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曼倩睁大了眼睛,很难相信老爹的话,她说:“你不要给自己找借口行吗,自己不想帮别人,还要诬陷别人,这样不大好吧。 ”

    苏老大摇头说:“我这不是诬陷,你老爹还用不着使用这种手段,我是为你着想的,要想拴住萧博翰的心,只有一个办法。”

    苏曼倩有点好的问:“什么办法?”

    苏老大慢条斯理的说:“到过农村吗,见没见过在磨坊拉碾子的驴?为了让它更好的劳做,最好在他前面挂一个它永远够不着的红萝卜,萧博翰也是一样,以他现在种性格,如果恒道集团在柳林市获得了更大的成功,他身边的女人会更多,那么你能控制的了他吗?”

    苏老大停住了话,看了一眼苏曼倩,见她已经安静下来,又说:“最好的办法是让他永远依靠我们,永远在我们的压力之下,这样,或者你能保住你的爱情,这是老爹想了很久才得出的答案,为这事,老爹也矛盾了很久很久。”

    苏曼倩半信半疑的看着老爹,从理智的角度来说,她有点认同老爹的话,但从感情讲,她绝不希望萧博翰让潘飞瑞和史正杰击垮,她在思考了一会之后,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说:“那我们抛弃感情不说,我问你,假如潘飞瑞击败了萧博翰,是不是会让潘飞瑞实力大增,那么他更可能威胁到我们。”

    苏老大很高兴女儿能想到这个问题,他说:“这我也想过了,问题是萧博翰并不好对付,潘飞瑞想要完好无损的击败萧博翰那是绝对做不到的。”

    苏曼倩实在是说不过父亲了,但她依然还想继续的纠缠这个问题,苏老大却站起来,用不容批驳的语气说:“听老爹的话没错,你要想得到萧博翰,一定不能让他壮大,甚至最好是让他穷途末路,那个时候你只要轻轻的伸一下手,他会永远的跟你走了。”

    说完,苏老大带保镖和司机离开了。

    车之后的苏老大心里一点都不平静,他还是感到隐隐的有点内疚,他是一个很少有惭愧和内疚的人,他的心狠手黑在柳林市绝无仅有,但对女儿,他和普通的父亲一样,还是会有一种柔情的。

    他今天给苏曼倩说的话其实并不是完全发至真心的,这才是他内疚所在,对萧博翰的问题,苏老大有更深的顾虑,他绝不会让萧博翰在柳林市走向辉煌,这是他既定的方针,也是他不变的想法,至于说到他和女儿的事情,这只是其的一个部分,以后的事情那只能听天由命了。

    在老爹走了以后,苏曼倩抑郁寡欢的一个人坐在大厅里,她都不知道该给萧博翰怎么回话了,她有点恨自己无能,连这样想的一件事情都没有把好,萧博翰会不会还在等自己电话呢?

    其实萧博翰并没有等她的电话,因为对苏老大帮忙的这件事情,萧博翰是没有抱太大希望的,他不相信在这尔虞我诈的江湖,会有那么多的好心人,像苏曼倩这样的江湖已经不多了,萧博翰想到苏曼倩却又多了一份担忧,唉,这样一个善良的女孩,将来该怎么办啊,有一天当她必须撑起永鼎公司的时候,她会多么艰难。

    想着想着,萧博翰再次的睡着了,房间很安静,门窗关的都很严,不过在恒道总部的大院里,却是忙碌着,今天是元宵佳节,当然不能马虎。

    元宵节是我国的传统节日之一,春节刚过,迎来的是国汉族的传统节日之一的元宵节,正月是农历的元月,古人称夜为“宵”,所以称正月十五为元宵节。正月十五日是一年第一个月圆之夜,也是一元复始,元宵节以前都是年,元宵节一过,年也走远了,所以,这一天是非常隆重和热闹的。元宵节肯定少不了吃元宵,猜谜语,赏灯,恒道大院里也挂起了一些灯笼和谜语,这些天天在外面横冲直闯,杀气腾腾的人,都换了笑脸,有的还准备在晚带家人和朋友来逛逛,看能不能在新年里突然的发现自己智力大增,猜谜得奖。

    萧博翰这次还是没有睡醒,是苏曼倩又一次打来了电话,对他说了很多道歉的话,说到最后,声音都雨点哽噎了:“博翰,我是不是很无能的。”

    萧博翰打起了精神,劝了起来:“曼倩啊,这一点都不怪你,苏大哥说他不好插手那是肯定的,这种事情怪不得他,更不能怪你,你的好意我心领,真的,我知道你关心我,想帮我。”

