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听她这样说,更是欢欣,他押了一口酒,想了一会,就想到了上次自己带华悦莲去的那个温泉,季子强带点兴奋的说:“子若,有一个好项目,真的很好,和你现在经营的也不冲突,但只怕要的投资很大,你的家底我不清楚。品 书 网 ”

    安子若很认真的说:“你先谈谈是个什么项目,要是项目好,资金是可以筹措的。”

    季子强就对她说起了那个温泉的事情,后来他说:“温泉是不可多得的一个先决条件,利用起来,在那里地方修建一个温泉度假山庄,洋河县有独特的地理优势,东西相邻有两个市,加上柳林市本身,在客流上也有充分的保障,完全可以把周边的一些游客资源吸引过来。”

    安子若不说话了,她需要在心里好好的想一下,这也许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提议,自己早就想扩张事业,现在省城的生意也越来越难做了,竞争太大,而温泉这种不可再生的资源,一但拿下,受益长远。

    沉思了一会,安子若就说:“子强,这样吧,我先查查资料,过段时间到你们洋河县去考察一下,做一个综合估算,要是可行,我再考虑好筹措资金这一块,你感觉怎么样。”

    季子强当然是高兴的,那块温泉坡地,已经浪费了几百上千年了,如果可以开发出来,对洋河县应该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季子强就说:“好,等你准备来考察的时候提前告诉我,我放下其他工作,全程陪同你。”

    安子若就笑笑说:“怎么季书记想对我使用美男计啊。”

    季子强就哈哈的笑了起来说:“对小姑娘可以,对你只怕效果不大。”

    安子若也笑着说:“那可难说的很。”

    两人就心情愉悦的开了一会玩笑。

    酒也不敢多喝,安子若还要开车,季子强也不劝她,两人慢慢的聊着,谈的很投机,突然之间,季子强发现,当自己放下了包袱以后,原来和安子若相处还是可以很融洽的。

    他们离开酒吧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安子若一直把季子强送到了省政府的招待所院内,季子强对安子若说:“谢谢你今天出来陪我。”

    安子若没有把头放在方向盘上,看着季子强说:“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客气,我们应该不需要这样的生分,记得,我是你的初恋,你的老同学,你的好朋友。”

    季子强点点头说:“你还是我的红颜知己。”

    说完这话,季子强就转身离开了,是啊,不需要在多说什么了。

    其他几个房间的人都休息了,季子强也很快睡了,这一觉睡的很香甜,当天色微亮的时候,他醒过来一次,后来想到今天上午是没有什么事情可做的,省扶贫办的董主任昨天已经联系过了,所以他一头又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晚上的宴请他们准备放在一个海鲜大酒店,这酒店里人气很旺,省扶贫办的董主任也没带人,自己开的车,可能也是怕干坏事的时候人多了不方便,自己开车多利索。

    这顿饭吃的一点都不如意,董主任虽然和季子强见过一次,但他今天话不多,不管是季子强怎么说,他很少接话,也没有一句肯定啊,保证啊,没问题的话,只是听,只是点头,遇上这样的人,季子强就基本没折了,你说什么他不相应啊。

    今天要是搞不定这董主任,那只怕明年的扶贫款就不理想了,同来的几个人也是很心虚的,肖局长就不断的给董主任劝着酒,冯副县长也讨好的陪着笑脸。好的一点是季子强和这董主任打过交道,他是了解董主任的一点爱好的,现在你别看他很正经,很沉稳,见了美女就欢拾了,上次自己不就是用了一点美人计吗

    这次一样,早有安排了,所以季子强心里也不算太急,董主任今天的如此状态,让大家这酒也没怎么喝到位,菜也没吃完,就只好是草草的收兵,季子强就看看肖局长,意思是可以进行下一个项目了,肖局长也心里明白,就带上大家到了一个早就订好包间的舞厅去了。

    这舞厅很大,进去以后人声鼎沸,音乐嘈杂,但他们没在下面多做停留,直接就上了三楼,二楼主要是舞厅的大厅,三楼却是装修了30余个豪华的大小包间,每个包间那是装修到位,设备齐全,什么点电歌,液晶大屏幕,真牛皮沙发,大点的包间里面还有卫生间,应有尽有,无所不有。

