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文:权谋第1915章蒙铃一面继续着本来已经收拾好的桌面,一面说:“大哥,还是小心一点的好,你忘了当初我们在河提中人家埋伏的事情了。”

    萧博翰哈哈一笑:“这次对象不同,和这个飞龙会赌场的曲老板约会,应该没有太大的风险,他们是不会轻易挑起战端的,他们来柳林市的目的就是求财。”

    鬼手点点,但还是坚持说:“都布置好了,就当以防万一吧,我也相信飞龙会的人还不至于首先挑起事端。”

    “那是啊,强龙压不住地头蛇吗,应该是他们害怕我们更多一点。”萧博翰笃定的说,对这个问题他心里是没有什么悬念的,但问题是自己接下来能不能和他们处理好剩下的事情呢?自己能不能搞清他们的底细喝实力呢?这才是今天会谈的关键点。

    “对了萧总,雷刚昨天约会那个曲老板的时候,说赌场好像又增加了不少打手呢。”鬼手适时的提醒了一句。

    “应该会这样的,赌场并不是他们最终的目标,这只是一个开始,他们也一定明白柳林市不会这样轻易的介入,看来人家是准备好了,哈哈。”萧博翰并没有因为鬼手的这个消息动容,因为这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一个像飞龙会这样的老牌帮派,他们当然有一套自己的战略规划和应变机制,谁以为他们没有准备,那真是大错特错了。

    这也是为怎么自己要把和对方今天的见面放在河滩的愿意,在没有摸清对方虚实之前,最好还是低调处理,不要让柳林市太多的人知道自己和飞龙会有过接触。

    萧博翰扣上了外套的纽扣,准备下楼了,蒙铃忙喊:“喂,喂,老大啊,你还没吃早餐呢,吃完再去吧,时间还来得及。”

    萧博翰一面往外走,一面说:“昨晚上没休息好,现在没胃口,回来吃,早点过去我还要钓钓鱼呢。”

    蒙铃叽里咕噜的跟在后面说:“这刚开春就钓鱼啊,也不怕冷,昨晚上为什么没休息好,是不是。”

    说到这里,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本来她想说是不是萧博翰在想苏曼倩,但想想还是不说为好,免得勾起他对苏曼倩的心思了。

    萧博翰不以为意的说:“最近事情太多了,一个麻烦接着一个麻烦来,我能休息好吗?奥,对了,今天是我妹妹萧语凝的生日,蒙铃啊,记得回来帮我买点礼品什么的,晚上的生日宴会准备好了吗?鬼手。”

    蒙铃和鬼手都一起答应着,鬼手还说:“大哥放心,这次生日宴会比老爷子在的时候办的还要隆重,咱们现在手上有的是钱。”

    萧博翰笑笑,说:“语凝过几天就要离开柳林去学校了,这也算给是一个践行吧,让大家一起乐和一下,准备好了,今年就大干一场。”

    鬼手和蒙铃都看到了萧博翰眼中的霸气,他们两人眼中也莫名的流露出一种兴奋。

    小车摇摇晃晃的就开往了柳林市的河边。

    ------桃花流水鳜鱼肥,斜风细雨不须归。

    萧博翰是如此欣喜的徜徉在早春的河边,这个地方他来过多次,小时候也曾今经常的过来钓鱼,记得那时候每次都是全叔陪着自己,但那时候的感觉很今天就截然不同了,那时候是真的钓鱼,现在呢?是在钓一种感觉和思绪。

    萧博翰手拿着鱼竿,坐在一个折叠椅上,身后站立着鬼手和蒙铃两人,

    蒙铃因为天还有点冷的缘故,所以细致的脸蛋白里透红,樱桃般的双唇,自然呈现如玫瑰般的红润,那股美而不艳、娇而不媚的纯真美丽,就像粉嫩嫩水蜜桃般地诱人采撷。虽然她的表情总是淡淡的、静静的,但那反而为她增添一股清灵。

    远处河提上还有两部车和好多位兄弟守候,此情此景中,让萧博翰想到的更多是往事,在感叹岁月如歌之余,萧博翰还会想起唐代“烟波钓徒”张志和的那首享誉中外的: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萧博翰的鼻子是最有福气的,优先享受了觅早食的鱼儿频繁活动带来的空气中的鱼腥气息,远处,凶猛的大鱼因追逐小鱼而跃出水面,一起一落的“劈啪”声,听得你心中直痒痒;视野里,晨曦中,河面上的薄雾似沉似浮,忽东忽西,渐渐散去。

