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很理解的扫视了一圈,看着他们说:“全叔啊,明知道不敌,何必让弟兄们去做无谓的牺牲呢?我对恒道集团唯一的宗旨是让大家过好,有钱拿,有饭吃,能不受到伤害,最好不要去尝试、。 ”

    雷刚还是固执的说:“是流血,也这样白白给他们地盘好受一点。”

    萧博翰呵呵的笑了起来,说:“你错了,能不流血最好不要流血,并且你怎么知道是白白的给他们地盘呢?”

    全叔几人都睁大了眼睛,难道还有其他的交换条件?

    “萧总,那我们是什么好处?”

    “萧总,我说吗,呵呵,不能白给。”

    “萧总,快说说。”

    萧博翰用手势制住了他们的话,说:“我们的好处是要不了多久,我们不仅可以重新的收回这两块地盘,而且应该还会有更多的地盘。”

    “更多的地盘?”雷刚重复了一句。

    萧博翰眼闪动出了一种凛然和自信,他深邃的目光遥看着窗外说:“是的,更多的地盘,而且如果运气好,还能取代潘飞瑞目前在柳林市排行第二的位置,我想这个收获应该让大家满意了吧?”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刚刚才给人家白送了地盘,怎么很快能获得更多的利益,房间里一时没有了声音,大家都在消化着萧博翰这句话的最终含义,事情显然有点匪夷所思,但萧博翰他们又是了解的,他绝不是一个喜欢说大话,说空话,自我安慰搞意淫的大哥。

    萧博翰没有收回眼光,他还是看着窗外的蒙蒙细雨,他或者正在构思自己这个浩大规划的每一个细节。

    历可豪一直都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他突然说话了:“萧总,你是说水果批发市场和汉口巷这两块地盘吗?”

    萧博翰眼睛眯了起来,点了点头,他不得不佩服历可豪的敏感思维,看来这个房间里也只有历可豪能够跟自己的思路。

    历可豪笑了,他说:“好,很好。”

    全叔,雷刚和鬼手都一起吧目光投向了他,雷刚是忍不住的,很快的说:“可豪,你好个几吧,快说说,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对于雷刚的粗鲁,历可豪是没有一点办法的,这是自己多年的同学,他也没法和他计较,瞪了雷刚一眼说:“没见你好好说过话,你仔细想想,汉口巷里面都有哪些大户。”

    雷刚歪着脑袋想了想:“大户呀,飞龙会的赌场。”

    所有人眼睛都亮了,他们彼此望望,笑了起来,不错,飞龙会的赌场在汉口巷,这个问题也一直是一个让他们头疼的问题,驱赶飞龙会,自然少不了无谓的损失,而对飞龙会赌场不管不问,又绝对会让苏老大等柳林市的其他帮派心生不满。

    现在,萧博翰轻易的把这件棘手的事情连同潘飞瑞和史正杰的知道难题一并给解决了,那么下一步可想而知,萧博翰会让潘飞瑞走入进退两难的维谷,潘飞瑞要是和飞龙会争斗起来,恒道集团可以隔岸观火,渔翁得利。

    潘飞瑞要是不和飞龙会发生争斗,那么,相信萧博翰一定会挑唆苏老大和其他几家对潘飞瑞发起讨伐,这样,恒道集团一样是可以获得更大的好处了。

    全叔,鬼手和雷刚都摇着头,感叹不已,萧博翰再一次证明了他超乎常人的谋略,他这一石二鸟之计,将为恒道集团开创一次新的机遇。

    萧博翰没有让大家的崇拜维持多久,他很快的又发出了指令:“雷刚,你派人仔细的监视住飞龙会,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给道帮会放出风去,把这个赌场公之于众。”

    “好好,那么在什么时候放出风最好。”

    “嗯,等他们开始正常营业,销售毒品的时候吧,那样或者苏老大他们不得不重视起来了。”萧博翰缓慢的说。

    “好,我明白了。”雷刚喜逐颜开的说。

    萧博翰拍拍手,说:“行了,今天主要是这件事情给大家通报一下,记得保密,一会可豪和鬼手陪我到机场去,送一下语凝,时间差不多了。”

    大家都站了起来,全叔和雷刚看看没有什么事情,先离开了,萧博翰给蒙铃打了个电话,问了问语凝的情况,蒙铃说都准备好了,在下面院子里,等萧博翰一起走了。

    萧博翰带鬼手和历可豪,一起下楼到了院子里,看到了妹妹语凝,萧博翰眼泛起了一片的柔情,对语凝说:“我送你,记得经常给我打电话。”

