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带着鬼手,蒙铃等人,在夜色穿越着柳林市的街道,看着在慌乱之生长起来的柳林市,这块在1:1000000的国地图只有指甲盖大小的土地,充斥着国新兴城市的二元悖论:它容纳着五湖四海的移民却无法给他们必要的安全感、归宿感,它一心追求经济改革的成功却难以回避它的政治渊源,它在**压城之际顽强地守护着卑微的理想,它在成了一些人的雄心壮志之后把更多鲜亮的青春推了祭台,它在混乱之开辟着秩序,它兼容着天堂的幸福的和地狱的凄惨,于是,“复杂”成为适合柳林市的又一个形容词。手机端 m

    复杂性并非天生,而是由后天造。唯其开放与包容,乃有复杂性——经济政策的自由、人的思想的自由,是各种人物表现的舞台和冒险的乐园。在这里,东北人与湖南人相遇,邻家小妹与江湖帮会邂逅,大老板与打工仔同屋而住,科技精英与街头摊贩邻而居,各色人等操着各种风味的普通话,捧着各种口味的快餐盒,追求着各自的人生梦想。

    而在这块土地,萧博翰自己却要充当一个不可替代的角色,这对他自己来说,也是任重而道远的。

    他又想到冷可梅,今天的事情能够顺利的进行,不得不说,冷可梅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想到这个女人对自己还是如此厚爱,着实让萧博翰有了一点感动。

    是的,冷可梅不能不对萧博翰关爱,至于萧博翰和她在一起的那一种疯狂,一种强悍,一种让她**的激情,这都是冷可梅永生难以忘怀的。

    她此刻正坐在宽大豪华的套房沙发,房间里刚才的菜肴和红酒已经让服务员收拾干净,方鸿雁也斜靠在沙发,正用手不紧不慢的抚摸着冷可梅的腰肢。

    冷可梅感受着方鸿雁的抚慰,却依然想起了萧博翰,她的脸自然的有了红晕,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啊,他的缠绵和撞击,竟然会如此深深的刻画在自己的心里,想要抹去,想要层封起来,谈何容易啊。

    方鸿雁说话了:“可梅,这个萧博翰我看很不简单,我现在都有点为你担心。”

    冷可梅没有回头,继续依偎在方鸿雁身,说:“担心什么?”

    方鸿雁微微一洒:“担心你玩不过他啊。”

    冷可梅嘻嘻一笑说:“看你说的,我们不过是姐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更没有什么经济生意来往,不过今天还是要感谢你,感谢你没有当着潘飞瑞的面挑破你和萧博翰是初次见面。”

    方鸿雁不屑的轻笑一声说:“我能那么傻啊,既然是帮场子,当然要帮到位了,像你说的那样,他们能够和平相处也给我们省不少心。”

    冷可梅也附和的说:“是啊,是啊,我也是怎么想的。”

    “你也这样想?只怕不是吧?你是担心恒道集团吃亏。”方鸿雁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冷可梅的想法。

    冷可梅也不争辩,使劲的往方鸿雁怀里挤了挤,说:“对萧博翰这个人你还有什么看法?”

    方鸿雁想了想说:“此人城府深蔽,野心不小,你还是要有所防备,不要将来让他涮了。”

    冷可梅说:“怎么会啊,说真的,我也是看出来他将来一定能有所发展,算是提前给自己留条路,万一那天人家成大事了,说不还能给我帮衬帮衬呢。”

    “你啊,可梅,你想的也太远了一点,不过我说过,你们交往可以,但绝不要闹出什么动静来,那样我很为难了。”方鸿雁还是有点担心的重复着今天早已经给冷可梅说过的话。

    冷可梅今天的心情很好,也不想多说这件事情了,她要表达出自己对方鸿雁的温情来,她转过头,看着方鸿雁,轻轻的在方鸿雁的唇吻了一下,又扭开头说:“鸿雁,今天不走了吧,我好好犒劳你一下。”

    方鸿雁笑笑,说:“嗯,是不想走了,但最近一阶段刚班,事情很多,很劳累,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雄起。”

    冷可梅嘻嘻的笑着说:“有我呢,你想不雄起都难。”

    方鸿雁起初是没有什么反应的,在渐渐的闻到冷可梅那身的清香,他开始有了感觉,有了一种渴望。

    冷可梅也是百般的柔媚,顺从和配合着他,让他真的如醉如痴起来。

    冷可梅不仅有绝伦的美貌,她还是一个充满了智慧的人,她一旦锁定了心的目标,不管那个男人是什么身份,有着多复杂的关系和背景,冷可梅都有千百种方法将他收服,没有任何男人能应付得了她层出不穷的进攻!

