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文:权谋第1916章萧博翰理解的说:“你的话意就是说你们飞龙会势力很大,高手如云,是这个意思吗?”

    曲老板大笑起来,喝萧博翰这样的人谈话真的很省力气:“哈哈,要是萧总你这样理解也未尝不可,作为萧总你恒道集团来说,我们也是做过研究,好像我们的事业和你的经营并不冲突。”

    点点头,萧博翰很附和的说:“嗯,的确如此,不仅没有冲突,还可以帮我增加更多的收入。”

    “那么萧总你又何必要强出头呢?”曲老板不会轻易的放弃这个话头了。

    “因为柳林市有自己的规矩,我也坦白的说吧,柳林市里,我在很多重大决策上也未必说的上话。”萧博翰引用了对方刚才的这句话,也暗示曲老板,在自己对付他们的时候,身后是整个柳林市黑道帮派,自己并不是孤立的单个个体。

    曲老板犹豫起来了,他倒不是担心萧博翰所说的整个柳林市黑道给他撑腰这句话,他担心自己要是再这样含含糊糊的和萧博翰说话,会不会让他产生误解,今天他找自己来实际上也很可能是探一下自己底,也说明了萧博翰还在犹豫,还在徘徊中,他的决策和行动必将是在喝自己今天见面之后才能敲定,那么还需要和他继续绕下去吗?

    没有一点真材实料来对付他,这个萧博翰会不会因为柳林市其他帮派给予他施加的压力,而铤而走险,冒险攻击自己呢?

    这是极有可能的,通过刚才的彼此试探,显而易见的,这个萧博翰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就算飞龙会具有超过他的势力的根基,但想轻松获胜也绝非易事,这个年轻人的可怕不在于他的实力,换句话说,他的可怕是他内心的淡定和从容,这本来是黑道中人最为缺乏的。

    他继续的犹豫,萧博翰也并不去打扰他的思考,通过刚才谈话,萧博翰内心里也对飞龙会有了一个更深的担忧,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分支机构的头目,但从他的气势和谈吐上,就已经有很大的威慑力了,自己要和这样一个群体来对垒,值不值得,会不会代价太高,毕竟,他们并没有让自己背水一战,以死相搏的理由

    曲老板在犹豫了很长时间之后,他还是决定说出一些实质性的东西,以达到吓阻萧博翰冒险情怀的效果。

    他抬头看看萧博翰说:“我明白,柳林市所有帮派都会站在你背后,这个问题不用讨论,也绝对可信,问题是他们如果仅仅站在你背后是不够的,当你发起了对我们的战争后,又几个帮派会真心实意的协助呢?这个问题是现实的。”

    萧博翰洒笑一下,说:“你太低估了柳林市的团结。”

    话是这样说,萧博翰的表情也配合的很到位,但只有萧博翰自己知道,真要到了自己和飞龙会对攻的阶段,只怕的确没有谁来帮忙的,义气,誓言,信用在当今这个江湖已经销声匿迹了,剩下的只有坐山观虎斗,或者是渔翁得利。

    曲老板轻笑一声说:“我到有不同的看法,柳林市并非铁板一块,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根桩”,我们开赌场也一样。需要处理好方方面面的各种关系,如果连这一点我们都没做好,你说我们敢于来到柳林市吗?”

    萧博翰眯起了双眼,他想,曲老板快要说道正题上了,这才是今天自己煞费苦心,想要听到的信息。

    曲老板不紧不慢的说:“场子是我们飞龙会的,但钱是大家赚的,就说说为什么我们敢于在这里开张而不担心政府的检查吧,因为柳林市治安大队的张队长他不认为我们有什么问题,这样说够清楚了吧?”

    萧博翰明白了,在他面对的这个飞龙会背后,其实还有更深的一些政府背景存在,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在省城轰轰烈烈搞了这么多年的一个帮派,没有点政府关系,他存活的下去吗?

    明白是明白了,但摆在萧博翰面前的这件事情就更为复杂,自己该怎么处理这棘手的问题呢?

