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到萧博翰把那个蟹黄汤包一口吃掉,历可豪笑笑说:“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

    萧博翰用纸巾很优雅的擦擦嘴,说:“的确不错,看来可豪你也是一个很会享受的人了,不然也找不到这样一个好地方。手机端 m”

    历可豪又为萧博翰夹了一个小吃,说:“那是当然,和萧总在一起时间久了,自然要学点什么。”

    “哈哈,可豪,你啊,你啊,现在也学会满嘴说好话了,过去你可不是这个样子。”萧博翰揶揄的说。

    历可豪一点都不在乎:“过去我做律师那是说假话,现在说好话,你更喜欢听那种?”

    “嗯,还是好话容易让人接受一点,对了,可豪,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个人的问题。”萧博翰话锋一转,说到了私人问题。

    历可豪一愣,说:“萧总怎么想到这个话题了,你难道我还年轻很多吗?你都不急,我急什么?”

    “嗯,话不能这样说啊,我和你不同。”

    “我到看不出有多少不同。”

    萧博翰说:“当然不同了,我有很多未了之事,还有很大的压力,但你不同了,你可以很轻松的好好生活。”

    历可豪自嘲的笑笑,放下了筷子,说:“在这个世界生活,谁都会有压力的,再说了,我还没有遇那样的缘分。”

    萧博翰盯着历可豪说:“你没有吗?”

    “是啊,没有。”

    “你喜欢语凝,这我势能看的出来的。”萧博翰突兀的说出了历可豪的心事。

    历可豪一下抬起了头,怔怔的看着萧博翰,然后又缓缓的低下头说:“不错,我是喜欢她,可是这有什么用处呢,她好像只是把我当哥哥看待了。”

    萧博翰用筷子拨拉了一下面前碟子里的小吃,好整以暇的说:“但你连试都不试一下,怎么能肯定她的想法呢?对女孩子的心意,又有谁能够一下子猜的出来。”

    历可豪沉默了一会,说:“你不反对我对语凝的喜欢?”

    萧博翰怪的说:“我为什么要反对?”

    历可豪说:“谢谢你,博翰,我真怕语凝会拒绝我,与其那样,不如保持现在的局面,至少我还能看到她的微笑。”

    萧博翰叹口气,说:“是啊,谁也不能保证结果会怎么样,但试一试总是对自己的一种负责。”

    历可豪不无忧虑的说:“博翰,我有个感觉,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说,我们两人不用忌讳什么。”

    “我听全叔说,语凝最近有点迷恋次绑架她的耿容,当然或者这只是我太过关心她,所以想多了一点,但我认为,还是要提高警惕,不是说因为我喜欢语凝,而是这个耿容不适合语凝。”历可豪心事重重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萧博翰迟疑了一下说:“我明白你的意思,耿容本来在我们牧场,但最近有消息说史正杰知道了他的行踪,所以刚才我已经叫鬼手去通知他了,估计现在他们应该见面了。”

    历可豪说:“我知道一点,不过刚才鬼手说要20万元是办这件事情去了吗?”

    “是啊,我们该帮一帮这个年轻人,至少他离开柳林市以后是需要一点钱来维持。”

    历可豪看着萧博翰笑了,说:“这史正杰怎么会知道耿容的事情呢,看来是萧总你的计划吧,即让他远离语凝,又可以给史正杰留下这个永远的对手,可谓是一箭双雕。”

    萧博翰从容的夹起一个包子,说:“这样不好吗?不管对语凝,还是对耿容,这都应该是最好的结局了。”

    历可豪继续的笑着,说:“当然了,你总是有道理的,像当初你差点搞的我身败名裂一样,要不是我现在也不会和你这样坐在一起了,是不是?”

    萧博翰差一点吧嘴里那半个包子吐出来,他呆呆的看着历可豪说:“奶奶的,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历可豪嘲弄的瘪瘪嘴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当我在工资表看到那个委托我打官司的人的名字的时候,我想通了为什么我会输掉那场官司了。”

    萧博翰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可豪啊,有时候这谎言和阴谋并不完全是歹意,像对你那次,还有我现在对耿容这次一样,我是情非得已啊。”

    历可豪摇下头说:“我也没有怪你,要不是你那样搞一下,我现在每天还是个小律师,畏畏缩缩的忙碌着,每天求爷爷告奶奶的讨好法官们,现在不同了,我和他们在很多时候都是平起平坐的,有时候,他们还要求求我帮忙呢。”

