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本想拒绝的,不过想想也成,耿容手上没钱可能还安定一些,不然怕他心野,出去喝酒闲逛惹出事端,萧博翰说:“也好,我帮你先保管,将来还是会还给你的。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耿容又客气了几句,就在杨厂长带领下,到给他安排的住处收拾去了。

    萧博翰这才注意到蒙铃已经不再办公室了,他就看看鬼手说:“咦。蒙铃呢?”

    鬼手说:“刚才就出去了,她没到过这里,好奇心重着呢。”

    萧博翰说:“我也很少来这,走,我们一去转转,今天天气也不错,有点春天的气息了。”

    鬼手就和萧博翰一起到了外面,两人晒着太阳四处走走,看一看牛羊,掂一掂牧草,活动一下手脚,倒也轻松了不少。

    这养殖场面积很大的,前前后后的一大圈,足足有二百来亩地,不过建筑很少,除了一些牛圈和羊圈,剩下的都是草地,现在天气还冷,地下也没有长出什么绿草来,去年秋季收下的很多牧草倒是整整齐齐的堆码在那里,就像电影里演的古代兵营的粮草一样。

    萧博翰饶有兴趣的转了回来,远远看到蒙铃在提个奶捅也学人家一些女工在挤奶,鬼手和萧博翰就走进一些,看的清楚了许多。

    这里并不是现代化的挤奶方式,大牧场人家是用机械挤奶,用挤乳机利用真空原理将牛奶从牛*中吸出,与犊牛哺乳非常相似,一般挤奶设施有三种,管道式挤乳,挤乳台和桶式挤乳系统,前两种均适合于大型乳牛场,后者适合于栓系式饲养条件的小奶牛场和专业户。

    这个牧场是雇佣了一些当地妇女用人工的方式给牛挤奶,她们先要按摩牛乳,使牛*放松,避免*充血和充液,*充血和充液引起疼痛,可导致乳牛停止排乳,挤乳和按摩间的脉动频率,每分钟为50-60次,等按摩结束,就用一个塑料奶捅接在下面,轻轻的挤压,挤下的牛奶就流在在桶里,这种效率是不高,但比起买设备什么的,但是成本降低了不少。

    萧博翰看到额有趣,就多看了一会,那面正在忙绿的蒙铃也是满头大汗的忙活着,她看到了萧博翰和鬼手,转过头来问:“萧总,这好有意思啊,你也来试试。”

    萧博翰摇下头说:“我不会啊。”

    蒙铃笑呤呤的说:“这很简单,看都看会了,还用学啊。”

    鬼手对这个没有什么兴趣,就说:“玩一会就可以了,家里还有一堆事情呢,我们走吧蒙铃?”

    蒙铃一想也是啊,萧语凝刚回来,萧博翰肯定是有很多事情要问她,自己不要光顾自己玩的高兴,忘了正事,她就提着桶站了起来,走到了萧博翰和鬼手的面前,说:“唉,别人挤的牛奶都装了满满的几大桶了,我折腾了半天才挤出了一丁点儿,看来做什么都要技术呢。”

    萧博翰认真的看了看她的桶里,确实只有一点点,而且看着也不怎么像是牛奶,倒像是其他的什么液体一样,萧博翰疑惑的看看别的挤奶的女工,又看看蒙铃挤的牛,最后恍然大悟了。

    他就忍不住放声的笑了起来。

    蒙铃和鬼手都很奇怪他怎么莫名其妙的大笑,蒙铃莂莂嘴说:“萧总,就算我挤得少,也用不着这样笑话我吧。”

    萧博翰好不容易才收住了笑,说:“你知道你为什么挤的这样少吗?”

    蒙铃摇摇头,好奇的说:“不知道啊,你说说,你说说,为什么?”

    萧博翰就很正经地说道:“小姐,我非常遗憾地告诉你,你挤的是头公牛,而且还挤错了地方。”

    蒙铃傻傻的看看萧博翰,又看看刚才挤得牛,再和别人挤的位置做个比较,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哎呀,怎么挤到那个地方去了,那是不是传说中的牛鞭??

