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降低了自己的要求,不过他心里有自己的打算,说是给史正杰要的地盘,到了自己的手,会给他?真是的,又没真的用他出力。手机端 m

    萧博翰在潘飞瑞说出这个条件的时候,眼闪过了一丝笑意,不过它犹如白驹过隙,一闪而没,他明白,自己的目的快要达到了。

    萧博翰缓缓的端起酒杯,在自己鼻子下面来回游动,思考着,而潘飞瑞也很紧张的等待这萧博翰的回应,假如萧博翰还是不答应,那真的有点骑虎难下,事情麻烦了。

    终于,萧博翰一口喝掉了酒,极不情愿的说:“那成,汉口巷我让出来,不过说好,这条街是给史正杰的,免得以后他还会和我找事情,你留下水果批发市场,这样行吗?”

    潘飞瑞暗自松了一口气,脸也露出了笑容,说:“那是自然,我和他的事情都好说,萧总你看什么时候让出这些地盘呢?”

    萧博翰说:“我回去安排一下,后天一早,你的人可以过去接手了。”

    “嗯,行,哈哈,早这样多好,我们两也不用闹的这样生分,来来,萧总,我们碰一杯。”潘飞瑞感觉自己很合算的,仓库是有些损失,但起这两个底盘来说,那是小菜了。

    萧博翰见对面那个陪酒的妹妹,又看了自己一眼,才给潘飞瑞倒了一杯酒,潘飞瑞已经轻松起来,他贪色的本性也在白酒和美女的熏陶下慢慢的发酵了,他盯着身边的女孩说:“给我亲一下,我干。”

    说着,潘飞瑞一把将这女孩搂进怀里,女孩还没来得及反抗,他“啵”地一声在她的脸亲了一口,然后,右手欲往女孩的胸抓去。

    这女孩一把挣脱出来,嗔怪地说:“真坏,快喝酒!”

    潘飞瑞一边盯着她的胸,一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吼道:“继续,继续,你挺漂亮啊,我真想一,呵呵呵呵,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一直没记住。”

    女孩说:“老大,不要说的这么露骨好吧,我叫小雯。”

    小雯?萧博翰一霎那记了起来,对面这个女孩是次自己在洗浴城两个女孩给自己做按摩的其一个,她应该还有一个小姐妹叫小晴的,萧博翰一想到这里,脸也是一热,没想到在这个地方又见面了,柳林市真的很小啊,难怪今天晚自己老是觉得这个小雯看自己的眼色很怪呢,对方应该是早认出了自己。

    萧博翰还在想着,潘飞瑞已经换了个大酒杯,给小雯倒了满满的一杯酒,潘飞瑞神闲气定地一口气把酒给干完,潘飞瑞激动地拍掌大喊道:“好、好,再来……我们猜单双喝酒。”

    两人旁若无人的闹了起来。

    小雯又接连输了几次,被灌了几大杯烈酒,胃里像着了火似的灼痛。她感到快支撑不住了,赶紧起身,朝潘飞瑞说:“抱歉,我下洗手间,呆会再回来喝酒,不许走哦!”

    潘飞瑞凑来,笑嘻嘻地说:“我陪你吧!”

    “去你的,真坏!”小雯轻轻推了潘飞瑞一把,然后起身走向洗手间,走进洗手间后,小雯背靠在门面大大口呼吸了几把,对着镜子,她看见自己的脸红得像关公,稍微歇息了一会儿后,她扭开水龙头,将水哗啦啦地放出来,洗了洗脸,清醒了一下头脑。

    然后,她将指伸进喉咙里,使劲地抠。这时,洗手间的门“呀”地一声,打开了,陪萧博翰的那个叫小美的女孩走了进来,对她说道:“小雯,还没到火候,不要抠酒。”

    所谓抠酒,是将手指伸进喉咙里,使劲地抠,将肚子里的酒吐出来,这是陪酒的“绝招”之一,酒抠出来后,陪酒女可以陪客人喝更多的酒。这样才能拿更多的提成,但抠酒次数太多,吐得越厉害将伤胃。

    因此,不到迫不得已,一般不抠酒。

    “小美姐,我真的受不了了,不吐不行啊。”小雯“哇”地吐了一口酒说。

    “这个人既是个色鬼,又是个酒鬼,只怕你应付不了!”小美说。

    来这里的男人,有的酒量不行,没罐几下不行了,有的酒量虽然可以,但适可而止,不会烂醉如泥,也不会随意强求陪酒女和他们搞暧昧关系,最怕的是那些既是酒鬼,又是色鬼的人。他们酒量惊人,将你灌醉之后,还占便宜。

    小美会看人,知道这个潘飞瑞不简单才提醒小雯的。

    小雯擦着嘴说:“唉,有什么办法,我们也没有挑选客人的权利。”

    “那你自己要小心点!”小美见小雯已经吐得无法自已,只好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去。

    小雯狂吐了几口后,终于感觉胃部轻松了许多,但同时有点隐隐作痛。她回到座位时,潘飞瑞早已不耐烦了,嬉笑道:“怎么这么久啊,是不是来事了?”

