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坏坏的说:“还好是这栋楼里只有一半人听见了。 ”

    冷可梅喘息着说:“你讨厌啊!。”

    “没关系,让他们听好了,憋死他们。”

    萧博翰忽然起身把灯关了,然后刷地一声拉开了窗帘,对面楼房的灯光远远地透过玻璃窗撒了进来,在黑暗隐约地照在冷可梅的身。

    冷可梅像一个小姑娘一样说:“讨厌。”

    “你看对面的人家。”

    “会不会被看见啊。”

    “不会,算看见也看不清脸。”

    冷可梅:“看见身体也很郁闷啊。”

    萧博翰说:“你身材这么好,正好秀一秀。”

    冷可梅:“你好变态哦,你舍得我给别人看么。”

    萧博翰说:“不舍得,幻想一下嘛。”

    冷可梅低低地出了一口气

    好久好久之后,冷可梅才算平定下来,她问:“博翰,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你需要什么帮助?”

    萧博翰本来已经有睡意了,但听到这个话题,他一下清醒起来,说:“我们和鸿泉公司潘飞瑞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吧?”

    “嗯,听别人说起过,怎么了?”

    萧博翰很谨慎的说:“我现在不想和他发起战争,所以需要有一个有力度的人做个和事佬。”

    冷可梅很敏感的猜出了萧博翰的意思:“你是说请方局?”

    “是啊,这个潘飞瑞很嚣张的,一般人恐怕说不话。”

    冷可梅有点好的说:“但以你恒道的实力,也并不差他多少,你确定他敢于对你发起攻击?”

    萧博翰说:“他敢,他这次并不是一家,你不要忘了,我还有一个对头。”

    “你说的是天地公司吧?这到确实有问题了。”

    “你很神通广大啊,感觉你对我们这个行道很熟悉。”萧博翰适时的奉承了一句。

    冷可梅的注意力并没有在这面,她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疯狂颠迷,她冷静的想了想说:“行,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但有一个前提?”

    萧博翰心大喜:“请冷姐说说,什么前提?”

    冷可梅狡默的笑笑说:“你知道。”

    萧博翰明白了,这个前提是自己的付出,他犹豫起来,他并不是一个喜欢被要挟的人,今天冷可梅已经要挟过自己几次了,这已经让萧博翰有点不满起来。

    冷可梅一直很注意的观察萧博翰的情绪变化,她像是一个熟练的猎人在注视着自己的猎物,她绝不会过于惊扰他,她说:“当然,这是我一个请求,并不绝对是条件,因为你已经知道了,我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女人。”

    萧博翰依然沉默着,这个代价是不是有点过大,但当他看到冷可梅那勾魂的笑脸时,他没有了太多的抵触,他说:“我也有个前提。”

    “你说。”

    “我喜欢自由。”

    冷可梅笑的更愉快了,她已经看出了萧博翰准备接受自己的条件了,至于他的自由吗,那当然是没办法约束的,因为算再严谨的协议,也是很难保证对方去履行,自己不过是把自己的希望提出来,让他能记住自己而已。

    点点头,冷可梅认真的说:“成交,明天我帮你办这件事情,让老方出面。”

    “好,谢谢你。”

    “看你和我客气什么,现在我们可是有了不一样的关系了,以后你的事情是姐的事情,甭客气。”

    萧博翰在黑暗苦笑了一下,自己这算不算是一种出卖呢?应该也算吧,出卖的是自己的灵魂和身体。

    他们都不在说话了,两个人到目前为止都是很满意的,这个生意好像谁都没有吃亏,倒是我们读者同志们吃亏了,看了半天的,激动了好久,发胀的物件也只好自己想办法手工解决了,呵呵呵。

    早晨7点的阳光懒懒地透过窗帘的缝隙钻进了屋,空隙本来不大,今天好像还是个阴天,所以不太亮,他转头看了看冷可梅的背影,她仍熟睡着,呼吸缓慢悠长。

    在萧博翰离开白金大酒店之后,冷可梅洗浴一番,很轻松的,也很神清气爽的离开了大酒店,她要去会会市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方鸿雁了,只是并不在他的办公室去,他们两人开着车到了郊外的一个小溪边,这个地方也是当初冷可梅和方鸿雁最初认识的地方,那时候的偶遇真的有点浪漫的味道。

    冷可梅踮起脚,在刚刚发了一点点新芽的草地来回踩着,享受着初春的美丽,在经过昨夜那一场恶蛟龙遇胭脂虎的恶战之后,冷可梅的身心获得乐最大的满足的惬意,相对于方鸿雁来说,萧博翰给冷可梅留下的体会很记忆更为深刻。

