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文:权谋第1917章真是女大十八变啊,记得过去自己和萧博翰一起上小学,上中学的时候,每次出去玩,萧语凝老是跟在后面,时常要让自己拉一拉,扶一扶,一点都没有茬生的感觉。

    但现在呢,两人长大成人了,萧语凝也变得更为漂亮了,可是他们之间好像突然的出现了什么隔阂一样,两人见面也都是客气的笑笑,彼此问声好,再也没有了过去那种亲昵和随意。

    是什么让自己和萧语凝变得如此陌生呢?

    历可豪没有答案,不过,他发现自己更喜欢看到萧语凝了,特别是最近这些天。

    看看客人们基本上都到齐了,蒙铃请来了萧博翰。

    全叔,鬼手,雷刚等人也都各自带着礼物来到会议厅,历可豪站了起来,他身材挺拔,风度翩翩的招呼餐厅的人开始走菜,从恒道旗下酒店临时拉来的服务员们往来穿梭,将一盘盘的冷热荤素、美酒佳肴挨桌布上。

    菜上的差不多了,历可豪冲大家一摆手,朗声说道:“今天是萧总的妹妹,萧语凝小姐21岁的生日,也是她人生即将开始的起步之年。此刻,我想萧总一定有好多话,想对大家说,下面,我们欢迎萧总讲几句。”

    他这话一说完,四下里就爆发出一片的掌声和欢呼声,萧博翰站起身,正了正衣襟,环视了一圈座位上的属下们,笑呵呵说:“首先感谢诸位的光临,在妹妹语凝生日之际有这么多的朋友前来祝贺,我深表感谢!其实也没什么可讲的,你们从我脸上的笑容足可以看出我内心的幸福。说真的,有这么一个懂事可爱的妹妹,我真的很开心。再多的烦恼,再多的忧愁,只要一看到我的妹妹,一切都云消雾散了。”

    他看了一眼妹妹语凝,想要征求她的意见,是不是也说两句,但萧语凝有点羞涩的连连摇头,萧博翰也就不再勉强她,把手一挥:“不说了,不说了,说多了,你们又该嫌我磨叽了。”

    历可豪适时地走上前来,对大家说:“看的出来,萧总今天太高兴了,有些激动,可以理解,呵呵。这段时间,萧总带领我们披荆斩刺,一路走来,恒道集团才有今天的兴旺发达,兄弟们也是苦尽甘来,都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有道是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看着萧语凝都已长大成人,哪一个当家长的,不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他顿了一下,爱怜地看了一眼萧语凝,随即,又高声说道:“但是,我们不能忘了今天的主题啊。”

    他向一直在等着他指令的餐厅经理做了一个手势,霎时,室内的灯光暗了下来,音乐响起,祝你生日快乐的乐曲在室内回荡,萧语凝的同学们和着乐曲唱起了生日歌。

    在歌声中,从餐厅门口,四个身穿红色旗袍的女服务生推着一辆蛋糕车款款走来。车上的圆型大蛋糕上插着一圈燃烧的腊烛,四周是四根小烟花。喷溅着银光闪闪的小火星,光影璀璨,五彩缤纷。

    蛋糕被摆到了主桌之上,萧博翰对萧语凝说:“语凝,吹腊烛前先许个愿吧!”

    萧语凝的神态极其庄重,她合上双手,闭目阖睛,此时,她向天上的神灵许下唯一的愿望,稍倾,她睁开眼睛俯身向桌子上的腊烛吹去,随着最后一根腊烛的熄灭,室内的灯光重新亮起,这时,萧博翰高举酒杯说:“来,让我们大家举起酒杯,共同为语凝的幸福快乐,还有21岁的生日干杯!”随着叮叮当当的碰杯声此起彼伏,大厅里又充满了欢声笑语。

    萧博翰感激地望了历可豪一眼,赞许地点点头,这个气氛渲染的不错,历可豪调皮地挤了一下眼睛,露出成年人的亲昵。

    第一杯酒刚碰完,几个下属公司的经理就结伴过来敬酒,看着大家的高兴劲,萧博翰也暂时的忘记了烦恼,接了好多杯敬酒,也喝的兴奋起来。

    萧语凝那边的女同学大多不喝酒,一阵风卷残云,肚子就基本装满了,于是,开始叽叽喳喳地鼓动萧语凝,说是过生日,那要好好的玩玩,干脆去柳林市新开的一家kyv唱歌庆生,说那里的歌曲更新快,新歌很容易翻到,音响和灯光效果都杠杠的,环境也不错。