    河对岸的小树,河岸上的草皮渐渐地进入萧博翰的眼帘;近处的河边,鱼儿或是在若隐若现的水草丛上方忙碌着,或是在菱蓬那才冒出的一点芽尖旁忽上忽下地嬉闹,河心,到处都有大鱼在水面捕食猎物激起的涟漪,平静的河面上被划出一簇簇优雅的同心圆。

    萧博翰凝视着远方,没有再说一句话,他已经完全的沉浸在自己的想象和回忆中,毫无疑问的,父亲也出现在了回忆中,他的亲切,他的温和,他对自己的怜爱,无不一一闪现,但想到父亲,萧博翰的心里就有了一种惭愧,这么长时间了,自己还是没有能够查找到刺杀父亲的线索,不管是公安局的刑警队,还是全叔,鬼手,还是保安公司负责追查此事的林彬他们,都没有多少进展,仿佛父亲的遇刺就像是一场梦一样,无边无际,无从考证。

    每每一想到此事,萧博翰都会内疚。

    他叹口气,用一个娴熟的抖腕姿势,让鱼钩带着鱼线,划出一到优美的弧线,落入了河中,就在这个时候,远处河堤上就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响声。

    萧博翰没有回头,他不用回头去看,就已经知道,该来的人来了。

    当身后响起了脚步声的时候,萧博翰稍微的更换了一个坐姿,依然眼看着睡眠般飘动的浮漂,没有转过身来,一直到身后传来一声阴沉的问话:“萧总你好啊,很高兴能见到你。”

    萧博翰缓缓的转过身来,他眼前站着三个人,当先的是一位一位30多岁的男人,此人脸瘦削,肌发黄,满脸沟壑,一双异乎寻常的浓眉高高挂在一对精明的细眼睛上,眼珠大而黑,几乎看不到眼白,他大概就是曲老板了。

    在他的身后标枪般的站立着两个人,他们神态睥睨,目光纵横,有着天生无惧无畏的热血和省城人的优越感。

    萧博翰没有站起来,他眉毛一杨,说:“想必你就是曲老板了,约你来有点冒昧,来坐下聊。”

    萧博翰指了指身边另一副折叠椅,对他说。

    曲老板有一双锐利的黑眸,这让他在赌局上几乎是战无不胜,特别是当他那一双黑眸转为幽黑,眼神也更为犀利,露出狂霸神情时,这就表示这赌局的胜利者将会是他,但在面对萧博翰的时候,这样犀利的眼神就失去了作用,因为萧博翰是深不可测的一滩水,让曲老板无法来看透。

    这飞龙会的曲老板就收敛了一下自己特有的狂霸神情,努力的寄出了一点笑容说:“萧总真是好雅兴啊,本来我早就应该登门拜访萧总了,只是考虑到春节忙,怕打扰了萧总。”

    萧博翰淡入静水般的笑笑说:“所以我才主动邀请曲老板。”

    曲老板笑笑:“是,是,呵呵,能见到萧总我也高兴。”

    “嗯,只怕没多少可以高兴的事情啊,你应该知道我找你来想说什么。”萧博翰开门见山的把刚才的寒暄和客套截住了。

    曲老板低头想了想,抬起头,又恢复到刚才的狂野和阴冷的表情了,他直视着萧博翰说:“我们理解柳林市大哥们的想法,就如我们理解省城大哥们的想法一样,但理解不等于退缩,请萧总你想明白。”

    萧博翰还没有表示什么,鬼手倒是踏上一步,满面阴狠的看着这个曲老板的背影,他感觉着个人过于狂妄了,已经很少听到谁敢用这样的口气和萧博翰说话了,特别是你一个外乡人。

    蒙铃跟在萧博翰身边着大半年时间,她早已经学会了如何隐藏自己内心的情绪,然後保持一贯冷静的表情,她没有做出什么反应来。

    萧博翰也感觉到了鬼手的愤怒,他不以为意的抬手从肩头向后摆摆,仍然淡淡的对曲老板说:“正因为我想不明白,所以才找你过来见见,那么说一说你们不退缩的理由,要是我没听错的话,你刚才用了一个‘我们’的词,这‘们’字代表什么?”

    这个飞龙会的曲老板一下惊讶起来,他由最初的伪装出来的低调和谦恭,转换成为刚才的狂野和阴狠,但这都没有对萧博翰形成任何的影响,萧博翰的淡定和从容让他不能不刮目相看,他心里也已经明白了,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并不是自己当初想象的那样容易对付。

    他决定展示一下飞龙会的实力出来,给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施加最大的压力,以便让他谨慎的考虑,不要妄图阻止和侵犯飞龙会的事业。

    他说:“不错,是我们,并不是我个人,作为飞龙会的一份子,我在很多重大决策上也未必说的上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