    打,就意味着自己要伤筋动骨,不单单是对付一个飞龙会,还有政府包括治安大队张队长在内的很多明明暗暗的势力。

    不打,但这该怎么给苏老大以及其他几家做出解释呢?特别是鸿泉公司潘飞瑞和天地公司的史正杰,他们一定会借助此事孤立恒道集团。

    萧博翰眉头跳动了几下,他不想在和对方说什么了,该说的已经都说了,想知道的也都知道了,剩下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了。

    他不再看曲老板,把头转向了河面,提起鱼竿,看了看已经没有诱饵的鱼钩,慢慢的往上面重新装填鱼饵,他的动作不紧不慢,一如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曲老板很认真的看萧博翰做完这个动作,吧鱼钩抛到了水里之后,才站起来,说:“今天打扰萧总了,改天请一定到我那里坐坐,别的招待不敢说,但美酒,佳人是不会缺少。”

    萧博翰摆摆手,没有回答,他开始很专心的钓起了鱼,对曲老板何时离开也不再关心了。

    一个早上萧博翰哪都没去,就在这里钓鱼,不过遗憾的是,他今天的收获很少,有那么几条小鱼上勾了,他也是重新的把他们放回了河里。

    鬼手和蒙铃不敢打扰萧博翰,他们实在是不堪忍受站立和寒风的折磨,退开一点,找个石块坐了下来,河提车上的几个兄弟也讨好的送来了几件外套,让他们披在身上。

    蒙铃看看萧博翰,实在不忍心他独坐在那里吹着寒风,就挑了一件宽大一点的外套,给萧博翰披在肩头。

    萧博翰没有道谢,也没有拒绝,在这洁净的空气中,他很容易的就闻出了蒙铃身上的味道,回过手,他轻抚了一下蒙铃的手背,然后又继续若有所思的呆呆的看着流动的河面。

    今天,他需要做出好几项重大的决策,不管是对付鸿泉公司的潘飞瑞,还是攻击飞龙会的赌场,对恒道集团来说都将是举足轻重的一项举措,稍有不慎,就会给恒道集团,给手下的那些热血青年带来不可挽回的伤害,萧博翰是需要好好的想想。

    新春的太阳一点都不暖和,小河边除了松柏,其他树上没有一个叶子,而树枝却象柔软了许多,轻轻的在河边上摆动着。

    清风掠过原野,给萧博翰一种惬意——凉意侵袭身体,让人精神抖擞,神清气爽,萧博翰到底还是站了起来,他舒展一下躯体,活动一下手脚,细细的感受生活在初春里的一种特殊情感!

    鬼手和蒙铃也都站立起来,鬼手看看天空的太阳说:“大哥,该吃午饭了。”

    萧博翰看看他们,看到鬼手和蒙铃已经有点因为寒冷而变色的面孔,歉意的笑笑,说了声:“走,我们回去。”他率先离开了河边。

    一路上,坐在前排的蒙铃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萧博翰一点没有感到冷呢?难道一个人的思想剧烈活动的时候,可以给身体到来热量吗?当然了,答案蒙铃是永远得不出来的。

    回到了恒道总部,萧博翰在吃完饭之后哪都没去,一直在办公室考虑分析,看得出来,到目前为止,他还是没有决定该怎么处理面前的这两件事情。

    时间在不断流失,太阳慢慢的沉到了西山,院子里却热闹起来了,忙忙碌碌的人,夹杂着欢声笑语,把一向都清冷的恒道总部带进了少有的忙乱中,萧博翰也暂时放弃了思考,走到窗户前,看着下面的人,嘴角露出了一丝温馨的笑意,妹妹语凝的生日宴会很快就要举行。

    恒道总部的大会议厅里灯光明亮,进门两边摆放着由粉色百合,红色玫瑰,黄色太阳花和紫色勿忘我扎成的巨大花篮。

    来宾们一上二楼,便是花香扑鼻,沁人心脾,一抬眼,就能看到正对面墙壁上,今天生日宴的主角萧语凝的大幅彩色喷绘照片,照片抓拍的是她在草地上和同学的一次聚会,摄影师单独把面部作了截图放大。

    萧语凝的眉毛修长,眼神凝敛,长长的睫毛稍稍上卷,小巧的鼻梁又挺又翘,尤其是轮廓分明的红唇抿出一条孤线,给人的印象既妩媚又孤傲,一看就是个性坚韧的女孩。走进会议厅,三张十六人台的大圆桌中央,也都摆放着各式鲜花和色彩斑斓的氦飘气球,先来后到的客人们围绕成两个中心。

    有萧语凝在柳林市上中学时候的同学和好朋友,男男女女有十几个,今天的宴会布置就是她们的杰作。此时,她们都围着一张大圆桌团团而坐,听从国外回来的一个同学侃他在那边留学的趣闻乐事,不时响起嘻嘻哈哈的笑声。

    离他们不远处的沙发附近,则是恒道集团重要企业和部门的负责人,这是萧博翰第一次为自己的妹妹过生日,他们自然都要前来庆贺。

    而历可豪单独的一个人坐在角落的一个沙发上,他消瘦的脸庞上有着略微的倦容,他已经坐了很长时间了,一直都在看着今天的主角萧语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