    萧语凝是不想去的,她回来的时间不长,但多年在黑道家庭生活的她,也很明白社会的阴暗和危险,但她又不愿拂了同学们的兴致,实在没办法,她对她们说:”要不你们先去唱歌,我这边再陪哥哥和大叔们聊一会。”

    萧博翰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头,笑着说:“人家都是给你庆生,你不去多没劲呀!去玩玩吧,早点回来就是了。”

    萧语凝想想也是,便走到全叔面前说:“全叔,哥哥这边您费心照顾着,别让他喝的太多了。”

    全叔看看萧语凝说:“你放心去吧,这边有全叔在,什么事情也不会有。”

    萧语凝又给桌上所有的客人敬了一圈酒,说:“她和同学们要去唱歌,不能陪叔叔们了。”

    临走,又贴在萧博翰的耳边小声说:“大哥,别多喝,控制点自己。”

    萧博翰呵呵的笑着,点头应允,萧语凝这才起身和同学们去k歌了。这顿酒一直喝到晚上11点才告结束,这些经理们有的喝高了要去休息,有的凑在一起想打麻将,还有的圈拢着人去桑拿按摩,闹闹哄哄磨叽了半天,大家才散了席。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快12点了,这个时候,萧博翰晕乎乎地坐在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浓茶在喝,手机响了,他掏出来一看,是萧语凝打来的。

    萧博翰笑呵呵地按下接听键,正想调侃几句,却听到那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兄弟,这是你妹妹的手机,你应该知道它怎么在我手上,坦白无误的告诉你,你妹妹在我手里,被绑架了,要她活命就准备好赎金20万吧,明天我会和你联系,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报警,只要你愿意看到你妹妹的尸体,我无所谓。”

    萧博翰一听呆住了,他的酒也醒了,怒目圆睁,厉声问道:“你是谁,你想清楚后果。我要听到我妹妹的声音。”

    对面的话很镇定:“当然可以了,不过要到明天,最好不要关手机,我没有太多时间等你,等通知吧。”

    咯噔一下就挂断了电话。

    萧博翰有点慌乱起来,他差一点就忍不住给柳林区公安局的蒋局长去电话了,但仔细想想,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事关妹妹语凝的生死存亡,绝不能草率的处理,他走进卫生间,用凉水洗了一把脸,想让自己精神精神,抬头时一眼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面色紫涨,双目充血,那样子十分可怖。

    他叹了口气,晃晃脑袋,似乎是想把什么不好的联想甩掉,萧博翰明白无误的知道,这绝不是单纯的一次绑票,背后一定有更为深沉的用意,也肯定是道口某个帮派干的,最大嫌疑当属鸿泉公司潘飞瑞,天地集团的史正杰,还有早上和自己刚刚见过面的飞龙会赌场。

    但到底是他们之中的哪一家,萧博翰不敢确定,他在卫生间用手不断的用凉水浇在自己的脸上,心中也不断的告诫自己,镇定,镇定,他们要的是钱或者权,一定不会随便的对妹妹下手,那对他们毫无益处。

    慢慢的,萧博翰的思维开始清晰起来,人也镇定了许多,现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是在为钱奋斗,没有人愿意做出力不挣钱的事情,就算是歹徒,或者黑帮,他们也毫无例外,只要他们有想法,有要求,一切都还没有到绝望的程度。

    在萧博翰走出卫生间的时候,他已经变得步履坚定起来,他脸上的秋意浓烈的吓人,但眼中却没有了最初那一会的惊慌失措,他在办公桌前站定,连续的拨出几个号码,给鬼手,保安公司的秦寒水,林彬等人都做出了安排,并告诫大家,只能是隐秘的查找,绝不能大动干戈。

    另外,萧博翰有给历可豪去了一个电话,简单的告诉他,明天一早给自己送来20万元现金。

    历可豪也没有盘根查底的问为什么要用现金,作为一个助手,他很明白自己需要的是行动而不是打听。

    在所有安排都做出之后,萧博翰静静的坐在办公室的靠椅上,等待着对方下一次的来电。

    在夜里2点左右,鬼手带回了最新的调查结果,萧语凝是在12点左右和同学们分手之后离开的歌厅,她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后来就失踪了,现在的问题就在那辆出租车上。

    鬼手还很后悔的说:“都是我大意了,想到语凝回来这么长时间一直没什么事情,她也经常单独出去会会朋友同学的,所以今天就没有安排保卫。”

    萧博翰摆摆手说:“你不用道歉,是大家都忽略了。”

    鬼手又愤愤的骂了一句:“妈的,现在这道上一点规矩都不讲了,对家人也开始动手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