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很欣赏她,在这几个同学,萧博翰对唐可可也是最为信任的,这或者应验了一句话,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过床的人才最为新密,所以唐可可一个人占了两样,这肯定是难得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当然了,话又说回来了,要是让历可豪和雷刚两人和萧博翰床,估计萧博翰绝不会同意。

    萧博翰招呼了一声:“可可啊,听说这过年期间你那生意好的很,小姐都从外面调了,你能力不小啊。”

    唐可可把包扔在了沙发,自己过去到了一杯水,有点骄傲的说:“开玩笑呢,你没看看我是谁啊,什么事情都能搞定。”

    萧博翰很认真的说:“了不起,我现在每天一大早起床想起第一件事情是服你。”

    唐可可夸张的说:“不会吧,大哥,我有这么伟大吗?”

    萧博翰嘿嘿的一笑说:“不扶不行啊,不扶尿裤子了,哈哈哈哈。”

    唐可可仔细一想,一口水喷了出来说:“你个流氓啊。”

    说完唐可可放下了水杯,过来擂了萧博翰几下,两人嬉笑一会,萧博翰把话题转入了正事说:“可可,今天叫你过来还是为次说过的那件事情,对洋河县你最近要腾出时间,好好的考虑一下,最好你可以过去实地看看,为下一步我们在洋河县的投资做做基础工作。”

    唐可可见说道了正事,也不再开玩笑了,很认真的说:“萧总,你已经确定将来我们到洋河县投资了吗,要是这样的话,最近我过去看看,另外还想问问萧总,我们的投资意向将来放在那个方面。”

    萧博翰说:“投资意向我还没有具体考虑呢,你去看看有什么合适的机会,在一个,呢和历可豪一起好好研究一下,我是一个要求,稳定,长久和可持续的发展,这是首选。”

    唐可可思考着说:“那行,我先和历可豪碰个头,至于投资意向,要不我找几家咨询公司大概了解一下,有合适的在做决定。”

    “好,按你自己的思路先跑跑,有想法了我们在详细的研究。”

    “那行,我们先摸一下底。”

    两人又谈了一会,蒙铃从外面走了进来,见萧博翰和唐可可在谈工作,也没打扰,在旁边坐了下来,听了一会,感觉很没意思,刚想离开,萧博翰却叫住了她,问道:“哎,对了蒙铃,你见萧语凝没有啊,今天怎么没看到她。”

    蒙铃站住了,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好像听谁说她一早用车了,我去问问鬼手。”

    萧博翰说:“嗯,好,看看她到那里去了,手机也没信号。”萧博翰心里还是为妹妹担心的。

    一会,等唐可可离开之后,蒙铃也回来了,她告诉萧博翰:“听鬼手说语凝妹妹到我们养殖场去了,鬼手怕出意外,还专门派了几个兄弟一起陪着。”

    萧博翰一下眉头邹了起来,说:“养殖场去了,是你告诉他耿容再那个地方吗?”

    蒙铃摇下头说:“没有,语凝妹妹没有问过我。”

    萧博翰想想说:“哎,这丫头啊,真是算了,你先忙吧。”

    他挥挥手让蒙铃离开了,自己开始忧心忡忡起来,毫无疑问的,妹妹语凝已经知道了耿容在牧场落脚了,她一定是去看这个人,萧博翰早有的一点点预感也不断的发酵,他想到更长远的以后,他明白妹妹是一个天真又快乐的女孩,是一个典型的开放,新潮,有满含罗曼蒂克幻想的女孩了,她充满了浪漫和好的特性,她不明白世事的布满荆棘、充满虚伪,她简单的把耿容看成了一个英雄,看成了一个另类的有趣的人,她自己还趣味盎然的去想要接近他,探究他。

    这是很危险的,更可怕的是在这种不断的接触,或者她真的会受到耿容的吸引,因为耿容本来是一个具有魅力的男孩,这种魅力不是长相,也不是财富,而是一种精神层面的东西,是一种被妹妹这样的小女孩认为很独特的气质。

    萧博翰是不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不错,对耿容这个人,自己也并不想排斥他,有时候自己还在为他的过错在想着一些解释和开脱的理由。

    但这并不代表耿容具有未来和希望,一个手沾染过血迹的人,一个背负着命案的人,他的未来已经毫无悬念的画了句号,至于那一天要到何时来临,现在还不好说,但这一天一定会到来的,萧博翰从来都不相信迹的出现。