    蒙铃大羞,一张俏脸变得鲜红鲜的,在萧博翰和鬼手那坏笑声中,扔下了奶捅,一溜烟就上了小车,再叫都不下来了。

    萧博翰和鬼手也就打住笑,和杨厂长,耿容又叮嘱了几句,这才一路回了恒道集团。

    回去以后,萧博翰就详细的问了妹妹这次绑架案的经过,他要确保妹妹语凝没有受到伤害,但结果还是让萧博翰感觉到有点不妙,在整个谈话中,萧语凝不仅没有对耿容应有的憎恶,反而在说起他的时候,眼中都有了一种奇异的光亮,她甚至还不断的问萧博翰:“你把他藏在什么地方去了,快告诉我,我明天要去看他。”

    萧博翰嘴里支吾着,应付着妹妹连珠炮一样的提问,他没有办法阻止萧语凝有点兴奋的情绪,她好像对这次绑架一点都没有过担心,更多的是感到有趣和新奇,这是很危险的想法,特别是她对耿容的过度赞美和关心,让萧博翰已经开始后悔自己把耿容带回恒道集团了。

    萧博翰最后也没有告诉萧语凝关于耿容的藏身之地,他不希望这次的意外,让妹妹萧语凝有什么过多的想法,这一点是必须要警惕的,耿容的确也是有个有魅力的男孩,特别是对妹妹萧语凝这样不通世事,浪漫天真的女孩。

    等萧语凝离开了办公室之后,萧博翰也有了倦意,昨晚上他熬了一夜,现在精神松弛下来,就头晕晕乎乎起来,但萧博翰心里还有一件事情在担忧,他就强打起精神,打开了电脑,看看林彬那面对潘飞瑞的监视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和消息。

    昨天晚上,萧博翰就有一种流年不利的感觉,最近的麻烦事情真多,一件接着一件,一想起来就头疼,这麻烦大有前赴后继的架势,让人应接不暇。

    打开了邮箱,他就看到了一份林彬发来的邮件,还没看内容,萧博翰心里先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期望的是最好林彬不要给自己发来邮件,那就表示一切正常,但显然,事情来了。

    萧博翰认真的阅读起了邮件,看着看着,萧博翰的脸色就凝重起来了,他最为担忧的事情果然出现。

    从林彬发来的邮件中,萧博翰已经嗅到了一种危险的信号,字里行间隐隐约约的暗示着潘飞瑞和史正杰有了联手的迹象,两人在最近几天的亲密程度已经超越了相互独立的两个帮派应有的距离,这给萧博翰就增加了极大的压力。

    他缓缓的关上了电脑,在办公椅上呆坐了一会,想要好好的捋一捋这件事情,给自己找出一个正确的解决方案来,同时,飞龙会赌场的事情也涌上了心头,但不管萧博翰怎么来想,他都集中不起精神来,昨天到今天这段时间萧博翰饱受的紧张程度太大了,他的大脑里很乱,很晕。

    萧博翰就闭上了眼睛,对正在收拾文件的蒙铃说:“我休息一下,太困了,没有大事就不要叫醒我。”

    蒙铃心疼的看了一眼萧博翰说:“你快睡去吧,今天不会再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萧博翰站起身,有点摇晃的走进了里间,准备睡觉了。

    而这个时候,在远处的一个别墅里,苏曼倩也在睡着,外面已经是正午十分了,阳光象天上晶莹的瀑布无声地泻下,照亮了别墅中的那个小屋,苏曼倩却依然沉睡在一张雪白的床上,一动不动,阳光透过树枝和窗帘,把一束束的光线洒在她裸露的大腿上。

    她没有醒来,昨天晚上她喝了好多的酒,很晚才休息,一直睡到现在还没醒来,她还做了一个梦,梦见草地上飘着如烟的蓝色,一个纯蓝色的男人从空中走来,飘向小屋那扇洞开的窗。斑驳的墙壁上投射出一个男人的身影。他高高的个子,宽宽的肩膀……一个长长的身影从她沉睡的脸上滑过,她迷迷糊糊睁了睁眼,窗前空无一人,她闭上了眼重新睡去。

    一会儿,男人的身影再次投射在她的脸上,她睁开了眼,她缓缓的坐起身,用手揉了揉眼睛,她像是看到了什么,眼眸中闪烁着萤光。

    男人的身影在墙上移动,她的目光跟随着墙上男人的身影在移动,影子停在了门口,她赤脚下床,墙壁上的影子向她伸出手,她伸出了手……。

    他终于来到她面前,他们彼此凝视着对方,风卷起落叶在他们四周旋转飞舞。她无法看清他的脸,她伸出手想撩开他脸上的发,一瞬间,他握住了她的手,她感到了他的手强劲有力,身后又传来一阵喧嚷声,他拉起她向林中飞奔。他们跑进一个地下隧道,突然间变得寂静无声,这寂静变得无法忍受。

    黑暗中,她躲避着他的目光,她知道他在注视着自己,她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终于他伸出手轻抚她的脸,她感到他的手轻柔无比,她的身体因他的抚摸而颤抖。她的身体紧贴在他滚烫的胸脯上,她将头靠在他的肩窝上,他的肩窝对她的脑袋是那么合适,仿佛天神特意为她订制而成的。她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味,那是一种她从未领略过的芳香,她沉醉其中激动不已,她愿永远这样沉睡在他怀中不管他是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