    萧博翰实在是很强悍,从骨子里透出的血性还有霸道,像罂粟花一般吸引着冷可梅,那种强悍和充实,那种似乎要想把她捣碎的感觉,让她整个身心都在战栗着,让她觉得她的身体天生应该是由这样强悍的男人来征服的,到最后的时候有一种跪拜在萧博翰脚下的冲动,这完全是一种对性的诚服和迷恋,它和权利,金钱都毫无关系,这是一种发至全身心的愉悦。

    很多人会误解女人,认为她们并不需要男人和性,其实这是错误的观点,记得一本什么书记在过,当年慈禧太后打理朝政很辛苦,渐渐的身体不适起来,一天她请太医给他号脉检查,太医号完了脉,给她写了一个药方,面是4个大字:壮汉八条。

    过了一段时候,慈禧太厚精神抖擞的又出现在了朝堂,在她宫里,却有8个病怏怏的男人每天只能晒太阳了,有人问起这些人是谁。

    李莲英说:药渣。

    由此推断,男女结合才是真正的防老抗病的良药啊,谁缺了谁都不可。

    闲话休说,书归正传,一会,方鸿雁开车也到了这里,一见面,方鸿雁的邹了一下眉头说:“可梅,你搞什么妖娥子,大清早的,急急忙忙约我到这个地方。”

    冷可梅满面含春的望着方鸿雁说:“怎么了,不能请你出来转转啊,还记得这个地方吗?”

    方鸿雁回忆了一下,还好,他记起了过去那段邂逅,方鸿雁态度柔和了一点说:“嘿,这地方啊,我当然记得了,但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在市里见面的,何必费这么大的劲。”

    冷可梅脸一寒说:“你们男人是一点不恋旧,我经常都到这里一个人走走的,回忆起过去和你认识的那段光景,感到很幸福,也很浪漫。”

    方鸿雁摇下头,小心挑着地方落脚,怕弄脏了铮亮的鞋面,他走近了一点,说:“哎,你是过的太幸福了,我倒是想回忆,每天忙的哪有时间啊,不是开会是检查工作,想休息一下都要抽时间,为和你今天见面,至少已经推掉了好几个约定好的事情了。”

    冷可梅叹口气说:“你整天知道工作,记不记得我们多久没再一起吃饭了,多久没在一起做~爱了。”

    方鸿雁摇下头说:“忙啊,可梅,我知道很久没见面了,不过你店里那么多的事情,有时间寂寞吗?”

    冷可梅有点像小姑娘一样撒娇的说:“我会经常想你,要想,再忙也要想。”

    “好好,好,你想,你想,我对不起你,是我太忙了,冷落你了,我道歉。”

    冷可梅狡诈的一笑说:“嗯,知道道歉还有救,对了鸿雁,今天找你还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出面。”

    方鸿雁眉毛一杨,说:“什么事情啊,违法乱纪的不要提。”

    冷可梅气鼓鼓的瞥了他一眼说:“我什么时候做过违法乱纪的事情了,你先给我说清楚。”

    方鸿雁嘿嘿一笑:“玩笑都开不起,说吧,什么事情?”

    冷可梅用脚尖在地下的嫩草划拉着说:“想让你做个和事佬,最近恒道集团和鸿泉公司有点误会,你帮着调解一下吧。”

    方鸿雁一下耷拉下脸来,说:“他们两家?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知道这是两家什么企业吗?他们本身具有很多问题,你少和他们沾边。”

    冷可梅一点都没有让方鸿雁这个表情和语气吓唬住,她淡淡的一笑说:“问题是我已经答应萧博翰了,一定要帮他这个忙的。”

    “你凭什么答应他?他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方鸿雁冷冷的问,语气已经多了一份猜疑和不满了。

    “我和他是朋友关系,我喜欢他,我想帮他。”冷可梅一点都没有在乎方鸿雁的情绪。

    方鸿雁一听,心自然是有了怒气,他说:“怎么了,喜欢小白脸了,我告诉你冷可梅,你喜欢别人可以,但萧博翰是什么人你最好打听清楚一点,他们公司有很多嫌疑存在的,说不哪天我让人把它抄了。”

    冷可梅也像是被激怒了,她竭斯底里的说:“你抄不抄那是你的事情,但鸿雁,我们一月才能见几次面,我身边一个男人都没有,现在我认识了萧博翰,我们是姐弟相称,难道这也不行,那你倒是陪我啊,多少年了,我一直等你,为了你的前途,我一个二奶还要低贱,你想要我了来,不需要了一两个月不来,你把我当人了吗?当成你的情人了吗,你给我买过一束花,一个发卡,一条手绢吗?”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