    萧博翰很满意的看着历可豪说:“当然了,过去你出去代表的只是委托人,现在你出去代表的是恒道集团,而我们有资金,有能力让很多人为我们让道,包括法庭。”

    历可豪也深有感触的点点头,这一年来,他确实明白了很多东西,以前想不通的一些事情和道理,在这段恒道集团的工作,他慢慢的领会了,也熟悉了。

    从茶楼出来之后,萧博翰和历可豪分手了,历可豪要到律师事务所去转转,萧博翰呢,他准备到恒道集团旗下的建筑公司去看看,刚刚收假,民工们陆续返回,放置了一两个月的工地又开始启动了。

    萧博翰一行几辆小车摇摇晃晃的到了工地,因为没有提前通知,所以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孙亚俊并没有在工地的门口迎接他们,当车在工地的大院停问之后,才有去临时工程部找孙亚俊去了。

    在这挤满忙碌身影的场地墙,贴了很多标语,

    什么共筑质量大堤,共享和谐生活。

    关注质量,关爱生活。

    你的满意,是我们的追求。

    接过您手的蓝图,交付您满意的产品。

    萧博翰笑着看了一圈,工地工人已经来了很多,这里的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那许许多多的头顶的安全帽显得格外耀眼。

    没等萧博翰在继续的看下去,总经理孙亚俊赶了过来,老远说:“萧总你来了,也没提前通知一下,呵呵,快到办公室来坐坐。”

    说着话又给萧博翰把烟发,帮他点,陪着萧博翰一起往工程部走去。

    萧博翰边走边问:“你今天也在工地啊,我是随便来看看。”

    孙亚俊说:“最近我很少在公司,每天都来工地看看,鑫龙地产公司的张总也天天催进度,不敢耽误啊。”

    萧博翰嗯了一声,又问:“按这个进度应该没问题吧?”

    孙亚俊说:“问题不大,都快一年了,力争明年半年前给鑫龙地产公司交工。”

    “行,这好啊,有了你这个项目利润的垫底,恒道集团可以做出很多其他的投资了,对了,下一步你可以好好研究一下我们自己开发房地产项目,这一年年的房子不断的涨价,瞅到好地皮了不要放过。”

    孙亚俊忙说:“行,我也一直留意这方面的事情,请萧总放心。”

    两人说着话到了工程部,这是一个大通间的简易钢构办公室,里面还有一些监理方,还有技术员等等的杂七杂八的人,还没等萧博翰坐稳,这些人也都识趣的招呼一声,纷纷离开了,萧博翰也没在意,环顾了一下办公室说:“条件不错啊,大家在一起办公听方便的。”

    说话,萧博翰看到了顶头的一张桌子坐着一个人,看身影是个女孩,从穿着看,似乎不像工地的人,因为她明显的没有工地人员一身灰土的样子。

    萧博翰也没有太当成一回事,他又和孙亚俊聊了几句工程项目的事情,包括安全问题,民工的吃住问题,但在这个过程,萧博翰发觉孙亚俊在回答自己问题的时候,老是有点心神不宁的样子,他还不断的在瞅那个坐在角落里的女孩,这让萧博翰心生疑虑了,难道这个女孩会和孙亚俊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不成,但这到底也都是私人问题,萧博翰一时也不好过问。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萧博翰今天也是来看看,并没有其他的重要事情,看看都还不错,准备离开了,不过在他站起来的那一刻,他愣住了,因为听说他们要走,刚才一直没有回头的那个女孩转过了身。

    萧博翰看到了一张明艳动人,但还熟悉的脸,不错,是她,是昨天差一点让潘飞瑞欺负的那个叫小雯的女孩,也是曾今在萧博翰醉酒后和另一个女孩一起给萧博翰做双飞的那个小雯,萧博翰呆住了。

    她怎么会在这个地方,难道孙亚俊和她也有什么关系?那么昨天的事情这个小雯会不会告诉孙亚俊,特别是次双飞的事情要是告诉了孙亚俊那才让自己有点汗颜呢?

    萧博翰的异常反应,包括孙亚俊,还包括蒙铃等几个人都感觉到了,蒙铃恨恨的瞪了萧博翰一眼,心想,这人真是的,见了酒不想走,见了美女腿发抖,现在连路都不会走了。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