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阵冷风吹来,她睁开了眼,苏曼倩在一片金黄色的阳光中醒来,窗帘猛地被拉开了,金灿灿地阳光穿过在风中摇曳的树叶洒在她的床上,强烈的阳光照亮了昏暗的小屋。

    苏曼倩听到老爹苏老大的叫声:“曼倩啊,太阳都要落山了,你还睡呢!”

    昏昏沉沉之中,苏曼倩睁开了双眼,刺目的阳光立刻射入她的眼睑,她用手遮挡住那刺目的阳光,她闭上眼,试着想再次爬进那个梦里,她还能感受到梦中他紧搂住她的双臂;她的面颊还留存着他亲吻的余温;她的身体好像还在承受他紧紧的拥抱。为什么要惊醒呢?

    他是谁,为何她始终看不到他的脸呢,好像是萧博翰,但他为什么要不说话呢?她有点懊恼。

    但这个梦使她有一种无法言语的幸福感,然而那个梦却一去不回,对他的记忆也消散了,她沮丧地想:人为什么要做梦,又为什么要清醒呢?

    老爹从窗前的阳光里走到床边坐下,推推床上的苏曼倩说:“快醒醒,我的好女儿,你该起来吃点早饭了,奥,不,现在应该是吃午饭了。”

    苏曼倩扭动了一下身体,不得不再次睁开眼睛。她痴痴地望着逆光中老爹亲和的脸,发起了呆。

    “喂,醒醒,你怎么了,还在迷糊啊,这怎么得了啊,以后你永鼎公司独一无二的掌舵人,怎么能这样散漫?”

    苏曼倩深深叹了口气,回到现实,准备着倾听老爹的唠叨。

    “听好了,今天我要带你去见见市里的几个领导,还要请他们一起吃饭呢。”老爹用他略微肿胀的眼睛紧盯着苏曼倩,等待着她的回答。

    苏曼倩摇摇头说:“还请客啊,昨晚上我都喝了不少酒,不然我早就起来了”。

    老爹亲昵的摸摸她的头,肯定的说:“这次我向你保证,绝不让你喝酒,昨天也不能怪我吧,是你一定要和李局长碰几杯的。”

    苏曼倩说:“那我还不是心疼你啊,怕你喝多了难受。”

    “嗯,嗯,老爹知道你心疼爹爹啊,所以才亲自下厨为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螃蟹粥,快起来吧,我帮你盛粥去。”苏老大又拍拍女儿的头,就先走了出去。

    苏曼倩起身开始穿衣服了,在阳光照射下,苏曼倩的身体更加美妙绝伦,她那处子的**坚挺有力,极为丰满,很多时候,男人的目光总会不由自主的落在哪里。

    她走进卫生间,到水池边洗起脸来,这时候她有想到了刚才的那个梦,想到了梦中的萧博翰,苏曼倩心就感到有点激荡起来,为什么萧博翰会在这个时候走进自己的梦里,他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潘飞瑞会怎么对付他呢?

    这样想想,苏曼倩就心里不安起来,她顾不得洗漱,跑出了卫生间,给萧博翰挂去了一个电话,而此时的萧博翰才刚刚躺在床上。

    萧博翰还没来得及做梦,就让电话吵醒了,他很不情愿的接上电话,心里后悔着为什么没有把电话提前关掉,然而,当他看到是苏曼倩的电话号码时,他又改变的想法,还好啊,要是关机就麻烦了。

    苏曼倩对着电话说:“博翰,你方便接电话吗,没打扰你吧?”

    萧博翰说:“看你客气的,我随时都在等待你的电话呢。”

    “嘻嘻,真的吗?”

    “真的,一点都没有夸张。”

    苏曼倩就笑了起来,但转而又有点忧心重重的说:“博翰啊,这两天我的眼皮老跳,越想越为你担心,潘飞瑞这人真的很阴险的,我看你还是仔细的想想,不要着了他的道。”

    萧博翰已经知道了潘飞瑞的阴险了,这人在大站未启之时就占据了一个有利的地形,形势的转换让恒道集团已处下风了,本来现在恒道集团的实力就略逊于潘飞瑞的鸿泉公司,恒道集团只能够勉力一战,用出奇制胜的一些招数才可能应对,但要是潘飞瑞联手了恒道最大的仇人史正杰,那么毋庸置疑的说,恒道集团就会力不从心了,至少在这场大战之后,恒道集团会元气大伤。

    “喂,喂,博翰,你在听我说话吗。”苏曼倩没有听到萧博翰说话,以为是掉线了,这破通讯,经常出问题。

    萧博翰的思绪就一下停住了,他赶忙说:“在听呢。”

    “那怎么不说话,走神了啊。”

    “嗯,一听到你的声音,我就会发呆。”

