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着说着,冷可梅哭了起来。 (w w w  )

    方鸿雁脸慢慢的有了一丝愧疚,对冷可梅他也知道自己欠她的太多了,虽然在事业自己给了她很大的帮助,但感情还真的如她所说,自己对她太随意了,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吃的是官家的饭,不可能给她太多。

    他用手抚摸着冷可梅的肩头说:“我没有怪你和别人交往,你不记得吗,我过去也给你说过,多交点朋友,没事和朋友聚聚。”

    冷可梅抽涕着说:“那你刚才怎么说的?还要抄了人家,我倒想时时刻刻的陪你一个人,你能做到吗?”

    方鸿雁温言的安慰起来说:“那不是气话吗?你也当真啊,你们以姐弟相称倒也没什么,但是我先给你打个预防针,不要闹出什么传闻来,影响到我这了,那不要怪我了。”

    方鸿雁起初还是温言细语的,但说道后来这几句话的时候,已经口气冰凉了。

    不过他心里也知道不能太过较真了,今天冷可梅既然毫不遮掩的说起了萧博翰,那么估计两人也没什么问题吧?否则她一定不会在自己面前提起这事的。

    在一个,自己也的确无法给予冷可梅长久的关怀,或者,有一个人分散一下冷可梅对自己过度的依赖也不是坏事,自己总不能永远霸住冷可梅吧?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自己和她终究是露水之情,永远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自己在这件事情,确实有点自私了,从冷可梅把她的初恋和第一次交给自己以后,自己已经亏欠她太多了。

    实际,方鸿雁工作固然很忙,但也还没有忙到一两个月见不冷可梅的地步,很多时候是他不敢来见冷可梅,随着年龄的加大,方鸿雁已经逐渐的感觉到自己在男女之事面的消极,很多时候他都要积攒好长时间的子弹,才敢来见冷可梅。才能给予冷可梅一场真正的,舒畅的爆发。

    可是冷可梅不一样了,她在那个方面具有强烈的**,毕竟她自己年轻了很多岁,在方鸿雁的心里,不能在性面满足冷可梅,那才是他最大的羞愧。

    冷可梅一听方鸿雁的话,一把搽去了眼泪说:“你什么意思,我和萧博翰有什么?我们清白的很,你不是公安局的吗,你派人来调查啊。”

    对方鸿雁这个人,冷可梅已经是掌握的透透的了,不要看他经常声色俱厉的,那都是虚势,不能不说,他还算是一个好官,但好官也有自私的一面,他绝不敢对自己太过分,于情于理,他都不会把自己逼的太急的,那样以他多虑的性格,他首先会想到自己会不会老羞成怒到市里去闹,那可直接的影响到他的仕途了。

    方鸿雁拍拍冷可梅的胳膊说:“查什么查啊,我还不至于如此小气的,我说过,只要不闹出什么大的传闻,你和谁交往那是你自己的自由,我不干涉,但是你请我帮忙的这件事情我还是觉得不妥。”

    冷可梅看着方鸿雁的眼睛说:“你是还有心病呢,还是其他什么问题。”

    “胡扯什么,有什么心病。”

    “既然没有心病,那我们公事公办的说,难道你希望他们两家公司闹起来,或者发生什么重大事故吗?这不管对柳林市来说,还是对你肩的责任来说,我想你都应该出面帮着解决这件事情,到处都讲究和谐,你到见事不管了?”

    方鸿雁犹豫起来,他还没有官僚到对柳林市什么都不知道的地步,在冷可梅提醒之后,他认真的考虑起来,最近的柳林市政治气候的风向变幻莫测,华书记和叶眉叶市长两人的分歧和斗争越来越公开,越来越激烈起来,一面华书记有根深蒂固的当地实力和新省长作为后台,一面的叶眉有新任省委乐书记的暗暗支持,两家势均力敌很难看出谁胜谁负,在这个节骨眼自己也要小心谨慎一点,不要成为他们斗争的牺牲品了。

    那么具体到工作是一定要保持柳林市的稳定,和谐,出了乱子最先倒霉的是自己了,叶眉已经几次说要动动公安局了,在很多时候,他们两人都为公安局的事情发生过冲突,自己绝不能成为他们相互发起攻击的一个契机和借口。

    想到这里,方鸿雁淡然的一笑说:“呵呵,没想到冷总在宏观和理论都很有高度吗。”

    “那是啊,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柳林市的好坏也直接关系到我酒店的收入,我当然要关心了。”

    “呵呵呵,几天不见,刮目相看啊,这直接提升到了国家民族的问题了,行,行,看来我要是不答应你,你一定会把联合国的事务扯出来了。”

    冷可梅一下很惊喜的说:“鸿雁,你这是答应了?”