    小雯心里很厌恶这个猥琐好色的家伙,但又不敢得罪他,从他们刚才的谈话,知道这是一位大哥,她只好赔笑发嗲说:“讨厌,快划拳!”

    不一会儿,一瓶名酒又见底了,萧博翰本来是准备离开的,但看到这个小雯的样子,心里还是有点替她担忧,想一想为了一点提成,把自己喝成这个样子,萧博翰的心里有点不忍,看来自己对社会了解的还是太少,这样一个女孩,要到洗浴城出卖自己的身体,还要到酒店来出卖自己的笑容,真的不容易啊。

    这时候小雯已经开始感觉到眼前的场景有点晃动,快支撑不住了。

    萧博翰对身边的小美使个眼色,让她去帮着解围,小美早想过去了,但自己陪的是萧博翰,人家不发话,自己乱跑和别人喝酒,这是犯忌讳的,现在一看萧博翰的眼色,她端着一杯酒走了过来,面带笑容说:“老板真是豪爽,咱们三个一起玩玩怎么样?”

    潘飞瑞瞥了她一眼,吼道:“滚开,别坏了老子的好事!陪你萧哥去。”

    小美见不能为小雯解围,也不敢勉强,只好走开了。

    潘飞瑞又灌了小雯几杯,小雯只觉得脑袋沉甸甸的,疼痛得仿佛快爆炸了似的。潘飞瑞见时机成熟,将她搂进怀里,双手在她胸使劲地捏起来。

    小雯虽然也做这样生意,但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多少还是抹不开面子,她争扎了几下,不小心打倒了酒杯,酒洒了潘飞瑞的一身。

    潘飞瑞勃然大怒,狠狠地扇了小雯几个耳光,骂道:“tmd,装什么清纯!”

    一把撕烂了小雯的衣,小雯受此委屈,放声大哭起来。

    这一闹腾,包间的门开了,一名穿着西装的男子带着2名保安听到这里闹,赶了过来,插在潘飞瑞和小雯之间,看看小雯,又看看潘飞瑞,突然的认出了潘飞瑞,脸色一变,赶忙退后一步说:“是潘总啊,对不起,她让你生气了,要不我给你换个人吧?”

    潘飞瑞园眼一瞪说:“换什么换,老子要她,你们滚蛋。”

    这个西装的男子再白金大酒店也是很有来头的,一般人不敢在这闹事,穿西装的男子是餐饮部经理,也是厉害的角色,不过在他面对潘飞瑞的时候,他显得微不足道了。

    他只能低声下气的说:“潘总,给个小弟一个面子吧,有话好好说!”

    潘飞瑞看都不看他一眼,吼道:“滚,你有什么面子可给的,再不滚蛋连你一起收拾。”

    说完转身,看着还在哭啼的小雯,这潘飞瑞更不舒服了,二话不说,扬手准备给小雯再来几个耳光,这时,萧博翰已经到了他们跟前了,他的眼有了一种怒火,他一把挽住了潘飞瑞的手臂,冷冷的说:“潘总,别跟一个陪酒女计较了。”

    潘飞瑞刚要发飙,转头一见是萧博翰,只得压压怒气,放下了手,说:“妈的,这妞太不给老子面子了。”

    萧博翰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递过来一根烟给潘飞瑞说:“何必如此呢!不过是一个小女孩而已,我准备走了,潘总什么时候走?”

    萧博翰又先给潘飞瑞点燃了烟,再点自己的,吸了一口,吐出烟雾,转头对这两个陪酒女孩挥挥手说:“你们也散了吧,一会我会把小费交到柜台。”

    小雯和小美的眼都露出了感激之色,他们知道这是萧博翰在帮她们,两人不再说话,一起出了包间,不过在离开的时候,那个叫小雯的陪酒女孩还是转头深深的看了萧博翰一眼,她要好好的记住这个人,有机会一定报答他。

    那经理和两个保安,也不敢在这多待,一起客气两句,赶忙出去了。包间里剩下了潘飞瑞和萧博翰两人,潘飞瑞刚才也是喝多了一点,再加今天一直不太畅快,闹了这一出,现在平静下来,也没再提这事情了,他和萧博翰又谈了几句,说好了一些交割地盘的事情,两人才分手各自回家。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