    这世界,有一种绝顶的女人,只会让她们身边的男人对她们越来越迷恋,陷入得越来越深,哪怕时间再久也不会厌倦和腻味!毫无疑问,冷可梅绝对是这种女人!冷可梅知道,再绝色的美貌也会有老去的一天,再真挚的爱情也有平淡的时候,只有把美貌和真爱再加无穷尽的智慧捆绑在一起,才会造让爱人永远也沉迷不够的情感深渊!

    窗外的夜是柔软的,清幽的月光,闪闪的星光,灿烂的灯光显得是那样的耀眼,美丽,而街道像一条波平如镜的河流的河流,回忆着当天的热闹与繁忙.冷可梅和方鸿雁像置身于天宫阙,天色越来越暗了,在迷人的夜色,他们久久不肯睡去。

    萧博翰也没有睡去,他也站在窗前,想着心思,刚刚回来见到了妹妹,听到一个让他有点担忧的消息,那是自己的妹妹在下午又一次去了牧场,她对自己说要给耿容说一声,自己明天要离开柳林市了,不过只要有假期,或者学习不忙的时候,她都会回来看他的。

    萧博翰当时一直很耐心的听着妹妹眉飞色舞的讲诉,他一直在微笑着,但心已经沉到了谷底,种种迹象表明,自己的这个妹妹确实已经让人担忧了。

    妹妹走后,萧博翰一直这样站在窗前,他本来已经很疲惫了,但不得不继续思考,在大院里来回巡视走动的保安都已经换岗的时候,萧博翰才躺在了床,这夜,他做了一个梦,梦到了自己的妹妹和耿容不断的在跑,后面有很多警察追赶着,还有还多支狼狗也在狂吠,自己想要去帮助他们,但他们渐行渐远,越来越模糊了。

    天亮了,一个初春细雨的早,萧博翰俯在窗口看大院里的柳条绽出嫩黄,那是新的生命在微风复苏,萧博翰觉得自己也不该死气沉沉,青春执着地呼唤自己走出去,让细雨洒落双颊,清新的空气释放一片柔情拥着自己入怀,一时间好感动好感动。

    他自己泡了一杯茶水,洗漱过后很快的给全叔,雷刚还有鬼手都挂了一个电话,让他们到自己办公室来一趟,然后萧博翰美美的喝起了茶,打开电脑看了看新闻和自己的电子邮箱。

    蒙铃来了,不过和她一起进来的不是鬼手,是历可豪。

    萧博翰微笑着招呼了历可豪,说:“怎么今天没去你的律师事务所啊,到这来了。”

    历可豪说:“记得你很喜欢春天的细雨,今天我是来请你到雨走走,一起出去吃早点吧?”

    萧博翰略微有点惊讶:“奥,好啊,有什么好吃的。”

    “有一家粤式茶楼,早点很不错。”

    “哈哈,好,等会我们一起去。”

    蒙铃在旁边说:“萧总,我也想去吃。”

    萧博翰:“嗯,那是必须要带你的,不过我们先要送语凝到机场去,回来了吃。”

    蒙铃说:“哦,差点都忘了,我去找她准备一下。”

    历可豪也有点惊讶的说:“怎么,今天语凝要走,还好我来了,不然都错过送她了。”

    萧博翰看着历可豪说:“不会的,我本来也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你来了好。”、

    一会全叔,鬼手和雷刚也都到了,大家全部挤在了萧博翰的办公室里,萧博翰让蒙铃给大家一一倒了茶水,说:“今天请大家来有一件事情要宣布一下,昨天我和潘飞瑞已经谈好了,明天我们把汉口巷和水果批发市场交给他们打理,所以雷刚要做点准备,交接的时候不要出乱子。”

    雷刚和全叔,包括历可豪都一起显出了吃惊的表情,这个决定来的太突然,固然,这样可以避免和潘飞瑞的正面冲突,但一下子丢掉了这两块地盘,大家还是心里有点不甘。

    雷刚最先说话:“萧总,我也知道形势对我们不利,潘飞瑞和史正杰有可能联手对付我们,但从目前我们实力讲,我们也不会让他们轻轻松松站到便宜的,这样白白的把地盘给他们,我有点想不通。”

    鬼手到是惯常的面无表情,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来,但全叔和历可豪显然都有赞同雷刚的意思,全叔摁熄了手的半截香烟,说:“萧总,我到不是反对你的决定,只是唉,心里不痛快啊,哪怕是打不过他们,受到一些损失,也这样妥协要舒服一点。”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