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冷可梅说:“你想得好,我才不和你喝呢,这个小妹妹是谁的朋友,第一次见面,我陪一杯,萧博翰我们是六杯,你蒋局吗也一杯,天天你喝酒,也不怕噎着。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蒋局长“嘿”了一声说:“这什么世道啊。”

    萧博翰笑笑请冷可梅坐了下来,找了一个空酒杯,恭恭敬敬的帮冷可梅把酒添满,冷可梅曳着眼看着萧博翰倒酒,也不说话,但眼多了一些珍爱出来。

    她喜欢看到萧博翰,这种喜欢是没有道理,没有缘由的,在其他的一些时候,冷可梅潜意思里希望用自己美丽的身躯折磨所有见到过她的人,而她也很好的利用了这一点,使她总是能够以最小的精神损失换取大量的物质财富。

    冷可梅好像一只蜘蛛,她用所有的东西来充斥自己:食物、金钱、利益、熟人,只要是能为她和她生活的圈子服务的东西,她生活的**是极大的,她有吸血鬼一样的渴望,鹰一样的眼睛,猎狗一样的嗅觉,狐狸一样的狡猾,和公鸡对待自己功绩一样的骄傲,而她获取的一切都无法满足她那贪婪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自从见到了萧博翰,她有了一种连自己都怪的变化,她经常会想到萧博翰,她也希望萧博翰可以更多的关注到自己。她意识到这样的变化,她也感到这没什么不好,造物主给自己创造了这样的美丽的身体,也许是为了展示给萧博翰看的。

    她的身体应该很成熟,很丰满,再没有那要撑破衣裳的两个圆形轮廓更令男人着迷的了。这样的形体,生来是为了让人用手揉搓的,用嘴去啃的,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人,冷可梅从不会阻止对方那样做,她意识到她身体的美,也感受了这种美丽所产生的神力量。

    倒好了酒,萧博翰说:“冷总是先和谁喝呢?”

    “不要这样叫我,你一个我小一点吧,以后叫冷姐怎么样?”

    “嗯,行啊。”

    蒋局长却适时的插话了:“这么容易当姐姐了,至少要有个仪式吧。”

    冷可梅转过头说:“难不成你也想叫我姐姐。”

    “且,我老蒋当你哥哥还差不多呢,算了,我们不扯了,既然你是博翰的姐姐,刚好博翰现在有个难题要解决,要不你当姐姐的给划拉一下。”

    “奥,什么难题啊,博翰,只要不是给你再找姐姐,我都可以帮忙,嘻嘻嘻。”冷可梅笑着说。

    萧博翰有点难为情了,这事情的确很需要冷可梅的帮助,但一来说这事情,感觉有点太现实市侩了一点,他嗫嚅着没有说出话来。

    这表情冷可梅一看,明白了,今天蒋局长叫自己来是真有事情了,不像是开玩笑,不过要是萧博翰真有什么麻烦需要自己帮忙,也未尝不可,嘿嘿,但代价他还是要付的,这个世界可是没有免费的午餐。

    冷可梅问萧博翰:“真有事情啊,说吧,看看当姐姐的能不能搭手。”

    萧博翰眼前也这个机会了,但他还是犹豫,说:“有点事情,到不很麻烦,但。”

    “博翰,这样吧,我们和冷总先碰一杯,喝完了我带张敏还要出去看花灯呢,你给你冷姐姐慢慢的说说情况,怎么样。”

    没等萧博翰点头,冷可梅倒是满口答应了,说:“行吧,我们先来走一个。”看来她也更希望亲亲静静的和萧博翰单独呆一会。

    张敏和蒋局长站起来,一人碰了一杯,也不让萧博翰他们送,直接走了,走到门口还说:“对了,萧总,完事了你买单啊。”

    冷可梅骂了一句:“贼人,有公款不用,还让博翰买单,滚吧,今天我请客,算我的。”

    蒋局长笑'呵呵'的带张敏走了,这包间只剩下冷可梅和萧博翰两人了。

    冷可梅把自己喝空的酒杯到满了酒,对萧博翰说:“好了,不管他了,我们来喝吧。”

    萧博翰看着已经有点醉态的冷可梅,不想让她在多喝酒了,一个人家毕竟是女士,喝多了不好,再一个自己一会还要和她谈正事,万一她再醉了,那不是耽误事情。

    萧博翰说:“冷总。”

    “叫冷姐?”

    “奥,冷姐,你看我们能不能不要喝了,你喝怎么多的酒,对身体也不好。”

    “我不怕,我想和你喝,醉了也愿意,你是不愿意和姐喝?”