    萧语凝现在也有点动情,她拉着萧博翰的手说:“嗯,我会经常给你打电话的,你也好好保重身体,吃好,睡好。”

    萧博翰像个慈父般笑笑,摸了摸语凝的头说:“我一定吃好,睡好。”

    大家一起车,往机场开去。

    当机场的广播响起,催促旅客快登机的时候,萧语凝提起皮箱慢慢向验票口走去,萧博翰与历可豪和鬼手蒙铃等人盯着她的背影,直到她的身影被众多的旅客的身影遮住才转过身往出走。

    在候机厅外边,飞机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大地都在颤动,他们站在那儿看着在闪烁着银白色光芒的飞机滑过跑道向远处尽快地驶去。

    飞机引擎的巨大轰鸣震得他们的耳膜嗡嗡地响,而历可豪的眼更是多了一份留恋和期待,他看着飞机,又会想到过去萧语凝老是跟在自己和萧博翰身后那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样子,那时候多好啊,大家无拘无束的,没有相互间的矜持和伪装。

    萧博翰也看出了历可豪的表情,他淡淡的说了声:“行了,大家都回吧,对了,可豪啊,现在去那家早点茶楼会不会太晚了一点。”

    历可豪收拢了放飞的心,忙说:“不晚,来得及。”

    萧博翰说:“那行,走吧,鬼手啊,你和蒙铃换个位置,坐我车,我有事情要给你说。”

    鬼手点点头,默不作声的跟在了后面,到了车场,蒙铃坐了刚才鬼手和历可豪坐的车,萧博翰和鬼手坐在了一辆车,一起返回了市区。

    当车一启动,萧博翰对鬼手说:“鬼手,一会回到市区,你不要去茶楼陪我们了,你去办件事情。”

    鬼手一直扭转身在听着萧博翰的指示,现在问了一句:“什么事情?”

    萧博翰斟酌说:“你你带20万元,到牧场去找耿容,告诉他史正杰已经发现了他现在的藏身之地,警察很快会过来搜捕,让他带钱先到外面躲躲,有什么情况以后给你电话联系。”

    鬼手听到这消息有点突然,但他的习惯是不去多探究竟的,他点点头说:“嗯,我马处理。”

    萧博翰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让耿容明白,这面情况真的很紧急,你懂了吗?”

    鬼手点下头说:“懂了,我知道怎么做。”

    “嗯,这好。”说完,萧博翰很舒适的靠在座椅的后背,看看手表,才9点刚过,他不再说话了。

    这是一个微雨的早晨,风带着湿润的雾气,拂拭着容颜,有说不出来的清爽,更远处的景物在烟雨朦胧,街道的行人熙熙攘攘,穿梭来去,如同梦境。

    历可豪请萧博翰吃饭的茶楼是一个有着港粤特色的茶楼,位处柳林市一处繁华地段,茶楼的早茶,是这家茶楼的代表,其地位相当于北京全聚德的烤鸭,虽然价钱别的茶楼要贵,但因为种类繁多,味道也正,很多南方人,或者是向往香港,但一直没有机会去的人,都以每天能够到这个茶楼吃早茶为人生一大享受。

    此时,茶楼一到四层,完全客满,到处都是摇动的脑袋。

    笑语喧哗声,跑堂推着小车的吆喝声,碗盘的碰击声,还有各种食物的混杂的香气,形成一幅热闹无的景象。

    而茶楼的五楼,现在则被包下,是蒙铃包下的,为的是让萧博翰可以安全的享受片刻,这里星罗棋布的坐着十多个人,间桌子是两个人,萧博翰和历可豪,萧博翰正用筷子挟着一个蟹黄汤包,眯着眼睛在那里细嚼慢咽,很是享受,看去象是一个美食家。

    坐在萧博翰周围几张桌子的人,除了蒙铃之外,个个都是肩宽背厚,彪悍高大,腰间明显鼓鼓囊囊,很有内容,浑身散发着野性的凶猛。

    毋庸置疑,这些人都是萧博翰带来的随身保镖了。

    蒙铃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不时看看腕的手表,又抬眼瞅瞅细雨交织的街道,对放在身前的小吃,视若无睹,鬼手刚才走了,现在她要担负起萧博翰整个安全工作,所以蒙铃一刻都不敢大意。

    茶楼五楼有一百多平米,墙挂着几幅裱贴的水墨字画,布置的古香古色,在大厅的两侧,还有抄手长廊,漆柱碧瓦,雕花镂彩,因为楼外细雨纷飞,所以廊檐横梁,挂着很多鸟笼,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到也悦耳动听。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