很明白,它全是得益于季子强那惊艳的一刀,在最关键的时候,在最合适的时候,也是在最为有把握的时候,季子强拿出了早准备好的那份材料,这让叶眉也不得不叹服季子强的忍性和耐力,在季子强几次关乎自身前途命运之际,他都没有动用这个材料,他像是一个高超的杀手,没有把握,没有机会,他绝不出招。

    萧博翰同样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心生惧意的,因为以往叶眉在市长的位置,对整个柳林市的黑道是保持高压政策,虽然那个时候很多事情未必能如她所愿,但现在的情况不同了,她成为柳林市的第一权利拥有者,她会不会从这里开刀呢?

    萧博翰在担心,如果说唯一可以自我安慰一点的是,在这个阶段,恒道相对要低调一点,并没有闹出太大和过份的动静,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不想和飞龙会,以及潘飞瑞对攻的一个原因。

    萧博翰决定还是要继续的约束部下,看看风头,不要轻易冒尖。

    其实和萧博翰持有一样心态的还有别人,大鹏公司的吕剑强是其一个,他也对柳林市发生的权利更换非常关注,可以说大鹏公司的所有生意和财富都和柳林市的权利息息相关,这些年要不是老爹在副书记的位置,要不是老爹一直是华成飞的铁杆,自己能不能这样快的积攒起庞大的财富呢?应该是不可能的,而现在的权利更迭会不会对自己以后的生意形成影响?对这点,吕剑强有担忧,也有希望,不管怎么说,和自己关系不错葛副市长已经成为了常务副市长,这不得不说算是一个利好。

    他决定晚请葛副市长和市建委主任郭一锦到自己这里来坐坐,一个算是恭贺,一个也算是加强一下联系,加深一点感情,这是很必要的。

    吕剑强在自己开发的别墅小区靠近山边的地方,别出心裁,修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北京四合院。院里的服务人员都是从柳林市星级酒店挖过来的专业人士,现代化设施一应俱全,他把这做为自己接待贵客的地方。

    小院有北房5间,东西厢房各3间,南屋不算大门4间,间是宽敞的庭院,院当间两只青花鱼缸里养着各色锦鲤。今天,他在这里宴请葛副市长,陪客早到了,有柳林市电视台的美女主播林诗,柳林市公安局副局长江卓,还有自己的生活秘书蔺玲东。

    此刻,她们正围着从白金大酒楼请来的主厨,据说是本届广东美食大赛的新科状元陈师傅,学习煲汤的方法。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