    萧博翰听到冷可梅的话怎么有了很多的让人心荡神摇的味道,他赶忙收拢心神说:“不是啊,我担心你喝醉了难受,要不这样吧,我喝六杯,你喝一杯意思一下成了。”

    冷可梅心里泛起了一阵涟漪,萧博翰在替自己着想啊,唉,说起来自己朋友遍柳林,但真真又有几个人关心过自己,每一次只要是喝酒,他们总想着让自己多喝,每一个人都以和自己多喝几杯而兴奋。

    但这个萧博翰却不止这样,她是在真正的体贴自己,冷可梅掩饰着自己有点感动的心情,用大不咧咧的口气说:“那不行,要喝我们是碰杯,如果博翰你要是怕了,可以,我们碰三下,这总可以了吧?”

    萧博翰见自己劝不住冷可梅,只好点头说:“行,那三杯,喝完这三杯,我们不要再喝了,可以吗。”

    两人举杯相望,轻轻一伸手,酒杯间发出了“铛”的清脆一响,收回手,酒杯贴近唇边,浓烈的白酒流入了口,在刺激着咽喉的那种灼热,两人都邹了下眉头,但瞬间又长吁一口气,感到了满足和舒适。

    在三杯酒之后,他们两人的眼都显现出了一种半醉半醒的朦胧,喝酒这玩艺儿讲究的是一种感觉。不管是慢慢品尝的感觉,还是狂饮爆醉的感觉,也或者是悠然自得的感觉,迷迷糊糊的感觉,笑的感觉,哭的感觉,林林总总的感觉会让人在这一刻心理有了些许的变化,对萧博翰来说,忘记一些自己不想记得的东西,这感觉最好。

    但他不能什么都忘记,他今天还有使命在,他必须用自己的花言巧语来让冷可梅帮助自己解开套在恒道集团脖子的那根绳索,在目前时间紧迫的情况下,自己的希望也只能寄托在今天和冷可梅的接触了。

    不过萧博翰却一直没有急于的表现出自己的迫切,他要找准机会才能说,当然了,最好是让冷可梅自己提出这个问题,那自己能显得从容一点。

    但可惜的是,冷可梅并不想提出这个问题,是不是她已经喝醉了,忘记了刚才蒋局长的话?

    不会的,这完全是一个酒醉心不醉的女人,冷可梅清楚的很,她不急于给萧博翰提出要求的机会自然是有想法的,这个年轻人对自己来说已经超越了一般的认识程度,自己对他有的那份渴望和相思应该说目前还停留在一种单相思的层面,怎么能破冰而入,这已经是回旋在冷可梅心很久的一个问题了。

    既然天赐予了自己一个这样的好的机会,他现在有求于自己,那么,或者今天是自己和他走向彼此的一个里程碑了,这样的机会不多,能不能把握住,实在很不好讲。

    冷可梅带着半醉半醒的眼神看着萧博翰说:“今天我们酒店有一场元宵舞会,一会你能陪我去吗?”

    对这样的要求,萧博翰是无法拒绝的,他只能答应,但萧博翰也不能继续等待了,他在和冷可梅狡默的对决根本不可能有胜算,因为他压力更大,他更需要解决问题,相对了冷可梅来说,她今天还有很长时间来拿捏萧博翰,所以她一点都不急。

    萧博翰点头说:“没问题,还不知道冷姐也喜欢跳舞啊。”

    “谈不喜欢吧,看情绪了,今天遇见你高兴,去跳一会。”

    “我今天也很高兴,本来我是找蒋局长办点事情,虽然他没解决,好在能见到你。”萧博翰引出了自己的问题,希望冷可梅接口,自己把情况给她好好说说。

    不过冷可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笨,她听出了萧博翰的话意,却并不直接去接,用顾左右而言他的方式,轻轻溜了过去:“你说蒋局长啊,那小子,整天油嘴滑舌的,不说他,不说他了,我们不要喝酒了吧,估计她们都开始了。”

    说着话,冷可梅站起来,拉住了萧博翰的胳膊。

    萧博翰心里叹口气,也站起来,只好等跳完舞再说吧。

    一路,冷可梅都是挽着萧博翰的胳膊再走,所有楼道里的员工都远远的低下头,回避着他们两个,不过每个人的眼神都有那么一种好和惊讶的暧昧在流转,这让萧博翰很尴尬,但他不能甩开冷可梅挽住自己的手,他低着头,快步向前走去。

    可惜的是,萧博翰没有看到另外的一个人正在看着他,那是苏曼倩,今天她是陪着苏老大一起来参加一个宴会,在远处,她看到萧博翰了,她还看到了萧博翰身边的冷可梅,还看到了冷可梅那样亲昵的挽着萧博翰,还看到了萧博翰好像看了自己这面一眼,匆匆忙忙的低下头快步离开了。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