    “且,你少贫了,我和你说的是正事。”苏曼倩掩饰不住心头的喜悦说。

    “是啊,我知道你关心我,事情看来确如你说的那样,这个潘飞瑞是够狠毒的,估计他要联合史正杰一起对付我了,我也为此犯愁呢。”

    “啊,怎么会这样啊,太无耻了。”苏曼倩惊讶起来。

    萧博翰现在是可以想象到苏曼倩的表情,他呵呵一笑,说:“这到不是无耻不无耻的问题,江湖上的事情,什么都可能发生。”

    “那你打算怎么办啊,你一个人肯定是对付不了他们两家的,史正杰虽然现在实力不如过去,但也不能小瞧了他,更何况还有潘飞瑞个大头在。”

    萧博翰叹口气说:“我还没想好怎么应对,但不管怎么说,总是要面对的,方法一定会有,上帝给我们出的每一个难题也都是会有一个相应的答案,就看自己能不能找到。”

    “你信心不错,但这解决不了问题,这样吧,我一会给老爹说说,让他出一次头,帮你们和解一下,我就不相信了,他史正杰和潘飞瑞能不听老爹的招呼。”苏曼倩说出了自己想好的方案。

    萧博翰也想过和解的方式,但他还没有最终拿定主意,在一个,萧博翰从苏老大几次对待自己的问题上,也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他未必会帮自己,这也可以理解,想问题应该换位思考,要是自己处在苏老大这个位置,自己恐怕也会选择坐山观虎斗。

    不过这样的想法萧博翰是不能对苏曼倩说出来,他就不置可否的说:“你老爹最近还好吧,帮我带个好。”

    “还行,他昨天喝了很多酒,今天比我还起得早,人老了是不是瞌睡就很少。”苏曼倩有点跑题了。

    萧博翰说:“应该是这样吧。”

    “不多说了,老爹在外面有叫我了,一会等我的消息,我请老爹出马,摆摆了。”

    “好的,拜拜了。”萧博翰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只是苏曼倩的关心还是让他很受感动的,被人关注和关怀,这感觉很美好。

    苏曼倩挂上电话,就到了饭厅,老爹已经坐在了餐桌上,他还没动筷子,在等苏曼倩坐下,苏老大瞅着苏曼倩坐稳了,说:“怎么这样墨迹,要放在战争年代。”

    “得得得,现在没有战争,全国都在讲和谐,所以老爹你的命题有误。”苏曼倩强词夺理的说。

    苏老大一笑,拿起了筷子说:“你先喝碗粥,我听你在房间里唧唧歪歪的,一大早起来就打电话?不要说是给笛子打的啊。”

    苏曼倩一下停住了手,很诧异的看着老爹,说:“笛子?我有叫这样难听名字的朋友吗?”

    苏老大嘿嘿两声,说:“在我的印象里,笛子和萧是一个概念。”

    苏曼倩很迷惑,老爹的话让他有点费解,但一瞬间,她腾的脸就红了,姣嗔着说:“老爹,你乱说什么啊,我不是给萧博翰对了,我就是给他打的电话,我还给他了一个保证呢,保证你会出面帮他一个忙。”

    苏老大起初在笑着,看着女儿的窘态,当他听到苏曼倩说到了后面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了,他看着苏曼倩说:“女儿啊,这次恐怕你很难兑现你的保证了。”

    “什么意思?你不会不忙我吧?”

    “我当然会帮你,但不会帮他。”

    苏曼倩很奇怪的问:“我还没说什么事情,你就拒绝了,有你这样的人吗?”

    苏老大很笃定的说:“你不用说什么事情我也知道,不就是恒道集团和潘飞瑞的事情吗?这件事情老爹无能为力啊,帮不了什么。”

    苏曼倩的心开始往下沉了,她读得懂老爹的表情的,她看出了老爹的不容更改的坚决,她从刚才的兴奋中一下跌落了下来,好半天她才说:“你怎么能这样,你想看着他们鹬蚌相争,你你。”

    苏老大面如止水般的说:“我怎么了?难道你不希望永鼎公司一家独大,一统柳林。”

    苏曼倩就发起了小姐的脾气,一下把筷子放在桌上说:“不吃了,一点都不顾及到女儿的感受,就想着你自己的权利和利益。”

    苏老大没有丝毫的生气,呵呵的笑着,看着女儿这撒娇的样子,仿佛回到了苏曼倩小时候的时光,他说:“傻丫头啊,我就是为你着想,所以才更不能帮他。”

    苏曼倩说:“好奇怪的歪理邪说,为我想就应该帮他,我喜欢他,你不知道吗?”

    苏老大很肯定的说:“知道啊,那么你自己想想,他对你求婚了吗,他是不是就爱你一个人,据我的了解,他和他属下的几个女人都有暧昧关系,你能保证他永远属于你,永远在你身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