    “但老爹为什么不能插手啊,我想不通。”苏曼倩并没有直言不讳的说出老爹给她在饭桌讲的话,因为这于事无补,她也不能去贬低自己的父亲。

    萧博翰心里明白,但一点都没有在意苏老大的态度,也不去深想,对这件事情,他在有心里准备,所以现在他唯一要做的是好好的劝劝苏曼倩,不要让她有什么心里的负担。

    两人唧唧歪歪的说了一会,苏曼倩还是很担心萧博翰和史正杰潘飞瑞他们的事情,她又帮着想了好多办法,不过这些办法连她自己都知道毫无意义,对这样几大帮派的重大行动,不是一般人可以化解。

    等苏曼倩的电话挂断之后,萧博翰还想再睡一会,但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柳林区公安局的蒋局长来的,他说想喝萧博翰一起坐坐,问萧博翰晚有没有时间。

    萧博翰晚没有应酬,并且在接到蒋局长的电话时,萧博翰突然之间看到了一个解决自己目前麻烦的途径,刚才苏曼倩的谈话和现在蒋局长的邀请一下子启发了萧博翰的思路,假如可以请蒋局长出山,那么一定能够化解这场危机,而且说不定两件事情可以放在一起来解决。

    萧博翰笑了,他为自己想到了这个一箭双雕的计策高兴起来了,他嘴里连声的说:“没问题,没问题,蒋局长,我们晚好好的喝两杯,我现在定包间。”

    蒋局长说:“包间不麻烦你订了,我已经在白金大酒店预定好了,你晚过来成。”

    萧博翰答应了,在看看手表,还早,他已经没有了睡意,他起来到了外面的办公室,倒掉已经凉了的茶水,给自己再好好的泡一杯,歪靠在沙发,细细的计算起刚刚想到的这个好主意,这其还有很多细节和具体的问题是需要筹划清楚,他不能让其有任何的差池,环环相扣才能瞒天过海。

    等他想好了这整个计划,天色已经昏暗下来,萧博翰也知道该去赴约了,他不能让蒋局长久等。

    打开门,走到了院子,这里很热闹,有各式各样的彩灯,如同瀑布一样的灯,一闪一闪的。鬼手他们几个都看到了萧博翰,一起跑了过来,笑着请他也去猜猜谜语,萧博翰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很轻易的猜出了一个字谜,赢得了大家一阵欢呼,不过萧博翰自己知道,这些谜语都老的没牙了,自己从89岁开始都一直猜的这些,要是时间多,自己能吧这满院子的谜语都说出来,不过想想这样也不错,大家今天图的都是个气氛,真要出一些死牛完尖的绝谜语,大家都猜不出,那还有什么意思呢。

    萧博翰又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和所有认识的属下都亲切的打了个招呼,这才对鬼手说:“你开车送我到白金大酒店去。”

    鬼手忙说:“好,我马召集人手。”

    萧博翰摇下头说:“今天不用,我和蒋局长见面,相信还没有谁胆大到那个程度,你送我到了回来。”

    鬼手一想也是,转身喊了几个兄弟,开了两步小车,送萧博翰去白金大酒店了。

    一路萧博翰都看柳林市到处是灯火,到处是欢乐,那五颜六色的花灯被高高的挂在了半空,闪着耀眼的光芒,照得黑夜如同白昼,美丽的花灯给柳林市增加了少有的秀丽色彩,使人们看到生活的快乐,人人脸洋溢着笑容,元宵节之夜真美呀!

    远处一声声巨响,开始放礼花了,满天的礼花五彩缤纷,千姿百态,争斗妍。一棵棵“五彩树”忽地一下喷射出来,还发出“劈里啪啦”的响声。天空许多银光闪闪的“萤火虫”翩翩起舞。

    有的礼花刚炸开时是红色和绿色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大时变成了紫色,真像一朵朵变色花慢慢绽放。还有的礼花想飞碟一样盘旋着往下落,一边落,一边喷出许多银色的火星……。

    萧博翰是带着喜悦和快乐走完了这一路,到了白金大酒店,萧博翰让鬼手离开了,说回去的时候会给他打电话的。

    进了白金大酒店的大堂,这里也是一派的节日气氛,萧博翰没有在大厅做太多的停留,快步到了蒋局长预定的包间。萧博翰推门进去一看,嘿嘿,蒋局长已经在包间里了,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女孩,人长的不错,水嫩嫩的,虽然是冬天,但包间很暖和,没有穿外套的女孩显的热情四溢,凹凸有致的身材火拉拉的吸人眼球。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