    而妹妹语凝怎么可以把自己的美好人生和幸福未来同这样一个人联系起来呢?这根本是一种只有苦果的栽培,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萧博翰的担忧并非臆想或者妄断,他本来具有敏感的思维和清晰的逻辑判断,从萧语凝的表现,以及她对耿容的态度看,萧语凝真的有点喜欢了那个冷峻的男孩了,她有点迷恋这样刺激的感觉,他是一个成功而又霸气的男人,他具有所有同龄男人没有的丰富经历,多彩迷离的传说和故事让萧语凝无法轻易的忘记他。

    萧博翰推断的一点都不错,算此刻刚刚离开牧场,离开这个大男孩,萧语凝还是在车不断的回忆着自己和耿容相处的每一个细节,有时候她会莞尔一笑,有时候她又会眉心微皱,有时候她还会若有所思的发呆,她不明白为什么耿容会对自己有这么大的引力,是自己和所有女孩一样崇拜那种悲剧性的英雄人物吗?

    她是得不出结论的,但萧博翰已经为她得出了结论,那是尽快的让萧语凝离开柳林市,回到学校,远离这个看似美丽,实则危险的罂粟花。所以当萧语凝回到恒道总部的时候,萧博翰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亲昵的对妹妹说:“语凝,我已经让人帮你吧机票订好了,你明天可以会学校了。”

    萧语凝有点不解的问:“哥,开学还有几天呢,不用提前过去啊。”

    萧博翰点点头,说:“我知道,不过到了开学高峰,票可不好订了,我是不希望自己的乖妹妹挤硬座过去。”

    萧语凝说:“嗯,哥哥真好,不过你说连你都买不到票,那有点夸大了吧,萧总是什么人,那在柳林市跺跺脚都会有点震动的人。”

    萧博翰大笑:“哈哈哈,你把哥哥说的太神了一点。”

    萧语凝有点惋惜的说:“哎,早知道明天走我应该给耿容说一下的,刚才还说过几天去看他呢?”

    萧博翰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问:“耿容?你怎么知道他在那里?”

    萧语凝狡默的说:“我想知道的事情能问不出来吗?谁敢不给我说,我烦死他。”

    萧博翰心里更多了一些担忧,这不仅是妹妹对耿容的态度问题,还有一个关于耿容藏身之地的保密问题,一旦让人在那个地方抓住了他,恐怕自己要大费周折才能置身事外了,当然,倒也不会真的牵连到自己,这样的事情自然会有人顶包,但麻烦是肯定不会少。

    萧博翰想了一下说:“语凝啊,我不反对你交朋友,但这个耿容不是一般的人,我想你最近也听到过一些关于他的传说了,你最好和他保持适当的距离,他很危险。”

    “我才不管他过去做过什么,只要他不害我,那算不危险人物了,对了,你不知道啊哥哥,他还是很有趣的,刚才给我讲了很多他小时候的事情,我听的都着迷了。”

    萧博翰心里叹口气,说:“语凝,你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女孩,你学的电影表演,等你毕业了,哥哥会想办法让你去你的领域好好发展的,有的朋友其实你不用太接近,这样对你将来不好。”

    “哥啊,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你不是讲过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吗?现在又让我和朋友保持距离,这是不是有点矛盾呢?”萧语凝嘻嘻的笑着反问了一句。

    “哈哈,你还挑我的毛病了,这样说吧,世界本来是充满了矛盾,我这样说一点都没有错,因为耿容是一个特殊的人,他。”

    萧语凝有点急:“算了,算了,我不听,反正我感觉他挺好的,至少对我挺好,看着不讨厌。”

    萧博翰只好不在说耿容了,对妹妹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她们还不够成熟,道理听在他们的耳朵里,有时候反而成为她们叛逆的依据了。

    萧博翰呵呵的笑了起来说:“好了,好了,我们不说他了,你长大了,我是不会勉强你做什么的,你也准备一下,明天我要有空送你。”

    “嗯,好的,谢谢哥哥。”

    妹妹语凝离开了办公室,萧博翰点一支烟,又考虑了好一会,

    最近,他的心总是浮浮燥燥的,经常会莫名其妙的想到一些过去都没有思考过的问题,现在妹妹这种若隐若现的隐患,加到今天为止,老爹遇刺也没有一点线索,虽然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也是最无情的忘忧丹,失去亲人的悲恸便如血色的伤口,在时间的缓缓流逝,渐渐结痂,然而只要一碰还是会痛彻心扉。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