    它的生意很是火爆,来这里跳舞的人络绎不绝,为了更好地招徕生意,舞厅还在大厅的两三首舞曲中设置了一小段“黑灯舞”,一些来此寻求刺激的人便乘机对女伴动手动脚了,这就对了,不然设置这黑灯舞还有什么意义啊。

    那来之自外地及省城的一些“小姐”纷纷赶来趟混水,她们虽然来自五湖四海,但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只赚钱。

    在那“黑灯舞”极其昏暗的灯光下,一对对狗男女搂抱在一起,举止下流,动作龌龊。

    三楼就不一样了,它的每个包间的窗户对着二楼大厅,你可以从上面挑选下面的小姐了,看上哪个,你就按动包间的零声,那服务生就会非常敏捷的进来,在你的指点下的用对讲机给下面领班通知下,带上那个你看好的小姐了。

    然后小姐就陪你在上面唱唱歌,跳跳舞,价钱讲好了,就可以带走,这里讲的就是一个货真价实,买卖公平,虽然没有工商,税务的管理,但大家还是自觉的维护这良好的次序,一看都是好同志。

    季子强对这跳舞和唱歌没太大的兴趣,进去就找个地方坐下抽烟了,到是那董主任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精神焕发,热情高涨。

    一会的功夫,那下面灯光就大亮,一个个小姐就轮番的在那大厅跳起舞来,一个是让大家欣赏,一个也就是让客人挑选,这董主任看来是到过这地方的,下面灯光一亮,他就赶忙走到了窗户旁边,认真的挑选起来。

    季子强看他一个人在那,时机不错,就给肖局长递了个眼色,肖局长就也走了过去,顺手就拿出一张卡来递了过去,那董主任大概现在的情绪很好,也就和他说了两句,估计是问多钱吧,然后就把卡装在了自己兜里,继续挑选起来。

    一会下面就出现了一个穿着红色的裙子的小姐,巨大的裙摆让人惊艳,红色的头花使她变得那么的完美,你看那晶莹如玉的肌肤,水润饱满的红唇,如天鹅绒般洁白的颈项,还有那双忽闪着长而密的睫毛的墨绿色眼睛。什么叫国色天香,什么叫芙蓉如面柳如眉,今天他们算是见识到了。

    舞曲响起,她长长的头发开始舞动起来,裙摆也随之飘逸,红色的高跟鞋把她那纤细的长腿衬托的那么的神秘,骄傲的舞姿,高昂的状态,让整个舞厅的人都被她吸引住了,今晚她就成了舞厅的主角。

    那董主任就急忙的按动了电铃,叫来了服务生,服务生也连忙和下面领班沟通取来,这个小姐那是比较拽的,自己不和客人讲价,领班在对讲机那面说,陪跳舞唱歌二百元,出台五百,过夜一千,一不讨价还价,二不打折优惠。

    这董主任那管什么五百一千的,今天有人买单,他就连连的点头,服务生也就叫下面的领班把人带上来了。

    她一进来,大家是眼前一亮,就见那瀑布般的长发流泻而下,又肆意飞扬至身后。那张脸,不见得有多倾国倾城,可是那张脸上却尽是张扬的傲气和自信,如阳光般璀璨夺目,却又如黑珍珠般将这些光芒深蕴其中。

    季子强这种见惯了美女的人也不由的赞叹了一声。

    下面这董主任就情绪高涨了,一会跳舞,一会是唱歌,风度和气质马上显现,人也就笑开了花,季子强这时候就又问起了他扶贫款的事,那董主任很幽默的回答:“我们都一起来跳黑灯舞了,你说不照顾你吗,哈哈。”

    季子强这才算是彻底的放下了心。

    跳了一会,董主任就说累了,想离开,季子强知道他是心急了,就让肖局长掏了一千元给那个小姐做小费,董主任也只是含笑看着,什么话也不说,几个人带上这小姐一起离开了舞厅,走了不多远,就看到一个宾馆,肖局长下去就定了个房间,把房卡交给了董主任,季子强也就去道了个别,那董主任很客气的说:“季书记啊,今天是麻烦你了,你就请回吧,那事情你放心,我有数的。”

    季子强又说了点客气话,这才带上自己的几个手下回了招待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