    方鸿雁揶揄的说:“我不答应你今天能放我离开吗?”

    “嘿嘿,这到也是,本姑奶奶最拿手的是死懒活缠。”说完话,冷可梅垫起脚尖在方鸿雁的脸亲了一下。

    吓得方鸿雁连连说:“好了好了,你那口红太难擦,一会让我出丑啊。”

    “嘻嘻嘻。”冷可梅笑了起来。

    两人又把下一步帮着撮合恒道和鸿泉公司的事情计划了一下,这才一先一后的离开了小溪,回到了柳林市那看似平静,实则暗流运动的闹市。

    萧博翰在整个这一天里,都没有接到苏曼倩的电话,这有点反常的,最近这段时间,两人几乎是每天都要通一次电话的,算彼此都有很多的工作,也都够忙,但电话是没有或缺的,萧博翰也试着给苏曼倩打了两次,但遗憾的是苏曼倩都没有接他的电话,他也没有太过注意,也算了。

    十五也过了,各项的工作都开始走入了正常,萧博翰把持着恒道集团的大方向,而其他人也都是各司其责,催要保护费,帮着追缴欠账,几个工地的年后开工,还有歌舞厅召唤小姐到岗,个别店准备重新装修等等事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起来。

    萧博翰在办公室准备着一个过两天召开的骨干会议讲话,其实他从来都不要底稿的,但最近事情太多,千条万绪的,他在办公室整理了一下各个问题的重点,新年新气象啊,要大干一场,那要从现在做起了。

    一直以来,萧博翰还有一个担忧,这绝不是现在才有的想法,很早以前,在他还没有进入恒道集团之前,他替老爹打算了,那是他希望有一天可以把目前恒道集团展开的这一项项企业和生意好好的归纳一下,让他们逐渐的脱离黑道,走一条可以让恒道集团所有人都安安心心,稳稳当当的道路,但这种想法谈何容易啊,现在接手恒道之后,萧博翰才真正的体会到为什么好多黑道帮派难以扭转自己的行事风格,难以融入到正常的企业化去。

    首先是人的问题,很多黑道企业的主要员工和骨干们,他们往往是从打手起家,演变成为现在的管理者,而他们的做事原则也都秉承了快速和暴力解决生意问题的习惯,这样的习惯也自然而然的成了一种企业的主流观念。

    如ktv在对待客户捣乱的问题,他们不去寻求法律来处理,而是采取最直接简单的暴力来解决这些问题。

    在一些工地施工项目也是一样,对难以劝服的搬迁者或者具有极强竞争优势的企业,他们也喜欢使用一种暴力手段来达到快捷摆平的结果。

    更不要说对一些商户收缴保护费,以及在一些赌场投放高利贷的行为了,这本身是违法乱纪的。

    想要改变这些现状,绝非一时半会能成功,特别是黑道企业的很多主体产业,其实都是由违法乱纪的收入支撑起来的,要打破这种格局,会让企业产生一种难以避免的阵痛,也许,这样的阵痛能够毁掉这个企业。

    但萧博翰的心里还是一直有这样的想法,他渴望着有一天可以漂白恒道集团,让他们像正常企业那样,光明正大的挣钱,理直气壮的班,所以在第一步,他设想的是要在产业做一点调整,像她最早给唐可可说的那样,希望在洋河县做点投资。

    为什么要选那个地方,因为只有远离柳林市,才可以让新兴的产业避免受到柳林市原有这些习惯的影响,在哪里,萧博翰希望可以建造一个全新的,不带一点黑道性质的企业。

    萧博翰又看了看会议稿,他拿起了电话,给唐可可打了过去:“可可啊,要是不忙的话,到我这来一趟,嗯,谈点事情。”

    挂电话,萧博翰点起了一支烟,思考着一会需要给唐可可说清的一些问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可可带着一阵笑声,到萧博翰的办公室来了。

    最近的唐可可在恒道集团可谓是找到了感觉,她对于这种行业的适应程度连萧博翰都很惊讶的,也没什么人带她帮她,但她如鱼得水的在恒道自如的游荡,不仅她主管的洗浴心利润不断的攀高,是在其他的很多事务,她也可以发挥很多意想不到的作用了。

    本书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